笨鳥讀論語,唯讀不議——讀《論語》的態度 

 

王財貴教授2006上海演講

 

    有人做《論語》的學士、碩士、博士論文,我的老師牟宗三先生就說,《論語》怎麼可以用來寫論文?聖人的話怎麼可以去討論?《論語》是要你去讀,要你沉浸於其間的。在講《論語》之前,我們講講用什麼態度來讀《論語》。

 

    這幾年來我在讀經上首推《論語》,小朋友第一本書讀《論語》,後來又說中國人要讀的第一本書是《論語》。牟宗三先生說《論語》是床頭書,是隨時要拿來翻的。《論語》也有這種性格,每一章不連貫從哪一章開始讀都可以。有人睡不著覺讀一讀可能就打磕睡了,(觀眾笑)有人讀讀《論語》他的夢鄉就更甜美。《論語》是人人必須讀,隨時可以讀的書。

 

    現在我還推動「全民讀經《論語》一百」的活動,讓全民都來讀經。經是智慧的記錄,想要開拓智慧就必須讀經。很多人認為經典是宰治我們,控制我們,限制我們的。像這些人是不瞭解人生,不知道什麼是智慧。智慧是廣大無窮的,哪有一個廣大無窮的東西會去限制你呢?

 

    如果把《論語》當成普通的一本書,看成某一家的思想,把孔子當作與你差不多的人物,那麼讓自己或是孩子多讀《論語》就會受到限制。但是《論語》不是一本普通的書,孔子不是一般的人物。讀《論語》接受孔子的教導,這時孔子是在開發你而不是限制你。

 

    有人說:「每一家都有其特色有其觀點,對於古人的思想是要做批判的。」是的,我們要有批判的精神。不過什麼是批判呢?西方康得的哲學被稱為批判哲學,康得對「批判」有相當好的解釋。批判原本在古希臘是法官斷案的意思。法官斷案需要兩個條件:第一法官要聽各種意見才能兼聽而明,不偏袒一方;第二孰是孰非必須有根據,法官只能根據比他更客觀更高度清明的法律,而不能以自己的情緒、學派或與雙方的關係為依據。法官根據法律做公正的判斷叫批判。現在一般人講批判是這件事我不滿意就批評。批判應該是者還其為是,非者還其為非。我們不應隨便去批判,而要用虔誠、恭敬、平穩、高明的心來做批判。

 

    五四以來很多的學者批判中國文化是懷著一顆批評的心、怨恨的心。面對古人的智慧是不能懷抱這種「小人」之心的。心地光明、態度誠懇才能接近聖人的智慧,我們對傳統要有信任感,先相信幾千年來大家的說法,當然不是一頭鑽進去墨守成規。如果沒有真正批判精神就是一竿打翻一船人,認為「所有的學者都有其觀點,有觀點就不完全,所有的學派都有其限制,有限制就不完整。」但是,你安知道古今往來有一種學者不只是學者而是聖人?有一些學派不只是學派而是超越一切學派?

 

    「《論語》是一個學者的意境,儒家是諸子百家中的一家。」這是不是要衡量衡量,是不是要「批判」一下?

 

    《莊子?天下篇》是一篇很精短的學術史,它考察了當時各學派包括莊子學派的狀況。奇怪的是莊子對各學派的批判裡沒有儒家,莊子沒有把儒家與其它家做比較。莊子把儒家融入在最先的說明裡,開篇「天下之治方術者多矣,皆以其有為不可加矣。……道術將為天下裂。」天下專攻自己認為對的學問的人很多,都認為其學問是不能超越的,莊子說這就好像「耳目口鼻,皆有所明,不能相通」。各個方術學派都出來講學的時候,導致「道術」「將為天下裂」。

 

    方術是一方的學問,是易變的片面的,莊子在方術背後有一個「道術」的思想即道的思想,「神何由降?明何由出?」「聖有所生,王有所成。」有一種學問從天而降,往內講求內聖往外講求外王,莊子認為天下應該有這種學問。之後學者就像耳目口鼻一樣,把自己有所建的方面講得非常偉大,而把正確的天地之道分裂了。

 

    莊子認為這是人間的悲哀、社會的不幸,莊子嚮往的是回歸道術,就是回歸「內聖外王」之道。之後「內聖外王」被儒家所專用,所以莊子心中有沒有儒家。怎麼看待儒家我們何不讀讀《莊子》,連莊子心中的儒家是這樣,我們後代人有多少能耐、高明居然把儒家列為諸子百家之一,還要批判!

 

    孟子說「東海有聖人出,其心同,其理同;西海有聖人出,其心同,其理同。」乃至於「南海北海有聖人出,其心同,其理同。」後來說「千古之上有聖人出,其心同,其理同,千古之下有聖人而出,其心同,其理同。」這種聖人之道是不是跟一般的學問一樣,不是要考慮考慮嗎?心中若沒有聖人,不是聖人的悲哀而是這個人的悲哀。因為他不知道天地之廣大,不知道人性之光輝,這一輩子也就行屍走肉於草木野獸之中。 

    有人認為中國古來的知識份子大部分信儒,到魏晉以後又很信佛。尤其儒家與佛家在現代人的心靈當中會有一些比較。有人曾經問我「佛學是天下第一等學問,佛家包羅萬象,儒家應該是在佛家之內,為什麼牟宗三先生一直推崇儒家,你也一直推崇,難道佛家不可以推崇嗎?」我說如果都是智慧,智慧是相通的。現在我認為讀《論語》給我很多啟發,孔子一生的行事一直對我是一種引導,跟著孔子走都來不及,所以我就只好跟著孔子走了。等到我與孔子平起平坐甚至超過孔子,那我再看世界上有什麼學問超過孔子,我應該往那裡追求。沒超過孔子之前跟著孔子走一輩子已經走不完那。 

    信奉別的學問,我們應該相識而不離心。我尊重你,也希望你尊重我。天地之間大家互相尊重,而每個人都盡力地學習、長進,這是我們推廣《論語》的態度。推廣《論語》並沒有限制其它學問的發展,只是我們都要誠心誠意放下偏見執著。孔子說見賢思齊焉,並沒有說他是天下唯一的賢者。你如果信佛、通道、信各種的學派甚至信西方的哲學,認為對你的生命有所開展,你就是在見賢思齊,你也是孔子之徒。儒家並不是固定的一家,儒家是家,儒家沒有家,沒有家就處處為家。(鼓掌)因此儒家是最好學的,是要一顆誠懇的心,知道人性是要開發的

 

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0f97b01000do6.html) - 【季謙先生文集】笨鳥讀論語,唯讀不議——讀《論語》的態度_方哲萱_新浪博客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