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中學生讀經」

台北東方人文學童讀經班教師

 

鄧秀梅

  

「中學生讀經」可行不可行。這裏所謂的「可行不可行」是指中學生對讀經的接受程度是否高於排斥程度,若是前者高於後者,則為可行的;若否,則為不可行。自去年始,我陸陸續續教了十多位國中生,從這些國中生的反應表現可以看得出他們接受讀經教育的意願相當高。由何處得知他們的接受意願高昂?譬如上課參與投入的專注程度、背書的多寡流利等等,都可看出國中生其實並不排斥讀經教育,而且在接受一年以上的讀經洗禮之後,他們的語文能力都有長足的進步,愈高年級進步的速度愈快、愈明顯。這是由於他們的理解力正處於成長時期,而記憶力尚未衰退,所以他們樂於去發掘理解古人所講的道理。

  那麼語文能力的進步由何處看出?就從他們的解章能力看出來。剛開始必需由我親自講解篇章,兩、三個月後他們可以半猜半解,解中的機率高達五成,一年之後可以高至九成,甚至達到「一語中的」的程度。譬如我曾帶過一班四、五個國一的學生,一開始他們十分排斥這個課程,認為不過是死背的玩意兒,什麼「經典」、「文化」都是過時的古董。然而一旦上了兩個月後,他們參與的程度愈來愈熱絡,渾不似昔日漠然的樣子。他們進步的情況如何呢?譬如他們解《論語》「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這一句話,有人說「季氏為周公斂財」,或者說「冉求為周公斂財」,更荒唐的是居然有人解為「冉求為孔子斂財」。何以故如此?主要原因出於他們不明白「之」這個代名詞所指稱的是那一個人,所以有這麼多顛七倒八的荒謬解釋。這是讀經將近半年的情形。一年之後的情況如何?譬如(子路第十三)有一章: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這一章的文句本就不甚好解,其中的義理更難索解,究竟孔子心中的「直者」要如何去解釋,而且還牽涉到情與法孰輕孰重的問題。可是當場馬上就有一位同學發表他的看法「重視人倫親情是人的自然本性,而行為出於人的本性的人,當然是正直的人。」乍聽之下,被駭了一跳,因為這名學生不僅了解章句之義,更了解孔子的精神,這種進步豈是那些只守著國文課本的學生所能比擬的?

  又另一個例子。有個學生自小國語就差,上了國中,國文更差,目前升上國三,國文科模擬考一蹋糊塗。這名學生是典型的「數理小孩」,一談到數學、理化,就精柛抖擻;一談到國文,就如同喪家之犬。眼見聯考日漸迫近,才想到要請位老師惡補國文。其實這一類的小孩並非語文能力真的不好,否則他如何讀得懂有關自然科學的書籍呢?只是他從小只讀這一類的書籍,而這種書大部份都是事實的陳述句,只需表達事實的真相即可,無修飾、無隱義,簡單、樸實、有條理,就是這一類文章的特色。然而文學作品即非如此樸素貧乏。它被賦與作者創作的感情與深意,它的辭藻豐富,表現曲折,寓意深遠,絕非科學作品可以比得上的。我的學生常苦惱著到底作者在說什麼,這一句話究竟在表達什麼,最懊惱的是這一題的選詞測驗為什麼要選這個語辭而不選那個語辭。這一切都是源於他缺乏對於文字的敏感度。每一個字眼除了表達它被賦與的字義之外,尚有令人感受的強度等級。例如表現悲傷的情緒,「難過」與「淒絕」就有強烈的等級差別。其他亦然。

  當然,要在短期內提高文字的敏感度至百分之一百,那是不可能的事,但至少可提高至五成以上。基本的解章能力可以具備,而且知道如何讀出文章的脈絡條理,甚而將之應用到作文方面。這名學生經過兩個月的讀經訓練之後,解章能力確有提高,而且他可以了解作者的用心與動機。另一面,他的學校的 國文 老師稱讚他作文能力有提升,發問也比較能針對問題而問,不再是沒頭沒腦的亂問一通。甚而他的母親也發現到他待人處事溫和體貼多了,這一切都是讀經的功效

  由上述的例子足可證明中學生是可以讀經的,而且收效十分良好,他們的背書能力並不亞於小學生,只不過問題在於如何吸引中學生繼續讀經?由上文,各位讀者可得知我的教法與一般讀經班的讀誦教學有些不同,我加入解釋、開放討論,偶而不定期地舉行開放作文討論以提高作文能力。這些教法是針對中學生的脾胃、需要所設計的。一般而言,大部份的中學生對讀經是不屑一顧的,「反正就是像國文那樣背背而已」,這是他們的共同看法。為引起他們的重視,我加入解釋以滿足他們想要了解的欲望:再者開放討論問題,讓他們正在成長的理解力有用武之地。至於純粹的讀誦教學法效果如何,我沒嚐試過,所以不知道。但是對於目前所採用的這種教學方式,依我的觀察,的確很有功效。建議有心想開設「少年讀經班」的老師,不妨採用這種教學方式,保證您會有很大的收效。不過前提是您本人得具備足夠的中國學問之素養方可。

 不論高中或大學的國文科趨於測驗語文能力的走向愈來愈明顯。以高中聯考的國文科為例,不屬於國文教材範圍之內的試題,佔了一半分數以上,包括作文、選詞測驗、閱讀測驗、改錯或短文寫作,學生是否具備真正的語文能力從這部份的試題看得最清楚。是故,一個熟讀國文教材的學生未必可以拿得到理想的成續。至於已升上國三而國文程度始終提不起來的同學,請不要灰心放棄;熟背經典,尤其是《論語》、《孟子》,的確可以在短期內提高閱讀能力與作文能力,而聯考所考的也不外乎是這兩項。其他國一、國二對於國文沒有自信的學生,更應接受讀經訓練,不能以功課壓力為藉口來逃避,畢竟國文是所有科目佔分比例最重的一門學科,豈能輕視忽略?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