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南懷瑾老師的讀經因緣(王財貴教授)(轉載自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2012930日農曆中秋節,為期七天的論語一百秋令營學員報到,先生來到白羊溝營地,在學員相見歡座談會上談心講話。提及昨天離世的南懷瑾老師,感慨萬千…….Y4hY

 今天我也想到一個人,他就是南懷瑾先生。我在大學的時候,班上有一位同學,看了他一本書——其實是這本書老早就在報紙上連載,連載了好像兩三年,後來集結成了一本書。連載的時候,他就一直在看,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在一起當兵,於是有時候就給我看看。但他幾乎每天都看,我是沒有每天看。後來呢,我們去讀大學,這一本剛好集結成冊,它的書名叫《論語別裁》。這個同學就非常高興,拿著這本書,下課時候到全校每個班級,跟班長說,我來跟你們講幾句話,好不好?那有些時候,打上課鈴了,跟老師說,你先不要上課,我先講幾句話,好不好?這本書有多好多好……結果,沒幾天,我們學校訂了三五百本,然後把訂單寄過去。那個出版社是南先生的學生在他講學的地方辦的,這個學生收到訂單,馬上去報告南老師,他說,這個人是誰啊?我們賣了將近半年,賣不了幾百本,他一下買了四五百本,把這個人找來……”所以啊,我那個同學叫杜忠誥,一個書法家,就去見他了,從此他們就變成師生,很親密的師生。後來他也帶我去,我見過南懷瑾先生,後來參加過他的禪七,所以,我也算作南老師的學生了,因為上過他的修禪嘛,七天的課。U1W95

後來呢,南先生到了美國去,因為南老師在臺灣講學,偶爾我也去聽,聽過一個禮拜,好像講佛學,也有很多人去聽,教室也大概差不多像這樣的,二三十個、三五十個,那也算很多了,因為它不是學校啊,他是在校外講學啊,去聽的人,好多都是王公貴族、黨政要員。那時候臺灣思想政治控制也很嚴格,戒嚴時期。因為他影響到決策階層,所以上面就開始注意,好像準備要來封他的講堂,可能要把他帶走。風聲出來,他連夜逃走了,逃到美國。據說如此了,以後他的傳記會出來,是不是有這幾章,我不知道。總之,他後來就離開臺灣了,離開臺灣是跟政治有關的。又過了好幾年,又回到香港,我也知道他在香港,不過呢,我們都沒有聯絡。

&1994年,我在臺灣開始推廣讀經。過了兩年,有一個人來找我,他說他是從香港來的,做律師,他辦一個業餘讀經班,他想請我到香港去演講。我一聽說香港,就跟他說,你從香港來,你能不能去找一個叫南懷瑾先生的,你認識不認識他,你去找他,我也想見見他,因為他的力量大,他可以幫我推廣讀經。這個人就說,就是南老師派我來的。這個好這個好,那我就去香港,辦了一場演講,辦了讀經的說明會。因為香港都是用廣東話了,所以還要有翻譯,我那場演講雖然講一個多小時,其實講的內容不是很多,把重點都交代了。他身邊重要的弟子都去聽了,南老師當然沒有去了。講完了以後啊,他的弟子帶我去見南老師。南老師也忘記我去聽過他的課了,我就再重複地跟他講讀經教育,他說他都知道,因為他看過我的說明手冊。他弟子也給他介紹了,然後我跟他講,請南老師出來推廣,我推廣的力量小,南老師推廣的力量大。南老師大腿一拍,說,我從小就是這樣讀書的,我以為這種教育不可行了,居然你說還可以做,好!我做……”他以後逢人就講讀經。不管從哪里去的,尤其是從大陸去的,有一些人見他,他都要交代,回去都要推廣兒童讀經。

其中有一個例子,有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啊,他們都從武漢出國,去法國留學,都學數學,他們都是佼佼者。他們從法國博士畢業之後,就準備結婚了。回國他們特別要經過香港,去見南懷瑾老師。他們出國是二十多年前,那時要出國不那麼容易的,剛剛改革開放。但是這兩個人都是一路順風,從小學到大學,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這種人才能出國啊,這兩個人就是這樣出去的。那回來以後,就跟南先生說,我們雖然一路都很順利,但是我們越長大越感覺生命很迷茫,我們雖然都得到博士了,但是我們並沒有感覺到所謂的安身立命。我們現在雖然沒有回到國內,我們大學聘書都有了、當教授了……像這樣子的人生不是富貴利達嗎,不是大家所羡慕的嗎?但是他們自己並不羡慕自己。就問南先生說,怎麼辦?南先生說,你們回去教書,這是假的,隨便教教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你們要推動兒童讀經。然後把王財貴的書給他們看,那時候我還沒有什麼演講光碟了。他們回去就在武漢推動,乃至於一直到現在,他們都還在做。他們在外面的名聲,不是數學教授,而是讀經推動者。像這樣子的例子很多。}

1996年,我去香港。過了不到一兩個月,南先生就派人跟我說,要請我去海南航空總部演講,他們董事長陳峰拜南懷瑾為師。南老師就告訴他說,你們以後就推廣讀經,於是我就去演講。雖然當時陳峰董事長答應說,他要在海南推動讀經,凡是海南人要讀經的,讀經本都他供應。我去海口演講,他誇下這個海口,但是後來,一直還沒有實現。再過幾個月,大陸的希望工程剛起來,剛向全世界募款,成立許多的希望工程學校,也通過南先生請我來給他們這些校長做培訓,這些校長都從全國各地來,在上海辦了從早到晚兩天的培訓。培訓的時候,他們的主辦人,徐永光、陳越光二先生坐飛機從北京到上海,也聽了我講兩天課。我不知道這兩人的來頭啊,這兩人的來頭其實也不簡單,現在也是響噹噹的人物啦。當時啊,在吃晚飯的時候,大家就談得很高興,他們兩個一搭一唱的啊,一個說,這件事情啊,非做不可,另外一個人說,這件事情啊,非成功不可。他說,我們希望工程學校有五千所,我們先拿一千所來做實驗,這裏就有幾百萬的學生。不過他們說,但是,我們不能說這是讀經,因為說讀經違反國家政策,因為我們是破四舊啊,你不能夠說要來讀經。而且呢,我們也不敢讀《論語》、《孟子》,也不敢讀《老子》、《莊子》,我們就讀一些唐詩、古文,是可以的。所以他們後來就編了讀經本,選了幾節《論語》《老子》之類的,但大部分都是詩跟文,所以他們口號就是讀千古美文,做少年君子,這就是他們當時在餐桌上定的。於是,他們就在希望學校裏面推動讀經,真的有上百萬的孩子,也讀到一些千古美文。o}[ugz

再後來呢,南先生也通過他的弟子請我到美國去做巡迴演講,後來,我就漸漸來大陸。最先來大陸的地方,大概都是與南先生有關係的,他介紹的。後來因為一個再介紹一個,我就漸漸地到處都去了。而同時,南老師也創辦了武漢大方讀經推廣中心,有人不曉得。後來大方做了十年,就不做了。因為南老師做到,就是從1996年到2005年時候,南老師就跟我說,我們階段性工作已經完成了,因為播種的時間不必那麼多,我們煽風點火就好,將來就如火燎原了。於是,南老師就比較不去做推廣工作了。原來呢,他也派身邊最親密的弟子上山下鄉,去做讀經的宣導,而且送書,對於邊遠地區送書。據我所知,送了幾十萬本《論語》書,在最初期的推廣引起了很大的效應。尤其是最初期,我到大陸宣導讀經,所有主辦的人,大部分都是南老師的弟子,或是看南老師書的人。來聽講的人,大部分也是看過南老師的書。

   在後期,就有了另外一批人,就是聽淨空法師光碟的人。所以,有的人也看得很清楚,就是說,我來大陸推廣讀經呢,他的底子啊,就是南懷瑾老師和淨空法師,這兩個人做了前期的鋪墊,看他們的書、聽他們光碟的人,對於讀經理念都比較容易領受,尤其是在剛剛開始的時候。那當然就越來越脫離宗教的環節,因為它本來就是文化。但是呢,在文化幾乎斷喪的時代裏面,宗教是最保守的,宗教是最不容易斷絕傳統的。所以,在宗教的場合,都比較能夠守住人心,因為人心還守住,經典才可以從這個地方激發。等到文化的風氣越來越普遍的時候,才有一般人也能夠起憤悱之情,這是一定的。所以,我在剛開始推廣讀經的時候,有很多人問我說,你讀什麼經啊,讀佛經嗎,讀聖經嗎?他們只知道讀這兩種,那我也不怪他們,因為這個社會上已經沒有普遍的文化認識了,唯獨宗教還沒有斷絕。等到一個社會,一個民族,他的宗教斷了,民族可能就要亡了。國家亡,沒有關係,他還可以複國,像以色列;文化亡,民族就要亡,民族亡就是亡他的文化。國家是政權觀念,文化是心靈觀念,你沒有心靈了,這個民族就不是這個民族了嘛!你雖然沒有國家、沒有政權,你還可以奪回來,你心靈都散了,怎麼可以奪回來呢,你就變成別的民族了嘛!所以,一個民族如果連他的宗教經典都守不住,就代表這個民族已經沒有了智慧。除非像中國,因為中國主要的文化儒道兩家,不是宗教的,乃至於真正的佛教不是宗教的。於是,只有中華民族可以不靠宗教經典而永遠傳播他的經典。雖然在這個時代,是需要靠宗教的底子來把經典重新恢復。那到現在這個地步,就有宗教沒宗教,聽的人都一樣有感受,現在才代表經典才真正的獨立。zj©

那麼,前期的鋪墊都是有功勞的,所以,我對南先生是非常懷念的。尤其以前在香港,我每次來大陸,要回臺灣的時候,路過香港,弟子都打聽到了,希望我留在香港,多留幾天,去見見南老師。南老師也是很奇特的人啊,四面八方的人都想要去求見,當然有些人是見不到了。去他那裏也是很享受的啊,因為他那裏飲食是非常好的,他請的廚師都是高明的,每一天都是每一桌滿滿的,每一桌十個,有些時候是七八個、十一二個,飯菜都非常的豐盛,而且很精緻。每一天的人都不一樣,南先生跟我們開玩笑,我們這裏是人民公社,哈哈,大家來都有飯吃……”很多來的人啊,不僅是見見南老師,最主要的來求法的,說南先生有法,就是怎麼修行了。南先生大部分讓他的弟子,吃完飯的時候,你去教他們打打坐吧,他們有一套,怎麼打坐,這樣子。有一次,我就跟南老師說,老師啊,我能不能也去聽?”“你不要去聽了!”“為什麼呢?他說,啊,你是心如古井啊!”“我心如古井,難道我的心死掉了嗎?”“不是,你不起波瀾,你不是我這道的人……”他是說,我不是他那一道的人。那確實到現在,我還沒有入他那一道,因為所學不同啊。/>,%-r

   不過,南老師是對我是相當好的。有一次啊,我住在他那裏,他交代他的弟子說,明天帶王老師去上街,去做幾套西裝,而且要量身做的,不要買那個現成的,買現成的不好。然後又說,他要多少就給多少。我說,不必了,我不必穿西裝。他說,你穿著要好一點,你出來演講才比較有人會相信,現在人都看外邊。他發脾氣,就真的帶我出去。我都不想去,勉強去了一家,就說,就一套就好了。選了布料,那果真隔了一兩個禮拜,才從從香港寄到臺灣給我。所以,很好的。有一次,他拿了一疊鈔票塞給我做生活費,我說,不要了,我有的。他說,不行,人在外邊,總是要有一些盤纏。那我說,我不要、不要……”他說,不可以,長者賜,不可辭。我是長者,我要給你,你怎麼要辭呢?這不禮貌。我只好收了。一萬塊錢港幣,很多年以後,我一直都還記得這些瑣碎的事。f)r©

   後來,南老師到上海。我如果路過上海,也偶爾去見見他。後來他在上海附近開辦了太湖大學堂,建好了兩三年了,我都沒有去過。有一天,他的弟子不知道從哪打聽到我在上海,他的弟子就打電話給我說,南老師讓你來一下。那我就想一想,好像沒有辦法去。因為在隔天,我一個臺灣的學生要結婚,他的物件是揚州人,我說我今天晚上必須趕到揚州。他說,那去揚州可以路過這裏啊。於是,我就匆匆吃完午飯,馬上動身,去到那裏是三四點。在上海有一個人聽說我要見南老師,他說他很想見南老師,能不能讓我跟啊?我說,那跟跟看吧!到時候再報備一下。因為開辦太湖大學堂之後,南先生已經八十八、八十九了。聽說,太湖大學堂的大門都深鎖,不容易進去的。有的人呢,是來那裏,按門鈴。怎麼辦呢?那一個人只好在那裏等,等了都沒有人開門,後來有人進出,都說南老師不見客,他就那裏跪,跪了三天三夜,南老師還是不見。還是把他趕回去。所以,一般人見他不容易,那一個朋友就跟我進去,我就跟他身邊的人說,這個朋友說想要見見南老師,不知道行不行?他說跟王老師來的,沒關係,可以!所以那個朋友就很高興。8|

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南先生。他為什麼叫我去呢?因為他要在太湖大學堂開一個學校,也號稱讀經學校,他們跟政府申請是國際學校。那我就想,哦,原來是要開學校,他說要跟我商量,他講得很客氣啦,說,校長、老師啊都在這裏,你跟他們教導教導,以後這個學校怎麼辦……”那我就講我的觀念,我跟南老師說,以你這麼大的威望要辦學校,政府一定歡迎啦,不會管你的。那既然要辦學校,就辦一個特別的學校,不要辦一般的學校,或者說不要辦跟一般差不遠的學校,要辦很特別很特別的學校。因為我說如果我來辦,辦不起來,政府可能不會讓我辦這種學校,你是可以的。那辦什麼學校呢?辦完全讀經的學校,一天到晚讀經,什麼都不要做。當然了,到後來我聽說並沒有像我說的這麼做啦,南老師他的學校讀經一天大概唯讀一個小時左右,這樣我後來就很失望。Mr

不過呢,也是有一些道理的。因為南老師的一個大弟子在臺灣臺北開了一個私立學校,叫薇閣中小學。薇閣學校是真的很有名。它原來只有小學,後來又往下延伸有幼稚園,往上延伸有初中,最後呢,他們的學校的旁邊剛好有一個高中,那一個高中的高中生啊,抽煙、打架,然後霸佔公園,附近的百姓恨得要死。那個學校是很差的學校,後來辦不下去了,於是薇閣學校就把它收購了,收進來,然後重新招生,都要考試的,而且要去的人很多。後來經過兩三年,學校就全都換齊了,換完了。他們的高中高考啊,是百分之百的錄取,一下成名,比臺灣最好的高中——國立、省立的高中,就是臺灣最好的建國高中的升學率還要好。他們辦學真的是有一套。a%%^qC©

南先生也是在很早的時候,大概從9798年我去海南島後不久,叫我去薇閣學校推廣讀經。他們把學校的老師、家長都找來,讓我去演講,講讀經。那一場講得效果很好,至少有一個效果,我講完了,我說今天就講到這裏,謝謝各位!然後大家鼓掌,當中有一個人,有一個哭聲就從停頓中流露出來,而且是嚎啕大哭,哭得震動屋瓦,大家都轉過去看他,他也無所謂,他就跑到我這裏來,他說他實在對不起他的孩子了,哭得非常厲害。不是因為這個哭啦,也是因為其他的人啦,南老師老早就交代他們校長、董事長了,王老師講過以後,全校都要讀經。所以他們從那個時候,全校讀經,從幼稚園到高中。又經過了一兩年,我開始推廣英文讀經。他們又請我去講英文讀經,因為他們那個學校啊,英文也很好,所有的功課都非常好,收費非常貴、貴族學校。我就說好啊,我剛剛在建構理論,連教材都還沒有。所以我就找了我一個學生,從美國回來的,另外一個學生呢,是董事長的外甥女,她也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我就找她們倆幫忙。因為我英文不好嘛,很菜啊,叫蔡英文。(眾笑)然後我就找這兩個從美國回來的人來幫忙,我就跟她們說,我要選的也是經典,這個經典呢,跟中國的經典是一樣的,中國的經典是中國人必須讀的,永垂不朽的文章,你們要想一想,英文裏面有哪些是所有的知識份子都要讀的,而且永垂不朽的文章。他們就在那裏想,什麼文章是這樣子呢?我雖然不懂英文,人家說沒有吃過豬腿也見過豬走路嘛!我也懂得幾篇,我就說,麥克亞瑟為子祈禱文,她們就說,這個好這個好。還有一個叫做黑人的演講,為黑人爭取權利的演講,我還不知道他是誰,她們說,哦,我知道,路德·——I have a dream。所以我就講了幾篇,她們就趕緊去搜,就編成一個薄薄的樣本,我們就過去了。他們不是請全校老師,只是請他們的英文老師,差不多有十幾個,來聽講,而有一半呢,是外國人,所以我講話的時候就要帶去這兩個學生來翻譯啦。後來我才知道,這些英文老師,如果不是外國人,也是ABC啦。ABC是什麼?America-born Chinese,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叫ABC。他連中文都不會講,或者說講得很不好的,他英文講得比較好。就這種人來做他們的英文老師,在我們國內叫做外教,是不是?外國人來做老師叫外教。好,他們就在下面聽,我就給他們講,我講一段就翻譯一段。本來我要講一個小時,介紹英文讀經的道理,理論跟實務怎麼做。我講了半個小時還不到,連英文讀經的理論都還沒有介紹完,方法還沒有講,有一個人就舉手了,坐在對面,就舉手了。因為他們是美國教育嘛,很大方嘛,不等我講完就舉手嘛,那我也很大方,我就停下來,我說你有什麼意見呐?他就說,你講的這個理論啊,我們一百年前就不用了,你這個太古老了!那我就說一百年前不用的,並不一定就不好啊,古老的就不一定不對啊,今天我來告訴各位的,你只要跟我講對不對,你不要跟我講古老不古老,不要跟我講放棄不放棄,如果對的,放棄了還要拿起來。我就這樣講,義正詞嚴啊,那一個人沒有問倒。另外一個人就又舉手,你叫小孩子不懂就背書,那背不會你就要打他們,你這個簡直是暴君!我就說,對,我叫他們背書,但是背不會,要打不打是另外一回事。背不背書是教育的原理,而打不打是教育的態度。你為什麼把原理跟態度混淆了呢?我就這樣講。另外一個又舉手,你是共產黨!我說怎麼會叫我共產黨?哦,我想一想,怎麼會叫我共產黨呢?我才想到,原來共產黨都在背毛語錄。所以我就說,是,我聽說共產黨叫全國百姓、叫小孩子都背毛語錄,但是我告訴你,我所背的是這個。你看,麥克亞瑟為子祈禱文是毛語錄嗎?你們是美國人,你們看,這個不是教導人要做好事做好人嗎?不是要叫你去服從政治啊。所以那一個人也就沒話講了。那坐在前面轉角——因為我們三個坐在前面——就是坐在第一的那個看起來年紀比較大的婦人,她就把那個講義拿起來在桌上一甩,而她就不罵我,她罵那一個翻譯的,她說:I am shame you are graduated from Colombia,這樣子。而且還是學教育的,Educationa什麼什麼東西的。也就是說,我替你感到羞恥,你居然是我們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教育碩士,你還替這個人作翻譯。他沒有翻譯啦,我也大略聽得懂。她一甩,然後呢,就走出去了!那全場不是很尷尬嘛,那我就說:各位!我原來以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國家就是要聽各方面的意見;我原來以為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自由就是要讓人家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從現在開始,我不相信美國是民主、自由的國家。一翻譯下來,他們臉都綠了。然後我就說,我原來以為美國是一個科學國家,科學精神是要做實驗的,以實驗為標準,現在我話還沒有講完,你就不讓我講,你就有意見,現在你還沒有做實驗,你就來反對,請問你們是科學國家嗎?那停了一下,有兩個比較年輕的人舉手,他說,好,我做實驗;另外一個也說,好,我做實驗。請問要怎麼做?我說,對嘛,我都還沒有講要怎麼做,你們都來反對。我就教他們怎麼做,就是一直讀一直讀,我說,我選的這些文章是臨時的,你們可以選擇更好的、更經典的。但是怎麼做呢?就是你不必解釋,你就帶著讀。假如你能夠做成錄音最好,你就不必帶了,有空就放給他們聽,聽到他們會背為止,就這樣。好,他們兩個說要做實驗,那就好了,就有結果了,就散會了。`過了兩個禮拜之後,他們有消息傳過來了。因為他們不止是兩個在做實驗,有五六個都開始教,各人編自己的。然後有人是用上課時間教,有人是用下課時間教,有的人呢,是說在午睡的時候放給他們聽,他們也會做實驗,做好幾種。他們做出來的結果呢,跟我講的完全一樣。第一個,學生從不會反對,沒有一個反對的;第二點,學生都會背了,第三點,學習的情況效果最好的,是幼稚園。完全跟我的理論吻合,從此他們開始有英文讀經,一直到現在,十幾年了。所以那個學校之所以這麼有名氣,也不是省油的燈啊。C去年,北京國務院一個文明什麼什麼小組,幾十個人去臺灣參訪,也指定要去華山書院參訪,就是我主持的那個讀經推廣中心。那上午去我那裏,下午說要去薇閣,我說我好久沒有去薇閣了,我跟你們一起去。那一起去了,他們薇閣擺出來的場面非常好,每一個人都有座位,很豪華的地方,於是呢,看他們兒童的一些才藝表演,其中很亮眼的是背誦表演,背誦中文。他們背《三字經》,背了一段《三字經》,下面這些國務院的官員呐,已經都昏倒了,了不起,拍手掌聲不絕。哦,了不起!會背一段《三字經》,一段好像是《笠翁對韻》,還有一段英文呢,就是《麥克亞瑟為子祈禱文》,全場感動!他們還是做這個啊,到現在為止都還是這樣,凡是有客人去參觀,就是背書給他們聽,這是本時代最動人的表演嘛!D

他們說他們開始全面推廣英文讀經了,我就跟他們董事長說,你們開始英文讀經了,那些英文外教啊,就不要請了,叫他們回家。不是我有恨啦,不是真的跟他們有仇,只是說真的要這樣。就你們就不要請那個外教啊,因為那個外教教什麼?教會話嘛,你們就英文讀經就好了嘛!他說,我們本來也這樣想,但是,很難說服家長啊。所以他們還是教外國印的英文,一定是進口的,一定是從外國請來老師。這就是近代的中國人,那沒有辦法的。那是因為薇閣學校這麼成功,所以南老師就請薇閣學校訓練一批老師,原班人馬帶到太湖大學堂,來做國際學校,來運行、管理學校。他們搬過來的,就是百分之八九十是按照體制,大約百分之十是讀經。因為薇閣學校只做百分之十,或者是不到百分之十,已經就效果非常好了,大家都很滿意了,南老師也很滿意。這是非常可惜的。6_J{

   但是不管怎麼樣,剛才說了,南老師對於讀經運動的鋪墊以及對我的照顧,都是令我非常感念的,尤其他對整個中國文化的繼承跟發揚,功勞也是有目共睹。有一段時間我去新華書局,見到所謂的學術,賣學術的書的地方。一進門,第一個櫃子最中間就是《南懷瑾全集》,可見他的影響力。所以這個人也是當代一個了不起的人,是一個偉人!我想啊,不管你認識不認識南老師,有沒有讀過他的書,這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巨星隕落啊!所以我想說,我們為他默哀一分鐘,大家立正。(默哀畢) 因為他在昨天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就過世了,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周主任接到一個手機簡訊,然後她念給我聽,說南懷瑾先生在昨天,在929日下午4點過世了,我算了一下是昨天。於是我就吃不下飯了,我就非常傷心,非常感傷!有用的人呐,沒有幾個,那麼一個一個都凋零,令我們感覺到我們的責任越來越大。

   所以本來今天晚上是中秋之夜,本來見到大家應該心情好一點,應該為大家唱唱歌,但是中午哭了。孔子說,子於是日哭,則不歌,那麼當天哭了,就不唱歌了。所以我本來想說唱一首歌《春夜喜雨》,時間也不早了,我就不必在這裏教了,大家就聽著錄音就可以了……}

文字整理:(師範班)馮文舉、陳桂林。

審校:方哲萱#a原稿來源:讀經教育推廣中心網站 http://www.idujing.com/a/idea/part/929.htmlD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