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經典閱讀心得 (17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英國民歌----史卡博羅市集(Scarborough Fair)背後的愛情故事

演唱者: 賽門 & 葛芬柯二重唱(Simon & Garfunkels)

 

         

     Scarborough,Britain (1)


【引言】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黃宗羲生平及其武功
 
    在寧波餘姚龍泉山腰,有四石碑亭,為四位先賢而築。其中一亭的碑文是:明遺獻黃梨洲故里。楹聯云:「孝子忠臣祀典千秋列東廡,儒林道學史家特筆著南雷。」橫額書:「名邦遺獻」。這座碑亭是為明末黃宗羲而建。


                 

                                                               四先賢石碑亭

    黃宗羲(16l0-1695),字太沖,號南雷,學者稱梨洲先生,寧波餘姚明偉鄉黃竹浦人。父尊素為「東林」名士,被魏忠賢陷害。他受遺命問學於劉宗周。十九歲入都訟冤,以鐵錐斃傷仇人。他領導「復社」成員堅持反宦官權貴的鬥爭,幾遭殘殺。清兵南下,他召募義兵,成立「世忠營」,進行武裝抵抗,被魯王任為左副都御史。明亡後隱居著述,屢拒清廷徵召。他與孫奇逢、李顒並稱三大儒。學問極博,對天文,算術、樂律、經史百家以及釋道之書,無不研究。史學上成就尤大。所著《明儒學案》,開浙東史學研究之風氣。在哲學上,反對朱熹「理在氣先」之說,認為「理」不是實體,只是「氣」中的條理和秩序。但認為「氣質人心是渾然流行之體,公共之物也」。以為「致良知」之「致」字即是「行」字,反對「測度想像,求見本體,只在知識上立家當,以為良知」。揭露了君主一個私有天下產業的罪狀,作出「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的大膽結論。認為「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肯定「天下之治亂不在一姓之興亡,而在萬民之憂樂」。主張改革土地、賦稅制度。反對傳統的農本工商末的觀點,強調工商皆本。這種政治歷史觀在當時有進步意義。文學方面,強調詩文必須反映現實,表達真情實感。著作有《宋元學案》、《明儒學案》、《明夷待訪錄》、《南雷文集》等。
                 

 

                   黃宗羲像

    黃宗羲在1668年,接受寧波學者萬泰、陳同亮、陳夔獻等邀請來甬(寧波市的別稱),在白雲莊「證人書院」講學。在此期間,他還在范欽曾孫范友仲的幫助下,衝破范氏嚴格鎖閣的族規,成為破例登上「天一閣」讀書的第一個外姓人。他不但接觸了天一閣全部藏書,還親手編著了《天一閣書目》,撰寫了《天一閣藏書記》。

    黃宗羲作為浙東史學鼻祖,治學的特點,是從儒家經義和純粹理學的框框中解脫出來,提倡以六經為根祗,兼談歷史,貫通經史,通達古今,經世致用,為史學研究開闢了一個新的境界。              

文章標籤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長不成長,教育永遠做一半--學習易經心得 (文/陳志清)


在慈悅易經班學習已有三年,回想接觸的這段因緣,心中滿是感恩。當初是透過五和村讀經班的黃慧錦老師的邀約,有幸參與徐錦文老師主持的一場演講,徐老師說:「家長不成長,教育永遠做一半。」在慈悅也開設了許多家長成長班,其中徐老師又談到易經與我們的生活其實是息息相關的,而且「進德修業,欲及時也」,因此就趕緊把握此機會進入慈悅書院的易經殿堂。

現代大部分的人的生活壓力不外乎來自經濟、工作、家庭、人際關係…等等,當然我就是其中之一,而要找一個可以安心、靜心的環境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來到慈悅書院學習可以感受到一股可以安定內心的力量,而這股力量就是由慈悅書院裡的仙佛與一起在這個環境學習的善知識團聚累積的正能量,就像在易經第四十五卦,萃卦,彖辭當中提到的,「利見大人亨,聚以正也。」、「 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在易經六十四卦當中,其排序上經以乾、坤為始,乾又代表父,坤又代表母,所以可以知道為人父母的重要,徐老師常常提醒身為家長的我們要學習成長,才能正確的培育孩子,不要做為「父母」變成「白舞」---「白白舞一場」,而枉費我們的人生。在易經第三十七卦,家人卦彖辭當中提到,「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一個家的每一份子,能夠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尤其一個家的組成是從夫婦開始,如果身為家長的我們一路行走在正道之上,做好身教,社會上的每個家庭都是如此,那社會、國家乃至於全世界,哪裡會不安定?從課堂當中即讓我們體會,不要小看自己所能散發出來可以改變的力量。亦即易經第四十六卦,升卦象曰:「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古人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在中華文化二千五百多年前就已經告訴後人培養人才的重要性,時至今日,我們看到慈悅書院正是在落實古人的智慧,從家長到童蒙,安排一系列的課程,無不藉由古人所留下的經典智慧,由個人擴展到團體,進以匡正社會善良風氣。慈悅書院已邁入二十個年頭,就像一般人已經做好學習基礎正式要邁入社會貢獻所學,大顯身手的時候,期望這股力量經由眾人的努力,止於至善。最後感謝當初黃老師的邀約與徐老師的無私奉獻,以及易經班的善知識無私地分享。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禪語語錄

當你手中抓住一件東西不放時,你只能擁有這件東西,如果你肯放手,你就有機會選擇別的。人的心若死執自己的觀念,不肯放下,那麼他的智慧也只能達到某種程度而已。

你硬把單純的事情看的很嚴重,那樣子你會很痛苦。⋯⋯

仇恨永遠不能化解仇恨,只有慈悲才能化解仇恨,這是永恆的至理。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大道至簡
人生其實很簡單兩個字:感召

我們所遇見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心召感來,怨不得任何人
"方以類聚,物以群分"⋯⋯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華嚴之心
一段傳奇美好的故事

文/滿濟
⋯⋯
如果說玄奘大師西行求法的撼動人心,是雄偉的高山,那麼他以河流的柔軟,度了窺基,他們師徒之間流傳的故事,千年前是神話,千年後還是神話。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悅讀經典】孫悟空洗澡  2016-01-23 07:57 聯合報 高全之

孫行者真正戰勝了的是學會幾個基本功:如何善用外援來解決難題,避免使用暴力以便快速解決問題,以及懂得怎樣為笨拙的上司效勞……

唐三藏師徒關係裡最令人難忘的部分,大概是三藏能夠念緊箍經咒來有效懲罰孫悟空,可有時本意雖善卻實屬無知地施罰。如無修成正果的強烈意願,孫行者不會多次忍受師父的愚蠢。此時孫悟空已經一筆勾消森羅殿生死簿上原定的三百四十二歲壽命,又吃了蟠桃園前樹(成仙了道,體健身輕)、中樹(霞舉飛升,長生不老)和後樹(與天地齊壽,日月同庚)的蟠桃,因此他早就完成稍早的「跳出輪迴網」的意願。由於被五行山壓制了五百餘年,孫行者馬上答應觀音菩薩去保護三藏取經。脫困就任後相當快地中計戴上了緊箍兒。以後他忍辱負重,目的在避免緊箍經咒引起的痛苦,並履行他對觀音菩薩許下的諾言。他沒料到緊箍兒在修成正果的剎那會神奇地消失。終於得到自由。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悅讀經典/觀音菩薩   2016-02-10 00:00 聯合報 高全之

  •  
  •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論語疏解

  論語疏解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義理組讀書會
                                                       
                                                              日期:1993.10.24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十立甚麼?

三十歲的人,應該能依靠自己的本領獨立承擔起自己應承受的責任,並已經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與發展方向。簡單說,三十歲的人應該能坦然地面對一切了。它可以用立身、立業、立家三個方面概括。

立身,立身就是確立自己的品格和修養。我認爲它應包括:思想的修養,道德的涵養,能力的培養三個方面。自強是立身之本,別把自己的需求寄托在父母的資助上,寄托在別人的幫助上,那都是軟弱的表現。立身是對每個人立足於社會最起碼的要求。

立業,立業就是確立自己所從事的事業。三十的人應該有比較固定的職業了。從事每項事業都要有本領,按現代話講就是有一技之長。這是爲生的必備,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對每個人的各方面要求都會越來越高,中國勞動力過剩更加劇了這種過高的要求,這只是這一段特殊历史時期的特殊現象。立業不但是求生的手段,也是盡到社會責任所必備的。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曹學佺 (西元1567年~西元1624年) 字 能始,號 石倉,福建侯官人(今福建福州) ,萬曆二十三年進士。 南明 唐王 朝,官至禮部尚書,事敗殉節,投繯而死。詩文甚富,總名《石倉集》。(《明史》卷228,列傳一七六‧文苑四)


「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本是明代曹學佺的詩句,相傳最初更是來源於屠戶徐五的對聯,曹學佺錄而用之。(徐五,名英,字振烈,侯官人。)
(吾鄉 曹石倉先生 學佺,辭官歸裡時,閒行街巷,見一陋屋,柴門不正,柱上署桃符云:「問如何過日;但即此是天。」詢知宅主,乃屠者徐五也。徑入廳事,有二聯,一云:「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清代詩人黃仲則(名景仁)將「仗義半從屠狗輩」改為「仗義每從屠狗輩」。後來又流傳為「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都是讀書人」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博狀元:邱葵棋盤推博餅

  邱葵,宋末元初晉江吾峰人,朱熹四傳弟子。他氣節凜然,堅決不事元朝,輾轉隱居小嶝鍾山,托避世之名,行抗元之志。

  陳永建醫師説,棋盤石是海面的一塊礁石,(邱葵)在這裡吟詩作對賞月,用黑豆做成中秋餅,在這裡研究怎麼博餅。「博餅」他研究的中心內容就是「奪元」,奪元就是把宋朝的政權奪回來,叫做「奪元」,是一種抗元的行動。同時還有雙關意義,就是「奪得狀元」的意思。後來同安的文人才把博餅的規則更深入化,變成一種博餅的規則,一直流傳到現在。

  福建省五緣文化研究會理事、翔安檔案局張再勇局長告訴我們,根據《泉州府志‧同安縣誌》記載,棋盤石上鐫刻著「萬機分子路,一局笑顏回」的字樣,正是邱葵的手筆。

 
張再勇解説邱葵對聯。(你好台灣網 圖)

  張再勇局長説,邱葵平時有空的時候,就在(棋盤石)這裡教育子女,包括各地學生,泉州金門過來的。大家平時消遣,就在這裡下象棋。石頭上還刻著「萬機分子路,一局笑顏回」的詩句。「萬機」指下象棋有很多種機會,分橫豎的線路;「笑顏回」表示心情很好,下完一局棋心情愉快。同時還語帶雙關——子路、顏回都是孔子的學生,以此鼓勵學生要認真讀書,得到更多的知識。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莊子的人生哲學思想


本文簡要地闡述了莊子人生哲學產生的社會根據,認為每一種哲學的產生都是當時社會環境的需要。從儒家只關注現實社會到老子既關注現實社會也關注個體的人本身,最後由莊子沿著老子的路線完成了系統的人生哲學。隨後著重研究了莊子人生哲學的特點和性質,認為莊子的人生哲學和其他人生哲學一樣都不能回避三個根本的問題:

  一、生命的本質是什麼?

  二、以何種方式來完成實現生命在一過程?

  三、怎樣對待生命的終結?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家思想與儒家思想的區別

儒家思想承先啟後,道家思想具革命性格

  先就儒家與道家的區別來談。儒家思想的“儒”,是古代的一種行業,也就是說,古代有一群叫做“儒”的人。由此可知,儒家有其一定的傳統,展現承先啟後的立場。道家則具有革命性,因為它用“道”取代“天”,把“道”推到最高的位置。

  任何一派哲學對於宇宙的真相或本體都必須有所論斷,從這種對於本體的解說中,我們可以判定它是屬於哪一種立場(如唯心論或唯物論、一元論或多元論等等)。中國古代的傳統思想是以“天”作為宇宙的最後根源,因此《詩經·大雅》中有所謂的“天生丞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然而,道家顯然是把“道”當做宇宙的最後根源,就此而論,它是具有革命性的。

  春秋時代許多人批評“天”,但是越批評,越反映出“天”原本所具有的崇高地位,否則根本不值得批評。古人稱帝王為“天子”,更是充分證明“天”在古人心目中是至高主宰。道家出現之後,以“道”代替“天”,而“天”則被降格為和“地”並稱。“天地”並稱指的主要是自然界,自然界本身保持一種均衡狀態,問題也遠比人類社會少。然而,自然界雖然自給自足,畢竟不是最後的根源。譬如,老子一方面說“天長地久”(《老子》第七章),但同時也承認“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以及“天地尚不能久”(《老子》第二十三章),狂風不會吹一整個早上,暴雨也不會下一整天,即使天地的作為也未必持久。這說明了自然界有它本身的限制,無法作為至高的存在。

  在今日學習道家,正好可以對應現代人的心理需要。

  人活在世界上,不能沒有儒家思想作為指引,因為每一個人都是從家庭出發,然後進入社會,因而我們必須設法實踐人與人之間適當的關系。如果離開儒家,可能會面臨不知如何安頓自己,以及不知如何與人相處的問題。然而,如果只靠儒家,有時又會顯得伸展不開。舉例來說,我們有時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網絡太過緊繃,好像無法擺脫這個時代的一般趨勢。每天打開電視或報紙,不難發現這個時代並不可愛。對這個世界有所不滿,一方面反映個人本身具有理想性,另一方面則印證了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完美的,因此有必要去啟發與提升自己的心靈。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生我才必有用]

莊周的故事─葫蘆

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人來世間,都有各自的使命,唯有盡量發揮自己的優點,為人群服務,才能展現生命的妙用。

戰國時代有位哲學家莊周。

有一天,莊周的朋友惠施告訴他:「魏王給了我一些大葫蘆的種子,我把它們拿去種,長出來的葫蘆果然很大,可以容納五升的水,但是裝滿水後拿起來就破了。

既然無法裝水,我就把葫蘆剖成兩半當勺子,可是因為它太寬,深度又淺,所以也不方便使用。我一氣之下就把它打破了 。」

莊周聽了,惋惜地說:「哎呀!多可惜,既然不能用來裝水,那你為何不編一個網把葫蘆網住,然後繫在腰間,這樣不就可以在水上載浮載沈、悠哉游哉嗎?多逍遙自在啊!若懂得使用它,它就是很好的東西,可惜你不會用,竟然把它毀壞了。」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儒教之“天”与基督教之“上帝”                         

               

——由儒教是否宗教引起的文化反思[1]

关于儒教(儒家学说)[2]是不是宗教,这是一个至今仍颇有争议的问题,但却是一个值得人们去作进一步思考和研究的有实际意义的问题。其意义就在于:它把儒家学说和宗教联系到了一起,由此促使人们去思索、探讨儒家学说与宗教的关系;通过这种思索和探讨,既可以加深对于儒家学说的理解,也可以加深对于宗教的理解。下面通过儒家之“天”与基督教之“上帝”的比较,从文化反思的角度,对儒学是不是宗教的问题进行探讨。

一、儒家学说之被称为儒教的确切含义

我们注意到,在古代中国,人们早就把儒教(儒家学说)和道教、佛教视为同类而并称其为“三教”了。如南朝道士陶弘景称:“万物森罗,不离两仪所有;百法纷纭,无越三教之境。”[3]又如北周武帝宇文邕说:“三教以儒教为先,佛教为后,道教最上,以出于无名之前,超于天地之表故也。”[4]此后,“三教”之说代代相因,一直延续到明清。这一历史情况清楚地表明:在古代中国,儒家学说被视为一种类似于佛教和道教的文化现象,是一个客观事实;而自三教鼎立之后,儒家学说更获得了“儒教”之名。

也有人指出,古人称儒家学说为“儒教”,其“教”不同于今人称某宗教为“××教”之“教”,彼“教”非此“教”也,二者根本不是一回事。“儒教”之“教”犹如“名教”之“教”,是指德治教化。此说固然似有理而可通,但既然如此,古之所谓“三教”之“教”,亦当作如是观,“佛教”、“道教”之“教”也应该作“德治教化”解。不过,照此办理,也并不能证明客观存在于古代中国的被当时人称之为“儒教”的东西与宗教无关,因为假使真能证明这一点的话,那末,同时就也证明了同样是客观存在于古代中国而被当时人称之为“佛教”、“道教”的东西亦都与宗教无关了,从而也就差不多只能说古代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的国家了。可是,有谁能真正接受这样一种说法呢?恐怕不会有这样的人——包括否定儒教为宗教的人。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从“帝”到“天”:《易经》产生的宗教背景(上)

已有 5181 次阅读 2007-8-25 20:59 |个人分类:中国哲学讲座

——《周易》讲座(一)

《周易》包括《经》与《传》两大部分。《经》的部分,被称作《易经》;《传》的部分,被称作《易传》。《易传》是对《易经》的义理(意义和道理)的阐释。

《易经》产生于殷周之际,即商朝之末、西周之初。要了解《易经》的形成,应该先了解商朝和西周的宗教信仰,因为《易经》是当时宗教活动的产物,它反映着由商朝的宗教信仰转化而来的西周的宗教信仰。

宗教的基本特征是对超人间力量(实为支配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的信仰;另外,宗教仪式、宗教组织和神职人员当然也是宗教的必要特征。

商朝和西周的宗教所信仰的超人间力量,分别被称作“帝”和“天”——“帝”是商朝宗教信仰和崇拜的对象;“天”是西周宗教信仰和崇拜的对象。

(一)殷之“帝”与“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浅談易經與宗教

        很多人把一些宗教等同于迷信,站在超越宗教的立场来看,几大宗教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不同的宗教就相当于不同的上山的路,上山后在山顶上都是一样的。
        老子道德经中的“道”、佛教的“空”、基督教的“上帝”、易經中的“無極”  老子道德经要大家体道、悟道、行道,最终得道,与道合一;佛教要大家看到真理實相,熄灭自己的贪和瞋,最终心和虚空一樣寬廣無邊,包容一切,處于无善无惡,无是无非、无对无错的狀態而行于中道; 基督教的“上帝”指的就是虚空,虚空生现象界的所有妙有。我们是上帝的儿子,从虚空中来,死后回归主怀,再回到虚空,主要提倡博爱,最博大的爱就是心象虚空一样包容一切;易經中的無極生太極,太極生两儀,無極就是能生萬物的虚空。


        所以,這幾個宗教在起點上都是一樣的,修行的最终目的也都相同,不同的地方只在于他們上山的路不同而已。


        道德经的着眼点在于“道”的体,從终極點開始述说;佛教的着眼点在于“道”的相,从现象界出发,慢慢铺就一条修道的道路,终极点还是道体;基督教的着眼点在于“道”的用,终極點還是道体。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易經密碼

 
易經密碼一:聖人用易經修道

當對於不知的未來有所期待,又不滿現狀,事業、金錢、身體陷入不順遂時,大多數的人開始會思考著!我的命運到底是如何?為什麼!我的命運會是這樣?算命成了許多人心中的慰藉,算命的經驗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有罷!

算命的方法千百種,但易經術被公認是最準的一種,因為它存在一種少為人知的秘密。孔子著易經,真正的用意是用來『修道』,不是用來「算命」。易經曰:「一陰;一陽;謂之『道』」,很明確的就是告訴後人,易經是孔子修道的方法。「朝聞道,夕死可矣」,一個可以為『道』而死的人,還會在乎命運嗎?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滅的尊者     2015-10-22 聯合報 文/林谷芳    

                              

東大寺賓頭盧尊者。 林谷芳/圖片提供

每個時節都有每個時節的風光,法顯時,固各盡風華,法隱時,則潛符密行。你真有心,在何時,也總能看到活生生的道人風光……

音樂會有解說,有導聆,現已成為常態,但回想三十年前,台北的國家音樂廳開館時,除允許古琴演奏使用麥克風外,其他樂器何止不准擴音,連舞台也不許有任何布置,理由無他,「就要讓音樂純粹」。

音樂純粹,源於音樂抽象;但音樂純粹,更因於西方美學對「純粹形式」的追求,古典的巴哈音樂有數學之美,所謂的現代音樂更就往純粹推進。於是,美術就是點、線、面、色彩、結構,舞蹈則還原為肢體的流動與結合,在西方美學具壓倒性優勢的當年,音樂廳只能純粹。

八○年代末期,我自己出來為中國音樂發聲,音樂會上因此有了我的美學解說。但說解說,還不如說相應,因為它完全可以是獨立自足的人文世界。而這樣的做法還不只出現在我製作參與的音樂會、戲曲演出裡,更具體而長期的實踐還落實在歷時二十幾年、兩百多場的〈茶與樂的對話〉中。

〈茶與樂的對話〉創自1991年,那年台灣茶界往訪韓國,受到當地茶人整套茶禮的隆重接待,迨至對方回訪,茶界才驚覺「禮失而求諸野」,自己竟無一套完整之禮來接待對方。紫藤廬周渝乃相商於我,茶與樂的結合於焉誕生,且讓韓國「一之庵」茶派的龍雲法師在活動後發出:「在日本見到茶道,在韓國見到茶禮,在台灣見到茶藝」的感嘆。

這活動我將之延續了二十多年,對話也加入了其他元素,如書畫、戲曲、舞蹈、曲藝等等,內容固因時因地調整,其中唯一不變的,則是我的禪家呼應,有人因此直言:「無論茶席、茶人、藝術家因時因地走馬燈地更換如流水盛宴,唯此無可替代」,在他們眼中,這活動其實該叫「禪茶樂的對話」。

但即便如此,節目單上我的角色卻永遠只寫個「主持」,而非「解說」,更非「導聆」,許多朋友常不解地問我,來此,更多為的是你的禪門家語,怎你就只是個「主持」?

原因無他,就為「賓頭盧」!

賓頭盧何許人也?其實,許多人接觸過他,卻不認得他!

接觸過他?的確!台灣人喜歡到日本,大陸現在也有不少人喜歡上日本,而到日本,談文化,總不免要到京都奈良一遊,談京都奈良,又總不免要去看看東大寺這世界現存最大的木造建築、唐朝建物的典範遺存。

東大寺除主體建築外,引人矚目的,首先是山門的兩尊木造金剛力士,其極限的肌能,正是東方人體雄健美的極致;而大殿中,更有世界最大的銅塑佛像——盧舍那佛,殿中的廣目、多聞天王,其武將之姿亦冠絕古今。而在看完這些極品,禮拜出殿後,許多人也總會在殿門旁的一尊「達磨」像前留影,也總會隨著日本習俗,以手摩相應於自己病痛位置的「達磨」身子來祈福。

但這「達磨」其實不是達磨,他正是「賓頭盧」!所以我說,許多人接觸過他,卻不認得他。

但這像達磨的賓頭盧又是何許人也?

虛雲老和尚118歲時身影。 林谷芳/圖片提供

像達磨,其實不然,他原「鶴髮童顏,眉毛拖地」,是佛門十六羅漢之首,但關鍵並不在此,重要的是,佛經記載:世尊入滅時,要四位尊者常住人間,以續佛法,以接有緣,賓頭盧就是其中一位。

這一位,混跡人間,人莫之識,只在必要時,點化有緣,告訴世人:我還在,佛法,誠不我虛!

我還在!所以過去名山齋僧大會常有異跡,佛門就謂「賓頭盧來了!」

我還在!所以你又怎知在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中,就有一位是賓頭盧?也正如此,我「主持」節目,可以盡多生命情性、宗門風光,可以盡納人間起落、歷史興衰,但又焉知台下不會有賓頭盧在,且正冷冷地看著你林某人在那裡「夏蟲語冰」。

正如此,我說,許多人恐怕早就接觸過他,卻從不認得他;也正如此,我又焉敢用「導聆」一詞!

賓頭盧這樣的角色,禪門稱為「散聖」,《五燈會元》、《指月錄》都有「應化聖賢」一卷,寫的正是這樣的道人。這應化聖賢,其示現有些固莊嚴逼人,但更多卻「形裁腲脮,蹙額皤腹,出語無定,寢臥隨處」。儘管散聖之散,原指「不在諸宗法系之內」,但這散字,讓我們想到的,常就是不依聖像的後者。

賓頭盧雖有師承,卻因含光混世,成為散聖的先行,唐之前,對他特別崇拜,以他為說法首座,之後此位才為文殊取代,可見地位之一斑。也因此,建於此時的日本寺院,都有賓頭盧之立。而禪門中,齋堂西單第一行第一座位也總空著,學人只從第二位坐起,這空著的位子就是留給賓頭盧的。

不過,禪門之外,後世的國人對他卻極為陌生。

陌生,不來自他異跡鮮少;陌生,主要因於本土散聖的出現,正如:

明州契此,後世稱布袋和尚,就不知師承。世人僅知他:「我有一布袋,虛空無罣礙;展開遍十方,入時觀自在」。他有入滅之偈:「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多不識。」後世乃以他為彌勒化身,禪畫也以他為散聖代表。所謂「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覩人少,問路白雲頭」,正是雲水生涯的寫照。

布袋外,寒山拾得也是代表,雖不知其由來,直示的,卻正是無修無整、日用是道的宗門風光。

而雖有師承,卻更為尋常人眼中散聖代表的,則是俗稱濟顛的道濟和尚,他「浮沉市井,諸顯異,不可殫述」,在民間的影響遠遠超過了宗門。所留固多民間傳說,可燈錄記載著他的辭世偈「六十年來狼籍,東壁打倒西壁;如今收拾歸來,依舊水連天碧」,固是大悟之語;一首據傳示寂後,人卻在天台又遇之,並受贈傳世的詩:「月帆飛過浙江東,回首樓台渺漠中;傳與諸山詩酒客,休將有限恨無窮;腳絣緊繫興無窮,拄杖挑雲入亂峰;欲識老僧行履處,天台南嶽舊家風」,依然起人遙思。

這些之外,另有振鐸而逝的普化,倒立而亡的隱峰,隨盆入流的妙普庵主,總之,歷代既不乏其人,賓頭盧乃只為其一。

只為其一,其實也不只因於本土散聖。世尊入滅,除賓頭盧外,也另外囑咐苦行第一的大弟子摩訶迦葉及神通第一的大目犍連、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常住於世。但雖說四人,目犍連知名於救母,阿那律名列十大弟子,真於後世應化者,其實就迦葉與賓頭盧二人,而後人熟悉的,更就是等待未來佛彌勒降世以任脇侍的迦葉。迦葉在弟子中地位尊崇,以首座接繼位者,正理所當然,所以佛子相信他恆久入定於雞足山以待彌勒。這信仰,在佛門既廣為人知,談恆常住世,賓頭盧固只為其一,且還是那較不為人知的一位。

迦葉入定,以待彌勒,有此付囑,是佛陀悲心,而賓頭盧呢?從時間看,在一佛涅槃,另一佛尚未臨世之際,有此尊者,正好接引有緣,更屬悲心之細。恆常住世,固讓眾生不致只寄託於遙遠之未來;隨緣應化,尤讓眾生可以時時期待。以此,賓頭盧雖較不為人知,但其立也,卻比迦葉之定更有貼切的意義在。

然而,在一定時間內期待於賓頭盧,卻又在一定時間後讓賓頭盧只成為被期待之一,甚且還非主要的被期待者,則又為何?

談這,就必須回到禪門的觀照與體踐。

散聖,基本是宗門特有的標舉,所以如此,正因佛性本具,你能照見本心,又何待於佛之降世?又遑論於衣缽師承?

正如此,散聖,舉「不在天地範圍間」,則為真正的超佛越祖;顯「人人皆可成佛」,則是真正的自性自悟。他讓學人何止不需期諸久遠,更直接能「與釋尊把臂,偕達磨同遊」。

正如此,尊者何止不滅,尊者原會新生。只要有眾生,就會有尊者!

不滅的尊者,是迦葉,是賓頭盧;新生的尊者是布袋,是寒山拾得,是隱峰普化,是妙普濟顛,他固直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宗門意旨,也在破眾生末法信仰的時間迷障。

末法,是指佛法住世有三階段:正法時期,學人親聞法教,證道者眾;像法時期,行者依教而修,多落知解;末法時期,則言道者夸夸,悟道者幾希。

談正像末,是佛法因緣觀之必然,正所謂「生住異滅」,佛法住世亦不離之。就此,佛教之不同於其他宗教,其了不得處之一,正在佛陀生前即明示了佛法住世亦有其終結。一個教主談自己的宗教必然不離生住異滅的因緣變化,這是何等的智慧與胸襟!但也正如此,方不違於自己所證的因緣法。所以說,末法之說原有所本。

基於此,在末法時期,眾生之解脫唯靠佛陀之救贖,除念佛皈依外,正別無他途。

然而,此一說,雖應和了信眾殷切的心理,雖使學人不致荒戲於人間,但這一說,也自有局限。

局限之一,是對何時為像,何時為末,若全依經中所述,必膠柱鼓瑟,但依論者所言,則又所述不一。而此不一,就導致對何法門適於眾生,何止各有所持,乃至於互不相讓。此外,許多信眾以其煩惱之不得解,以其對解脫之渴求,總以自己所處當世為末法時期,遂鄙夷於他法,原來寬廣深刻的佛法,就因此只被局限於祈禱皈依中。

局限之二,更就在將人只置於時代中看,當生命只能成為時代的依變數時,佛法那大雄的精神自然不存。

局限之三,或說更根本的局限,則是近乎否定或至少極度縮減了「佛性本具,人人皆可成佛的世尊悟道原點,更不用說那宗門直舉的自性自悟了。

而相對於此,散聖之舉,卻正在告訴你,即便濁世滔滔,亦可獨醒。那起落浮沉,原無以汙染離於生滅的本心。修行,何止是自性自悟之事,它的關鍵,正在生命當下的轉身,而非在時間系列中,你只能隨波而行,期諸未來。

正是這樣,道人又何止於歷史之散聖,當今之人也可能遇見,乃至於成為賓頭盧。

的確,每個時節都有每個時節的風光,法顯時,固各盡風華,法隱時,則潛符密行。你真有心,在何時,也總能看到活生生的道人風光。正如這些年的大陸,儘管前期有幾近滅佛的法難,近期有商業逐利的侵蝕,各地競辦俗務,幾無道貌,但你依然可以看到:

蘇州靈岩山寺已逾九秩的明學老和尚,在各地競將寺院作為旅遊景點時,卻以自己去留為籌,堅持入寺門票只要二元人民幣,以免阻斷窮困人家的向道之路。

峨嵋山世壽一百一十一歲的通永老和尚,在禪宗祖庭少林寺竟只成為江湖賣藝、以武炫技之處,而各地又競相以稗官野史、市井小說為本,來說自己名山歷史時,卻堅不同意以「峨嵋派」之名辦武術大會,因這是無中生有、離本求末的背佛之舉。

揚州高旻寺世壽一百零一歲的德林老和尚,終生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即便已不良於行,卻依然持此家風,也從不把佛法當人情,彰顯的正是以宗門鍛鍊自許的高旻家風。

這幾位長老僧臘都逾一甲子,換句話說,也都經過那無情的法難,但卻始終未改其志,遂讓世人在滔滔洪流中仍得以見到清楚的道人身影。

正因有這身影,你才更知所謂的正像末,關鍵只在行者之心;也正如此,宗門教學中,我總提醒學人,須直契祖師行儀,在此行儀中,你才真能體得天柱崇慧那亙古的名言:「萬古長空,一朝風月」。

這一朝風月,有時如燈錄中的叩應啐啄,祖師之被後人所識,就只此一事,再無其他,但真契得此一事,你也可就此翻轉。

然而,對多數學人,修行既為生命踐行之事,貫穿祖師「一生」的行儀乃更有參照作用,而就此,憨山德清與虛雲和尚的年譜註疏當年即曾深深觸動著年輕而向道的我。

憨山與虛雲一生有許多雷同處,兩者皆現老實修行的樣貌,皆曾中興曹溪道場,但憨山有詩僧的一面,虛雲則以清嚴貧寒與異跡著稱。不同於憨山已遠,虛雲向為近人樂道,他法相清癯如畫中之人,一生唯道是務,僧臘百年,既興五宗道場,又於法難高懸慧炬,平日少語,時時皆垂簾定中。儘管清末民初高僧輩出,但直以道人之姿廣被眾生乃至於直赴法難者,虛雲實乃一人,他一生「坐閱五帝四朝,不覺滄桑幾度;受盡九磨十難,了知世事無常」,正如此,談近世高僧,對其他人容有不同意見,舉虛雲,則諸方景從。僧臘破百,繼嗣五宗,虛雲足跡遍及海內外,但真尋,曹溪南華,雲居真如,雞足山祝聖此三寺則不能錯過。其中,南華寺是南禪祖庭,因虛雲中興;真如寺為其重建且圓寂處,亦自殊勝;且寺居山中,至今仍一方淨土,自耕自食,猶有家風,乃值得親遊。而祝聖寺呢?它一來是虛雲在雞足山重建的第一寺院,此外,又保留了虛雲當年的禪居。禪居簡樸,唯道為務,狹仄空間中現只放了虛雲照片,但這些照片卻彌足珍貴,恰可見證他後半生的行儀,其中令人深刻者有:虛雲逾百,猶自精神矍鑠,且終年一件百衲破衣,除定中照外,就是與僧眾一起幹活的照片。雖無異跡神通,所示亦少特意之處,但在斗室中見到這些照片,仍令人觸動不已。觸動,一是終年定中行持的如一;一是「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家風,尤其放在百歲老人身上;另一則是,歲月除令人益覺其道風山高水長外,幾乎不在他肉身留下痕跡。而這總會觸動你,還更因它是出現在一個活生生的道人身上。對我,他就是當年所讀年譜的實然映照。而儘管這活生生的道人與長久流傳、恆在定中的迦葉同居一山,儘管雞足山聖跡儼然,但在超聖寺,我想到的,竟不是道場應機主的迦葉,而是形跡與虛雲近乎完全不同的賓頭盧。也許,賓頭盧既示現無邊,成為道行清嚴的虛雲亦有可能,但在禪,活生生的道人既緣於那活脫脫的本心,則不入滅的尊者,又何止是經典與歷史中的這些行者,又何止於實然的虛雲與示現的賓頭盧!在禪,「魔焰熾盛,亦可全真」,即便文革,也依然有不動的道人;「千年闇室,一燈即明」,關鍵只在你的心燈明否?真行者,原須體得:尊者自來不滅!他何止示現於人間,更就在我們心頭。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