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老子與莊子,一個是極致的平凡,一個是高超出塵,兩個領悟生命真相的人,他們因為各自的質地,而開出不同的花朵,結出不同的果實。

領悟生命真相的人,按照他們的本性而活。

是水,就從高到低,從溪泉而至江河,潤澤千裏,卻無潤澤之心,它只是流動;是火,就點燃草木,從星星點點而至熊熊烈火,烹煮萬物,
卻無烹煮之心,它只是燃燒。

所以,老子騎青牛出函谷,而不知所終;所以,莊子夢蝴蝶而化遊魚,相忘於江湖。

這個世界,大抵會有這樣兩類人。


第一種人,仰望天空;第二種人,紮根生活。
仰望星空的人,其生命翩然而深邃,神思飄搖於迢迢星河之中,六極之外……
然而卻難免生活低能,人際關系淡泊,他缺乏紮根生活本身的厚度。


這類人,應該讀讀老子,讓老子那博大而醇厚的無邊智慧滋養他,彷彿無物不載的寬厚大地,讓他安穩,讓他深沈,
讓他聞到人間的煙火,讓他的生命擁有平實而堅定的底色;紮根生活的人,其生命深厚而低沈,醉心於人與人的生命連接,
用心於柴米油鹽一語一言,然而他的生命卻難免錙銖必較,只能看見眼前的名利與控制,他的生命缺乏對現實的超越;

2855845113707695209

 

這類人,應該讀讀莊子,讓莊子那奇異瑰麗的智慧,帶他領略浩瀚無垠的廣闊宇宙,讓他好奇,讓他飛揚,
讓他疏離於功名利祿機心算計,讓他的生命擁有超越現實的翅膀;生命本自具足,本自圓滿,
生命具備所有的面向,然而我們卻因為執著於自己的經歷,知識等等,只打開最淺表的部分,而無視其無窮的可能。

當我們探索生命,向深處,我們總會遇到老子;向高處,我們總會遇到莊子。

當然,老子也在高處,莊子也在深處。
在深處的莊子,他化為老子;在高處的老子,他化為莊子。

老子是莊子的根,莊子是老子的花兒。

老子是上善若水,莊子是不繫之舟。

老子是現實主義,莊子是浪漫主義。

道家因為有了老子,同時又有了莊子,所以才深沈博大,又光芒萬丈。
彷彿一只栩栩然有著蝴蝶翅膀,悠遊於天地之間的青牛。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