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經典閱讀心得 (16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論語》“無友不如己者”章解

 

主講人:王財貴先生

時間:2006年9月30日

地點:北京薊門飯店(四海讀經師資研習營)

記錄:王財貴先生錄音整理小組

校對:懷仁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柢有基方築室——季謙先生談“如何教孔子的仁”

   (鵝湖月刊社「四書講會」“如何教孔子的仁”發言稿)

時間:2014126

地點:鵝湖人文書院(新北市中和區)

發言人:王財貴

整理:語鴻

修訂:王財貴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諸葛亮誡子書 原文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

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

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

怠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冶性。

年與時馳,意與歲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唐詩宋詞是中國的文化瑰寶,其中很多句子讓我們拍案叫絕,流傳千古。

  翻閱這些書籍時發現一個趣味的話題,唐詩宋詞中的很多詩詞絕句中蘊含著妙語之最,且意味無窮。      

最開心的事——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快的船——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最難找的人——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最害羞的人——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最多的愁——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易經》沒有那麼神秘,它就在我們的身邊,我們每天的生活起居,工作事業,健康幸福,都受這64個哲理的左右。我們以科學的態度對待這64個哲理,就形成了64個感悟,回答了人生64個怎麼辦。

 

第一感悟:養精蓄銳把握機會—–學會定位


《易經》告訴人們,人在不同的年齡階段的定位是不同的,而又是承前啟後相互銜接密不可分的,因而又是不能超越的。人生的路雖然是曲折的,但我們還必須得按部就班地一步一個腳印地從頭走起,該受的苦你必須要受,該喝的蜜你必須要喝,不可越雷池一步。

 

第二感悟:心有乾坤神閒氣定—-戒除浮躁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宮卦架構裡,每一卦都有一個世爻,一個應爻。 每一卦的世爻及應爻位置都是固定的:

  • 一世卦的世爻在第一爻,也就是初爻,因純卦在此爻變。
  • 二世卦的世爻在第二爻,一世卦之後此爻再變。
  • 三世卦在第三爻,二世卦之後此爻再變。
  • 四世卦在第四爻,三世卦之後此爻再變。
  • 五世卦在第五爻,四世卦之後此爻再變。
  • 遊魂卦是則是在第四爻,因五世爻之後,上爻並不再變,而往下回頭再變的是第四爻,故以第四爻為世爻。 
  • 歸魂卦則是以第三爻為世爻,因歸魂卦是在遊魂卦之後,下三爻,也就是下體(下面的八卦)全變,而第三爻居下體之上。 
  • 本宮卦則是以上爻為世,因上爻如本宮之德性一樣,為居靜不變者。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宮卦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學相對論/唐捐VS. 楊佳嫻(五之一)讀中文系的人

讀中文一定要常注入自己淋漓的血氣,敏於去浸淫和承受,也敢於去批判或變形。那麼,千年有魅皆當代,一事能狂便少年,我們也就常能體會「觀古今於須臾」的大歡欣。

 

2015-06-01 09:04:46 聯合報 唐捐、楊佳嫻

   

楊佳嫻
台灣高雄人。台大中文所博士,清大中文系助理教授,台北詩歌節協同策展人。著有詩集《屏息的文明》、《你的聲音充滿時間》、《少女維特》、《金烏》,散文集《海風野火花》、《雲和》、《瑪德蓮》,論述《懸崖上的花園:太平洋戰爭時期上海文學場域1942-1945》。
圖/楊佳嫻提供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莊子》心得·心齋與坐忘  傅佩榮

 
 

当我们把各种外在有形的限制排除之后,第二步就要设法回归内在,因为一个人一生中所接触到的苦乐,都是由他的自我所造成,也是自我在感受这些苦乐的,为了回归内在,庄子提出了三个步骤:第一,要弄清楚什么叫“知”?“知”这个观念,我在拙著《细说老子》里已经讲得很清楚;庄子对“知”也作了补充说明。第二,从“知”回到“心”。“知”代表我与外在世界对立,我要去了解它。如何去知?就要靠心的作用。第三,提升到天人合一。

我们先要了解“知”到底是好还是坏?庄子用了一个比喻说明:南海之帝、北海之帝经常到中央之帝这里来玩,中央之帝招待他们,南海之帝和北海之帝很感激,心想:每个人都有七窍,可以用来观察感知,但中央之帝叫“浑沌”,浑沌就是没有七窍,那多不方便!他既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就要感激他。因此南北二海之帝每天替中央之帝开一个窍,开到了第七天,浑沌就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浑沌原来是没有区分的,是一种混同唯一的状态,是和谐圆满、没有分裂的。你一旦替他开了七窍,使他可以得到知识,一旦得到知识,他马上就丧失了“道”。这个“道”是最重要的,你为了追求知识的话,就可能丧失了“道”。所以,庄子强调一个人的研究态度。首先是,“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举例来说,宇宙之外有没有上帝呢?这是存而不论的。因为你不能证明,也不能否定,所以不要去谈。其次是,“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你可以说,但不要去详细讨论。譬如,天文学是什么?地理学是什么?这是六合之内的问题,你可以发表个人见解,但不须与人商议。第三是,“春秋经世,先王之志,圣人议而不辩”。我们古代有很多圣王,他们怎么治理老百姓,你可以去商议,但是不要辩论,你一辩论,麻烦就来了。这些都值得我们参考。当你一步一步把知的范围限制在一个有效的情况之下,就能自我约束,不要太多不必要的知识。否则,你知道得愈多,离“道”愈远。“道”原来是整体,既然是整体,你就不应该把它区分。而你在“知”的时候,一定会造成区分的效果。所以庄子要设法回到内心的层次,第一步就是弄清楚“知”。

第二步是要找到“知的根源”,知的根源在于心。因此就出现一个特别的观念:“心斋”。心斋,代表你的心像吃素一样,不要想荤的事情。如何才是心斋?庄子举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个工匠很会雕刻,他刻的人与真人完全一样。君王看了吓一跳,问他:怎么能刻得那么像呢?工匠回答说:我开始刻的时候,一定要先守斋,三天之后,心里就不会想“庆赏爵禄”,就是说不去想会得到什么赏赐,或者别人会不会给我一个官做?守斋五天之后就不敢想“非誉巧拙”,就是想别人会不会称赞我,说我技巧很高呢?七天之后,就忘了自己有四肢五官了。所以,心斋的意思,就是把功名利禄统统排除;把别人对你这种技术的称赞也都设法排除;最后连自己的生命都要设法超越,然后才去雕刻。这个时候,你的雕刻已经没有主观的欲望成见,刻什么像什么,等于是宇宙的力量在你身上表现出来。你没有一个自我,反而不受隔阂与限制了。这个心斋的比喻说明了:我们的心平常都是向外追逐,追逐许多具体的东西而不知道回头,以致忽略了这个心本身只有一个作用,就是要让它静下来,从虚到静,从静到明。我们的心如果充满各种欲望的话,它就是乱糟糟的,把所有的欲望都排除掉之后,它自然就虚了,虚了之后它自然就静下来,静下来有什么好处呢?水如果静下来,就可以当镜子来用,照出一个人长什么样子。我们的心也是一样,从虚到静再到明,心若澄明的话,宇宙万物皆在我心中,我一看就看到真相。我们一般很容易扭曲我们所看到的事物,以我们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愿望来扭曲,因此我们都看到自己想要看的部分,专家学者也不例外。譬如,有一群人一起散步,撞头看见天上的月亮,第一个人说“月亮的光是从太阳光折射而来的”,因为这个人是天文学家。第二个人说“嫦娥奔月是多么的美”,这个人当然是文学家或诗人。第三个人说“月亮是上帝的另一种启示,让我们在夜晚也可以看到光明,不致迷路”,这个人显然是宗教家。每一个人看到月亮,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这样就不能看到月亮的真相。当然,我们也很难说月亮的真相是什么?你一说是什么,就代表你已经设有立场;在这种情形之下,你又何必区分它是不是月亮呢?所以庄子设法让我们在“心斋”这个层次中,让自己的心由虚到静到明。

另外有个方法叫“坐忘”。坐忘就是我坐这里休息,突然之间忘了我是谁。如何去描写这个情况呢?譬如,当你觉得你有脚时,表示你的鞋子有问题,你的鞋子可能太小了。当你中午吃完饭时,觉得你有个肚子,这表示你的腰带太紧了。所以你忘掉自己的脚,代表鞋子正好,忘记是非的话,代表内心处在一个和谐的状态。所以舒适的鞋子是不会让你感觉到的。如果说你戴着眼镜立刻发现自己戴着眼镜,就表示镜片很脏了。任何东西都一样,当你一眼就看到它的存在,代表着它有问题。为什么?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就像鱼活在湖里面一样,它根本忘记自己是一条鱼,当它记起自己是一条鱼的时候,代表它已离开了水。你看沙滩上的鱼,一直在挣扎着,因为它发现自己是一条鱼,需要水。在水里游的鱼,常不觉得自己是条鱼,它觉得自己就像处在“道”里面,完全忘记自己是谁。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翟璜智諫魏文侯和李克薦相

2012-06-02 作者:张 弘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聶隱娘 

聶隱娘者,唐貞元中,魏博大將聶鋒之女也。年方十歲,有尼乞食於鋒捨,見隱娘悅之。云:「問押衙乞取此女教?」鋒大怒,叱尼。尼曰:「任押衙鐵櫃中盛,亦須偷去矣。」及夜,果失隱娘所向。鋒大驚駭,令人搜尋,曾無影響。父母每思之,相對涕泣而已。後五年,尼送隱娘歸。告鋒曰:「教已成矣,子卻領取。」尼欻亦不見。一家悲喜。問其所學,曰:「初但讀經唸咒,余無他也。」鋒不信,懇詰。隱娘曰:「真說又恐不信,如何?」鋒曰:「但真說之。」曰:「隱娘初被尼挈,不知行幾里。及時,至大石穴之嵌空數十步,寂無居人,猿狖極多,松蘿益邃。已有二女,亦各十歲,皆聰明婉麗不食。能於峭壁上飛走,若捷猱登木,無有蹶失。尼與我藥一粒,兼令長執寶劍一口,長二尺許,鋒利,吹毛令剸,逐二女攀緣,漸覺身輕如風。一年後,刺猿狖。百無一失。後刺虎豹,皆決其首而歸。三年後能飛,使刺鷹隼,無不中。劍之刃漸減五寸。飛禽遇之,不知其來也。至四年,留二女守穴,挈我於都市,不知何處也。指其人者,一一數其過曰:「為我刺其首來,無使知覺。定其膽,若飛鳥之容易也。」受以羊角匕首,刀廣三寸。遂白日刺其人於都市,人莫能見。以首入囊,返主人捨,以藥化之為水。五年,又曰:「某大僚有罪,無故害人若干。夜可入其室,決其首來。」又攜匕首入室,度其門隙,無有障礙,伏之樑上。至瞑,持得其首而歸。尼大怒曰:「何太晚如是!」某云:「見前人戲弄一兒可愛,未忍便下手。」尼叱曰:「已後遇此輩,先斷其所愛,然後決之。」某拜謝。尼曰:「吾為汝開腦後藏匕首,而無所傷。」用即抽之,曰:「汝術已成,可歸家。」遂送還。雲後二十年,方可一見。鋒聞語甚懼,後遇夜即失蹤,及明而返。鋒已不敢詰之,因茲亦不甚憐愛。忽值磨鏡少年及門,女曰:「此人可與我為夫。白父,父不敢不從,遂嫁之。其夫但能淬鏡,余無他能。父乃給衣食甚豐,外室而居。數年後,父卒。魏帥稍知其異,遂以金帛署為左右吏。如此又數年。至元和間,魏帥與陳許節度使劉昌裔不協,使隱娘賊其首。引娘辭帥之許。劉能神算,已知其來。召衙將,令來日早至城北,候一丈夫一女子,各跨白黑衛。至門,遇有鵲前噪夫,夫以弓彈之,不中,妻奪夫彈,一丸而斃鵲者。揖之云:「吾欲相見,故遠相祗迎也。」衙將受約束,遇之。」隱娘夫妻曰:「劉僕射果神人,不然者,何以洞吾也,願見劉公。」劉勞之。隱娘夫妻拜曰:「合負僕射萬死。」劉曰:「不然,各親其主,人之常事。魏今與許何異,顧請留此,勿相疑也。」隱娘謝曰:「僕射左右無人,願捨彼而就此,服公神明也。」知魏帥之不及劉。劉問其所須,曰:「每日只要錢二百文足矣。」乃依所請。忽不見二衛所之,劉使人尋之,不知所問。後潛收布囊中,見二紙衛,一黑一白。後月餘,白劉曰:「彼未知住,必使人繼至。今宵請剪髮,系之以紅綃,送於魏帥枕前,以表不回。」劉聽之。至四更卻返曰:「送其信了,後夜必使精精兒來殺某,及賊僕射之首。此時亦萬計殺之,乞不憂耳。」劉豁達大度,亦無畏色。是夜明燭,半宵之後,果有二幡子一紅一白,飄飄然如相擊於床四隅。良久,見一人自(「自」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空而踣,身首異處。隱娘亦出曰:「精精兒已斃。」拽出於堂之下,以藥化為水,毛髮不存矣。隱娘曰:「後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空空兒之神術,人莫能窺其用,鬼莫得躡其蹤。能從空虛之入冥,善無形而滅影。隱娘之藝,故不能造其境,此即系僕射之福耳。但以于闐玉周其頸,擁以衾,隱娘當化為蠛蠓,潛入僕射腸中聽伺,其餘無逃避處。」劉如言。至三更,瞑目未熟,果聞頸上鏗然,聲甚厲。隱娘自劉口中躍出。賀曰:「僕射無患矣。此人如俊鶻,一搏不中,即翩然遠逝,恥其不中。才未逾一更,已千里矣。」後視其玉,果有匕首劃處,痕逾數分。自此劉轉厚禮之。自元和八年,劉自許入覲,隱娘不願從焉。云:「自此尋山水,訪至人,但乞一虛給與其夫。」劉如約。後漸不知所之。及劉薨於統軍,隱娘亦鞭驢而一至京師,柩前慟哭而去。開成年,昌裔子縱除陵州刺史,至蜀棧道,遇隱娘,貌若當時,甚喜相見,依前跨白衛如故。語縱曰:「郎君大災,不合適此。」出藥一粒,令縱吞之。雲來年火急拋官歸洛,方脫此禍。吾藥力只保一年患耳。縱亦不甚信,遺其繒彩,隱娘一無所受,但沉醉而去。後一年,縱不休官,果卒於陵州。自此無復有人見隱娘矣。

唐朝貞元年間,大元帥魏博有一員大將聶鋒,他有個女兒叫聶隱娘,聶鋒非常疼愛她。隱娘十歲那年,有位比丘尼師父來化緣,看見在門口玩耍的隱娘,十分喜愛,便向聶鋒要求:「大將軍我想討您這個女兒來傳授功夫,希望您能答應。」聶鋒不但不答應還大發雷霆!...師父見聶鋒執意不肯,也不再多作解釋只留下一句話就離開,這句話讓聶鋒很擔心,師父說:「就算將軍把女兒鎖在鐵櫃,她終究會被我帶走的。」,聶鋒為防範意外,加派許多護衛看守女兒。到了夜裡,不見什麼風吹草動,聶鋒以為安全了,趕緊到女兒房裡查看,結果......,隱娘真的不見了! 聶鋒簡直不敢相信會有這種怪事,下令所有人出府尋找隱娘,可是找過一天又一天,城裡城外都尋遍了就是沒有隱娘的蹤影。儘管夫妻倆傷心欲絕,也不得不接受女兒已經失蹤的事實。 

 

五年後的某一天,那位帶走隱娘的比丘尼師父帶著隱娘回到將軍府。師父對聶鋒說:「我已經教給隱娘一身好功夫,現在該是把女兒還給將軍的時候了。」話才說完,人也不見了。一家人久別重逢,聶鋒夫婦欣喜若狂,高興得掉下淚來!對於隱娘失蹤五年的事情,聶鋒覺得這其中一定不尋常一再追問隱娘:「到底這五年來妳都在做些什麼呢?」,隱娘含混地回答父親說:「剛開始就是讀讀經文、唸唸咒語而已,沒學別的。」,聶鋒不太滿意女兒的答覆,總覺得女兒好像在隱瞞他們,隱娘經不起父母親窮問不捨只好老實作答:「坦白說,不是我不說實情,只怕女兒說出來爹娘不信,反當我說謊。」,聶鋒夫婦看隱娘鬆口,異口同聲對隱娘說:「乖女兒妳就告訴爹娘實話吧!」,隱娘點點頭,答應說出習藝的經過。.........  五年前,師父連夜把我帶離家後,不知道走了多遠的路,天亮時我們走到一處環境清幽的地方,在那兒有一個大石洞,附近沒人居住,倒是樹林多、猿猴很多。我一到石洞已經有兩個和我一般年齡的女孩等在那裡。她倆長得很秀淨伶俐,沒見吃什麼食物,竟然能夠在峭壁間飛來飛去,就好像猴子爬樹那樣的輕巧又萬無一失。師父交給我一顆藥丸要我吞下,又交給我一把長約二尺的寶劍,吩咐我跟著那二位小女孩一起練攀岩走壁的功夫。慢慢的,我的功夫進步許多,對付猿猴、虎、豹都不成問題。三年後,我能一劍刺中天上飛的老鷹,而二尺長的寶劍變短了五寸,劍變短了,功夫也精進了,飛禽走獸都不是我的對手。 第四年,師父帶我上街市走動,不過我不認得那是哪州哪縣?當時,師父指著一個從我們身旁擦肩而過的人並數落他犯下的罪行,還交給我一把羊角匕首,要我殺了他而且不能引起路人的注意。我照師父的話做,當街殺掉那個惡人,奇怪的是光天化日之下,沒有人看到我所做的事。我帶回惡人的首級交師父處理,師父取出特製的藥水一淋瞬間便把惡人的首級化作一灘水。  第五年,也就是不久前,師父對我說:「有個罪大惡極的大壞人,平日作威作福傷害無辜,不知害死多少人,衙門治不了他的罪!妳半夜潛進他的家裡把他解決掉,為民除害。」,於是我帶著羊角匕首輕而易舉從門縫閃進去,躲在樑上等待時機。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回到師父身邊。師父怪我回來得晚,我向師父稟告:「因為看到那個人和小孩玩在一起,一時不忍下手,所以耽擱一點時間。」,師父告誡我以後遇到類似的情況要當機立斷才不會危及自己的安全。後來師父說:「我為妳開後腦,把羊角匕首藏在裡面,要用的時候直接從後腦抽出來。」完成師父交待的任務後,師父打算送我回家,她說:「妳的功夫已經學成了,回家去吧。二十年後我們再相見。」聶鋒聽完女兒一段奇異的經歷,直覺不可思議,心裡打了個寒顫,對隱娘也產生一股莫名的畏懼!  隱娘回家的當晚,又不見蹤影了,清晨時候才回來。這回聶鋒再不敢多問女兒。聶鋒對隱娘擁有奇特的法術與功夫充滿恐懼,漸漸的不再像從前那樣疼愛她。

 

有一天,一個專門為人磨鏡子的年輕人在聶府門前作生意,隱娘向父親表示希望嫁給那磨鏡的年輕人。聶鋒起初並不同意,隱娘是將軍的女兒自然要嫁給身份地位都相當的人才匹配,但是隱娘堅持自己的選擇,聶鋒也只能順從她的心意。隱娘的丈夫除了磨鏡子以外別的本事都不會,多虧聶鋒經常供應小夫妻倆人的吃住穿用,生活過得很舒服。幾年後,聶鋒過世,他的上司魏博大元帥聽說聶鋒有個女兒身懷絕技,便高薪聘請隱娘來幫他。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竇娥冤死,人為何要承受三年大旱?(圖) 

2014-12-10
 

先說一個「六月飛雪」的小故事:

當竇娥含冤被押赴法場,行刑之前,貪官問竇娥還有何話講?竇娥說:一、請賜我三尺白綾掛在百尺高桿之上,如果我是冤的,一腔熱血不會落地,而是濺在白綾之上;二、如果我是冤的,人頭落地便會大雪紛飛;三、如果我是冤的,我死後三年亢(大概的意思)旱。那貪官撇嘴搖頭連說「愚昧,荒唐」。心想「這六月酷暑怎會下雪?人只見血往下流,我倒要看看血怎麼往上飛的?哼……」於是命人拿來三尺白綾掛在高桿上。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良——給後世留下真機 

2013-09-13 作者:琴心   
 
 


《張良拾履》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督教中的輪迴說

2010-04-30 作者:黎茹     

【新三才首發】很多人都相信人有三生,相信人會根據其善行和惡行在六道中輪迴,不過很多人並不知道在早期基督教中也存在著輪迴之說,只是因為近代基督教的變革,使基督教將其剔除。」

早期猶太教的輪迴說

早在西元前200年至西元68年寫就的《死海古卷》中,就記載著昆蘭厄賽派(Qumran Essenes)猶太人等待《創世記》中的大祭司麥基洗德再次轉世重臨,新約《希伯來書》中耶穌為大祭司麥基洗德之說正是為了呼應這個厄賽派古老的傳說。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名家縱論/與其談小人之惡 不如說君子之美

2015-04-12 01:53:59 聯合報 王力行(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

  

三月廿六日讀到一則新聞:屏東霧台消防隊出勤救護,途中遇到運物去育幼院的TCH公益車隊。聽到救護車警聲,廿輛公益車立即靠邊讓路。救護隊員感動不已。

網友大讚:與其怪別人沒公德心,不如從自己做起。

這使我想起文化學者、知名作家余秋雨,近日出版了《君子之道》一書,也巡迴台灣北、中、南部,和老師、學生探討一個他認為是孔孟諸子百家留給中華民族最重要的遺囑:做個君子。

做個君子是不是太沉重了?余秋雨的回答正好相反。他說,君子和地位無關,君子和學歷無關,君子和財富更無關。君子的對立面是小人,在中國人心目中,你說某人是小人都比說他是壞人還嚴重。君子可以是販夫走卒,可以從做身邊小事判定。

為什麼會是「做個君子」?余秋雨走過世界文明發源遺址、研讀中國諸子百家言論,「經過一輩子的觀察、思考後」發現人類文化是一個個集體意識形成,也就是集體人格。君子是中華民族集體人格的最終理想,是中華文化的核心,更是孔孟留給後代子孫最重要的「遺囑」。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智慧人生如群龍無首,諸德皆備

時間:2015-04-09 15:30 |  作者: 王财貴

乾卦六爻大概都以龍來做象征,君子可以說是人中之龍,那麽龍呢,就是萬物中之君子,所以這個“龍”其實代表陽氣,代表乾德。在乾卦裏面有六條龍,六條龍也就代表“群龍”,不只是一二三四五六,六不是一個固定的數目字,他是一個群,群龍。而我們剛才對于“初九”,有一種判斷,“潛龍勿用”;“九二”有一個判斷,“見龍在田”;“九三”有一個判斷,“乾乾夕惕”,有人叫做“惕龍”,因爲九三沒有出現龍,“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沒有出現“龍”,但是後來讀《易經》的人,特别發明了一個詞,叫做“惕龍”,所以第三爻也是龍,這個“惕龍”就是“惕人”呐,警惕的人,能夠自我警惕,随時謹慎,随時憤發,所謂的不憤不啓,不悱不發了。随時憤發的一個君子,可以用“惕龍”來象征,所以第三爻是“惕龍”;第四爻是“躍龍”,“或躍在淵”,躍龍;第五爻是“飛龍”;第六爻是“亢龍”,你看都是龍,對不對?只有第三爻沒有提到龍,後人說它爲“惕龍”,這些都是“龍”。所以,回頭過來從整個乾卦看,裏面包涵龍的諸德,龍的各種德,也可以說,有各種表現的龍德,或者是一龍的諸德。有的龍是表現這樣子,有的龍是表現那樣子,其實是同一條龍就有這些德,一龍之諸德,或是諸龍之分德、各個德,這樣叫群龍。
 
那麽群龍這個“龍”是變化無窮的,就像我們人生是變化無窮的,我們人的德是多方面開發的,于是,我們人的心靈當中就應該具備諸龍之德,就好像天地之間他不是一成不變的,他是各式的變化才成爲天地,所以天地就有群龍在運作,我們人間呢,也應該具備群龍之德,這樣叫做群龍。而群龍呢,不可以有首,無首,也就說呢,你不可以偏向哪一種德,而因爲人生是複雜的,天地是複雜的,你各種的德要在各種的情況之下表現,這樣你的德才算做是全備,而且這個德才不會是一種偏德,有一種偏向性,你随時是“潛龍”,你随時是“飛龍”,随時是“惕龍”,随時是“躍龍”,随時是“見龍”,這樣子你的生命才是活潑的,這個活潑的生命就是活潑的宇宙,這樣叫做“群龍無首”。假如“群龍有首”就完了,爲什麽呢?這個人只有一方面的表現,懂嗎?“群龍無首”代表諸德具備,而且運用自如,神妙無窮。這豈不是大德嗎?這樣的德才是大德。你若表現一方面的德,表現的非常地猛烈――這樣的德往往會敗事,把事情敗壞,所以“剛、柔”,也可以說是“善剛善柔”也可以說“惡剛惡柔”。假如一個人的性格表現是“剛”,我們初聽起來很好,非常地“剛明”,或是“剛強”,但是如果變成“剛烈”,“剛愎”,就壞了,對不對?剛德不能夠“見群龍無首”。剛德也是龍,龍德也有剛,龍德的表現也有柔。你不要說柔不是乾卦的德啊,只要他是光明的正面的也都可以列入乾德,只要是德。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孔子的大過

2015-03-11 09:10:19 聯合報 薛仁明

《論語》裡頭,孔子曾自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這前兩句怎解,歷代爭訟不已,向無定論。我讀書不求甚解,對此爭論,一方面覺得頭大,二方面也覺得無味。可雖如此,我對此章末句,卻是深感興趣。簡言之,我很好奇,孔子到底有啥「大過」?

魯定公九年,五十出頭的孔子,先是擔任中都(魯邑名)宰,政績卓著,才一年,「四方皆則之」,不多久,升魯司空,再升大司寇,定公十四年,孔子以大司寇行攝相事,與聞國政,數月之後,就將魯國治理到路不拾遺、商賈不報虛價。就在孔子風生水起之際,「不知怎地」,一下子卻從政治的高峰摔落下來,踉蹌去職,黯然離魯,從此,展開他漫漫十餘年的周遊列國生涯。這顯然是孔子畢生極緊要、甚至也最緊要的一個大轉折,但是,這也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樁「大過」嗎?

在那當下,孔子恐怕沒太多的自覺。剛離魯時,他更像是個失意的政治流亡者。但凡失意者,難免會憤懣、會不平;孔子不至於此,但悵然的他,仍多有嗟嘆。那天,離開了曲阜,夜宿「屯」地,魯國的師己送行,不平地對孔子言道:先生,您是沒有過錯的呀!(「夫子則非罪!」),孔子慘然一笑,「吾歌,可乎?」(我用唱的,行嗎?),於是唱道,「彼婦之口,可以出走;彼婦之謁,可以死敗」(婦人的口舌,可以離間君臣,使賢臣出走,使國家敗亡),最後,又不無自嘲、故作輕鬆地唱了兩句,「優哉游哉,維以卒歲!」(我就逍遙散盪、湊和地打發日子吧!)

師己回到曲阜,據實將孔子的話轉告給魯國第一權臣、也是使孔子離魯的關鍵人物季桓子,季桓子聽罷,喟然嘆曰,「夫子罪我,以群婢故也夫?!」季桓子聽得出來,孔子說的是群婢,矛頭當然是指向他;此番說詞,不過是孔子的婉轉罷了!真正的問題,又哪裡是因為那群美女呢?

外表看來,這事是導因於孔子大展長才之後,引起齊君戒懼,擔心魯國一旦強大,將成齊國威脅,於是送美女八十人、寶馬三十駟,刻意拉攏,藉以分化。這時,季桓子看了又看、想了再想,最後決定,請魯定公接受齊國這番 「心意」,遂偕同一道「往觀終日,怠於政事」。這時,子路沉不住氣,首先對孔子言道,「夫子可以行矣」;孔子還抱著一線希望,想再緩一緩;就看看魯君大祭之後,是否將該送給大夫的祭肉照常送達。結果,孔子失望了。

這時,孔子心中百味雜陳,在離魯的路上,不免要感慨時運不濟、受困於「主昏臣佞」之局!可能得反覆琢磨了一陣子,才意識到事情沒那麼簡單。季桓子的「往觀終日,怠於政事」,顯然只是一個政治動作,裝昏庸、當佞人,其真正目的,也就是要「攆」孔子走;季桓子不過是在齊國示好之際,趁勢與齊國唱唱雙簧、「裡應外合」罷了!這一切,其實都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季桓子與齊國對他的戒懼,慢慢想來,也似乎都有跡可循。只是當時他身在局中,又那麼意氣風發,對於形勢之變化,對於整個局面的相互影響,憑良心說:失察了!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悟入智能的目的而求知識性理解


   接着,我們可以進一步再說讀書求學的第二個層次,就是所謂“理解”。一般人一提到讀書,就想到要理解,當然是沒有錯的,但我們必須對“理解”的意義有比較深刻的認識。一般人說的理解,是知識型的,也就是會解釋會翻譯。這種知識型的理解态度,是不适用于讀智慧之書的。雖然知識也可以觸動心靈引發智慧,不過,你要回歸剛才說的那一種契會的目的來求知識才行。常有人問我,尤其讀夠論語一百遍的人常會發問,說我們把論語讀了一百遍了,有些章節有些句子确實很有體會,但如果想進一步全面地理解《論語》,應該怎麽辦?我就跟他說了剛剛的話,第一點,讀論語,甚至讀任何經典,任何智慧之書,是不需要那麽要求其全部理解的,你自有你的理解,那種自我生出來的理解涵着領悟,那樣的“理解”才是真實的理解。但是,如果你心很急,真的想要對更多文句與章節有所理解,雖然也表示你的好學,未始不是件好事。不過一定要端正心态,要以“悟入”爲目的來求知識性的理解,知識隻是一種輔助。假如心态正确了,你就可以去看注解。
 

朱熹與《四書集注》
 

  那注解怎麽看呢?我提供一個方法,叫做“移注法”。怎麽移注呢?我們可以找來古人的幾種注解,先以一種做基底。譬如,你要讀《論語》,《論語》的注本很多,古今都有,我建議第一本參考書,是朱熹《四書集注》中的《論語集注》。爲什麽?因爲所謂的“集注”,是集合前人的注解。朱熹是一個很用功的人,他讀書是巨細靡遺,他什麽書都讀的,乃至于道家的《參同契》他都讀,甚至替《參同契》作注解,所以朱熹的學問是很廣大紮實的。而朱熹做學問不止是博覽群書,他又有樸實的頭腦,也就是說他能很負責任地統合數據取其精華,尤其他注“四書”,是非常用心的,他曾七易其稿,也就是一番注完了以後,他再檢查,再重新修正,改了七次,到他臨終時,他還念念不忘。他讀遍了古來的四書的注解,選擇了他認爲好的集合在一起,所以我們讀朱熹的注本,就等于吸收了從漢朝以來一直到朱熹這一千多年所有的研究成果,所以朱熹的注是相當可靠的。何況朱熹不止是集古人的注解,朱熹自己有想法,也都附帶在後面。所以等于是既有古人的,又有他的發明。這部《四書集注》裏含藏着朱子畢生的工夫,朱熹之後的所有的注釋書,都一定要參考朱熹,以朱熹爲核心。我們把握到朱熹的注解,就把握到千古以來注解“四書”的核心,你怎麽可以不讀這本書呢?。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孟子爲何持性善論


   我們講人性有兩個層次:一個是,剛才說的,專指那内在而又深刻的“超越性”;一種呢,是整體說,卻以動物性爲主的“現實性”。曆來講人性就有這兩種說法,大部分的人都是整體說的。整體說的人性,像告子說“性無善惡”,人性無所謂善、無所謂惡,因爲這是天生的性,有什麽善惡可言呢?善惡是後天被環境所影響的。又有人說,不是性無善惡,而是性有善有惡。什麽叫有善有惡?有人生來是偏向善的,他是“好胚子”;有人生來就傾向惡的,他是“壞胚子”。那麽這個好胚子呢,你處在壞的環境裏,他還是照常地好,永遠地好。比如像大舜,他有一個不慈愛的父親,又有一個不恭敬的弟弟,像這樣惡劣的家庭環境中,舜還是一個孝順而友愛的聖人。所以像舜,他天生的性就是善的,是天生就要做善人,要做聖人的。而有些人呢,生下來就是惡的,即使有很好的環境,他終究還是惡。比如說,堯不是聖人嗎?聽說堯的兒子丹朱是個不肖子。你看,以堯爲父親,而且是君王,居然還有一個不肖的孩子,可見他生來就是要成惡人的。又譬如纣王,他身邊有微子啓、王子比幹啊,有這麽多的聖賢都是他的親人,而且還輔佐他,結果呢,纣王還是那麽壞,可見,他是永遠成不了好人的。這樣,有性善,有性惡。還有呢,又有人提出“性三品”的說法,把性分成三個品類,有是善的,有是惡的,有是中間的,等等,有很多說法。而這些說法都是全面地看人性,他們列舉一些人生表現的特點,然後歸納爲幾類,其實,說來都有道理,但都是不完全的。古今中外,人類有史以來啊,單單隻有一個人,隻有一個人說性是善的,這一個人叫做孟子。所以各位,以後你要好好地來了解敬重我們這一個古聖先賢——孟子。你要知道他是全人類有史以來唯一一個提出“性善論”的人,其他的通通都是整體地來看人性,整體看人性,因爲現實性強,總是往壞的地方流出去了。孟子呢,就單單對于人性的善的地方來看人性,護住人性的尊嚴。
 
  各位!你想一想,要說人性,到底是整體地看人性來說人性,說性無善惡、性可善可惡、性有善有惡、性有上中下三品,是這樣比較把握了人性呢?還是像孟子,隻從人性裏面的最核心的一點點那個地方來說人性。哪一種觀點看人性才是真正的人性呢?這裏必須要有一種思考的能力。有人說人性,人性有那麽多表現,那爲什麽就單單隻看這一點點呢?孟子并不胡塗,他老早就自己說“人之異于禽獸者,幾希”。“幾希”,就是隻有那麽一點點,但這是人類唯一不同于禽獸的地方。既然隻有這一點點是人跟禽獸不一樣的地方,那我們既然要說人性,我們豈不是要從這一點點來說嗎?所以各位,讀書一定不可以大意,也不可以道聽途說,尤其是讀聖賢的書,既然它号稱爲經典,你就不可以太過随便了。有人喜歡作翻案文章,翻案就是:古人所說的已成了定案,但我偏不信,我要找他的不是,我一定要把他駁倒。你對其他的書作翻案文章,或許是可以的,但對于聖賢的書,你膽敢翻案,那我就先警告訴你:你很可能不隻得罪了聖賢,你是得罪了天地,最危險的是,你得罪了你自己。誰作聖賢的翻案文章,我們幾乎就可以立即判定:這一個人是沒有什麽智慧的。哪一個時代專做翻案文章,我們幾乎就可以判定:那是一個沒有智慧的時代。沒有智慧,早上朱高正先生曾經說了:“沒有智慧,是要下地獄的。”(鼓掌)
 

性善論是不能反駁的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想完成的事/高校生昔時苦讀三國 小女子乙未笑看紅樓

2015-01-14 04:58:43 聯合報 吳妮民

〈2015-今年想完成的事〉三之一:立志篇

諸君,斯誠大哉問也——新的一年要認認真真完成什麼呢——每逢歲末年初,若身為一個願意改過自新的好人,總不能避開這樣的問題。過去的已經過去,今年種種譬如今年生,剛剛送走一段前塵,生活經過整頓後的清新、時曆循環的重啟,往往會是立志好時機。因而我想,如果可以,今年,就把《紅樓夢》讀完吧。

說也奇怪,中國古典四大名著,我唯一從頭至尾將文字粒粒吞服的,竟然是回回硝煙四起、兵馬倥傯的《三國演義》。理由極簡單,因為讀完整部《三國》,是高一時的暑假作業。當年,國文科辦公室不知為何決定女校學生假期中須精讀這本書(卻非更旖旎而蒼涼的《紅樓》、更魔幻的《西遊》,或者更血性江湖的《水滸》),且讀畢還得寫下摘要。這聽來似乎不難,但是諸君、諸君,請您們想想《三國演義》究竟有幾回——是的,學校的意思,乃「每回目」閱後皆寫上一篇大意,120回的小說,換算起來,就成了怎樣努力都離終點很迢遙的不可能任務。那個夏天我與同學出國,行囊中除去衣襪什物,都塞了本猩紅封面精裝硬皮的《三國演義》。生活在異地,起初我們還妄想這麼厚的一本書或許能夠解點中文癮,可北美適愜的陽光及茵碧草地,說什麼和千百年前火光漫天的赤壁都格格不入吧,是以遊學的一個月間,我們皆把三國恩怨拋諸腦後,一切都要等到歸國後、返校前數日,大家才匆匆翻開書速讀,並互借作業本、趕著「換句話說」,如此抄抄寫寫,總算把一段文字孽緣給了結了。

後來上了大學,我才發現,同輩男孩中不乏熱愛三國者,他們對不斷推陳出新的日本電玩《三國志》癡迷超乎我所想像,其中有人竟為此真正研究起三國史或學好了日文。我佩服那樣專一的狂勁,然時值今日,我始終沒有想再讀一次《三國演義》的意願,畢竟,出場如過江鯽、未幾又戰死沙場的武將們實在搞得我太頭大了。但命運奇妙便在此處,前年因緣際會下,我參加一交流團,人到了安徽亳州,那裡,就在城中地底下,有一龐大錯綜、全長達數公里的曹操運兵道,而它的入口,正落在一千八百年後、嘈嘈鬧鬧的現代馬路邊。面對這見證過三國人物的古軍事遺跡,我們無不肅然魚貫彎腰進入,昏暗的地道,窄仄僅容一人通過,拱頂,磚塊砌得嚴整周密。關於運兵道,相傳是當時兵力尚薄弱的曹操為瞞過敵軍、膨脹己軍實力而建,他將士兵由運兵道送至城外,再讓他們自行走回城內換上不同顏色的衣服,復從地道出城現身,使敵人錯覺曹兵人數眾多;曹操謀略深沉,實在震撼了我們。我不由得想像,若時空交疊,地道裡是否真有曹魏士兵蟻行穿透我身而過?我雖不喜讀《三國》,卻仍可以深深感覺到千百年前的曹操,藉由這工事隱隱傳來的一股意志和氣魄。

好了,諸位看倌,那廂三國事說得頗多了,以下要回歸正題,多少年,不曾讀完的《紅樓》才是我的心事。自有《紅樓夢》以來,耽愛《紅樓》的人並不少,紅學也真是門浩瀚學問,有人從器物衣料著手,有人主攻飲宴,更有學者是從大觀園的植物來研究的;不獨大學裡開設了通識課,網路上甚至成立有紅學版,供諸多紅迷各自詮釋。眾所周知的《紅樓》愛好者裡,有位張愛玲,張愛玲在《紅樓夢魘》中曾說她《紅樓》從小便讀得爛熟,遇不同版本,稍微眼生的字都能自己蹦出來;她還補上平生三大恨:一恨海棠無香,二恨鰣魚多刺,三恨《紅樓夢》未完。而我,我便連這種恨事也沒法說,莫提高鶚續的80回後了,真慚愧啊,大概自40回開始,我就再沒有讀全過。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