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為己,永不嘆氣--王財貴 教授


2012/12/17 12:26

 



為人為己,永不嘆氣


                              
各位朋友:


年青時掌老師教我讀四書,有些話每每讓我起了很深的感動,立志嚮往之:譬如:孔子說“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見得一個人心量要廣大,生命要有益於人。儀封人說:“二三子何患於喪乎?天將以夫子為木鐸。”見得聖人教化之不容已,也永不會已。孟子說“禹思天下有溺者,猶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飢者,猶己飢之也。”凡民有喪,匍匐救之,救之不得,皆引為己過,見得古人淑世之熱切。尤其中庸說:“道並行而不相悖,萬物並育而不相害”,“唯天下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能贊天地之化育,能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更見得人生意境之深遠,雖一生盡心盡力,猶不可及。輒憂患時生,每思奮發,欲以有為。


但當讀到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一句,則爽然自失,又快然自若



我常想:天下有沒有一件事,既是為人,又是為己;既是為己,又是為人?若有,那或許就是教育這件事了。而教育之事,在當今時代中,依然是迷茫煩惱的淵藪,甚至是障人慧命的山頭。理想中的教育,應是“所過者化,所存者神”應是“不急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的事,所以,我選擇了讀經的教育。讀經,不是我去教人,而是依托聖人去教人,我只是一個傳播者,一個媒介質,左手從古人接過經典,右手交給下一代。而這種工作,一方面是治國平天下的根本大業,但它同時又是我自己所喜好的事。何況當經典從左手流到右手之際,我既讓別人受益,也同時讓自己受益了,於是我的喜好就更廣大深沉了。


我自己曾經做讀經的教學,但我能教幾個?所以,我也教別人教,這叫做宣導,這叫做推廣


我曾拼命地宣導推廣,本來,我精神旺盛,不知道自己會老,但,終於我也老了。不過,可喜的是,我知道有許多朋友也和我一樣,甚至已經同時在做我做的事,乃至於若將終身焉。所以,我三年前在台灣就開始以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的名義舉辦了“宣導員”的培訓,讓還沒做宣導的,可以嘗試宣導,讓早已開始宣導的更加規範化,不至歧出泛濫,而讓大家團隊化,增進宣導的總體功能。



 本來我以為讀經宣導工作是不需要培訓的,因為讀經教育理論就這麼簡單,一看就懂,一學就會。但台灣第一屆培訓下來,有人跟我說他號稱讀經界的老輩,又自己開了學堂將近十年,但他的讀經觀念,還停留在十年前,參加培訓後,大有長進。還有另一種情形是許多人都在教讀經在講讀經,但各各不同。本來君子和而不同,無傷大雅。但有些的不同,是原則上的,關鍵上的不同,則令人甚為困擾,這也需要在此特別提醒。

羅近溪少時與族兄探望一族祖之病,該族祖一生居官,既貴且富,然坐於床上,對此二晚輩,頻頻嘆氣。歸家途中,羅近溪問族兄,此祖一生榮華,何以臨老頻頻嘆氣?試問吾等若科舉為官,富厚一生,臨老時猶嘆氣否?族兄云:恐不能免。近溪云:然則吾人當尋一臨老不嘆氣的事做。


禮云: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一個真正負責的讀經教育宣導員在做多了宣導以後,自然會感到自我不論在讀經理論還是在德性學養的造詣,都遠遠不足以名符其實,於是會有自我充實的強烈要求,除了讀經本身的理論實務之外,亦需在德性與人情、教育與文化的廣大範圍內多所省思與進修。所以致力於讀經的宣導,將隨時回歸到“教學相長”的人生本願上,為己亦為人,為人即為己,將是一件令人永不嘆氣的事,何樂而不為?



王財貴白  孔曆2563年11月16日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