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儒敏  

溫儒敏(教育部政府門戶網站資料圖)

大陸新版語文教材總主編:小學生應多讀多背 不必強求理解內涵

2017-09-05 兒童閱讀課程

2017年秋季學期開始,全國所有地區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將開始使用教育部統一組織新編的義務教育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教材(又稱「部編本」教材)。

「部編本」語文教材一直備受人們關注。不少教育工作者也曾對此產生誤解和質疑,認為這將是對既有語文教材的顛覆。

「部編本」語文教材總主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溫儒敏在8月28日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這次「部編本」語文教材的面世不應該理解為對既有語文教材的顛覆。

溫儒敏在回答澎湃新聞提問時否認了網傳的魯迅作品「大撤退」的說法。他說這次「部編本」小學語文教材選入了兩篇魯迅的作品,初中選了7篇。此外語文教材收錄了大量革命傳統經典篇目,小學約40篇,初中30多篇;注重汲取人類優秀思想文化精華,選取來自不同國家的名家名篇,小學、初中語文教材中選入的外國作品約佔總篇數的10%。

「部編本」語文教材傳統文化內容有所增加,小學語文古詩文有129篇,古詩文選篇總體佔比30%左右,選篇數量有增加,初中也略有增加。他還表示此次教材適度降低了漢語拼音教學的難度。

今秋開始,面對「部編本」語文教材,教師應該怎麼教?學生應該怎麼學?教材還有哪些變化?溫儒敏說以往語文教學比較偏重精讀,扣得很死,雖然有用,但這是很不夠的。默讀、瀏覽、跳讀、猜讀、比較閱讀、讀整本的書等等,以往教材與教學都較少關注,結果是多數學生只會精讀,只會考試,而閱讀速度很慢,也不曉得運用各種不同的閱讀方法。「部編本」教材在多種閱讀方法的教學上增加了一些分量。

他也呼籲不一定所有書都「不動筆墨不讀書」。可以要求孩子「有些書是應該做筆記的,但是很多情況下,要給他們自由閱讀的空間,也可以讀些閒書,這樣才能培養興趣。」

背誦內容沒有明顯增加,要激發閱讀興趣

澎湃新聞:「部編本」小學語文教材有沒有增加需要背誦的內容?

溫儒敏:需要背誦的內容還是佔相當比例的,但是沒有明顯的增加。

澎湃新聞:小學生應當怎樣平衡理解和背誦之間的關係?

溫儒敏:小學生應該多讀,多背誦,體會韻律、節奏還有漢語之美。至於能理解多少思想內涵和情感,要根據孩子的理解程度,不要強求。

比如朗誦一首王維的山水詩,讓孩子安靜下來來體會一下靜謐之美就不錯了,不一定非要往「熱愛大自然」上扣,孩子也很難理解所謂天人合一。學習古詩詞主要讓學生自己去感悟。有些「道理」不用說太多,以後他們會慢慢理解。

澎湃新聞:小學生的背誦負擔會不會依然很重?

溫儒敏:不會,小學是記憶力最好的時期。所謂「負擔重」也不一定是量的問題,如果孩子對讀書做作業有興趣,他會完成得很好,很快,自己還會找書看,如果沒有興趣,給他很少的作業他也會拖拖拉拉的。

澎湃新聞:小學教師教學上需要多注意什麼?

溫儒敏:讓學生多誦讀,多吟誦。激發孩子們的想象力,讓孩子們放開去想象,不要把課文分析搞得那麼瑣碎、程式化。

有的老師講古詩,就總是「解詩題,知作者, 抓字眼,明詩意」,這固然很有程序,但老是這一套,把一首詩「摳」得太細,學生會膩味,還是要多誦讀,讓自己去想象和體味詩情。

還有就是別過度依賴多媒體。比李白的「窗前明月光」一詩,很直白易懂,低年級學生也能想象詩歌的意思,就讓多讀幾遍,鼓勵各自發揮自己的感覺與想象好了,有些教師非得用多媒體,又是畫面,又是音樂,弄得五光十色,反而沖淡了對詩歌語言的那種特有的感覺。

不要老是讓孩子分析作品主題思想和作者思想情感之類的。小孩有小孩的理解方式,讓他們去想象,不要有太多附加的東西。

澎湃新聞:小學課本里為何要增加「和大人一起讀」欄目?

溫儒敏:剛上小學的孩子還不認字,用親子閱讀的方法來激發他們學習語文和讀書的興趣,是個好辦法。幼兒園也聽過很多故事了,但現在是和大人一起來「讀故事」,那是書中的故事,會別有一種樂趣。要想辦法引起孩子們對書的興趣,只要有興趣,喜歡讀書,就能學好語文。

「和大人一起讀」也可能帶動家庭閱讀,家庭如果不讀書,整天看手機電視,你怎麼讓孩子喜歡讀書?

孩子的教育不能只交給學校,更不能交給輔導班,第一位是家長,需要家長以身作則。如果家庭教育不配合,就沒有什麼辦法讓孩子學好。

澎湃新聞:在讀書方面還有什麼建議給小學生的家長?

溫儒敏:有些觀念要改一改,多從孩子認知心理方面考慮。比如「不動筆墨不看書」這句話,在一定情況下可以要求,但不能凡是讀書都要「動筆墨」。那不切實際。很多情況下,要給他們自由閱讀的空間,這樣才能培養興趣。

閱讀可以記寫些筆記,但不要強求,更不是處處都要想著如何提高作文水平,那樣太「煞風景」了,哪裡還有閱讀的興味?

不要為難孩子,要激發孩子讀書的興趣。只要有興趣,一切都好辦。

教會學生多種閱讀方法

澎湃新聞:您說新教材注意區分課型,是什麼意思?

溫儒敏:各種版本的語文教材幾乎都分精讀和略讀兩類課型。但是,在教學實踐中,普遍的做法是精讀作為重點多講一點,略讀就少講一點,差別就是時間的多少。

其實精讀和略讀兩種課型的區分,是有講究的。精讀課主要老師教,一般要求講得比較細,比較精,功能是什麼?就是給例子,給方法,舉一反三,激發讀書的興味;而略讀課呢,主要不是老師講,而是讓學生自己讀,把精讀課學到的方法運用到略讀課中,自己去試驗、體會,很多情況下,略讀課就是自主性的泛讀。

澎湃新聞:「部編本」語文教材在區分精讀略讀方面有什麼改善?

溫儒敏:「部編本」語文教材有意識改變之前課型不分的狀況,加大了精讀和略讀兩種課型的區分度。

初中教材改「精讀」為「教讀」,「略讀」為「自讀」。教讀課設計比較豐富,有單元導語,預習,思考探究,積累拓展、讀讀寫寫。新教材格外注重往課外閱讀延伸,建構了「教讀」—「自讀」—「課外閱讀」組成的「三位一體」的教學結構。

澎湃新聞:老師在教學的時候應該如何注意?

溫儒敏:教讀課老師講為主,自讀課就讓學生自主閱讀。教讀課也不要老是一套固定程式,應當根據課文內容、文體以及單元要求的教學目標,來設計不同的教案程序,突出每一課的特點和重點。

自讀課要放手讓學生自主閱讀。新教材對不同文體課文的教學,也有不同的課型提示,這些提示或者在預習與導讀中,在思考題中,或者在教師用書中,老師們可以參照實行。

澎湃新聞:「部編本」教材在閱讀方面還注重了什麼?

溫儒敏:「部編本」語文教材更加重視多種閱讀方法的教學。

以往語文教學比較偏重精讀,摳得很死,雖然有用,但這是很不夠的。比如默讀、瀏覽、跳讀、猜讀、比較閱讀、讀整本的書,等等,以往教材與教學都較少關注,結果是多數學生只會精讀,只會考試,而閱讀速度很慢,也不曉得運用各種不同的閱讀方法。「部編本」教材在多種閱讀方法的教學上,是增加了一些分量的。

希望老師們在教學實踐中格外注意閱讀方法問題,重視閱讀速度的教學。

澎湃新聞:您說新教材還教「跳讀」和「猜讀」。這倒是挺有意思的。

溫儒敏:「猜讀」就是碰到不怎麼懂的詞句,根據上下文語境去「猜」,大致理解,就往下讀,不停留。 「跳讀」就是跳過與閱讀目的無關,或者不太感興趣的內容,盡快往下讀。這些方法對於讀書都是很實用的,不一定全都要精讀。沒有「猜讀」「跳讀」,就很難激起讀書興趣。

我這些年是提倡讓中小學生「海量閱讀」的,那麼就要打破凡是閱讀就陷於精讀的困局,要讓學生懂得有些書是必須精讀的,但也有很多書無需精讀,可以瀏覽快讀。要鼓勵學生在精讀的基礎上,拓展閱讀面,可以「似懂非懂」地讀,「連滾帶爬」地讀,甚至某些情況下(比如讀一些比較「深」的書)也可以「不求甚解」地讀,這樣才有閱讀「面」,也才有讀書的興趣。

教材編寫對原作改動非常慎重

澎湃新聞:社會上常有人批評教材編者改作品,這怎麼看?能否介紹一下原著改動的事情?

溫儒敏:教材選用課文,特別是小學語文課文,有些的確經過修改,主要是詞句或者極個別不適合內容的修改。過去葉聖陶主編中小學教材,也是要做某些修改的。

這次「部編本」的編寫,對某些課文同樣也是做了改動的。凡是改動過的,都在註解中說明。對某些原作做少量必要的改動,並非顯示編者「高明」,主要是為了適合教學的需要,另外,對原作某些顯然不規範的詞句,也會改動。特別是小學低年級的課文,為了認字的安排,改動是常有的。

但是教材編寫對原作的改動非常慎重,會反復斟酌,並不存在亂改的「習慣」。凡是原作者還健在的,都經過作者的同意,有的還會請作者自己動手來改。而經典作品一般是不作改動的。

澎湃新聞:《愛迪生救媽媽》這篇課文被很多網友說是「杜撰」出來的「假課文」,請問您怎麼看待?

溫儒敏:最近網上又翻出人教版《愛迪生救媽媽》這篇課文,說這「杜撰」出來的「假課文」,很多家長以為教材編寫太兒戲了。這篇課文是小故事,屬於文學作品,而非傳記或者歷史記敘。文學作品是可以在現實的基礎上想象加工的。

孔子、諸葛亮、曹操等許多偉人的故事,也不一定就是真實的歷史,總不能說就是「杜撰」出來的「假作品」。當然,選入的有些課文,如果其選材來源於某個歷史事件,那麼是不應當出現知識性錯誤的,編者對此會格外小心。

總之,教材不只是美文的匯集,選文需要考量教學點的設置、學段的教學目標、學生的接受能力,以及文學價值、人文價值等多個方面要求,還要考慮社會接受的情況,要在眾多維度中平衡、尋找到一篇比較合適的課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