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易可行的素質教育之道--王財貴教授

 

教育應該有一個原則,就是:「只教那些不教就不會的」,因爲,如果不教就會的,又何必教呢?古人不教白話文,就是因爲白話文不必教就會啊!所以我們可以想像一個人怎麼把語文學好的:他自小把《論語》背完了、《老子》背完了、《大學》《中庸》背完了、《孟子》背完了、《莊子》背完了、《易經》《詩經》都背完了,這個孩子你還要教他白話文嗎?所以,現在我們的學校老師,只教白話文,阻礙了學生的發展。他能夠長進時,我們偏不給他長進。到了愈長大,那不長進的頭腦,雖然面對簡單的教材,還是學得很困難。相反的,我們如果採用高度的語文教學法,學生的頭腦受到良好的訓練,要學學校這麼少的功課,還不很簡單嗎?所以,我非常的可憐現在的這些孩子,費了很大的功夫,只學到很少的,而且又沒有大用的東西。而一些真正一生要用的,卻白白空過,長大以後,永遠不能再學,豈不終身遺憾!這樣的遺憾不僅僅是個人的生命沒有得到應有的開發,而最大的遺憾是使我們整個的民族永遠的沒有出息。我是痛心於這個問題,所以才到處這樣推廣讀經教育。

   
再請求一遍:有哪一個做教育工作的人,老師校長或是教育界的領導長官,有哪一個能發心呢?請您好好想一想這個問題,把問題想清楚了,如果一時不敢全信,您就先做一個小規模的實驗看看嘛!所以呀,我建議我們這個濟南地區的教育局,如果不好立即全面推廣,可以先找幾個學校做做試點嘛!而這個被選上試點的學校校長,如果也不敢全校做,你就選一兩個班做試點嘛!你算算看嘛!每天用兩個小時的時間讀經,二年到三年可以把小學六年的課程全部學完,而且又背了《論語》、《大學》、《孟子》、《中庸》、《老子》、《莊子》等經典。把這些經典背完了,他這一輩子多麼感謝你這個學校啊!其實,何必背那麼多部?只要背了一部《論語》,到八十歲他都感謝這個學校,這個老師。因爲他越來越有用,成爲他永遠取諸不盡的寶藏。你們爲什麼不做做看呢?假如用一半學習的時間讀經,其他一半的時間來讀其他功課,經過一個學期,這班學生的功課居然落後了,那我們就宣佈實驗失敗!但是,如果這一班經典是多讀了,而他的體制內功課跟一般班級一樣,就代表成功了!而如果功課比別班還好,不是就大成功嗎?我這樣到處建議做實驗,我相信,如果一個學校肯做,就是他的學校的表現,如果一個教育局肯做,這是這個教育局對整個國家的貢獻,教育局長一定升官哪!結果沒有一個人肯升官!就怪了!不是很怪嗎?你就是做失敗了也沒有壞到哪啊!因爲在學校裏,每一個月都有學科的測驗,一次兩次看看不行,你趕快收起來,不做了就是了。不過,十幾年來,我就從來沒有看過因爲讀經而成績落後的例子。讀得越多,成績越好!爲什麼不做呢?而且讀經教學又這麼簡單,就是「小朋友,跟我念」,依呀呀,依呀呀,大家唱兒歌嘛!小朋友念得越熟就搖頭擺腦起來,而且老師教學,老師自己也受益嘛!因爲老師以前沒有讀過論語,趁現在一起讀嘛!爲什麼不做呢?

   
再說,文化是要教的,學問是要養的,叫做「教養」。養是慢慢養,慢慢成長。養不是現買現賣。因此最好從胎兒嬰兒幼兒開始,最慢是小學兒童期,就把重要經典永恆智慧吸納到生命中去,他就一直養一直養,養到二三十歲的時候,就有了深厚的人文內蘊。所以什麼叫素質教育?這才是名符其實的素質教育!我們國家一直提素質教育,提十年了!有哪一個說清楚什麼叫素質?又有那一個人想出如何提升素質的可行方法了?要素質,也應從「有素質意義的教育」著手呀!我一直大聲疾呼,就是因爲它是簡易可行的素質教育之道呀!

 

今天,我講話的口氣或許急切了一點,其實,平常跟我交往,像馮哲主任,他是知道的,我本是一個溫文儒雅的人啊!我不是這樣子到處好象要跟人吵架的人啊!但是,講起讀經,往往就不溫柔敦厚了,爲什麼呢?心痛啊!痛心啊!痛心而溫順的講,叫苦口婆心啊!心痛而激昂的講,叫痛心疾首啊!尤其來到山東、這是個特別的省份呀,所謂齊魯大地,是我們整個民族的光榮呀!昨天我到臨沂,他們向我推崇王羲之,說王羲之是他們地方的人,諸葛亮也是他們的人,作孫子兵法的孫子,也是他們的人。我就跟他們說:「很好,很好!你們這裏曾經出這麼多古聖先賢,我非常的羡慕你們。但是你們的子弟如果不再出王羲之,不再出諸葛公,出孫子,你們是丟了臉啊!」我又告訴他們:「祖先有什麼名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子孩肖不肖。」所以不要丟山東人的臉哪!孔子孟子不但是你們的,也是我的!所以,如果你們丟孔子孟子的臉,我也會不高興的,我會抗議的。當然振興文化,人人有責,但是你們是山東人,更應有「當今天下,舍我其誰」的擔當。因爲你們有這個地理歷史因緣,做起來是比較順理成章的。我們如果真能把山東省做起來,那全國啊!聞風而從啊,我們把中國做起來,就可以帶動西洋人回去尊敬他們的祖先,同時也要來讀中國的《論語》啦!我昨天曾經問孔子基金會王副秘書長說:「聽說中國準備在全世界建立一百所孔子學院,如今已建了二十幾所了。現在孔子學院在做什麼工作?」他說:「在教外國人漢語。」我說:「這樣,孔子學院豈不變成漢語教學中心了,它不應叫孔子學院了,降了格了!」孔子學院原初的理想不就是要把孔子的思想向世界發揚出去嗎?當然,語文是第一步沒錯,但是教外國人,如果還是從「小貓叫、小狗跳、老師早、小朋友早、爸爸早、媽媽好」教起,則西方人一輩子夢不到孔子啊!其實,要快速提升西方人的中文程度,乃至要讓他們深入瞭解中國文化,很簡單!他不會講中國話、沒有看過中國人、沒讀過中國書、不認識一個中國字,都沒關係,我們第一堂課就把一本《論語》發給他。教他開始念「子曰」,他如果念成「字閱」,也沒有關係,只是要他反復誦讀,把整部經典背起來。只有這樣教,外國人的中文能力才能夠快速提升。他會背一部《論語》,背一部《老子》了,他的中文程度就可以達到相當的高度了,再教他看白話文,就易如反掌了。要深入一個民族的文化,必須深入其經藏,不從經典去著手,永遠不能瞭解這個民族的精華,他所吸收的將是人家的糟粕。我們八十幾年來不只打倒自己的經,也不提倡讀西方的經,於是我們只吸收了西方的糟粕。我們不希望西方人今後也吸收我們的糟粕,我們不可以浪費西方人的時間跟金錢,我們希望西方人也長進。所以,凡是到孔子學院來的人,就是教他《論語》,把一本《論語》背完,我就保證你的中文就好了;就這麼簡單!尤其是如果能夠教他們的兒童讀中國的經典,將來他們長大了,都將嚮往於中國。這就是美國這一百年來的文化政策!美國人開放給全世界的菁英去留學,留學後,回到了本國,就宣揚美國,替美國做工作。但是,我們教外國人讀論語,不是爲了要文化侵略,我們不可以這樣小氣。我們是因爲孔子孟子老子莊子的思想,本來就是人類的共同的智慧,我們的文化教育觀念,是大方光明的。

   
所以各位,讓我們把眼光放遠,把心放平。把道理想清楚、然後意志堅強,付諸實踐,縱使在此禮崩樂壞之際,也沒有做不到的事!何況:山東全省來做,固然是求不得的事,而我的期待是,只要一個學校,一個學校認真做就好!這個期盼是很卑微的吧!尤其是有像王秘書長這樣的人在座,他本身就是一個行家,一個學問者,現在又在其位。孔子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是不在位的,而他呢,是在其位的,就可以謀其政啊!我以爲「孔子基金會」,要說虛,它是沒什麼力量的,但要說實,它是可以做世界性工作的。這就看人怎麼操作這個名號了。有其名,就有其義。有其名義,就有其功能。在座諸位,如果是孔子基金會的,就應該儘量發揮孔子基金會的功能;如果是校長的,就可以儘量發揮校長之所以爲一校之長的功能;如果是老師的,就可以儘量發揮對一個班級教導的功能。我是一個普通的知識份子,我就發揮我知識份子的功能。秘書長昨天還說,他也是媒體的前輩,他知道媒體的力量;他問我說:「你們讀經的理論這麼好,爲什麼不用媒體來宣導呢?你一個人跑來跑去,太辛苦了!」我當然也希望媒體界的參與,可是我沒有能力去遊說媒體呀!我只能用我的血肉之軀呀。於是秘書長同情我,今天邀了這麼多媒體來,連山東教育報主編陶繼新先生都來了,他正打開手提電腦,在做現場記錄呢,我很感激。我再過幾天我就要去馬來西亞了,離開山東後其他的日子、其他的事情就要山東人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的頭像
慈悅書院 讀經班

詩詩動人 經經有味--高雄 慈悅書院 親子讀經班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