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對話】王财貴: 我們爲什麽要讀經典

時間:2015-04-23 21:20

 


----------------------------------------------
來源:《成功》雜志20153月刊

本期對話名家/王财貴
字季謙,當代新儒家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文化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師事隐者掌牧民先生、現代著名哲學家牟宗三先生、書法家王恺和先生。曾任台中教育大學副教授,博士生導師,台灣漢學教育協會理事長。
 
全球讀經教育首倡者,1994年開始緻力于讀經理念的推廣。20年來,在中國、東南亞、美國、歐洲、澳洲等國家和地區公益演講千餘場,掀起全球華人地區讀經風潮。迄今爲止,已有一億多人參與讀經。

19121月,民國政府頒布《普通教育暫行辦法》,規定:小學讀經科一律廢止。不久後,五四新文化運動又進一步将經學無用化,其所代表的傳統文化價值與傳統學術價值,也被從根本上否定。盡管諸多學者曾撰文呼籲中小學讀經一科不宜盡廢”“東方文化有諸多優點,但終究沒能扭轉廢經的事實。80多年後,王财貴以一己之力在台灣發起讀經運動,推廣大量誦讀傳統經典的教育理念,一時吸引了數百萬台灣兒童的參與。經過20多年的耕耘,王财貴的讀經理念若星火之燎于原,開始被越來越多人接受并踐行。
 
 
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的博弈持續了100多年,當我們把誦讀《論語》《孟子》《詩經》等古代經典看成是“文化蒙昧主義”的時候,西方人恰恰是在教他們的孩子閱讀《荷馬史詩》《聖經》《柏拉圖對話錄》等文化巨著。
 
難道中國人一定要丢掉傳統才能實現現代化嗎?
 
100年後的今天,經過對傳統文化的毀滅式打擊後,社會上出現了重新審視傳統文化的呼聲,人們對傳統文化的認識開始慢慢回歸理性,讀經教育也再次引起了國人的關注。
 
作爲最早提倡讀經教育的當代教育家,王财貴先生在上世紀70年代曾追隨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先生求學。1994年起,他在台灣發起“讀經運動”,提倡兒童亟需誦讀經典的教育理念。近20年來,其足迹遍布台灣、大陸、東南亞、歐洲、澳洲及美加地區,演講1000多場,目前大陸地區有幾千萬兒童在實踐讀經教育,歐洲和北美也有幾千名華人子弟正在通過兒童讀經的方式學習中文,“兒童讀經”觀念被越來越多人所接受。
 
2015年3月5日至4月13日,王财貴先生将在美國及加拿大的18座城市就讀經教育及儒家文化傳承等話題展開巡講。在王教授赴美之前,本刊圍繞兒童該不該讀經典、讀哪些經典、用什麽方式讀經典等話題對其進行了獨家專訪。

經典該不該讀

本來,“反傳統”,如果是“反省傳統”,表明一個民族在進步,這是任何一個有活力的民族經常要做的事。但是如果把“反省傳統”變成了無條件的“反對傳統”,乃至于必須“消滅傳統”,那就不同了。“消滅傳統”只能讓文化的傳承永失其根源。至于必須“消滅傳統”,那就不同了。“消滅傳統”只能讓文化的傳承永失其根源。

         
          《成功》:您是從什麽時候開始推廣讀經教育的,第一次到大陸演講是哪一年?


王财貴:1994年我就已經開始在台灣推廣讀經了,第一次到大陸演講是1996年。當時是受南懷瑾先生的邀請到香港演講,介紹讀經教育理念和具體做法。同一年,我在海南島,在海南航空總部作了第一場大陸公開讀經演講。
 
近20年的時間,大陸的讀經環境是在慢慢解凍的,前景很好。
 
《成功》:1994年,國學還遠沒有今天這樣的熱度,您爲什麽會産生這個想法?
 
王财貴:雖然我是在1994年正式向社會推廣讀經,但實際上産生這個讀經的理念要更早些,大概是一九六幾年。當時我還在師範學校讀書,我是學教育專業的,但是我覺得自己的才能、才華、學問、文章、修養都很欠缺,所以一直很焦慮。
 
後來,我讀了許多古人的傳記,突然發現一個秘密——雖然古人和我們一樣,也是從小讀書,但他們讀的大多是有智慧的書,而我們從小讀的只是長知識的書。
 
當時,我自己就開始找一些古文、詩詞看,結果我的語文進步很快,當時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讀經典。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我覺得從小讀書還是應該先學經典,經典才是根本,它的含金量更大。所以,慢慢就形成了我的讀經理念。
 
《成功》:您是從自己的親身體會得出的經驗?
 
王财貴:對,我十六七歲的時候就在思考這個問題,到20多歲我去教小學的時候,就開始做實驗。一般人認爲孩子不喜歡讀經,這其實是錯誤的觀念,大多是主觀臆斷,沒有經過驗證。對于兒童,讀經的學習跟其他功課的學習其實是一樣的,是否有興趣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老師和家長的引導。很多所謂教育學者,認爲孩子對讀經沒興趣,主要是受“五四”以來的風氣影響,憑空得出的認定。
 
他們往往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孩子,認爲孩子沒興趣所以就不教,或者是教的方法錯誤導緻了孩子沒興趣。
 
我們提倡讀經而不是背經,讀經是反複地讀,讀到自然成誦,反複,正好合乎兒童學習的天性。認爲讀經是枯燥的、乏味的、沒興趣的,講這些話的人,一定都沒有親身教過讀經。

“論語一百”夏令營聯歡會上,王财貴教授題字


《成功》:談到讀經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五四時期的論争,蔡元培、胡适等許多文化巨擘是反對讀經的,今天我們應該如何客觀地看他們當時的主張?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到底是什麽原因讓我們對自身文化的認知發生了變化,失去了文化的自信?
 
王财貴:可以說,當年反對讀經的人是過于情緒化的。
 
我們可以推導出他們反對讀經的原因:當時國勢衰弱,這群人的出發點是救國,怎麽救呢?主要就是學習西方,因爲西方富強。而東西方的文化走向、文化特質又是不同的,他們認爲,要學西方就一定要打倒東方。
 
很顯然,他們認爲東西方文化的方向不同,是有道理的,認爲西方文化值得學習,這也是正确的。但是向西方學習就一定要打倒東方嗎?
 
所以,他們基本邏輯是:第一,西方文化是有價值的;第二,有價值的文化是值得學習的;第三,東方文化跟西方文化性質是不同的;第四,凡是不同性質的文化一定要你死我活,所以,其結論是:要學習西方文化就一定要打倒中國傳統文化。而要打倒中國文化,最快的方式就是在教育中廢除對中國文化的學習,所以蔡元培就首先廢除讀經,因爲讀經是中國文化傳承最重要的手段。
 
《成功》:這個邏輯本身就有問題。
王财貴:是的,今天看來這是很偏激的。在“五四”時期以及之後的将近一百年裏,中國許多學者都是這種“二元對立”“互相打倒”的邏輯思維。
 
本來,“反傳統”,如果是“反省傳統”,表明一個民族在進步,這是任何一個有活力的民族經常要做的事。但是如果把“反省傳統”變成了無條件的“反對傳統”,乃至于必須“消滅傳統”,那就不同了。“消滅傳統”只能讓文化的傳承永失其根源。
 
我本身是學教育的,也在學校任職教書,我曾經思考教育的道理和教育的學說。一般人是直接把現代西方的、美國的理念奉爲圭臬,拿來就學。但只要我們稍微一思考就知道,現在流行的教育學說有對的地方,但是卻不一定全對,它的效果也不一定是全方位的,所以我們必須通過自己的思考才能有選擇地接受。
 
近100年來國民的語文程度一直受到诟病,這極易導緻文化的沒落和斷層,也将間接導緻其他教學的失敗。國民語文程度的滑坡,最主要的因素不是因爲語文難學,而是我們的語文教育失敗,而語文教育的失敗,其實是因爲文化觀念的迷失及教育理論的錯誤。
 
 

少兒讀經是中華文化的儲蓄銀行,中華文化最好的貨币就是經典,在年幼時将最好的貨币存在他們心中,他們長大後一定會知道怎麽用。——牟宗三(哲學家)

 
《成功》:當時蔡元培應該是民國首任教育總長吧?
王财貴:對。1912年1月,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成立,蔡元培被任命爲首任教育總長。在民國元年的元月19日,蔡元培即頒發了《普通教育暫行辦法》,規定:“小學讀經科一律廢止”。
 
其實蔡元培倒不是主張一定要打倒中國文化,他認爲經典要長大以後再讀,“廢除讀經”主要是出于擔憂傳統儒學經典中的僵化思想對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孩子産生消極影響。
 
但是,中國古人的讀經教育是在中小學完成的,文化教養需要從小開始,要經過長時間潛移默化的熏陶,長大以後确實已經來不及了。不得不說,中小學廢除讀經是蔡元培教育觀念的糊塗,此後,中國人的語文程度其實是在逐漸降低的。
 
到1920年,胡适之進一步建議小學課本一律改成白話文,自此,國人更讀不懂中國書了。被翻譯成白話的文言文遠不及原汁原味精彩,幾千年文明積累的文化典籍對于沒有文言文基礎的國人而言成了“外文書”,這對傳統文化傳承的影響是巨大的。
 
《成功》:自己民族的經典變成了一門外語?
 
王财貴:對,所以說蔡元培、胡适以及五四的名流學者們“打倒傳統”的策略是“成功”了的,但中華民族的文化傳承卻是“失敗”的。因爲到現在爲止大多數中國人已經讀不懂自己祖先的書了。我認爲,要發揚中國文化的人,至少他要先讀點中國書,而要批評中國文化的人,更要先讀點中國書。但當前許多中國人對中國文化,振振有辭,往往只是睜眼說瞎話,實在可歎。
 
“五四”以來100年,中國人所追求的世界化其實不是真正的世界化,而是全盤西化,真正的世界化一定不是放棄自己的特色。
 
我們現在講要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現代化,真正的現代化也不一定要跟傳統隔離,二者不但不沖突,而且是有本末的。從傳統裏生出的現代才有根,才有自己的民族特色,才能夠參與到整個世界的潮流。如果民族特性都沒有了,還談什麽世界化?西方人也不會歡迎沒有自己特色的中國。
 
沒有自己的思想,盲目地去學别人,這對世界沒有意義,近一百年是中國沒有意義的年代,空過了一百年,這是我的看法。
 

到底該讀哪些經典
 
我所說的讀經,不局限于中國經典,也不僅僅指古代經典,只要是人類最有價值的著作,包括西方和現代的經典作品我們都要讀,只不過現代的經典作品比較少,而且也還需要時間的沉澱,經過大浪淘沙才能發現哪些是真正永垂不朽的。

 
《成功》:您一直在推廣讀經,但很多人對的理解并不确切,您對經典具體是如何定義的,經典的範圍如何界定?
 
王财貴:我對經典的定義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是經過歷史選擇出來的“最有價值的書”。經典是人類歷史長河中大浪淘沙、逐步篩選出來的文化寶藏,數千年的篩選是需要巨大成本的,它是一個自然選擇的過程。如果我們重新篩選,恐怕要讀破萬卷書之後才能知道哪些書最好,那時候我們的頭發可能都白了,還談什麽讀經?
 
經典之所以成爲經典,不是人爲規定的,是因爲它蘊藏了天地之心、修齊之道、治平之方、文學之美,雖曆經千年,仍有它的傳承價值,人類如果不讀這種書讀什麽呢?
 
我所說的讀經,不局限于中國的經典,也不僅指古代經典,只要是人類最有價值的著作,西方和現代的經典作品我們也要讀,只是現代的經典作品比較少,而且也還需要時間的沉澱,經過大浪淘沙才能發現哪些是真正永垂不朽的。
 
即便如此,對于中國古代經典在客觀上也要有本末輕重之分,有些人要我推薦,我會依照我的建議,第一本讀《論語》,其次是《大學》《中庸》《孟子》,接下來讀《易經》《詩經》《老子》《莊子》,然後才輪到唐詩、宋詞等……
  
  

我小時候就讀很多《唐詩宋詞》,媽媽當時要求一天背一首,後來大一點就背《孟子》,父親每天用一個小時來教我《孟子》,教了一個半暑假,把将近三萬八千字《孟子》從頭到尾都背了。我讀了《孟子》就知道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中國的哲學,對我這一生的思路有非常重大的影響,遠比那時候我的父親教微積分,找一個家庭教師教我微積分要有用得多。——楊振甯(博士後、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成功》:我特别認同您對待西方文化經典的态度,在具體教育實踐中西方經典應該放在怎樣的次第上誦讀?
 
王财貴:如果與中國傳統經典同時讀的話就是三分之二的時間讀中文經典,三分之一的時間讀英語經典。如果是分開讀,就先讀三五部中文經典,打定語文學習的能力了,再學外文,外文不光指英文,還包括德文、法文、日文、拉丁文、希臘文等。
 
要學好外文,先背完3萬字以上的經典之作,然後再來學他的口語,那就勢如破竹,一日千裏。而且這些文章是一輩子受用的,不是要現在就理解,就像紮馬步,練功的時候先練内功,先紮馬步,不練招式,最後一個内功深厚的人學起十八般武會更方便。
 
《成功》:目前,大陸開始提倡複興儒學,儒學在您所謂的經典當中占什麽樣的分量?
 
王财貴:所謂經典,并不是某個學派自己争取就可以的,學術有它的客觀性,儒家之所以在歷史上成爲主流,應該以客觀的學術角度來讨論。支持者不能以墨守成規的方式頑固地支持,反對者也不能看到儒家成爲主流就眼紅,儒家成爲主流,有客觀性,要深入研究。
 
讀經典,主要看經典中是否蘊藏對我們有益的智慧,而不是以學派來确定讀經的内容。先讀《論語》是比較恰當的,但是有人堅持先讀《道德經》或《易經》,當然也無所謂。
 
《成功》:在四書裏是不是也會有一些糟粕不太适合青少年誦讀?
 
王财貴:在不理解之前無所謂适合不适合,理解之後,自己就會有選擇。有人說《論語》中的糟粕要剔除,但《論語》498章,糟粕可能只有3章,你難道非要把這3章剔除嗎。更何況,所謂的糟粕很可能只有你認爲是糟粕。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爲道。”
 
換一個角度,所謂糟粕可能就是用庸俗的眼光看不懂的内容,你說的糟粕很可能蘊藏大智慧,它需要更高的智慧才能理解,當你有足夠的智慧,就會有更深的理解。如果不加考量直接删掉,對古人和孩子都不是一種科學的态度。
 

以什麽方式讀經典
 

關于經典教育,我反對邊讀邊講的教學方式,兒童不能理解經典的意義時,就讓他簡單誦讀,因爲兒童的記憶力很強,理解力則比較差,邊讀邊講的教學方式反而不好。能背的時候就讓他背,能理解時再讓他理解,這才是真正的以兒童爲中心的教育,否則就是以成人爲中心。

 
《成功》:知道讀什麽了之後還有一個怎麽讀的問題?
 
王财貴:讀經有兩方面内涵,一個是經,即教材,另一個是讀,也就是教法。讀的意思就是反複的誦讀,直到熟悉甚至背誦。
 
經典除了少部分比較淺顯外,大多數是深奧的,兒童多半不能理解。“幼而學,壯而用”,有些學問是要經過醞釀的,兒童讀經,是從小就讓他接觸“最有價值的書”,不管艱深與否,都要求其反複念誦,乃至熟背。成年後,這些經典儲備将是他們一生受用的資源。
 
關于經典教育,我反對邊讀邊講的教學方式,兒童不能理解經典的意義時,就讓他簡單誦讀,因爲兒童的記憶力很強,理解力則比較差,邊讀邊講的教學方式反而浪費了生命。能背的時候就讓他背,能理解時再讓他理解,這才是真正的以兒童爲中心的教育,否則就是以成人爲中心。
 
教育本來就要回歸人性,讀經教育是一種最簡便、最長效的語文教育,有了語文的基礎,其他的學習就方便了。對經典默默領受,潛移默化之中人的文化教養問題也自然解決了。
文禮書院發布會,王财貴教授演講。
 
《成功》:您認爲目前推廣讀經的障礙主要在哪幾個方面?
 
王财貴:關鍵還是教育觀念,許多父母和老師的“五四”餘毒尚未除清。老師的觀念轉變了,在課堂裏總會有意識地讓學生多讀經典,一個校長觀念轉變了,學校就可以在教學内容上關注經典,主要還是觀念問題。
 
《成功》:孩子多大開始讀經比較合适,如何安排讀經的時間?
 
王财貴:在家長和老師認識轉變的基礎上,我對讀經教育有4個建議:
 
第一,及早讀經,越早越好。早到什麽時候呢?早到胎兒,如果胎兒來不及就是嬰兒,嬰兒來不及就是幼兒,幼兒來不及就是兒童。
 
第二,老實讀經,越老實越好。所謂老實首先就是要讀真正的經典,另外,讀經沒有其他花樣,讀多了就會背了,花樣太多會誤導一個孩子的學習心理。老實讀經就是只是讀,在讀的過程中漸漸讓他内在充實。
 
第三,大量讀經,盡可能多讀。每天的讀經時間可以自己把控,可以是半個小時也可以是幾個小時甚至更多,讀得越多,對一輩子的影響就越大。胎兒、嬰兒甚至可以一天24小時接觸經典,因爲它只需要當做背景音樂聽。
 
第四,幸福讀經。前三點做好了自然就會在讀經中感到快樂、幸福,因爲他的生命會很充實。
 
每天花幾十分鍾反複讀,一年就可以背下大約3萬字,便可打定語文的根基。13歲之前,最好把人類最高明的學問全部教給他,讓他儲藏起來,默默醞釀,終身去開發。
 
《成功》:您是比較傾向于在13歲之前讀經嗎?
 
王财貴:13歲之前是輸入的年齡,是儲備的年齡,13歲以後是思考和理解的年齡,一定要在13歲之前打基礎。打基礎的方法就是,“不管懂不懂,先把重要的東西放到肚子裏”。兒童13歲以前記憶力最好,理解力不強,要善于利用兒童良好的記憶力,以中外經典文化熏陶。兒童越小的時候越是像海綿一樣容易吸收,堆存在他生命的深處,待将來慢慢地發酵。就好像種子一樣,将來慢慢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這時候如果不播下好種子,就很容易被播下壞種子。
 
兒童讀經是合乎人性、合乎教育理念的,是在記憶的黃金時期把經典背誦在心,奠定他們文化教養和智慧的根基。父母和老師要有意識地給孩子誦讀、傾聽、觀看經典文化,不需要他懂什麽意思,只是誦讀,它簡單而有效,而誦讀本身也能協調身心,開發大腦。
 
 

“讀經運動”與“國學熱”先後出現,但二者卻大不相同。國學熱之下,許多“國學表演家”趁勢而起,他們迎合許多人的急切,更迎合某些人的功利,于是,傳統文化變成了一樁樁速成的文化商品。讀經運動不然。兒童讀經是紮根的工作,既不花哨,也不可能速成;那得像古人一般(清朝皇子個個如此),天天讀之,日日誦之;這樣的功課,正如習武之人天天站樁、戲曲演員日日吊嗓,反正,就是基本功。——薛仁明(台灣作家)

 
《成功》:目前您推廣的讀經教育大概能影響到多少個孩子?
 
王财貴:這個很難說,要看以什麽标準衡量。如果把讀《三字經》、唐詩、宋詞都列入讀經推廣成效的話,那大概有上億人了,但是如果嚴格依照我的标準從零開始讀,從論語開始讀的,可能是幾十萬吧。
 
《成功》:讀經教育在台灣推廣的情況如何,大陸和台灣,您在哪待的時間比較多一些?
 
王财貴:人性都是一樣的,在台灣要他們接受新觀念也是不容易的,不見得比大陸容易推廣。
 
60歲退休之前,一年中我大概有10個月在台灣,2個月在大陸。2011年退休後,這個比例基本颠倒了,我是10個月在大陸,2個月在台灣。因爲大陸人更多,對世界的影響也更大。
 
《成功》:您一年在全球各地大概會作多少場演講?
 
王财貴:我大部份在國内講,有機會也出國講。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地,去過多次,也曾到美國巡講一個月,後又去了德國,澳洲。去年9、10月期間,我在歐洲6個國家巡講了一個月。每次出國,因爲機會難得,我都拼命講。譬如今年的3月到4月,要在美國、加拿大18個城市巡回演講40天,就要講30幾場,如加上座談會,平均每天一兩場左右的演講。
 
《成功》:海外讀經的主體是華人嗎,這個群體受西方觀念影響比較深,他們對讀經理念的接受度怎樣?
 
王财貴:對,外國人占少數,最主要是華僑,他們對讀經理念反而更容易接受。
 
原因可能有幾點:一方面,他們離開祖國,對祖國文化有一種渴望;另外,讀經也是他們學習中文的一種方式。華僑子弟學習中文很困難,他們發現用讀經的方式可以讓中文學習變得更簡單而高效。那些華裔子弟平常也都是在讀當地的學校,只有業餘時間才學中文。讀經可以很高效地幫他們學習中文,他們加入的熱情也比較高。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凡事能夠遠渡重洋移民過去的人大多都是社會精英,他們頭腦比較靈活,觀念轉變也更容易。
 
道理講清楚後,他們的教育觀念可以很快轉變過來,而國内的大部分人還是受限于時代,受“五四”餘毒的影響比較深。
 
我推廣讀經并沒有叫别人完全依照我的方式,我只是請大家自己去思考,真正有效的教育應該是怎樣的。能夠思考就有機會,如果完全不思考,一遇到新的觀念就立刻排斥,這種人是沒救的。

讀經中心信息部2015年4月23日收錄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