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教狀元 孩子怎麼教,你要有主張!

 

本文出自:商業週刊

 

孟母好不容易三遷到學校附近,讓孟子在耳濡目染下讀書,最後成為中國偉大的哲學家。在台灣,今年有六百一十六個小孩,被父母從學校裡拔出來,帶回家自行教育……

 

清晨三點的冬夜,台北市文山區的木新路上漆黑一片,多數人仍在睡夢中。有一戶人家的房間燈卻亮了,這是徐家兄弟的房間。兩人簡單漱洗,穿上外套,開始了一天的課程。

 

徐淑航、徐淑鴻兩兄弟分別從國小四、五年級開始在家自學,現在已是國二、國三的學生。他們過著舊時代古人黎明即起的生活,家中沒有電視,每天晚上八點就寢,在凌晨三點起床,趁著早上記憶力好,複習功課到六點。七點半開始上「品德課」,一家人談論「怎樣的人格是良善的」、「一個人的學習態度該如何」、「學生該有的身分地位」。他們的老師是父親徐志田。

 

台北內湖康寧國小附近社區內,這裡是花旗銀行資訊部副總裁吳建興的家。家裡 七坪 的大書房裡,是他一雙兒女的教室。他們通常會坐在各自書桌和電腦前,根據「媽媽老師」 謝 君苓排的一週進度表,以美式方式,自己管理學習時間。他們是最忙碌的自學小學生,與兩個國小、數個才藝班、共學團體、六個家庭、無限的網路世界互動,並且走遍南北台灣、每年飛往世界各地旅行一次,最遠曾到法國。

 

台中SOGO百貨後面的中美街上,傳來《易經》乾卦的背誦聲:「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李亮儒在五分鐘背完《易經》乾卦一千零五十五個字。他是書法家之子,從三歲半起,隨著父親李傳樑讀經,現在每天讀經四小時。雖然才十二歲,但他已能熟背四書〈論語、孟子、大學、中庸〉、易經、老子等中國古籍,現在正在研習五經。讀經的李亮儒,問父親問題和一般小孩不太一樣,有一次他問道:「若爸爸你在華容道,會不會放走曹操?」

 

清晨三點起床念書的徐家兄弟、花旗銀行副總裁之子吳家姊弟、每天抄論語的李亮儒,他們都是放棄接受「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選擇在家自學的孩子。

 

教育新制:八年前,台灣開始實行,目前全台超過六百名在家自學者

 

自從民國五十七年台灣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後,到學校受教不但是權利,也是義務。因此,很長一段時間,雖然有父母想在家自己教小孩,卻是不合法。於是,李曼麗等家長極力奔走,陳情書上寫著:「目前社會風氣敗壞,連帶校園風氣也是敗壞,已經嚴重影響到學齡兒童求學的環境。譬如,在小學裡充斥著電動玩具、金錢交易、暴力、勒索、結黨、炫耀、色情漫畫。我們極關心兒女成長是否健康正常,所以我們辭去工作,在家親自教養我們自v的兒女。」她們的陳情,換來台北市教育局在民國八十六年開放試辦在家自學。

 

民國八十八年,「國民教育法」鬆綁,允許在家自學。至今,估計全台有超過六百個在家自學的孩子。雖然這占所有學齡學生比率還不到一%,但每年申請在家自學的案件,成長率卻很可觀。根據非官方的「慕真在家教育協會」統計,在家自學從去年的四百三十六件,到今年達六百一十六件,成長率達四一%。

 

台灣開放「在家自學」的時間,比美國晚了二十五年。現在,歐美先進國家,在家自學的數量逐年成長。以美國為例,在家自學人數,不但每年以一一%的速度成長,人數更已超過一百一十萬人。從歐洲、美洲、澳洲,到亞洲,這種主張的家長越來越多,形成一股趨勢。學校到處都是,為什麼這群父母要倒回一百年前,「離群索居」,自己教孩子?一群住在新竹的在家自學家長甚至自嘲:「我們是『摩登原始人』。」

 

在一家資訊公司兼差的上班族徐志田,因為兒子徐淑航在校打架,而萌生自己教孩子的念頭。有一次,仍在小學讀書的兒子與人打到流鼻血回家,徐志田聽說,同學們一言不合,美工刀就飛過來,這讓他震驚於學校世界的險惡。如果孩子還沒有辦法分辨,難道不該先被保護嗎?雖然有人認為,保護過當會讓孩子對世界毫無抵抗力,但徐志田說,不一定非得要藉由「染病」得到抗體。他要隔絕污染源,於是,為兩個兒子申請在家自學。

 

自學檔案Ⅰ:徐家兄弟為了隔絕學校污染,徐爸爸犧牲事業,在家教孩子

 

他為孩子設計課表,家裡的餐廳也有模有樣的掛起一塊黑板,起初連學校的課桌椅都被搬回家。這個家沒有電視,他要求兩個兒子每天黎明即起,每天下午五點二十分打桌球,晚上七點二十分遛狗、冰敷眼睛。打桌球可使眼睛快速調焦,冰敷眼睛也是為視力著想。每週有兩次的家事課,父子三人清籐椅、擦玻璃、粉刷牆壁、擦洗燈具風扇。

 

帶著兒子從國小到國中,多年的父兼師職後,徐志田在兒子的身上看到改變,他說,大兒子未自學前,有一次與人爭執,三字經脫口而出。但自學後某天,他自己竟感覺講髒話很難聽,當他聽到自己的朋友又口出穢言,他告訴對方:「若你再講髒話,我就不再與你往來。」杜絕學校的污染源、杜絕電視亂象,讓孩子健康的生活,是徐志田的夢想。為了這夢想,這個男人寧可犧牲自己的事業。

 

徐爸爸彷彿是現代孟母。二千三百年前,孟母為了兒子的教育曾經三次搬家。第一次他們住在墓地邊,小小年紀的孟子常看到出殯隊伍,竟學起五子哭墓。孟母大驚,趕緊遷居到繁華市集。沒想到,這裡有一屠戶,孟子就學起殺豬樣。孟母憂心,再度興念搬家。最後,他們搬到了學校旁,每天從私塾傳出的琅琅讀書聲,改變了孟子的氣質,也奠定下日後成為中國偉大思想家的基礎。

 

在家自學,彷彿是一所所「現代私塾」。每所私塾,有不同的教育主張。

 

自學檔案Ⅱ:花旗副總裁之子課程內容有文也有武,女兒後來考取資優生

 

譬如,花旗銀行資訊部副總裁吳建興與妻子 謝 君苓〈曾在惠普公司擔任財務〉的「現代私塾」,主張美式多元化教育。

 

君苓認為自己過去的人生,被規定、被期待,她決定幫助兒女有更多機會選擇人生。經過她的帶領,孩子建立起主動學習的習慣,能文能武,學習課程從圍棋、英文、鋼琴、笛子、桌球、羽毛球、作文都有。女兒玩電腦網頁可以玩到台北市第一名,踢足球可以奪得台北市室內分齡組第二名。小學四年級的她,英文程度已達高中程度。曾經在母親的籌畫下,粉墨登場,參與英文話劇公演;兒子玩笛子,專注棋盤,左手與右手對弈,自得其樂。

 

姊弟兩人每天回學校,參加早自習和傍晚的社團時間,有點像是選修學校的課,老師也都會留下學校活動相關的通知單。 謝 君苓深諳如何結合各方面資源進行自學,她研究市立圖書館資源,發現台北民生分館中文童書藏書最豐、建國南路的總館則有豐富的英文童書。她還向國外的童書俱樂部scholastic訂書,一本在台灣賣得很貴的繪本,只要走海運至少都便宜五成。在母親多元豐富的教育下,吳奕萱後來考取資優生。

 

目前國內的六百個在家自學家庭,依其主張不同,主要可分為三大派別,分別是品德派〈以基督教會二十四會所為首〉、讀經派〈以華山書院為首〉、家庭合一派〈中華基督教慕真在家教育協會〉。就全部自學家庭來看,這三大派別占比超過三分之二。例如,吳家就出自慕真的家庭合一派,而徐志田一家屬於品德派,而書法家李傳樑讓兒子讀四書五經,則是讀經派。

 

自學檔案Ⅲ:書法家之子讓孩子從小開始讀經,提升他的閱讀力和思考力

 

李傳樑讓兒子李亮儒在三歲半就讀經,一年級下學期時,他替李亮儒申請在家自學。申請在家自學時,學校教員問及:「你們這樣要我們怎麼評分?」從小即被父親教導「作學問的態度和興趣,比考幾分還重要」的李亮儒跳出來說:「你給我打零分也沒有關係。」現在,他只回學校上體育、美勞,並參加月考。

 

讀經推廣者台中教育大學語文教育系副教授王財貴說,讀經的孩子若能申請在家自學,就可多爭取時間。孩子的可能性非常大,若能實施內涵豐富的教育,總好過在幼稚園玩耍浪費時間。王財貴認為,學習數學、自然科學要從淺到深,要理解;語文、音樂屬於蘊釀式學習法,可從深往淺學習,在孩子記憶力最強的十三歲前,大量儲存古人的人生智慧,所以還不用懂,宜多背。

 

李傳樑即是這個理念的實踐者。「到學校去有升學的壓力、考試,就很難自得其樂,自我管理的學習。很多學生都在補習,要上好一點的學校或資優班,對孩子來說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李傳樑不在乎學校的成績是因為,已經有很多讀經的小孩證明,讀經多,思考力也會提升,數學和自然不是不學,只是晚一點再學,現在不會,不代表以後不會。

 

他說曾國藩的兩個兒子從小讀經史,次子曾紀鴻長大後特別喜歡數學時,再主動學習,後來著有〈圓率考真圖〉科學論文。

 

十二歲的李亮儒曾拿到經典考試十六段的全國第三名,十六段代表當時他一口氣背出六本以上的經典、約八萬八千字。讀經提升李亮儒的閱讀力,高年級時,李亮儒只花十分之一時間閱讀學校功課,回到班上應考,還考了九十幾分。

 

或許因為長期讀四書五經,李亮儒沒有同年齡青少年的桀驁不馴氣息,反而有一種勇於認錯的紀律。有一次,他偷偷在不該開電腦的時間上網收信,父親回來後見他打坐時鼻息急促、喘聲連連,即發現他沒有遵守約定,李亮儒被罰三個月不能打開電腦。當天,他在日記上寫著「我認真讀經以彌補中午的過錯」。

 

國小二、三年級時,他也會羨慕學校同學可以一直玩,現在則定力十足,學習完全不用父親擔心。「大人越來越輕鬆,因為小孩知道每天要完成哪些事,」李傳樑希望兒子能一直自學,透過經典,累積能量,讓良知良能、本心本性、對自己和人群的愛彰顯出來。

 

研究發現:父母的教育程度,和在家自學的孩子表現無關

 

和學校的集體教育比起來,在家自學的成效是不是更好?有三十三年自學歷史的美國,對於在家自學的統計數據成果都是持肯定態度。正因為有成功案例,就像故事裡的三個家,國內許多家長對這條道路也走得深信不疑。

 

「所有資料都顯示,在家自學的學生,成績都在平均以上,如此令人振奮的結果至少已觀察了十五年,」Lines, Patricia M.在她一九九五年的報告如此說。

 

在家自學權威學者、美國馬里蘭大學博士羅倫斯〈Lawrence Rudner〉在一九九九年全美五十州調查了兩萬多位自學學生,發現自學學生的平均成績,比一般公立高中和私立高中還要高,自學學生的平均成績落在七五%到八五%之間,而公立學校學生成績約在五○%,私立學校學生成績約在六五%到七五%之間。

 

另外,美國在家自學研究協會主席瑞伯藍〈Dr.Brian D.Ray〉,一九九七年發表一份在家自學的成果報告,其樣本來自五千四百個在家自學學生,他指出,自學學生在一到四年級的時候,表現比同儕領先一個學年;到八年級時,自學學生平均能表現十二年級的水準。

 

在國內,在家自學的相關統計資料仍付之闕如。今年考上成功高中的莊季達,是目前尋訪得到、年紀最大曾經在家自學的學生,莊季達的母親張存鈴是四一○教改運動的先鋒,兒子曾就讀在永和國小的第二屆教改實驗班,但後來張存鈴卻體悟到:「團體教改不會成功,若不是父母自己來,不會成功的。」於是,莊家夫妻在莊季達國中時自學,現在,他們很滿意莊季達的學習成績。

 

至於父母的影響,瑞伯藍和羅倫斯的研究,都出現了很特別的現象,其一,在公立學校,父母的教育程度高低,很明顯地影響其學業表現,但並不影響在家自學學生的學業表現。其二,父母親不論是否有人拿到檢定合格的教師資格,都與自學孩子的成績無關。

 

這個結果震撼不少人,為何沒有受過教育專業訓練的父母可以教出出色的孩子?甚至是教育程度不高的父母,也能在家教育孩子呢?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 林天祐 教授分析,這些自學的家庭,最大的動力來自爸媽的愛心,他們為了孩子好,即使自己不懂,會想盡辦法去學習,用學習的結果去教小孩。

 

而在學校,老師是屬於大家的,學生有疑問,舉一次手,也許會得到回應,舉第二次手,老師開始擔心教學進度,舉第三次手,全班會開始投注關愛的眼神;在家自學,父母即老師,想何時問都可以。「我不覺得我做得比較好,但我是一對一,老師是一對三十,」在家自學家長周黛蘋說著。

 

新興主張:量身訂做的教學,啟動孩子的自我學習機制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說,學校經驗比較多是「考試」,在家教育的家庭比較有條件講「學習」。人類最可貴的能力是,有著「發展能力的能力」,只要不被阻礙,就像心理學家馬斯洛說的,愛被滿足,自我發展的機制就會啟動、就會展開來。

 

馮喬蘭強調,學校有考試,有壓力,有情緒和有壓力時,只會啟動孩子防衛機制,不是學習機制。

 

當孩子自我學習的機制被父母的愛啟動,自學的花朵即會慢慢盛開。學校教育資源雖多、也有專業的老師,但卻是「工廠生產線」式教學,自學家庭則是針對孩子而量身訂做的「客製化」教育。

 

絕大多數現代父母沒辦法像他們一樣在家自學,但卻可以採取「局部客製」。也就是說,共同的智育學科,由學校教育執行,不必如在家自學的家長般拿回這部分的主控權。但是,在課後活動的安排,現代父母儘管忙碌就要展現出教育主張。

 

所謂的教育主張意思是:你到底想如何形塑孩子。而非,旁人上英文安親班、學鋼琴、學圍棋、學美術、上論語、學記憶課,你的孩子通通不缺席。

 

譬如,你希望孩子進入像哈佛大學,就得在課外大量補充知識性的教材,英文的一對一教學要強化;如果,你認為孩子要活在野地,你可以搬到山上或海邊,讓他們更靠近大自然,並且有計畫的帶孩子參加野營隊、旅行;或者,你認為孩子未來的競爭力在於高尚的品格,那麼,在家庭教育方面,就要隨時做好道德身教。注意他們與傭人、長輩的禮儀互動,家事的分攤都不能免去:或者,中國文化的薰陶,你認為是成就一個孩子未來底蘊的關鍵,那麼類似華山書院的讀經教學,就可做為你主要的參考。

 

在家教狀元,並不容易。但是,教育方式可以很多元。你不再是一個全然旁觀者,應該對孩子的教育更有主張,擬出配套,拿回教育的部分自主權。如此,鐵匠也能教出大將軍兒子。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