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悲慘世界 成全的愛最偉大


台灣醒報/ 2013/02/27


電影《悲慘世界》劇情描述年輕人為愛犧牲在所不惜,又能為自由拋頭顱灑熱血的片段都讓人動容。全民大劇團導演謝念祖表示,《悲慘世界》所展現的就是願意為理想付上生命的代價的浪漫精神,他認為,真正的愛是要做到「成全」。清大物理系教授王道維也強調,在這部片中充分證明愛情是可以昇華的。朱宗慶打擊樂團團長吳思珊受訪時也認為,不求回報的愛才是真愛,處在愛戀的當下也是一種真正的幸福。


電影《悲慘世界》中最感人的愛情,要算是另一位女配角愛波寧為他所愛的人馬利歐犧牲性命的情節。愛波寧從小與珂賽特一起長大,她的父母德納第夫婦就是小時候收留過珂賽特的夫妻,愛波寧後來也加入革命軍運動,並且一直暗戀著馬里歐。她雖知馬里歐喜歡的是珂賽特,卻願意為了讓他高興而協助尋找珂賽特,而且還幫助他們逃過警長賈維的搜捕。


導演謝念祖強調,電影《悲慘世界》展現的是一種浪漫時期的精神,不管是對理想抱負、愛情,在充滿渲染力的音樂下,很容易帶我們進入那個浪漫的時代。但他也直言,這樣單純的理想與熱情,還是離現在台灣社會蠻遙遠的。


謝念祖認為,一個人不為自己,才有浪漫的渲染力,像「我是為了巴黎人民的自由,所以我願意犧牲自己生命,我也可以為了愛情犧牲自我生命,」他認為,只有犧牲自己,那種浪漫的氛圍才會出來。愛波寧甘願放棄自己生命來拯救她的愛人,這就是一種犧牲!


真正浪漫的愛應該是一種「成全」,謝念祖說,浪漫的感覺主要是因為不是為了自己;但他提醒大家,200年前愛波寧會犧牲的原因,是因身陷那樣巨變的革命運動當中,而台灣時下男女之間的愛,並不值得犧牲生命,基本上,台灣今天的環境與法國大革命的時代有很大不一樣。


王道維則表示,電影《悲慘世界》可以讓我們再次反省所謂的「愛」到底是甚麼?他指出,馬里歐與珂賽特一見鍾情的愛情方式是比較平常的,但愛波寧所表現的「犧牲與成全的愛」就比較令人動容,而愛波寧的父母酒店的主人所展現的愛,又全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出發點的愛,這三者可以做一很好的對照。


王道維進一步地表示,這部電影之所以會感人,是因為有一個可貴的情操在後面。這種情操不以自我為中心,而是犧牲自己來成全別人。王道維認為,這部片其實告訴我們愛情是可以被「昇華」的,就因為這樣,整部電影的渲染力才會如此強烈。此外,他也指出,尚萬強最終能尊重珂賽特對於愛情的選擇,並成全她的愛情,也值得現今的父母學習,事實上,愛不是佔有,而是成全。


看完電影《悲慘世界》,吳思珊指出,不用經歷那樣充滿壓迫的年代,並活在今天真是很幸福的事。另外,當她看到電影當中那些用「愛」的態度去面對所有的人事物,並能對社會產生如此大的迴響的場面,也讓她不禁了解到如果不是信仰的力量,這是很難辦到的,而這正是自己所要學習的。


而對於電影當中愛波寧暗戀馬利歐,並成全馬里歐與珂賽特的愛情一事;吳思珊表示,這種不求回報的愛才是真愛,而處在愛戀的當下與過程,事實上是一種幸福。吳思珊坦承,自己也經歷過暗戀與成全的過程,所以看起電影非常有感觸。雖然愛戀的過程會很辛苦、很痛,但那才是真愛的表現。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