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歲公元前551年,周靈王二十一年,魯襄公二十二年夏歷 八月廿七日 ,孔子生於魯國陬邑昌平鄉(今山東省曲阜城東南尼山附近;今尼山下有“坤靈洞”,傳說為孔子誕生地)。因父母禱於尼丘山而生,故名丘,字仲尼。

 

二歲公元前550年,周靈王二十二年,魯襄公二十三年,孔子在魯。

 

三歲公元前549年,周靈王二十三年,魯襄公二十四年,孔子的父親叔梁紇去世,葬於防(今曲阜縣東二十五里處之防山,今稱梁公林)。孔子的母親顏征在攜孔子移居魯國的首都曲阜闕里定居,孤兒寡母,家境貧寒。

 

四歲公元前548年,周靈王二十四年,魯襄公二十五年,孔子在魯。

 

五歲公元前547年,周靈王二十五年,魯襄公二十六年,孔子在魯。

 

六歲公元前546年,周靈王二十六年,魯襄公二十七年。孔子在母親顏征在的教育下,自幼好禮,“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史記.孔子世家》),演習禮儀。

 

七歲公元前545年,周靈王二十七年,魯襄公二十八年,孔子在魯。

 

周靈王死,其子貴立,是為周景王。

 

八歲公元前544年,周景王元年,魯襄公二十九年,孔子在魯。

 

吳公子季札赴魯觀周禮——魯系周公封地,可用天子禮樂,所以保存周禮較完備。

 

九歲公元前543年,周景王二年,魯襄公三十年,孔子在魯。

 

這一年鄭國子產執政,“使都鄙有章,上下有服,

 

田有封洫,廬井有伍。”(《左傳.襄公三十年》)鄭國大治。后來孔子對子產的政績評价很高。

 

十歲公元前542年,周景王三年,魯襄公三十一年,孔子在魯。

 

魯襄公死,其子裯(chu)繼位,是為魯昭公。鄭人游於鄉校,議執政善否。然朋勸子產毀鄉校,子產不聽,曰:“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則改之,是吾師也,若之何毀之?”孔子后來評价子產這些話時說:“以是觀之,人謂子產不仁,吾不信也。”(均見《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可見孔子對子產尊重民意評价很高。

 

十一歲公元前541年,周景王四年,魯昭公元年,孔子在魯。

 

十二歲公元前540年,周景王五年,魯昭公二年,孔子在魯。

 

春,晉侯使韓宣子聘魯,觀書於太史氏,見《易象》與《春秋》,說:“周禮盡在魯矣。吾乃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也。”(《左傳.昭公二年》)此類文獻大概為魯國所專藏,這是孔子成長為中國封建社會的聖人的土壤。

 

十三歲公元前539年,周景王六年,魯昭公三年,孔子在魯。

 

齊國晏嬰使晉,與晉卿叔向談及齊政歸陳(田)氏,因 齊 君加重賦稅,濫取於民,而陳氏則采用施恩人民,收為己助的辦法,以弱公室。叔向認為晉國公室也到了末世,人們聽到 國 君的命令,“如逃寇仇”(《左傳.昭公三年》)。可見這時階級矛盾和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已經很尖銳了。

 

十四歲公元前538年,周景王七年,魯昭公四年,孔子在魯。孔子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論語.子罕》)說明孔子少年時代曾從事過各種勞動。

 

冬,鄭國子產制定丘賦制度。

 

十五歲公元前537年,周景王八年,魯昭公五年,孔子在魯。

 

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論語.為政》)

 

這時孔子在童年艱苦學習的基礎上,更自覺地在學業和品德上不斷提高完善自己。

 

魯國改三軍為四軍,叔孫、孟孫各領一軍,季孫領二軍。當時軍、賦統一,分軍即分賦,所以當時稱此舉為“四分公室”(《左傳.昭公五年》)。

 

十六歲公元前536年,周景王九年,魯昭公六年,孔子在魯。

 

三月,鄭國鑄刑書。“禮治”衰替,法治漸起。

 

十七歲公元前535年,周景王十年,魯昭公七年,孔母顏征在卒,此後不久,季氏宴請士一級貴族,孔子赴宴,被季氏家臣陽虎拒之門外。

 

十一月,魯國的執政者季武子卒。

 

十八歲公元前534年,周景王十一年,魯昭公八年。傳說孔子身長九尺六寸,被世人稱為“長人”。

 

十九歲公元前533年,周景王十二年,魯昭公九年,孔子娶宋女亓官氏為妻。

 

二十歲公元前532年,周景王十三年,魯昭公十年,孔子生子,因魯昭公以鯉魚賜孔子,所以取名鯉,字伯魚。

 

這一年孔子開始任委吏(管倉庫的小吏)。

 

二十一歲公元前531年,周景王十四年,魯昭公十一年,孔子改做乘田吏(管理牛羊畜牧的小吏)。孟子說:“孔子嘗為委吏矣,曰:‘會計當而已矣。’嘗為乘田矣,曰:‘牛羊茁壯長而已矣。’”(《孟子.萬章下》)

 

二十二歲公元前530年,周景王十五年,魯昭公十二年,孔子在魯。

 

二十三歲公元前529年,周景王十六年,魯昭公十三年,孔子在魯。

 

晉會諸侯於平丘,子產、子太叔相鄭伯以會。及盟,子產爭承(爭取使鄭國少貢),自日中以爭,至於昏,晉人許之。孔子認為“子產於是行也,足以為國基矣”(《左傳.昭公十三年》)。

 

二十四歲公元前528年,周景王十七年,魯昭公十四年,孔子在魯。

 

春,季孫氏家臣南蒯在費地叛,費人逐之,奔齊。

 

二十五歲公元前527年,周景王十八年,魯昭公十五年,孔子在魯。

 

二十六歲公元前526年,周景王十九年,魯昭公十六年,孔子在魯。

 

二十七歲公元前525年,周景王二十年,魯昭公十七年,郯子朝魯,在宴會上,他回答叔孫昭子之問,談起其祖先少皞(ho)氏的官制。据《左傳.昭公十七年》記載:“仲尼聞之,見於郯子而學之。既而告人曰:‘吾聞之,天子失官,學在四夷,猶信。’”

 

二十八歲公元前524年,周景王二十一年,魯昭公十八年,孔子在魯。

 

宋、衛、陳、鄭皆有火災。鄭國裨灶認為,如不祭天禳災,鄭國還要再次發生火災。子產不同意這種意見,認為“天道遠,人道邇,非所及也,何以知之?”(《左傳.昭公十八年》)這觀點對孔子重人道輕天道思想的形成有很大影響。

 

二十九歲公元前523年,周景王二十二年,魯昭公十九年。

 

孔子學琴於師襄子(一說此為魯昭公十七年事,今從《闕里志》)。襄子曰:“吾雖以擊磬為官,然能於琴。今子於琴已習,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數也。”

 

有間,曰:“已習其數,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間,曰:“已習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為人也。”有間,孔子有所繆(穆)然思焉,有所睪(怡)然高望而遠眺,曰:“丘殆得其為人矣。

 

近黮而黑,頎然長,曠(《史記》作眼)如望羊,奄有四方,非文王其孰能為此?”師襄子避席葉拱(《史記》“葉拱”作“再拜”)而對曰:“君子圣人也,其傳曰《文王操》。”(《孔子家語.辨樂解》)

 

三十歲公元前522年,周景王二十三年,魯昭公二十年。

 

孔子自稱“三十而立”(《論語.為政》),即從此開始,他已奠定了治學、作人、為政等堅實的學問德業基礎。根据《史記》記載,這年前后,他開始創辦平民教育,收徒講學,在最早的弟子中,比較知名的有顏路(顏回的父親)、曾點(曾參的父親)、子路等人。

 

鄭國子產卒,仲尼聞之,為之出涕,曰:“古之遺愛也。”(《左傳.昭公二十年》)他認為子產有君子之德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論語.公冶長》)

 

齊景公與晏嬰來魯。景公問孔子,秦穆公何以能稱霸,孔子回答說他善於用人(《史記.孔子世家》)。

 

三十一歲公元前521年,周景王二十四年,魯昭公二十一年,孔子在魯。

 

三十二歲公元前520年,周景王二十五年,魯昭公二十二年,孔子在魯。

 

四月,周景王卒,其子猛立,即周悼王。王子朝

 

聯絡舊官、百工與靈、景之族造反,殺悼王而自立。晉人攻之,立景王另一子(gai),是為周敬王。

 

三十三歲公元前519年,周敬王元年,魯昭公二十三年,孔子在魯。

 

三十四歲公元前518年,周敬王二年,魯昭公二十四年。

 

孟僖子將死,囑其二子孟懿子與南宮敬叔向孔子學禮。孟僖於卒,孟懿子與南宮敬叔拜孔子為師。不久,孔子得到魯昭公的支持,與南宮敬叔適周都洛陽,觀周朝文物制度,拜見了老聃與萇弘,學禮,學樂,收獲極大,說:“周監於二代(夏、商),郁郁乎文哉!吾從周。”(《論語.八佾》)(此時南宮敬叔僅十二歲,似不可能隨同孔子適周。適周之事,時間上可能后些。)

 

三十五歲公元前517年,周敬王三年,魯昭公二十五年。

 

魯昭公帥師攻伐季孫氏,季孫、孟孫、叔孫三家聯合反抗昭公,昭公兵敗奔齊。孔子因魯亂帶弟子適齊,路經泰山,遇一婦人哭訴親人被虎咬死仍不願離開此地時,不由發出“苛政猛於虎”的慨嘆(見《禮記.檀弓下》)。到齊國后為高昭子家臣,借以進見齊景公。

 

三十六歲公元前516年,周敬王四年,魯昭公二十六年。

 

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豈能得而食諸!”(《論語.顏淵》)齊景公欲以尼谿之田封孔子,但因晏嬰阻撓,沒有成功(見《史記.孔子世家》)

 

孔子在齊,與齊太師語樂,聽到《韶》樂(相傳是舜時音樂)三月不知肉味,興奮地說:“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論語.述而》)

 

這一年魯昭公自齊居鄆(鄆原為魯地,此時齊為昭公攻取)。

 

三十七歲公元前515年,周敬王五年,魯昭公二十七年,孔子在齊,齊大夫揚言欲害孔子,齊景公也對孔子說:“吾老矣,弗能用也。”於是孔子自齊返魯(見《史記》.孔子世家)。据說返魯時迫於形勢險惡,倉促中把正在淘的米未及做飯即提起來一面走路一面濾乾。(《孟子.萬章下》:“孔子之去齊,接淅而行。”)

 

吳公子季札聘齊,其子死,葬於嬴、博(臨近魯境之齊地)之間,孔子往觀其葬禮(見《禮記.檀弓下》)。

 

吳公子光使專諸刺吳王僚而自立,是為吳王闔閭。

 

三十八歲公元前514年,周敬王六年,魯昭公二十八年,孔子在魯。

 

晉魏舒(魏獻子)執政,滅祁氏、羊舌氏,分祁氏之田為七縣,羊舌氏之田為三縣,選派賢能之士(包括其子在內)為縣宰。孔子十分贊賞,說魏子之舉“近不失親,遠不失舉,可謂義矣。”(《左傳.昭公二十八年》)

 

魯昭公至晉,居乾侯(晉邑)。

 

三十九歲公元前513年,周敬王七年,魯昭公二十九年,孔子在魯。

 

冬季,晉鑄刑鼎,趙鞅、荀寅把范宣子制定的刑書鑄在鐵鼎上。孔子認為,這樣做就會“貴賤無序”,破壞等級制度,不由得發出了“晉其亡乎!失其度矣”的感嘆(《左傳.昭公二十九年》)。

 

四十歲公元前512年,周敬王八年,魯昭公三十年,孔子在魯。

孔子自稱“四十而不惑”(《論語.為政》),所謂“不惑”蓋指“而立”時確立的世界觀,人生觀已堅定不移。

四十一歲公元前511年,周敬王九年,魯昭公三十一年,孔子在魯。

 

四十二歲公元前510年,周敬王十年,魯昭公三十二年,孔子在魯。冬,魯昭公卒於乾侯。季孫意如立昭公弟公子宋,是為魯定公。

 

四十三歲公元前509年,周敬王十一年,魯定公元年,孔子在魯。夏,昭公靈柩自乾侯歸葬魯,定公即位。

 

四十四歲公元前508年,周敬王十二年,魯定公二年,孔子在魯。

 

四十五歲公元前507年,周敬王十三年,魯定公三年,孔子在魯。

 

邾莊公卒,邾隱公即位,將冠,使人問冠禮於孔子。

 

四十六歲公元前506年,周敬王十四年,魯定公四年,孔子在魯。

 

孔子率孔鯉與部分弟子觀魯桓公廟宥坐之欹器,對孔鯉與弟子們說:“吾聞 ( ㄧㄡˋ )坐之器者,虛則欹,中則正,滿則覆”,“惡有滿而不覆者哉!”他認為正確的態度應該是“聰明聖智,守之以愚;功破天下,守之以讓;勇力撫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謙;此所謂挹而損之之道也。”(《荀子.宥坐》)

 

四十七歲公元前505年,周敬王十五年,魯定公五年,孔子在魯。

 

六月,魯國季孫意如(季平子)卒,其家臣陽虎囚其子季孫斯(季桓子),而專魯政。陽虎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於是饋孔子豚,欲待孔子拜謝時見孔子。孔子不想見,打聽得陽虎不在時前往拜謝,但不巧在路上二人相遇了。陽虎勸孔子出仕,孔子口頭答應,但終不仕(見《論語.陽貨》)。退而修《詩》、《書》、《禮》、《樂》,以教弟子。孔子說:“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四十八歲公元前504年,周敬王十六年,魯定公六年,孔子在魯。

 

四十九歲公元前503年,周敬王十七年,魯定公七年,孔子在魯。

 

二月,齊將鄆、陽關二地歸還魯國,陽虎据為己有。

 

五十歲公元前502年,周敬王十八年,魯定公八年,孔子在魯。

 

孔子自謂“五十而知天命”(《論語.為政》)。所謂“知天命”指的是掌握了客觀事物的發展規律。

 

冬,陽虎欲去三桓,謀殺季氏未遂,隨入讙(今山東省宁陽縣西北)、陽關(今山東泰安市東南)以叛。

 

公山不狃使人召孔子,孔子欲往,因子路反對而未成行(見《論語.陽貨》)。

 

五十一歲公元前501年,周敬王十九年,魯定公九年,孔子在魯。

 

六月,魯伐陽虎,攻打陽關。陽虎突圍奔齊,旋逃亡宋國,最后逃至晉國,投趙簡子。孔子說:“趙氏其世有亂乎!”(《左傳.定公九年》)

 

孔子任中都(今山東省汶上縣西)宰,卓有政績,治理一年,四方則之。

 

五十二歲公元前500年,周敬王二十年,魯定公十年,孔子在魯。

 

孔子由中都宰升小司空,由小司空升大司寇,攝相事。

 

夏、齊與魯媾和,魯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今山東省萊蕪市南)。孔子以大司寇身份為定公相禮,孔子認為“雖有文事,必有武備”,事先做了必要的武事准備。齊欲劫持定公,孔子以禮斥之。 齊 君敬畏,遂定盟約,并將侵占的鄆、讙、龜陰等地歸還魯國以謝過(見《谷梁傳.定公十年》)。

 

五十三歲公元前499年,周敬王二十一年,魯定公十一年,孔子在魯。

 

孔子為魯大司寇,魯國大治。据《品氏春秋.樂成》記載,開始尚疑其才,既而政化盛行,國人誦之(見《孔叢子.陳士義》)。

 

五十四歲公元前498年,周敬王二十二年,魯定公十二年,孔子在魯。

 

孔子為魯國大司寇,子路為季氏宰,孔子為了削弱私家以強公室,向魯定公建議:“家不藏甲,邑無百雉之城,今三家(三桓)過制,請皆損之。”(《孔子家語.相魯》)遂將墮三都。當時,正值叔孫、季孫之家臣侯犯和南蒯各据其都叛,叔、季二氏也支持這一主張,於是先拆毀了叔孫氏的郈邑(今山東省東平縣南)和季氏的費邑(今山東省費縣)。墮費時,費宰公山不狃乘魯都(曲阜)空虛,率費人攻曲阜,幸賴孔子命申句須、樂頎二大夫率部反擊,敗公山不狃於姑蔑(今山東省駟水縣東)。公山不狃逃奔齊國。遂墮費。

 

可是再去墮孟氏的成邑(今山東省宁陽縣東北)時,卻受到孟氏家臣公斂處父的抵制而失敗。墮三都至此半途而廢(《史記.孔子世家》)。

 

五十五歲公元前497年,周敬王二十三年,魯定公十三年。

 

魯國得治,齊國畏懼。齊欲敗魯政,於是便選美女八十人,衣以文衣,并文馬二十四駟饋 魯 君。季桓子受之。 魯 君臣荒於女色,怠於政事,多日不聽朝政,也不按禮制送膰肉(當時郊祭用的供肉)給孔子,孔子失望,於是去魯適衛,開始了十四年訪問諸侯列國的活動。

 

孔子到衛后,居住在衛都帝丘(今河南省滑縣)子路妻兄顏濁鄒家。衛靈公按照孔子在魯國的待遇給予俸祿。后衛靈公聽信讒言,監視孔子,於是孔子便在這一年的十月去衛適陳。在過匡地(今河南省長垣縣境)時,匡人誤認孔子為陽虎(因陽虎曾欺壓匡人,而孔子的長相又極似陽虎),圍困了孔子。后經蒲地(也在長垣縣境),適逢公叔氏欲起事,又被圍困。孔子與蒲人訂盟,返回衛都,住在蘧伯玉家。

 

五十六歲公元前496年,周敬王二十四年,魯定公十四年,孔子在衛。

 

孔子回到衛都,曾見 衛靈公 夫人南子,子路不悅;靈公與南子還讓孔子為次乘招搖過市。

 

五十七歲公元前495年,周敬王二十五年,魯定公十五年,孔子在衛。

 

邾子朝魯,子貢觀禮。魯定公卒,其子蔣立,是為魯哀公。

 

五十八歲公元前494年,周敬王二十六年,魯哀公元年,孔子在衛。

 

五十九歲公元前493年,周敬王二十七年,魯哀公二年,孔子在衛。

 

孔子見衛靈公不能用他,喟然嘆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三年有成。”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說:“俎豆之事則嘗聞之,軍旅之事未之學也。”(《史記.孔子世家》)由此,決計离衛西去,投奔晉國趙簡子。走到黃河邊,聽說趙簡子殺害了兩個賢人,不由得臨河而嘆,返回衛國,然后去衛如曹適宋。

 

在適宋的路途上,曾與弟子習禮於檀樹之下,宋司馬桓魋欲害孔子,派人把大樹砍倒了。孔子微服而行,逃到鄭國,鄭國也沒有接待他,只好取道適陳。

 

夏,衛靈公卒,立蒯瞶之子,是為衛出公。

 

六十歲公元前492年,周敬王二十八年,魯哀公三年,孔子在陳。

 

這年秋,魯國季桓子病,後悔過去未能長期用孔子,而影響了魯國的振興。臨死之前,囑其子季康子要召回孔子以相魯。後來由於公之魚的阻攔,季康子改變了主意,派使改召孔子弟子冉求。冉求將行,孔子說:“魯人召求,非小用之,將大用也。”(《史記.孔子世家》)這一年,孔子已經六十歲了,他很想回到家鄉,能為魯國貢獻自己的力量。

 

孔子曾說:“六十而耳順。”意思是說這時他聽到任何事情,都能立即辨明是非。

 

六十一歲公元前491年,周敬王二十九年,魯哀公四年,孔子在陳。

 

六十二歲公元前490年,周敬王三十年,魯哀公五年,孔子在陳。

 

(這裏只注明孔子以衛、陳為據點的大概年份。)

 

六十三歲公元前489年,周敬王三十一年,魯哀公六年,孔子在陳。

 

這年吳伐陳,楚來救,陳國大亂。孔子離陳過蔡地去負函(楚地,分河南信陽,楚有賢大夫沈諸梁即葉公駐此),在陳蔡間被困,絕糧七日,弟子飢餒皆病,孔子依然講誦,弦歌不止。子路等由於屢遭挫折,對孔子之道產生了懷疑,只有顏回認識到孔子道大,不為當時所容,“是有國者之醜。”孔子為有顏回這樣的弟子感到高興。(《史記.孔子世家》)

 

孔子在路上連續遇到當時的一此隱士,如長沮、桀溺、荷蓧丈人和楚狂接輿等的嘲諷,桀溺勸子路跟他們一道做避世之人。孔子說:“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論語.微子》)表示了為改變天下無道局面的決心。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