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禮學子家書】無論生活還是學習,爸爸媽媽都已無需操心!

時間:2016-11-08 13:40 | 來源:允元文化| 作者: 徐鈞鴻




徐鈞鴻,何許人也!讀經界鼎鼎大名之“孟母”--孟春豔老師之女,徐鈞鴻當年中考失利,學習成績令孟母淚流成河(孟母言),入讀老實大量純讀經學堂,兩年完成30萬字經典,在浙江溫州泰順王财貴教授主持之文禮書院孜孜以求中外智慧之教,人生目标明确,心懷大志,和兩年前書山題海而不得其法的孩子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孟母說,讀經教育是彎道超車的唯一方法。
 

包本完成時,發自肺腑感謝堂主,對堂主和馬老師行跪拜禮 

——她媽媽孟春豔老師(均鴻媽媽)分享說:“女兒拜别程堂主和馬老師想起來剛去的時候,她給堂主跪拜是被虎媽所迫的,兩年完成30萬字的跪拜是她誠心誠意發自肺腑的,來跪拜走跪謝,善始善終,在明德堂真是圓滿女兒剛打電話說這一個多月腦子裏經常想着給程堂主和馬老師行禮的事情,她這是發自肺腑的感謝,我爲女兒有深深的感恩心而高興,我要的就是孩子這樣的有情有義感謝程堂主馬老師畫龍成功留待文禮書院給教授點睛,期待十年後一飛沖天,二十年後飛龍在天
 

徐鈞鴻到了文禮書院後,通過電話與她媽媽交流——
 
手機碼字記個流水賬,以免越忘越多鈞鴻昨晚打電話說每天時間都不夠用,學的東西太豐富了,她在積極學習德文,跟德文老師用英文交流翻譯給同學,要好好學習德文準備迎接年底一個德國老師教數學和物理在學習梵文;也爲了既節約時間又提高英文,每天和潇逸全部是用英文對話交流;還要學習中醫、武術、古琴、吹蕭,參加雨霖大師兄組織的四書小組談書論道;每天解經,要每一個字都要按照說文解字都要會解,曆史背景、人物關系、主要思想……,(關于解經說的那麽多教授講的要領,我記不住,盼着她回來的時候教我移注法解經),每天溫經;她自己感覺西方哲學史自學可以節約時間,就沒有上楊嵋老師的課,因爲跟爸媽一樣可憐日本,所以先不參加日文小組的學習……,自己知道記好重點問題主動去找教授請教……;她說學習要靜下心來才能學得進去……;我聽了覺得挺高興,孩子知道自己要什麽,有取舍、有側重,根本不用操心書院的學子們都是這樣的好學,想想,這樣的師友夾持,不行也得行起來呀,孩子們真幸運!(孟春豔老師)

 
2016年11月1日,一封家書又引起軒然大波,且看:



親愛的爸爸媽媽:
 
      我現在身體已經越來越好了,給你們打過電話後基本都好了,不過靈芝我會每天煮,棗粉紅糖姜我也會每天早上喝,我不會因爲懶而辜負你們的操心和關心。
 
我看到一段令我深省的對話,内容是這樣的:
 
佛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 對曰:數日間。佛言:子未知道。
 
佛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 對曰:飯食間。佛言:子未知道。
 
佛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 對曰:呼吸間。佛言:子知道矣。
 
       原來人命在呼吸間,生命如此短暫,而佛陀在生命快結束之時仍傳經弘法,這一生先是家人的不理解孤獨至極毅然出家,後以乞食爲生,最終了悟生死,修成佛,仍遭各方妒嫉之人及異教徒陷害,卻大發慈悲與善心度化衆生,不辭辛苦,這讓我十分感動。而我現在生活安逸,周圍都是良師益友,更應該用功學習,珍惜現在。  毓鋆老師曾言:“什麽是醜?就是日落酉時的鬼,現在人如鬼,醜不堪言。” 我就越發急着拯救這個充滿“鬼”的社會,爲這塊土地謀福,将現已被歪曲的中國曆史精神回歸正道。
 
       在生活上我也了然看破,并無煩惱,因爲我懂了佛家所講的“空”,在慧能眼中菩提樹都沒有,明鏡也全無,塵埃也是幻影。我雖達不到看世間“有若無,實若虛”,也聽不到“孤掌之鳴”,但是最起碼我懂得了“忍”和“放下”。 我很贊同書中所講“煩惱都來源于貪欲”,其實物質的東西我們生帶不來,死帶不走,沒那麽重要,一切都不能永遠合自己心意,所以從容像水,善利萬物而不争,同時也有先生(季謙先生)告訴我的“誠則明矣”“誠則無事矣”的道理,還有就是我問先生可不可以前幾年以英文爲主,中文爲次,先生評(原文):“可以的,只要有長進,就要,将來都可以完成。” 所以無論生活還是學習,爸爸媽媽都已無須操心!
 
       媽媽,以下爲我所需要的:《妙法蓮華經》、《中國思想史》(錢穆)、《牟宗三全集》,這有30多本大陸買不了正版,淨小芳老師買了複印版的挺好,在她女兒這,媽媽你要是願意買的話問一下?還有除黑色外别的顔色的中性筆。。。
 
       願爸爸媽媽身體健康,天涼務必保暖,尤其爸爸(因爲媽媽肯定更加會注意),我們學習上互相精進,記得一定一定(此處省略N個“一定”)要早睡!!!還有心平氣和,切勿煩躁,毓老師說:遇小事立刻處理,遇大事睡一覺再說。記住了吧!!保暖啊!健康!早睡!精進!樂觀積極向上天天開心!這樣我便無挂礙,學必成名!
 
                                                                            徐鈞鴻  叩上
                                                                             2016-11-1

 
羨慕吧! 無論生活還是學習,爸爸媽媽都已無須操心!
羨慕吧!剛剛高中生的年級,生命境界已經如此不同!
羨慕吧!還不趕緊讓孩子讀經?!這樣的孩子,你擔心她就業問題幹什麽?
不要那麽沒有志氣了!

  --------------------------------------------------------------------------------------------------
        孟春豔老師:我後來想,爲什麽包本會這樣快?其實是我做到了尊師重道,我們一提起“師”,肯定是: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矣。然後孔子講“三人行,必有我師焉。”這是“師”的定義,“道”的定義,《易經》和《老子》裏都是對“道”的定義。孔老夫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所以我思考“師”和“道”之間的關系,後來我終于想明白,它們之間的關系就是“陰陽表裏,相輔相成”的關系,尊師就一定會重道,重道就一定會尊師!我就是叫“尊道擇師”!爲什麽能取得好成績,就是因爲“尊道擇師”,各位家長和堂主們,因爲我是以家長的身份,那我心目中的堂主一定也是您努力的方向,是不是?
 
       接下來我講一講我怎麽“尊道擇師”,然後家長也可以來借鑒一下,我可能做得不全對,但是可以作爲借鑒和參考,因爲你擇一個放心的師,你就會對學堂安心,放心,你就不會有那麽多的擔心,只要沒有那麽多的擔心,其實你就在幫助你的孩子!我深知經書肯定不會騙人的,因爲老師每一個都不一樣,所以只要我們自己讀經,自己讀經,我們擇師就有一把尺子。  
 
       孟春豔老師:去年鈞鴻腰疼,她回來一下火車,我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在背書的過程中被語茹超越了(因明德堂動蕩鈞鴻放假一個月,雨茹沒有放假),你内心升起了一種恐懼和退縮,你潛意識要給自己找借口,生病就是最好的借口,于是你就腰疼了,這樣就有借口了:我背書慢了,不是我不努力,是我生病了,女兒聽了,一句話都沒有說,我知道我說中了!所以我找整脊大夫給她整了兩次,就讓她回去了,結果還是腰疼,馬老師心疼她,讓她讀一會會就回宿舍躺着休息,後來我給馬老師打電話,我跟馬老師說:不要心疼她,告訴她,就算趴在地上讀,也得給我讀!她必須得知道保養好自己的身體爲讀書服務,而不是找借口不讀書!于是,女兒腰也好了,易筋經也認真做了,讀經進度也跟雨茹差不多少了沒有虎媽,哪有虎女啊!( 有愛就有投降,沒有愛,誰慣着誰啊 …虎媽孟母)

       家長不可以把自己的沒志氣強加在孩子身上。我是帶我女兒給堂主行跪拜禮的,就是一顆誠心。我跟堂主說:這個孩子以後就交給你們了,随打随罵。入學前要幫助堂主做一件事:降服其心。讓孩子以最快的速度進入讀經狀态。把孩子往學堂一送,我們家長回家就一件事——讀經。就我這樣的資質都能包一本書,任何一個孩子都能,唯一的區别就是能不能堅持。
 
       唯有父母可以給孩子造福,誰都不好使。任何人都不可能替你來承擔這件事。讀經,上可讓孩子成爲大人才,下可讓父母放心地走。現在有多少父母是死不瞑目的?!讀經是孩子的大福氣。
 
       我的事業就是從掃廁所起步的(到現在是擁有8家分公司的企業負責人)。我們公司用人,絕對不看文憑的,只看人品。一個人對一個企業忠誠,哪個企業都願意用他,什麽重要的事都會交給他。咱就要把孩子培養成這樣的人,到任何一個地方他都能成爲棟梁之石,中流砥柱!我們公司還有一條隐形的規定,就是一個員工一定要把他的家庭經營好,家庭都經營不好,這個人不能大用。
 
       我們從小就要把孩子的分别心給去掉。他吃點苦,咬倆包,生點病,沒啥大不了的,否則,他靠什麽行萬裏路呢!我當時把女兒送到明德堂的時候,我就跟堂主說:我要做學堂的護法。我幫堂主把所有除教學外的事情全給解決了,讓堂主全心全意的教我們孩子包本。
 
       一個堂主在周末的時候爲什麽寧可挨累,也不讓家長接?他就是不希望家長擾動孩子的心。咱家長把孩子送到學堂,就得有這點智慧,不要擾動孩子的心。讓孩子的心就定在包本上。你送孩子到學堂,你跟他說我啥時候來接你和你啥時候包本了我來接你,效果真的有天壤之别。(孟春豔老師講于青島即墨)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