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掃毒逮百餘人 最小的毒販才14歲    

台中檢警執行掃毒專案,在廖姓藥頭的住處起獲已用夾鏈袋分裝的K他命。
記者陳宏睿/翻攝
校園毒品氾濫,台中檢警前晚出動上千名警力掃蕩八夥販毒集團,首腦有母子檔、有大學肄業生,這些集團用毒品控制青少年,一個拉一個,計有三所大學、六所高中、四所國中「淪陷」。

這項名為「護苗專案」的掃毒行動,警方共帶回一百六十餘名嫌犯,其中有卅九人是學生,有八名學生被吸收從吸毒變成藥頭,顯示校園毒化嚴重。檢方表示,將持續專案行動,涉案學生由教育局啟動春暉專案協助戒毒。

台中地檢署半年前就指揮員警,著手調查販毒集團入侵校園,鎖定蘇姓大學肄業生(十九歲)、何姓母子及綽號「小馬」、「小鳥」、「阿賓」、「小宋」、「小陳」、「小鬼」等八夥集團追查。

前晚主任檢察官王捷拓率卅八名檢察官,指揮警、憲、海巡等上千名治安人員,同步掃蕩這八夥販毒集團,搜索一百五十個地點。

檢警查出,大學肄業的蘇姓毒販,吸收兩名高中生共組販毒集團,採企業化販毒,「客戶」有五百多人,三人利用簡訊「群發」給客戶,內容是「新貨到、有需要打手機聯絡」。

蘇為避免警方追緝,不斷換租屋處,每天以五百元租車分三班送貨,由被吸收的高中生交班、換班販毒。警方監控時,就發現有名學生向接班成員說:「快點來接班,我上課快遲到了。」

毒販中最年輕、綽號「小么」的毒販年僅十四歲,就讀國二。警方查出他被何姓母子檔的毒販吸收染上毒癮後,離家出走投靠何家;對方要求他支付生活費下海販毒,至少販賣K他命給五名同學。

「小么」昨天接受偵訊時表示,他知道販毒是不好的事,曾想脫離,但遭對方毆打又重返販毒。警方昨將他移送少年法庭,法官裁定收容。

檢警昨天也在成功嶺服役的宋姓、李姓現役軍人與丁姓大學生是高中同學,三人聯手,分頭在大學及軍中販毒。   

【2013/05/23 聯合報】@ http://udn.com/

 

 

少年毒販被抓  「媽媽叫我做的…」
 

台中檢警大掃毒,被查獲八個集團中,十七歲的何姓少年因為「聽媽媽的話」,販賣K他命給老同學,反而誤入歧途。

警方調查,何姓少年的父母多年前離婚,何由母親(卅九歲)撫養,讀國中時就輟學;何母涉嫌向上手拿貨後,交由兒子找老同學當「客戶」。

何母起初不承認,直到員警在臥房搜出K他命,才坦承販賣;表示找不到工作,為養家才會販毒。她兒子則說:「是媽媽叫我做的!」

何女養育四子,兩子成年搬出,還有一名就讀小四的小兒子;但居住環境髒亂不堪,床墊就放在地上,堆疊未洗的髒衣物,吃剩便當隨意丟在客廳,陣陣惡臭。

警方查出,何姓少年去年十月找來昔日同學陳姓少年同住;陳姓少年休學,利用跳陣頭機會,吸收老同學成為「小弟」,在校內外逞凶鬥狠。

昨一大早,涉案學生陸續被帶回,一名高中生家境富裕,父母經營傳產工廠,成長環境不錯,竟因誤交損友染毒;家長趕到痛罵「不好好念書,怎麼錯得這麼離譜?」也有父母心灰意冷,直言「管不動了,請警察多教訓!」 

【2013/05/23 聯合報】@ http://udn.com/


 

「拉K很時髦」  學生價值觀扭曲
 

K他命等毒品戕害學子情況嚴重,全國警方去年共查獲一千兩百十七名染毒學生;很多生不以吸毒為恥,有人還認為「拉K」很時髦,價值觀嚴重扭曲。

新北市警方曾查獲國中生利用在班上擔任幹部的機會當「藥頭」,在校內負責收錢、供毒;新北市警方已全面清查宮廟八家將、陣頭等具有幫派背景、吸毒前科者,希望阻斷學生接觸毒品來源。

台北市教育局統計,台北市的高中職補校生染毒情形最嚴重,其次是國中和國小學生,依實際掌握資料,吸毒學生約一千人。

刑事局指出,學生吸毒與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都有關,各警察機關目前都主動與校園保持聯繫,強化通報機制;有些染毒學生本性不壞,可能只是因為同學間的誘惑或一時好奇,不小心誤碰毒品。警政署指出,KTV、PUB和汽車旅館等聚會場所,是學生最容易受引誘沾上毒品的場合,各地警方均將此類場所列為查察重點。

警政署從去年十二月起執行以K他命為主要目標的「查緝第三級毒品行動方案」;兩個月抓了三百零七名販賣、運輸毒品嫌犯,其中八十三人未成年。根據刑事局當時的統計資料,查獲四百八十四公斤三級毒品中,有九成五集中在雙北市和桃園縣,顯示北部K毒擴散情況比較嚴重。不過,未成年毒品涉案比例並不是六都較高,各地警方當初查獲的「毒少年」,是以新竹市、宜蘭縣、彰化縣和屏東縣較多。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