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蘭/人的價值與價格

一位朋友的朋友,被先生的家人倒債,在中秋節時燒炭自殺。因為家家烤肉,無人察覺煙味,幸好孩子孝順,去同學家過節,心不安,早了些回來才發現,救得早,未釀成悲劇。只是這母親仍然一心想死,朋友拉我去勸她,我們便冒著颱風去了。

見到她時,她像破唱片一樣,反覆說一句話:「我一無所有了」。朋友便義正詞嚴的跟她說:「你怎麼會一無所有?想想看,假如我現在出廿萬買你的名譽,你會出賣嗎?」這位媽媽傲然的抬頭說:「當然不會,我就是不願被人說我是賴債的人,我才去自殺」。我朋友說:「好,那麼我現在出廿萬買你的良心,你會賣嗎?」這位媽媽搖搖頭:「不會,良心是我做人做事的原則,我怎麼會為廿萬出賣我的良心?我若肯出賣良心,今天也不會淪落到這地步了」。朋友再說:「那麼我出廿萬買你的智慧呢?」這位媽媽仍然搖頭:「智慧是我一生努力念書學習攢下的,怎麼會只值廿萬?」

朋友說:「你看,你現在就已經有六十萬的本錢了,更不要說你還年輕力壯,有健康、有青春,這些都不只一百萬的價值,為什麼你要說你一無所有?你真是一個不知足的人,去醫院看看,多少人要用錢買你現在所有的而不能如願,你為何把這麼多好東西隨手拋?」

這時她的孩子正好買了一碗粥進來,朋友就對她說:「別忘記,你還有孩子,任何有孩子的人都應該有活下去的勇氣,因為你是孩子的榜樣,你生下她,你對她有責任。」這樣連哄帶罵了一個半小時,我們才離開。

在路上,我忍不住說:「你講得真好」,她正色說:「你知道,我們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沒有教給他們一些精神上的糧食,讓他們在離開家庭學校的庇護後,能有堅強的精神支柱。我先生是猶太人,我剛說的其實是我先生每天晚上教我孩子念塔木德經(Talmud)時說的話,他們猶太人小時候要念很多品德和做人道理的經文,我雖不信教,卻也不反對我的孩子學這些道理。回到台灣後,看到我們的孩子除了念書什麼都不懂,真的很擔心。如果孩子跳樓死了,書讀得再多又有什麼用呢?我們的教改一定要從生活和品德上做起,從精神上,建設孩子面對未知的勇氣,他將來才挑得動國家的大樑。」我聽了默然,這正是我們教育不願面對的盲點。

王爾德說:「現在的人知道每一樣東西的價格,卻無法了解任何東西的價值」。價格和價值只差一個字,意義卻天差地遠。一個人的價值豈是金錢可以決定的?

早年,在研究所上知覺課,講到眼睛的構造時,老師語重心長的說,人的兩隻眼睛都長在前面,所以人只見到別人所有的,看不見自己也有的,所以人會羨慕別人,永遠不知足。但是這個先天的缺陷可以透過教育來彌補,成功是得到你想要的東西,快樂是接受你得到的東西,成功的人不一定快樂,快樂的人卻一定成功。

(作者為中央大學 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2013/10/16  聯合報】http://udn.com/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