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1        作者:琴心        

【新三才首發】中國從來不缺少偉大的女性,但是常常,她們隱在男人的背後,沒有自己獨立天地的色彩。然而,一個女人卻在3000多年後破土而出,以無價的歷史瑰寶向人掀開了一角曾經輝煌而被忘卻的歷史。她的名字叫「婦好」,是公元前十二世紀上半葉殷商中期一位了不起的君王——武丁之妻。雖然漫長的歲月與朝代的更替使商王朝留給今人的痕迹已經非常稀少,但就在這些罕有的遺世之珍中,卻有相當一部分屬於這位特殊的女人。

武丁——商朝中期最偉大的帝王

武丁是商王朝的第二十三位國王,也是第二十位王盤庚的侄兒。盤庚繼位時,商王朝已經出現了內亂外患並舉的跡象,盤庚為了擺脫困境,將商王朝的都城遷往北蒙(即今河南安陽)。盤庚完成遷殷的壯舉之後若干年,商王朝的中興之王武丁接過了王杖。

武丁的經歷,與近三千年後的俄國彼得大帝有異曲同工之妙。武丁的父親小乙是盤庚的四弟,從沒有想過自己能繼位為王。那時雖然不是商湯時期的王道樂土,但還是一個崇尚道德至上的社會,受傳統古風的熏陶,整個社會都重視道德,貴族子弟的主流追求的是成為道德素質和文化修養的典範。因此在武丁小的時候,小乙將自己的兒子武丁送到民間去生活。武丁不認為自己有王族血統就多麼自豪,他沒有向任何人吐露自己的身世,而是象普通人那樣學習各種勞作和知識,經歷各種疾苦,這些為他未來繼位中興王朝奠定了基礎。他身上沒有後世帝王的等級尊卑觀念,選賢任能只看重德才,在夢的點化下尋得築屋奴隸出身的傅說為宰相。這位傅說大名鼎鼎,孟子曾經以「傅說舉於版築之間」為例,證明上天將降下大任於某人,必定「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的道理。而武丁的經歷同樣可以為孟子的道理佐證。

從歷史可見,上天成就一代文治武功的偉大帝王,除了配備良臣賢相輔佐之外,還少不了匹配一位佳偶,可謂天造地設、珠聯璧合。先古有伏羲的妻子女媧,黃帝的妻子螺祖,後世有唐太宗的妻子長孫皇后,都是能與丈夫日月交輝的幸運女神。

武丁是商王朝武功最盛的君王,他的幸運女神就是婦好。她幫助武丁成就了中興帝王,是武丁一生中最摯愛的女人。武丁見於史料的「諸婦」多達六十多位,其中只有三人擁有王后的地位,婦好則是第一位,而且在甲骨文獻中,名字頻頻出現,無人匹敵。


「婦好」銘文



僅在安陽殷墟YH127甲骨穴中出土的一萬餘片甲骨中,婦好的名字就出現過200多次!而且武丁在這些占卜中向上天祈告的內容,包括婦好的各個生活側面:征戰、生育、疾病,甚至包括她去世后的狀況如何。足見婦好在武丁心中獨一無二的地位。

婦好——集神勇智慧於一身的王后

婦好並不姓婦,她的父姓是一個亞形中畫兕形的標誌,當她嫁給武丁成為王妻之後,武丁給了她相當豐厚的封土和士民,在她的封地上,她得到了「好」的氏名,被尊稱為「婦好」,或者「後婦好」。在婦好的廟號為「辛」,商王朝的後人們尊稱她為「母辛」、「妣辛」,「後母辛」。

婦好是武丁的第一位王后。她嫁給武丁之前的身份,應該是某個部族首領或公主,有著非同一般的出身和見識。婦好十分的聰明,也有著超乎尋常的勇氣和智慧。婦好臂力過人,她所用的一件兵器銅鉞(一種大斧),重達9公斤,足見她武藝超群、驍勇善戰。武丁時代開疆拓土的赫赫武功中,離不開婦好的功勞。



婦好龍紋大銅鉞



武丁是個富於情感和壯志的君主。婦好和武丁,是一對情投意合的完美夫妻。某年夏天,北方邊境發生外敵入侵,派去征討的將領久久不能解決問題,婦好主動請纓,要求率兵前往助戰。武丁雖然對愛妻的本事了解一些,但還是猶豫不決,最後通過占卜,大吉,才決定讓王后出征。婦好一到前線,調度指揮有方,而且身先士卒,很快就擊敗敵人,取得了勝利。男人們沒做到的事情,一個女子解決了,怎能不使武丁和國人敬服?武丁從此更加倚重妻子,封婦好為商王朝的統帥,讓她指揮作戰。

從此以後,婦好率領軍隊征討敢於冒犯之敵,說她是戰神一點不為過,她出征必勝,前後擊敗了北土方、南夷國、南巴方,以及鬼方等二十多國,為商王朝開疆拓土立下了不朽戰功。其中,在對羌方一役中,武丁將商王朝一半以上的兵力都交給了她:一萬三千餘人。這場戰役是武丁時期出兵規模最大的一次。也是婦好為武丁和商王朝立下的最偉大戰功。

婦好率領一萬三千人的大軍,征討西北的內蒙古、河套一帶的敵軍。這場戰爭對於殷商王朝乃至於整個中華歷史,都具有偉大的劃時代意義。這是一場自衛戰,在婦好出戰之前,商王朝困於西北邊境的戰亂騷擾已多年,始終不能勝利,而婦好一役畢全功,取得了最後也是最強大的勝利,並且得到了敵人的歸附服從。這是一場奠定中國文明歷史進程的決戰。史學家認為,婦好此戰的意義,不亞於傳說中的黃帝與蚩尤之戰。

在商代,每逢重大事情都要祭祀神靈來占卜問天,只有最尊貴的人或者具備溝通神意能力的人,才能做祭司,主持典禮。婦好是最高祭司,她經常主持商王朝的祭祀占卜之典,是名副其實的神職人員,當然每次率軍作戰之前,都要占卜吉凶。由此可推,婦好具備一般人所沒有的能力,以女人身主掌國家祭器,有史可查的僅此一人。

當然,武丁不只是會敬天禮神占卜問天,讓妻子衝鋒陷陣,他自己也屢屢率軍出征,經常與婦好分工合作。在攻打巴方國(今湖北西南部)的時候,他和婦好一起領軍,讓婦好在西南方設下埋伏之陣,自己率領各路侯伯從東面發動攻勢,將敵人趕入婦好的鐵桶陣中,一鼓殲之。

每當婦好單獨出征,凱旋歸來的時候,武丁總是抑制不住喜悅,出城相迎。有一次一直迎出八十多公里。當這對夫妻帶領著各自的部屬,終於在郊外相遇的時候,久別重逢的激動使他們忘記了國王和王后的身份,將部屬們甩在後面,兩人一起並肩驅策,在曠野中追逐馳騁。後頭跟著的公相侯伯,可沒有象後來的榆木疙瘩,跑上來進諫,說王比后地位高,不能與后並騎,王寵后乃是亡國之兆的。婦好自己更不會象後世的那些腦子長草的后妃,自動把自己歸入下等人的範疇。

千古罕有的恩愛與尊重

武丁的見識,在今天看來也是極其可表的。他沒有把婦好當成自家的財產,而是尊重她獨立的地位。在婦好立下赫赫功績之後,論功行賞之時武丁同樣給她劃分了封地。婦好在自己的封地上,主宰一切封地範圍內的事務,擁有田地的收入和奴隸民人。她還向丈夫武丁交納一定的貢品,一切都按照國王和諸侯的禮儀來辦理,決不因私廢公。

在婦好的封地上,她擁有自己獨立的嫡系部隊三千餘人——在那個年代,普通小國的全部兵力也不一定能夠達到這個數目。從兵力的數量就能看出其封地經濟的富足。由於經濟獨立而富足,婦好能夠為自己鑄造大規模的青銅製品,司母辛鼎就是其中之一。鼎在古代是國家重器,不能隨便製造。歷史上女子鑄鼎,婦好是第一人,其後,能見到的就只有婦好女兒鑄造的鼎了,這可能是繼承了婦好的遺風。

 


司母辛鼎



為了管理自己的封地,婦好經常離開王宮,到封地去生活。婦好雖然常因征戰和理政與武丁分別,但小別勝新婚,她仍然屢屢為武丁生育兒女。

不幸的是婦好三十三歲就死去了,相對於她享國長達五十九年的丈夫武丁,她的人生太短暫了。婦好是因為什麼原因去世的?從已經翻譯過來的甲骨來看,有好幾種可能。有甲骨卜辭上,有這樣的記載:婦好要分娩了,不好。三旬又一日,甲寅日分娩,一定不好。女孩。婦好是因為難產而去世的嗎?還有一塊甲骨上的記載則是:出貞……王……於母辛……百宰……血。又忍不住讓人揣測,婦好是因為戰役而亡,或者是戰傷複發而逝。因為那時的戰爭,就是大規模的械鬥,很難不負傷。

總之,不管婦好是因為什麼原因去世的,她的不幸去世,都使武丁非常痛心,將她下葬在自己處理軍政大事的宮室旁邊,讓自己隨時都能看到妻子、日夜守護著她。即使如此,武丁仍然覺得自己守護的力量不夠,不足以深達幽冥。於是,他率領兒孫們為婦好舉行了一次又一次大規模的祭祀,並且為婦好舉行了多次冥婚,將她的幽魂先後許配給了三位先商王:武丁的六世祖祖乙、十一世祖大甲、十三世祖成湯。在最後將婦好許配給成湯之後,武丁終於放下了心,認為有多達三位偉大的先人共同照看,婦好在陰世里能夠得到安全和關懷了。

婦好為武丁留下了一個兒子,名叫孝己。而婦好生育的女兒至少有兩個擔任過商政府中的官員,並且象婦好那樣擁有自己的封地。她們是子妥和子媚,即子妥鼎、子媚鼎的主人。想來這兩個女兒也是武藝超群之人,才能在那個時期管轄一方。或者除了子妥和子媚,她還有另外的女兒。

從歷史記載中可以發現,婦好去世多年之後,武丁仍然對她念念不忘。按照國家制度,武丁在婦好去世后又冊立了新的王后。然而這位王后無法取代婦好的位置。不久,這位王后就在抑鬱中離開了人世。於是第三位王后又應運而生……

在武丁的眼中,婦好具有超常的神力,肉身的離開不意味著她真正的死亡。每當國家有戰事,武丁都要親率子孫大臣,為婦好舉行大規模的祭禮,請她的在天之靈保佑自己能夠旗開得勝。

完好如初的婦好墓——開啟歷史那一頁

歷史學家把武丁那個時期看作奴隸社會,其實那只是一個叫法而已。那時其實跟現在沒什麼本質不同,不存在所謂奴隸主與奴隸的你死我活的階級對立和鬥爭。考古學家已經發現,那時的殉葬之人都是戰爭得來的俘虜,而平常的奴隸,是生產的勞動民,有相當的自由,一般貴族不會用勞動民殉葬。武丁時期,是歷史上的盛世,人們安居樂業,百業興旺,手工業很發達。這從婦好墓出土的青銅器和玉器的製作工藝就可見一斑。

 


婦好三聯甗(yǎn)——中國古代最大的「蒸鍋」



婦好雖然盛極一時,可作為一名女子,在隨後的男人世界中隱去,也似必然,但3000多年後,當她突然從墳墓中又來到現實,揭開一段塵封的文明,在令人驚嘆的同時,更顯示了歷史的玄妙——

上世紀七十年代,河南安陽小屯村的殷墟被陸續發掘,然而十一位曾定居安陽的商王大墓已僅剩了十一座空陵,在三千年的歷史中早被盜得空空如也。誰也沒有想到,保存完好如初的,卻是婦好墓。

1976年,婦好墓被發現,墓中出土了4面銅鏡,還有4件銅鉞以及130件青銅兵器。除了以一對司母辛大方鼎為首的200餘件青銅禮器,還有十五種共156件酒器、以及來自新疆等地的玉器佩飾755件、來自台灣海南甚至更遠處的海貝7000多枚、各色寶石製品47件。以及各種陶器石器海螺等等。除此之外,還有為婦好殉葬的16名殉人、6條殉狗。

 

 


「婦好」樽   盛酒器 



如此豐厚的陪葬品,不僅體現了武丁對妻子的敬愛之情,更體現了婦好生前豐富多彩的生活。她不但是一位將領,能征善戰且善飲,也是一位尊貴的貴婦人,愛美而且擅於修飾,更是一位擁有獨立經濟能力的領主,擁有龐大的臣民。



婦好,這位中國歷史上如此空前絕後的偉大王后,如果不是甲骨文的殘片記錄,不是婦好鑄造的鼎被出土,不是今天的人還能夠認識甲骨文字,那麼有誰會知道她呢?有誰會知道武丁時期的商朝是那樣一個充滿人性活力,文明而又強大的國家呢?倘若用進化論的觀點臆想古代中國的原始和落後,恐怕真是辱沒了我們偉大的先人和文明了。

婦好的存在或許能開啟更多人的思維。做過大祭司的婦好,以她天賦的超常智慧,是不是早就想到給後人留下一些歷史的印證,用這種形式跟今天的人對話呢?也或許是冥冥中的定數,讓三千年前輝煌而被湮沒的人物重見天日,就是要擦拭蒙在今人眼上的塵垢,使之對人生和歷史的真實看得更清楚些,想得更明白些。

人為何而存在,誰能夠勝過婦好呢?而婦好安在?女英雄,女將軍這類考古學者對婦好的稱謂,在千百年的中國人心目中已歸屬於花木蘭、穆桂英等。婦好的出現不會奪人聲名,她靜靜地化作一個符號指向逝去的一段古老文明,今天的人對她的任何稱謂都不足以涵蓋她的光彩,她的名號早已獨一無二且空前絕後,她就是「好」——「婦好」。

出處     http://www.newsancai.com/big5/traditional/137-prosperity/25689-2010-06-11-08-31-40.html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