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處機本名亡佚,金朝皇統八年(1148年)正月十九日生於山東登州府棲霞縣濱都村。他自幼不愛儒學,偏好神仙之事,十九歲那年便棄俗入道。次年他聽聞王重陽在寧海州全真庵授徒,就前往皈依。王重陽為他取名處機,字通密,號長春子。

 

 

1168至1169間,王重陽率領他與其他弟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王處一和郝大通在山東登州和寧海州傳教,創立了七寶、金蓮、三光、玉陽和平等會,奠立了全真道的根基。

 

 

 

1169年冬,王重陽帶領弟子到了河南汴梁,寓居於瓷器王氏旅邸。次年一月初四日,王重陽羽化登仙,遺命囑咐丘處機向馬鈺、譚處端和劉處玄學習。

 

 

 

馬、譚、劉、丘四子暫葬亡師於孟宗獻花圃,隨即到陝西終南拜謁王重陽的道友和早年弟子。1172年,四子遷葬重陽遺蛻於終南縣劉蔣村,然後廬墓守墓。

 

 

1173年中秋夜,四子在鄠縣秦渡鎮真武廟各言其志,丘處機說要以「鬥閒」為務。翌日分別後他一路西行,最後來到了磻溪,在附近的破窯洞內住下來。他每日到渡口為來往行人免費背渡,此期間日只一食、行則一簑,人稱為簑衣先生。

 

 

 

 

1180年,丘處機來到隴州龍門山,見此處風景秀美,環境清幽,又有天然洞穴、泉水,又聽說這裏是漢代仙人婁景修行場所,即決定於此長住下來。他選好棲身洞穴後,即按當年王重陽師父所傳修煉之法,繼續修煉。

 

 

丘處機認真研讀道經,當讀《黃庭內景經》時,見其中有「晝夜不寐乃成真,雷鳴電激神泯泯」之句,就夜戰睡魔,勉強不眠,終於戰勝睡魔。從此丘處機夜不倒臥,只以打坐入靜為休息。

 

 

 

丘處機在龍門洞內住了多年,聲望漸高。1186年京兆路統軍夾谷清臣邀請丘處機來到終南「祖庭」主持教務。

 

 

1188年春天,金世宗下詔召見丘處機。丘處機在燕京住了半年時間,期間多次辭行,但金世宗都不允許,並常召他進宮議事。丘處機就再三懇請歸山,世宗見其去意已決,只好答應,並賜錢十萬,處機堅辭不受。

 

 

 

1191年冬天,由於金章宗下令禁止傳教活動,丘處機只好帶著趙虛靜、宋道安等幾名弟子離開陝西,回到故鄉山東棲霞。丘處機將舊宅拓建為太虛觀,繼續弘揚道法。

 

 

 

 

丘處機常把富人捐贈的錢糧拿出來救濟災民,深受燕趙、齊魯地區百姓愛戴,人們稱他「父師」。地方官員見其確實在為百姓做好事,也就默許他去做,丘處機的慈濟名聲因而享譽朝野。

 

 

1214年山東大亂,負責平亂的金朝駙馬都尉僕散朝恩知丘處機很有名望,就請他招安登州和萊州一帶的亂民。由於丘處機德望昭著,故此各地的亂民都表示願意接受招安。

 

 

1216至1219年間,金、宋朝廷多次邀請丘處機赴朝輔政,但他都拒絕前往。地方官員和士紳不解他為何這樣決定,於是丘處機分辨道:「我的行止是按天意而動的,你們如何知道呢?」

 

 

1219年冬天,蒙古成吉思汗從西域乃蠻國派扎巴兒和劉仲祿帶著前來相請。丘處機知蒙古軍隊素以大肆殺伐聞名,為了勸阻這支野蠻殺伐、橫行天下的軍隊,欣然答應了成吉思汗的邀請。次年早春二月,丘處機攜同十八名弟子,踏上了西行止殺壯舉。

 

 

 

丘處機在燕京、德興府、宣德州等地留居了一年,至1221年初出關西行。臨行之際,百姓們攔住馬頭問丘處機何日能歸,他感動地回答說:「三年可歸。」

 

 

丘處機一行西出居庸關,途經今日內蒙古、新疆、中亞細亞,穿越草原絕漠、崇山峻嶺,在年底到達撒馬爾干城過冬。

 

 

 

1222年,丘處機終於抵達成吉思汗的行宮。成吉思汗起身相迎,丘處機謹以打躬拱手為禮。成吉思汗稱丘處機作「神仙」,並問及可有長生不老的方法,丘處機答道:「只有衛生之道,並無長生之藥。」成吉思汗讚賞他的坦誠。

 

 

在隨後的大半年間,成吉思汗多次向丘處機問道。丘處機向他指出天道好生,不喜殺戮,以及治民應以敬天愛民為本、養生應以清心寡慾為要等道理。成吉思汗深表讚同,命耶律楚材將談話內容輯成《玄風慶會錄》,以之教育自己子孫。

 

 

丘處機於1223年辭行,不久成吉思汗也停止了西征。後來,蒙古鐵騎大舉南下,勢如破竹地擊潰金兵。蒙古兵向來殺掠成性,但因丘處機「止殺」的言論和全真道的保護,中原數十州郡的人民倖免生靈塗炭。

 

 

1224年起丘處機應石抹公的邀請,居於燕京天長觀。此時道教大興,燕京的道眾成立了天長、平等、長春、靈寶、長生、明真、平安、消災和萬運八會。及後成吉思汗詔命丘處機掌管天下道教,並將天長觀改名長春觀。

 

 

 

長春觀後面有御賜的太液池,池中養滿眾善士放生的魚鱉。1227年七月初三,暴雨帶來的洪水沖毀了堤岸,池中的魚鱉隨水而去,丘處機知道後笑說:「山崩池枯,魚鱉都返歸河海,難道我要和它們一樣走了?」

 

 

 

七月四日,丘處機囑告門人「當年丹陽師兄說將來教門當會大興,今日已經應驗,我現在歸去也沒有遺憾了。」七月九日,他登坐寶玄堂,留訟曰「生死朝昏事一般,幻泡出沒水常閒。微光見處跳烏兔,玄量開時納海山。揮斥八紘如咫尺,吹噓萬有似機關。狂辭落筆成塵垢,寄在時人妄聽間」,然後羽化,得年八十歲。

 

 

丘處機以古稀之年冒著風沙嚴寒和各種艱難險阻,萬里迢迢往見成吉思汗,「一言止殺」救百姓脫離兵燹之災,功垂萬世。清代乾隆皇帝有感他的事跡,曾撰聯曰:「萬古長生,不用餐霞求秘訣;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堪為正評。

 

 http://www.qiuchuji.org/index2.php?type=tale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