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

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

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唐】張九齡《感遇·其一》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

作為很多人的詩歌啟蒙,

不知道你沒有詫異過,

為什麼第一首詩是張九齡的《感遇》呢?

曾經我也不明了。

直到有一天,終於確信

人生是不會圓滿的。

方才讀懂,其中的深意。

不只是因為它

在五言古詩、七言古詩、樂府詩、

五言律詩、七言律詩、雜詩等篇目排列中,

恰屬五言古詩;

也不只是因為它的作者張九齡

可以算是初唐到盛唐的詩人;

更是因為,它道出每個活於世間的人

在處於順境或是逆境時,

該持有怎樣的本心。

沒有十全十美的人生

只有獨一無二的自己

坐觀垂釣者,空有羨魚情。

——孟浩然《望洞庭湖贈張丞相》

舉世無相識,終身思舊恩。

——王維《寄荊州張丞相》

……

在很多盛唐時人的詩里,

張九齡都是那個張丞相。

他是國之棟樑,天子近臣,

對很多人都有知遇之恩。

按理說,張九齡這樣的人,

在大部分人眼裡都是令人艷羨的存在。

事實上,也如此。

出身官宦之家,

年少就是遠近聞名的神童。

24歲參加科舉考試,一舉得中,

成為嶺南開天闢地以來

第一個考中進士的人。

至今,他的家鄉祠堂里還掛著一副對聯:

當年唐室無雙士,自古南天第一人。

去世後,又常常被唐玄宗念叨,

有新宰相人選,每每要問:

「風度得如九齡否?」

但張九齡的煩惱卻始終不得解。

做了盛世天子的唐玄宗,

早就忘了當年的勵精圖治。

寵武惠妃,一日而殺三子;

張九齡阻止,他聽信李林甫之言:

「此主上家事,何必問外人!」

重用口蜜腹劍的李林甫,阿諛之風盛行,

張九齡勸說,他直接就不和他商量了。

面對安祿山狼子野心,又盲目自信,

張九齡直言利害,他不以為然,

「不可誤害一個好人。」

最後因為是否任用牛仙客再起爭議,

終於罷張九齡宰相之職。

736年,貶為荊州刺史的張九齡58歲,

雖然是政治失意,

但張九齡依然保持了一顆赤子之心,

寫下了這首詩: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

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

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感遇十二首·其一》

春有蘭葉葳蕤,秋有桂華皎潔,

世間草木隨四時而轉,生機勃勃,

只要你願意相信,它仍是人間好時節。

生為草木,散發清香只是天性。

有人欣賞,固然值得歡喜;

無人欣賞,也還是做好自己。

一個歷經波瀾,官至宰相的作者,一首只為本心,隨遇而安的詩,它和看夏蟬不煩,看秋風不悲的少年一樣,

是赤子的真心;和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一樣,是可貴的勇氣。

只是可惜,他的擔心最後都成了現實。

帝王昏聵,奸臣當道,大唐基業漸毀。

待安史之亂之後,盛唐再不復。

人間一趟

只為美好

海桑曾在一首詩里,說出了人間很多的不平:

「有時候,好人不得好報

甚至步履維艱,惡運頻來

有時候,惡人不受懲罰

甚至一生富貴,良心也自得

有時候,耕耘卻沒有收穫

甚至被人嘲笑,像個傻瓜

……」

但是呢,

「仍然要做好人,仍然不去做惡人,仍然要愛」

生活不易,

不盡人意的事總是接踵而至,

但我們還是會遇見很多美好:

比如愛你的家人,

比如不經意中的善意,

比如四時的美景,

比如墜入星河的月亮。

始終相信:人間一趟,是為美好。

這也是生而為人的本心。

我要成為一個溫柔的人

汪曾祺曾有部很奇怪的作品

——《中國馬鈴薯圖譜》。

更讓人想不的是,

這個作品寫於他在張家口勞動時期。

那時,他被開會少了點。

難得有閒暇時,他就扎到了馬鈴薯地里。

馬鈴薯開花,他就畫花和葉子;

等馬鈴薯逐漸成熟,他就畫薯塊。

畫完一種薯塊,他就把它放進牛糞火里

烤烤,然後吃掉。

後來,他說:

像他這樣吃過那麼多品種的馬鈴薯的,

全國蓋無二人;

他還發現了「麻土豆」的花是香的,

這個連科研站的研究人員都不知道。

會吃會做的汪曾祺

這還不是個例。

不管生活境遇怎樣,

他總能發現各種好玩的事兒。

比如,幹活時,

感嘆殺菌劑是「很好看的天藍色」;

採到了一個大蘑菇

就樂呵呵地高興不已,可以做湯了。

永遠怡然自樂,

永遠對生活充滿熱情。

尤其,他與妻子施松卿之間的感情,

成就了「家人閒坐,燈火可親」的佳話。

所以,汪曾祺說:

「我想成為一個溫柔的人,

因為曾被溫柔的人那樣對待,

深深了解那種被溫柔相待的感覺。」

「愛,是一件非專業的事情,

不是本事,不是能力,

是花木那樣的生長,

有一份對光陰和季節的鐘情和執著。

它讓我們變得堅韌,寬容,充盈。」

清人在選編《唐詩三百首》時說:

「就唐詩中膾炙人口之作,擇其尤要者,每體得數十首,共三百餘首,錄成一編,為家塾課本,俾童而習之,白首亦莫能廢。

自古富貴而名滅者,數不勝數,如草木靜自開放,更屬常情。

我們所能做的,大多只是些小事情,比如熱愛時間,思念母親靜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樣清白,完成普通的生活。

可是,這也是絕版的人生啊。餘下的每一寸光陰

都值得去好好浪費和倍加珍惜,看清自己的本心,坦坦蕩蕩地活著。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

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

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雖歷盡滄桑,仍含笑,溫暖如初!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24/1687388.html

    文章標籤

    唐詩三百首 張九齡 感遇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