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本質,是父母的自我修行!

 

教育是一種自醒,是一種人的自醒,一種你的自醒。在完成自身生命圆满之途上,孩子及其教育是一座橋。借着你有一個小孩和教育他,在你自己身上下工夫吧,以此來實现整個存在的圆满。教育是一种自醒的途径,向外勸導你的孩子,向内勸導你自己!

 

 图片来自插画师蘑菇君

 

 

 

孩子是一個敏感的接收器,他在反映你的聲音和信息。

 

一個好的家長,應把教育的重心由教育孩子放到教育自己上来。對於覺悟的家長來講,教育孩子只是個藉口,自我教育才是真的呢。當你把自己教育好了,孩子只是美好的你的反映,他自然會變好。

 

萬物需要的不是他我教育,而是自我學習和自我教育。而實質上,在人的智慧創造之中,也只有這一部分是真正有意義和起作用的。

 

你在孩子身上看到的问题,是你自己问题的投射。

 

對於一個家庭來講,你是樹根,孩子是花朵。如果花朵有问题,多半是樹根也有问题。家長们常常“看到”的孩子的問题,其實是他自己的问题在孩子身上“開花”。孩子是你的投射銀幕。

 

從本質上講,不存在有问题的孩子,只存在有问题的家长。

 

家長意味着“頭腦”,孩子代表着“心”。当生命的存在看似出现问题时,那是“頭脑”出了问题。“心”一直健康,“心”怎麼可能有问题呢?没有你的角度、判定、認為,你眼中会有有问题的小孩吗?谁制造出了一个有问题的小孩?你。是你創造了一些问题概念,然后投射在孩子身上。是你眼花,把一塊完美无瑕的玉看成了一塊醜陋的石頭。

 

如果你是一个恐惧的家长,你肯定有一个有问题的小孩。你的恐惧越大,你眼中小孩的问题就越多。

 

恐懼導致掌控。你越恐懼,你越倾向于去把握住某種東西,以讓你自己有安全感。掌控者是頭腦,而小孩通常都是自由的心,他們像水一樣流动,很難被掌控。這使得你越想抓住、越想驾驭、越想掌控,越抓不住,越驾驭不了,越掌控不住。

 

你的恐惧越多,你要求孩子就越多,因而你眼中小孩的问题也就越多。小孩是一个有问题的小孩,真是这样吗?没有你的恐懼,没有你的壓制或判断,他真的很难教育吗?问一问你自己。

 如何才能讓一個小孩天然成長?當你成為一個完全無懼的家長時。

 

 

人們都期待自己的小孩长大以后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如何才能使他呈现出“最大”的智慧和能力呢?那就是讓他按照天性成長。

 

放一匹小馬在遼阔的草原上自由奔放地成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馬的主人需要多大的无懼的心啊!他会担心小馬在道路上遇到這樣那樣的危險,出现這樣那樣的问题。他会担心,放任小馬,它以後會怎樣,它長大會如何。你怎么敢對你的小孩撒手?你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在一個小孩的自由形態上,可以看出一個家長无惧的心到底有多大。不是像老天一樣大膽的人,他的小孩无法享受那纯然无边的天空大地。

 

在一個小的孩子面前,我們總是在无意识中扮演上帝。

 

我们知道什么東西对他最好,我们知道什么样的道路对他最好。從其一生的長遠角度來看,你真的知道什么对你的小孩最好吗?以你的“知道”来控制你的小孩按照你的道路行走,把你认为是好的或对的東西强加给你的小孩,那简直是挟持,你在挟持他的生命自由。

 

在那无明中,以愛或對他好的名義,你對你的小孩做過多少蠢事你知道嗎?當一個人在无明中时,你怎樣對待自己,你就怎對待他人。你用惩罰自己的方式来惩罰你的小孩,你用責備自己的方式責備他。當你还是一個有許多问题的家長時,你怎能教育出一個和你不一樣的小孩?你管得越多,他越成為你。你管得越多,他越成為你不希望他成為的那部分——成為你内心中所討厭的自己的那個形象。只有你管他越少,他才會越來越不像你,越來越發展出你生命中所没有的新的部分。

 

你确定什么样的道路才是你的孩子该走的最好的人生道路?你是上帝吗?如果你真的是上帝,那就像上帝一样去做,彻底撒手让孩子自己成长。看,那天底下的众生——老虎、狮子、蚂蟻、蜜蜂,哪一个不是它们自己在成长,上帝可没有操控它们的人生道路哦。

 

要求、期望、負責,並不意味着愛。

 

我们衡量自己对一个人是否有愛或愛有多深,往往会看对他有没有要求、期望或負不負責、那程度有多深。當我們對一個人要求越多、期望越高、掌控得越狠——我们越負責時,我們就越愛那個人;反之,我们就不愛他,或愛他不深。這是真的吗?這是一個錯誤。

 

要求、期望或所謂的負責,謹謹是恐懼的另一種化身,另一個名字。因為我們自己有恐懼,當我們對另一個個体要求、期望或負責時,能使我們感到與對方聯結得更深、更緊,使我们自己感到安全。

 

教育是为了彌補安全感的,当一个人越强调教育,其背后的不安全感越大。教育似乎是一种掌控,它建立在对未来和恐惧的幻覺基礎上。一个人越恐惧就似乎越需要教育和被教育。

 

萬物需要的不是他我教育,而是自我學習和自我教育。而實質上,在人的智慧創造之中,也只有这一部分是真正有意義和起作用的。

 

心存恐惧的家長,在无意识中把孩子当成了自我安全感的“人質”。

 

你必須變成優秀和美好的,否则我就不安全;你必須變得有能力,否则我怎么能够安心?瞧,家長們在把孩子變成他們内在安全的要挟物。

 

當一個小孩是家庭中的“人質”時,你猜,這個小孩能否受到真正的良性教育?小孩变成了家庭内在恐惧之河上的波濤,他当然无法獲得那生命中真正需要的。當你恐惧,他能感受到恐惧,即使他很小;当你放松或自信,他也能感受到。小孩是一个敏感的接收器,他在反映你的声音和信息。

 

一个好的家长,应把教育的重心由教育孩子放到教育自己上来。对于覺悟的家長来讲,教育孩子只是个借口,自我教育才是真的呢。当你把自己教育好了,孩子只是美好的你的反映,他自然会变好。

 

来检点一下你自己。盘查你内心的恐惧,是你真正想教育出好小孩的开始。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治疗,它治疗的正是人类之心的恐惧和愚痴。来从更深的层面理解教育。

 

 

真正的愛是什么?

 

我们常常会说,一個母親对于孩子的愛是全然的、百分之百的,真的吗?當一個人内心还存有恐惧时,他对另一個人的愛就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真正的愛是什么?并不是你能把自己的命都给他,也不是他要什么你都能满足或给予。真正的愛和此无关。

 

真正的愛是一种无為。它没有要求,它里面没有任何恐惧的陰影,它不隐藏任何掌控的企图。它像太陽给予万物光和热一样,给出本性的能量。你不期待他,不要求他和本来的自己有所不同,不试图改造或修正他。真正的愛完全无条件的。无论如何你都愛他,怎么样你都愛他,你的愛甚至和他无关。这才是真正的愛。这愛像老天对万有的态度一样,给予你但对你没有要求、没有期待,他对你无为。

 

如果把这个称为真愛的标准,那么来重新思考一下你的愛,那是不是真正的愛?

 

所有关系的本质都是你与自己关系。

 

在当代的幼儿教育中,我们非常强调亲子关系,但存在一个所谓的亲子关系吗?

 

其实,整个生命存在中,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你与他人的关系。所有关系的本质都是你与自己关系的投射。你与你念头的关系是你与整个世界关系的母体。你所有外在的关系,都是这一关系的投射。因此,严格地说,像不存在其他人际关系一样,也不存在一个亲子关系;因为对一个具体的你来讲,不存在一个外在的小孩,只存在一个内在的小孩。你对你内在小孩的态度,就是你与你外在小孩的关系。

 

如果你与你的小孩关系混乱了,如何处理好你与他的关系?处理好你和你信念的关系即可。请深入你自己的内部,理解你真正的想法,这才是解决人际关系的根本要点呢。

 

教育孩子,就是自省。

 

我们对人生问题深入探索就会发现:当你没问题了,整个世界的问题就结束了。如果我发现世界是有问题的,那一定是我还有问题。当我不能百分之百地接纳这个世界的时候,那说明我的心还没有实现它自己的圆满。看到世界是圆满的,只是见证自己内在圆满的一个结果。

 

如果我在孩子问题上,存在着焦虑、担心或要求,那一定说明我的内心还深藏恐惧、狭隘的见解、自以为是、好为人师等无明之相。当我不是安守在觉知上,我问题重重。当我问题重重时,我一定正在我的念头上生死翻滚。无论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只要我还痛苦、焦虑或担心,就一定没有看破生命的幻象,没有看到存在的真相。

 

教育是一种自醒,是一种人類的自醒,一种你的自醒。在完成自身生命圆满之途上,孩子及其教育是一座橋。踩着这座橋,你回到了你自己。孩子是你的投射之物,教育是你的投射手段。在實现孩子的圆满之中,你必圆满你自己。同样的道理,你在圆满自身的过程中,你的小孩也必圆满。外在世界是内在世界的结果,内在世界给予外在世界它美好的能量。

 

借着你有一个小孩和教育他,在你自己身上下工夫吧,以此来实现整个存在的圆满。教育是一种自醒的途径,向外勸導你的孩子,向内勸導你自己!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