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宗之殤:一個天才皇帝所能受的最大屈辱

 
宋徽宗趙佶,他是以6000多萬元人民幣創下中國畫拍賣紀錄的《寫生珍禽圖》的作者,也是《滿江紅》里「靖康恥」的釀造者,他是《水滸傳》里提拔高俅的端王。他在位25年,貪圖享樂、統治腐朽,只知道與李師師等名妓琴棋書畫,早忘了怎樣守住自家天下。

直到金軍兵臨城下,才匆匆禪讓給太子趙桓(宋欽宗)。不過,這早已無法挽回宋朝的敗局。北宋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由趙匡胤創立的北宋帝國歷經166年風華絕代之後被金朝滅亡。

窮奢極欲的天才書畫家趙佶,從這一刻從天堂墜進地獄,嘗盡了一個皇帝所能受到的最大屈辱。

靖康二年正月十日,金軍統帥宗翰和宗望將宋欽宗及其親王和朝廷大臣囚禁於金人軍營,二月六日,命令宋欽宗跪聽金太宗詔書:宣布宋徽宗與宋欽宗被廢為老百姓,然後下令當場剝去宋欽宗的皇帝服裝。

四月一日,金兵押著大批俘虜和戰利品啟程北撤。金人的俘虜包括北宋帝國的兩位皇帝,以及他們的皇后、嬪妃、皇子、公主(帝姬)、親王、宗室、外戚和朝廷大臣,甚至包括伎藝、工匠、廚師和娼優等各色人等,據史料記載有10餘萬人。

 

宋徽宗一家坐著以前從未坐過的牛車北上,當時正值四月,北方還比較寒冷,宋徽宗、宋欽宗與鄭氏朱氏二位皇后衣服都很單薄,晚上經常凍得睡不著覺,只得找些柴禾與茅草燒火取暖。

宋欽宗的皇后朱氏時年26歲,少婦丰韻,艷麗多姿,經常受到金軍官兵的調戲。一個叫骨碌都的金兵調戲朱皇后,嚇得朱皇后心腹疼痛,骨碌都竟然趁機撫摸她的胸口。

金軍官兵飲酒作樂,還常常強迫宋徽宗和宋欽宗像侍從一樣侍立一旁,兩位皇后則像歌姬一樣唱歌跳舞助酒。離隊小解的嬪妃,則直接遭到金軍士兵的強暴。

到達金國首都會寧府後,金人舉行了隆重的獻俘儀式,宋徽宗、宋欽宗兩位皇帝,還有后妃、宗室、諸王、公主(帝姬)和附馬等,都得穿上金人百姓的服裝,頭纏帕布,身披羊皮,袒露上體,到金人的宗廟行「牽羊禮」。

最「誅心」的是金人給宋徽宗和宋欽宗贈送污辱性封號:宋徽宗為「昏德公」,宋欽宗為「重昏侯」。宋欽宗的皇后朱氏想起一路的奇恥大辱,難以下咽,當夜就自盡了。

 

宋徽宗與宋欽宗姿色衰退的嬪妃300餘人被沒為奴婢,為金人浣洗衣服,其他的宮女,甚至包括皇家帝姬,名門閨秀,則成為金人軍隊的「慰安婦」。

宋徽宗和宋欽宗還得繼續向北。宋徽宗的皇后鄭氏病得十分嚴重,宋欽宗為了不讓母親留在路邊等死,就背著她行走,但第二天早上,宋徽宗的皇后、宋欽宗的母親鄭氏還是死了。

宋徽宗被金人押到極北方,關押在五國城,也就是今天的黑龍江依蘭縣。

宋徽宗曾被後人稱為「宋鼻涕」,據說就是這個時候哭出來的名聲——為逝去的皇后,為昔日的榮華,宋徽宗一路不停地哭泣,不久就哭瞎了雙眼。

有一次,宋徽宗父子遇到一位來自汴京的老人,回憶往事,三人抱頭痛哭,被五國城的統領看見了,命令士兵抽打了父子二人各50鞭子——宋徽宗當晚將衣服剪成條子準備結繩懸樑自盡,恰被宋欽宗看見從樑上抱下來,然而,父子倆也只能抱頭痛哭。

為了度過極北寒冷的冬天,宋徽宗他們也和當地人一樣,住進幾尺深的地窨子。最後,宋徽宗頭髮脫落,耳聾眼花,已經欲哭無淚。

 

9年後,宋徽宗死在遙遠的五國城,也許是餓死的,也許是凍死的,反正宋欽宗趙桓發現時,其父的屍體已經凍得像又冷又硬的饅頭。

金兵將宋徽宗的屍體架到一座石坑上焚燒,燒到半焦時再用水澆滅,將屍體丟入水坑中,據說這樣就可以用坑裡的水做燈油。

一旁悲痛欲絕的宋欽宗也想跳入坑中一死了之,但金兵卻拉住他,說如果有活人跳入坑中,坑裡的水就做不成燈油了。

國破、家亡、至親被害、妃嬪被辱,自己凍餓而死後還被焚屍熬油。這大概是一個皇帝所能遭受的最大屈辱了,但恐怕沒有誰會同情他吧,因為在這之前,已經有一個國家和千百萬百姓因他而亡了。

修《宋史》的史官評價說:「宋不立徽宗,金雖強,何釁以伐宋哉」。是啊,以北宋之強,只要不是徽宗繼位,金國再強也很難如此之快的滅掉北宋。宋徽宗的父親尚為他留下了5000多萬緡的結餘,但被他用一塊塊花石綱、一個個園子折騰殆盡,百姓更是民不聊生,這樣的徽宗當真是讓人同情不起來啊。

...
 
...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