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753      

  有眼者,必見之,有福者,将早日遇見之,并實踐之

按:針對全球讀經網帖子《孩子讀經,家長放心》,網友“莊周”回應之。王财貴先生覆帖讨論。

莊周在 2014/01/26發表的内容:

孩子讀經,家長放心。說句心裏話,這個放心有幾層理解。如果說讀經是孩子成人的條件,那它很可能是一個充分必要條件,這點倒是可以放心的。但如果及早、老實、大量讀經對孩子成才的條件,我有種強烈的感覺,讀經是一個必要條件,談不上是一個充分條件,這點是值得憂慮的

王财貴先生:

呵呵!莊周之言,似有理,然亦可進一步商量。所謂充分條件,是有之即然,所謂必要條件,是無之即不然。

若必較真起來,究極而論,除了純粹的邏輯推論和獨斷的宗教信仰(如上帝說有光就有光,有人就有人)之外,天地萬物的存在,并沒有什麽是必要而又充分的條件。

所以責求讀經對教育的成功負充分而必要的責任是太過苛責了。

讀經當然不能說是完滿教育的條件,要培養人才,條件還多得很呢,怎可說讀經就充分了呢?

甚至,即使說必要,也太沉重。難道不讀經就一定不能出人才嗎?

所以,讀經既非充分條件,也非必要條件,當然,更不可以說是充分而必要條件。

不過,吾人對于人間之事,往往沒有這麽較真,往往都是相對而論的。所以,如果天下沒有一種可以作爲養才的充分必要條件。那選擇一較好的,無害而有效的教育,也就可以放心了,至少放心的指數就會增高。我想,對讀經教育充滿信心,而說“孩子讀經我放心”的家長,也是這個意思。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硬要說讀經是天下間最爲接近充分而必要的育材條件,也是可以的。因爲讀經理論中包涵了兩個自我升進的因子,便使得讀經立于不敗之地,日久常新,永爲潮頭。

第一,吾人說讀經只是打基礎,而且如果孩子是活的(當然孩子是活的),而打下的基礎又是活的(經典是智慧的結晶),則此基礎便具有活力,而可以在活的生命中自己活出活力來,去吸取所有對生命有意義的各類學問,而且源源不絕,動而愈出,而且如滾雪球,愈滾愈大,終身受用,無有盡者。這種基礎當然是“必要”的,而本身雖不充分,它卻會不容自已順理成章地走向“充分”。

第二,我們常勸聰明的家長,切勿因感到讀經對孩子有極大的進步,因而滿意,因而不思長進,因而自誤且誤孩子了。所有家長都要博聞廣識,盡力去找尋看看,有沒有一種放心指數比讀經更高的教育,若有朝一日發現了,則應立即抛棄讀經而就之。所以,讀經本身如果不是最充分最必要,但它鼓勵人走向充分與必要,若因讀經理論之勸導而尋得真正充分必要者,讀經理論亦與有功焉,所謂若有一個臣,斷斷兮,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

所以,讀經教育永遠立于不敗之地,是最佳的選擇,除此一路,皆是妄作。若有人說,如此豈非占盡便宜。且别人也可以這樣說,豈不也同樣最接近完滿?說了等于沒說,讀經教育還有什麽特色。

答曰:不然,天下古今,除了孔門學而時習,見賢思齊,從道而行,無可無不可之外,沒有一種教育理論(或人生智慧)是如此開放的。每一種教育或許都有它的見地和用處,但既已立個規模,都是在術上說,有其一面的精采,便有其另一面的限制。尤其西方人的理論(教育以及教育以外的所有理論)都是知識型的,都是術的。而一百年來,中國人亦步亦趨的就是西方這一類型學問。中國人自己耽誤自己了。

若真有一種教育理論是如此開放的,則它必同于讀經教育。所以吾人出來推廣讀經,因爲讀經不是我的,不是你的,而是天地的,所以,它必成爲教育主流,将成世界教育主流。有眼者,必見之,有福者,将早日遇見之,并實踐之。

若非如此,吾人不敢如此自誤誤人也。吾人也不必如此庸人自擾也。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