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從小讀文言文和白話文的差別】

以下這段文字,是「兒童讀經」運動的首倡者,王財貴教授的演講中所舉的故事,這提供給我們一個把「超級電腦變成計算機」的最佳例證:

「現在我舉一個另外的例子,這不是我說的,這是唐德剛先生,他反省胡適之他的所謂白話文運動,胡適之先生是鼎鼎有名的名人。他自己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邀請,在他晚年的時候,用英文講自己的一生的經歷,叫作自傳。不是口述自傳,因為是英文,但是這個很有歷史價值。所以,他就叫他的學生唐德剛,現在在美國紐約大學當教授的唐德剛,他把它翻譯成中文。

在翻譯的時候,唐德剛一面翻譯一面就下註解,這對於胡適之先生的功業有一些評論。在討論到民國八年,五四運動,民國九年,白話文運動的時候,唐德剛先生這樣說,我來念給大家聽:

『這一場的白話文運動,尤其是以白話文作為中小學教育工具這一點,其建設性還是破壞性,究竟孰輕孰重,最好還是讓在這個運動影響最重的時期,受中小學教育的過來人,來現身說法。(補充:因為民國九年的時候,胡適之建議國民政府,把我們小學的國文教育完全改成國語,就是完全改成白話文。小孩子只學白話文就好了,不要再學那些極其拗牙的古文了。這叫白話文運動。唐德剛先生就是那時候正好是小學生要入學的人。於是他親身經歷到這種變化。)要是由我來說才能夠知道這種教育到底是成功的失敗的。是對國家有利的還是在殘害國家的。筆者本人就是胡先生所稱許的當年新學制所受教育的小學生之一。不幸,我是個鄉下孩子,距離我家最近的國民小學叫做公立小學。公立小學一概都照政府的辦法教白話文。這個小學也在十里之外,我們上不了公立小學。只好在家裡祖父開一個私塾來教我們幾個親戚的孩子。我祖父是革命黨,他的頭腦是很新的,所以他有許多的改良,不是按照一般的私塾教育。但是在國文這一課,他卻規定我們要背誦古文。作文也要用文言文,不許用白話文。我們在這個私塾之內讀了七八年之久。我的國文就從『床前明月光』一直背誦到『若稽古帝堯』。『若稽古帝堯』是尚書,號稱極其拗牙。所以把尚書都背完了,大概,四書五經諸子百家都背完了。所以最後連左傳選粹和史記精華錄也能整本的背。在我們這些同學當中,除了二三個實在念不下去之外,大多數的孩子都不以為是辛苦,最後在家長的鼓勵之下,竟然也主動去讀資治通鑒和昭明文選這些大部頭的書。那時候幾歲?十一歲。在我們十二歲那年春天,家長送我們上初中,必須有一張小學文憑,所以就把我們插班到公立小學去,我現在還清清楚楚記得,在公立小學所上的第一堂國語課,就是有關早晨那個公雞的白話詩。他的詩是這樣子的:『喔喔喔,白月照黑屋,喔喔喔,只聽富人笑,哪聽窮人哭,喔喔喔、喔喔喔』。(聽眾笑)那時表兄和我三個人,都已經會背誦全篇項羽本紀。就是史記的一篇文章《項羽本紀》。項羽的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我去數一數,總共九千二百個字,他們全都會背。但是上國語課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和其他六年級同學一起大喔特喔。(聽眾笑) 在我們樓下就是小學一年級,他們國語課我記得幾句:『叮噹叮,上午八點鐘我們上學去,叮噹叮,下午三點鐘我們放學回。』那時小學生們念國語還有朗讀的習慣,所以早上早自習,晚上晚自習,只聽得全校的孩子一邊喔喔喔,一邊叮噹叮,好不熱鬧。(聽眾笑)(講者除下眼鏡)各位,有教就有,沒有教就沒有,同樣上學,同樣教書,他同樣做功課;你教他什麼,他就是什麼。

胡適之的例子,可以讓我們做一個警惕,胡適之四歲就開始讀古詩,六歲上私塾,就開始背古文,到了九歲的時候,讀了三年古文,他自己就能自己看古典小說了。所以語文教育語文教育嘛,能夠看古典小說,這個語文程度己經很高了。兩年之內,他偷偷地看完三四十本古典小說。一輩子的作文基礎就奠定了。九歲。十一歲的時候,他老師就正式教他讀古書。因為已經讀了四年古書了,以前讀書是背,現在是自己讀。已經有能力自己讀了,教師教他第一本書叫作資治通鑒。十一歲就讀完了。到十三歲就把左傳讀完了。把左傳讀完了,大概這輩子中國書都讀過了,以後就是復習、綜合、創造。任何以前中國讀書人都在十三歲之前把所有應該讀的書全部讀完。一些重要的書都放在肚子裡面,假如沒有這樣子的教育,這一輩子不要想要成為一個所謂的大人才。就沒有了,大人才就跟這個人分家了。胡適之接受這種教育,他也沒有變成書呆子。以後他的記憶力很好,學英語學得很快。所以十九歲考公費留學,二十歲出國去。到了二十七歲在哥倫比亞大學拿哲學博士,他憑什麼拿博士?他寫了一篇文章叫先秦名家研究,諸子百家已經很困難,名家更困難。沒有高度的文言文基礎,能夠研究先秦名家嗎?所以胡適之非常容易就寫出來了,因為十三歲前就讀完了。而且他寫出來以後,美國教授看不懂,所以糊裡糊塗地通過讓他畢業了。(聽眾笑)二十八歲回來北京當北大教授。他憑什麼當教授,十三歲之前的功力。他後來寫了一本書叫《中國哲學史》。他憑什麼寫中國哲學史,你能嗎?不到三十歲全國聞名。憑什麼?十三歲之前受的教育基礎,他去演講引經據典不要帶書的。從來不會錯誤,因為他至少會背一千首詩詞,至少;其他的書不用說了。在他成名之後建議我們的教育部,不要再讓兒童讀古文,從此以後中國人沒有胡適之。出不來了,出不來了!可憐的中國。胡適之讀古書長大的,你不是要寫白話文?白話文寫得很好嗎?胡適之讀古書長大的,徐志摩、朱自清,白話文不是寫得很好嗎?讀古書長大的。錢鍾書、沈從文,讀古書長大的。魯迅、老舍,讀古書長大的。林語堂、梁實秋,讀古書長大的。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