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內容要把握

 

你教他什麼嗎?那到底我們教一個孩子什麼東西呢?有沒有去思考過呢?這個問題不是擺在面前非常明顯的嗎?不是大家都知道嗎?但是,你有沒有真的知道?什麼叫作真的知道?我們只要問一個問題就知道了,就能夠測驗出來一個人是不是真知道。我有時候去學校裏面演講,尤其我常到小學去演講,在演講當中提到這個問題,說教育的內容要把握,我就說:請問各位老師你知不知道你在教你的學生什麼教材?大家都說:我知道啊。那我說:我的問題可能你沒有聽清楚,我不是問你,你現在教的什麼教材而已,我是在問你知道不知道你為什麼教這些教材?哎,這個很多人都開始思考了。一個老師知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教這些,他已經在教這些了,我們要知道你為什麼要教這些?你若連要教這些還是不教這些都不知道,你為什麼拿這些來教?這不是糊塗嗎?所以,一問到這裏大部分的老師都不能回答。有些聰明的老師會說:我知道。我說:為什麼?他說:因為校長叫我這麼教。(眾笑)大家都覺得可笑,對不對?不過,你想一想:現在天下的所有學校老師是不是都因為這樣子,所以教你孩子這些教材。你還要笑嗎?你覺得可笑嗎?如果你覺得可笑,那真的這個世界是可笑的世界,到處都很可笑。而你是做家長的,你認為老師這樣是可笑的,我就問家長說:各位家長,你知道你的孩子現在在學什麼功課嗎?當然知道,我天天都在指導。我就問我就說我的問題沒有那麼簡單,我是問:你為什麼這麼認真指導你孩子這些功課?家長就答不出來了。聰明的家長會說:因為這是老師佈置的。各位,這也是可笑的,對不對?是因為老師佈置的,所以我就要認真地指導。但這句話也不是完全錯,假如他的背後又講一句:因為我知道老師所佈置的功課對我的孩子都是很有意義的,我為了我孩子生命的意義,所以我認真地指導他功課,這個家長了不起!假如老師也是這樣,為什麼你教這些功課,因為校長要我教這些功課,而且我知道校長所要我教的這些功課是對人生很有意義的,對我的學生是有重大價值的,所以我就遵照校長的意思來叫孩子這些功課,這個老師也了不起。你如果是這種家長,孩子的老師如果是這種老師,我恭喜你!而且恭喜你的孩子!假如不是,我告訴各位,你在殘害你的孩子了!不是嗎?所以教育的內容要把握。

 

   在師範學校裏面,師範學校就是教一些大學生,然後這些大學生將來要出去當老師的,在師範裏面的教育,這些師範大學的教授教學生的時候都告訴學生:你將來出去要教這些教材。從來就沒有叫學生思考一下,這些教材是不是有意義的?所以,我剛才才說一塌糊塗就是這個意思。我現在並不是一定說我們現在的教材沒有意義,我只是說我們要去思考它是不是有意義。請大家不要誤會啊,誤會我都在批評別人,因為我講話的時候的口氣或說大家聽起來如果不善聽,會有這種誤會,誤會我在批評別人,我在批評我們現在的老師跟家長。其實我不是在做批評,我只是在講道理,說我們要不要先思考一下這些教材有沒有意義,我們才認真去教這些教材,我只講這一點。(眾鼓掌)甚至我們如果再追問下去,就會有很多人心裏很不安、不高興啊。

 

    比如說我們要追問下去,我們就問校長:請問校長你為什麼要老師教這些教材?校長會說:這是國家規定的。在臺灣是這樣說啦,在大陸我不知道啦,在大陸我不敢問啦。(眾笑)所以這是臺灣的故事啊。我問臺灣的校長說:你為什麼要老師教這些教材?他說:這是教育部規定的。我如果到教育部問教育部長說:為什麼我們全國都教這些教材?我們教育部長會說:因為美國人這樣教,所以我們就這樣教。各位,這合理嗎?大家會知道不合理。但是,我們就是這樣辦的,我們的教育就是這樣辦的,你知道嗎?中國人在這一百年來喪失了思考的能力,至少在教育這件事情上我們中國人從不思考。我並不是說美國的教育是不對的的,我並沒有這樣講啊,你要告訴我美國是對的,所以你這樣做,你了不起!你不是跟著美國走,你是跟著自己走。但是,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教育學者他來跟我說:因為美國教育是對的,只是因為它是美國,而美國現在是成為全世界的共識——“美國模式”,成為全世界的。而我們中國應該跟上世界的腳步啊,我就請問:你有沒有思考過這個世界走的方向是對的,所以你跟世界的腳步?還是只要世界的腳步你就只跟?這是不一樣的心態啊,我並不是說不要去跟世界的腳步,我是說:世界的腳步你要想一想,是這個意思。跟著世界腳步啊,確實是一般人不再思考的問題,只要世界的腳步就對你了。

 

   不過,我聽過一個故事,可以讓我們警惕警惕啊。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啊,因為就十幾年前啊,有一個美國的學者到中國來講學。那麼有一次啊,他是對讀經的家長跟老師演講,他看到這一批人啊真的是有很深的中國情懷,因為他們讀經典嘛,有這個情懷,所以這個教授講到一半的時候,他忽然說:“我要告訴你們一個秘密,這個秘密是不能講的,因為我們在美國的這些學者的同伴啊都互相警告,不可以告訴中國人這一件事。但是,我現在告訴你們。”他說:“一百年來,西方人往這邊走,中國人就跟著走,已經跟一百年了。現在西方人發現這條路好像不大對,西方人轉頭了;如果中國人呢現在一轉頭,於是中國人就領導我們了。”(眾笑,眾鼓掌)但是,因為中國人跟慣了,西方人一轉頭,中國人還要跟過去再轉頭。(眾笑,眾鼓掌)你一定要跟著美國走嗎?那你一定不跟著美國走嗎?其實這兩個問題都不必是肯定的嘛,它不是一定要,還是一定不要。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我要跟著道理走,這是肯定的。(眾鼓掌)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