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寫好白話文,必須多讀文言文】林登順   2017-10-04

DSC07978    


 近一個月來,高中國文突然成為顯學,人人一把號,儼然都是語文專家!文言文要占高中國文課綱比例多少,在課審大會中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委員們似乎都是學有專精的教育專業者,「大放厥辭」(韓愈的文句)為了學生未來要如何如何?卻對國教院研修小組經過兩年研修的成果視若無睹。

 課審大會召開過程,眾多高中國文教師、國語文專業人士「大聲疾呼」(韓愈的文句),大會仍在諸多因素主導下,「雜亂無章」(韓愈的文句)而且「牢不可破」(韓愈的文句)的通過早已形成的意識決定。讓許多語文教學者、中華文化關懷者「垂頭喪氣」(韓愈的文句)。


 文言文要讀多少才夠,得有實際論據做依歸。中國書籍種類數量將近十萬種,時間跨度可拉長五千年以上。文言文的書寫形式,伴隨著中國書籍的刊行存在;假若熟悉這種行文,五千年上下的書籍幾乎都能隨意閱讀,遑論「我手寫我口」的白話文。

 古人書寫會不會運用白話文句或在地詞語?當然會!最有名的就是《楚辭》;屈原運用得相當恰當、優美,造就成南方文學的代表。但中國文學作品,較難閱讀的也是《楚辭》,因為屈原用了大量的楚地白話文,經過千百年,這些當地詞語、白話文成為閱讀的障礙,需要註解才能了解原意。元明清許多戲曲、章回小說也是這種情形,看不懂的地方往往是當時、當地的口語白話。

 胡適之先生倡導白話文之前,透過閱讀文言文書籍吸收養分,涵養學識內涵;因此倡導白話文,理直氣壯,運用文字「駕輕就熟」(韓愈的文句)。這不就是要歸功於他從小大量閱讀的文言文嗎?

 筆者從事古籍導讀教學二十多年,大一學生上學期的作業,是圈點《四書》的《論語》、〈大學〉〈中庸〉;大部分學生在高中以前,幾乎沒有從頭到尾讀過《論語》,更不用說《孟子》、〈大學〉、〈中庸〉,這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禮、義、廉、恥都不懂,還能談什麼呢?

 寒假作業則要求圈點經部《孟子》、《禮記》任選十篇;史部《史記》二十篇、《漢書》二十篇;子部則要讀完《老子》、《莊子》內七篇,這是道家核心思想;另外《韓非子》〈說難〉、〈內外儲說〉、〈定法〉外任選五篇,這是法家思想,也是訓練說辯能力的教材。集部則要任選《昭明文選》三十九類文體的二十類來閱讀。文學理論總集成《文心雕龍》五十篇,則要任選十篇圈點。

 下學期陪伴學生背誦詩、詞、曲、賦共一百篇;另外,學生要摘寫古文一百篇佳句名言筆記。
 這是對國文、中文專業學生的要求,如果一般高中生或大學生,至少該讀文言文,才具備有效閱讀的能力。這種能力的養成,不只文言文會讀會看,百年來的白話文更不用說了。最重要的是擁有閱讀五千年文化的能力,能順暢運用文字,具有熟練的說、寫能力。

 文言文不是洪水猛獸,而是千百年來人們熟用、精煉的書寫形式,文句簡潔典雅,可以琅琅上口。本文所引韓愈的文句,看似白話文,其實都是古文佳句。

 大家應「痛定思痛」(韓愈的文句),思考如何補強學生語文能力,如何提升國文教學品質,引導學生悠遊於文學、涵養於中華文化,並具有獨立思辨、多元創意以及口語說、寫表達能力;而不再落入有心人刻意掀起意識之爭的漩渦中!

(作者為臺南大學國語文學系教授)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