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喪其子而喪其明。曾子弔之,曰:“吾聞之也:朋友喪明,則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之無罪也!”曾子怒曰:“商!女何無罪也?吾與女事夫子于洙泗之間,退而老於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女于夫子,爾罪一也。喪爾親,使民未有聞焉,爾罪二也。喪爾子,喪爾明,爾罪三也。”而曰:“女何無罪與?”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過矣!吾過矣!吾離群而索居。亦已久矣!

 

孔子逝世後,弟子們守喪三年而後散游諸侯。子夏居西河開館授學,遂為魏文侯師。子夏喪其子,哭而失明,曾子吊之。依禮,朋友喪明而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著說:「天哪!我無罪也!」曾子忿然作色,譴責子夏:「你怎能無罪?我們同事夫子於洙泗冰之間,而你退而終老於西河之上,言談不稱夫子,使西河之民誤以為你就是夫子(一說:汝德齊於夫子),這是你的第一條罪狀;父母喪,使民未有所聞,這是你的第二條罪狀;喪其子而你喪其明,悲痛過於父母,這是你的第三條罪狀。怎麼能說你無罪?」子夏棄其杖而拜,連稱已過,慨歎自已離群索居太久了。

古之君子,相勉以道以仁,相責以禮以義。誰要是被人以利相誘,則認為是受了極大的侮辱。而今人,被誘之以利以名則喜,甚或感激萬分;被導之以禮以義則認為是無用的空談大話,甚或氣憤萬分,背離天道仁義,何其久且遠矣!

(其事並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禮記.檀弓上》)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