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兔之死        楊振良‧花蓮師院民間文學所所長   ─由大陸高考國文榜首作文省思國文教育

 

 
2001
年九月,應學術單位之邀,赴大陸參加交流,偶爾見到大陸高校考試資訊所刊載的一篇滿分作文。恰巧,中央電視臺也正播出機智搶答節目,主持人所訪問的正是這位主角。談到他的作文為何可以寫到如此的分數,平常讀些甚麼書?這位剛從高中畢業的大男孩給了主持人這樣的回答:「平常除了古文詩詞之外,還讀《紅樓夢》、《三國演義》……,我覺得,自己民族的東西還有許多要讀……」之後,他暢談了自己對《紅樓夢》主題思想、人物觀感,未來努力的方向……。口齒清晰,有股傲氣,三分自信,說起話來,生氣勃勃。


那天晚上看完電視,我失眠了,努力想了很多問題。窗外濃鬱文化氣息的江南小鎮給了我十年的回憶。我想起一九八九年初到杭州,陪同我與內子遊沈園、西湖、靈隱的兩位杭大科研處的年輕人。一位學歷史,一位學電機,古詩、對聯琅琅上口,南宋歷史如數家珍……,熱情誠懇,直到十年後的今天我們還是好朋友,一位是新聞學院院長;一位是事業有成的工程師。他們兩位的語文表達有股說不上的古典氣質,我相信,絕對是誦讀古文培養出來的。


可是在台灣的國文教育中,我卻年年感歎這樣的學生愈來愈少。當然,這是由於知識的爆發與大眾傳播工具的發達,使得今日的青年人更具思想的獨立性,他們不願接受、順應。但整個教育環境卻也沒有特別注意維護發揚國文傳統的一面,只在重視如何應用,以及所謂的「激發潛能與創造力」。大學多元入學考試政策下,書商媚俗了,老師與學生被迫疏遠較有文化深度的課題,被迫去注意一般作家與現代文學,被迫引述外國格言,被迫改變傳統學習國文的步驟,整個國文教育搞不清楚「學科能力測驗」、「語文表達能力」究竟是甚麼?學者專家大聲呼籲,為政策辯護,他們說:方向絕對沒有錯,社會大眾應該以更大的信心與耐心相信教育改革列車……。


只是,大家還是一團亂,還是一樣慌。「大學入學考試中心」雖不斷研發考題,卻又十分苦惱尚未找到設計考題的「專才」,還有,究竟如何「開發」與「訓練」?他們思維中,認為今天新式的社會完全不需要傳統那種文體,而且不是人人都要讀中文系,所以必須重視現代的表達方式,也該給現代文學多一點關注掌聲,畢竟古典文學已有許多典範,不必太擔心這些作品將湮沒無存……。


其實,訓練學生的語文表達,就是培養他們的詮釋能力,自來,是無人用淺白的現代文學作為教材的。我比較不解的是,「大學入學考試中心」設計國文考題的學者專家們,自己一路學習過來也受到古文的好處,如今卻再三強調現代文學的重要,要青年學生多讀當代作家的作品,要表達得通暢、有創意。然而卻不強調「高妙」的詮釋能力,等於活活扼殺古文之中發掘不盡,咀嚼不窮的民族特質,以及學生可能有的文化體悟,和與生俱來、與祖先相契的心靈與生命情調。這些,可能社會上用不著,但卻是十分必要!


曾有一位國小老師向我抱怨:教育部、教育局舉辦過不少「九年一貫」的研習,但他們還是不知道「九年一貫」到底要怎樣教法?我打趣說:「下一次,你只要對那位主講者要求他實際表演一遍,如果他可以達到『一貫』,你就甘拜下風。」同樣的,大考中心推出的「圖表判讀」若能培養知性;「情境寫作」就能培養感性,評量得出文學素養,我個人是持懷疑態度的,因為,這種考試趨勢帶出來的學生,就是「理論說了很多,書卻沒讀上幾本」的那種類型,太欠缺實學,也太欠缺深度。


一個中學階段的學生,若要打下堅實的國文基礎,除了勤寫、勤背古文,別無他法!我篤信學習傳統語文,絕對沒有捨背誦中玩索古人心法,還能竟功的,所謂「文以氣為主,善讀古人文者,必也善會古人之神氣」,由大陸去年一篇考生作文〈赤兔之死〉,我覺得,教育當局應好好想想,究竟台灣的國文教育問題出在那裡?


【附大陸新聞報導】據《羊城晚報》報導,不久前從江蘇省高考閱卷點上傳出佳話,在作文評卷中一位考生用古白話寫就的佳作不僅讓閱卷老師一致拍案叫絕,給出了滿分,就連對錄取工作一向嚴謹的南京大學在閱讀該篇作文後,當即拍板,表示願意採取特殊政策破格錄取該生。據了解,今年作文是根據提供的一段故事,要考生對「誠信」作出評價,而該考生的作文題目是〈赤兔之死〉,作者以熟諳的三國故事為基礎,編撰了赤兔馬為誠信而殞身的感人故事,突現了「真英雄必講誠信」的主題,並抒寫了人生當擇善而從、唯誠信是瞻的志向。

〈赤兔之死〉原文:


建安二十六年,公元二二一年,關羽走麥城,兵敗遭擒,拒降,為孫權所害。其坐騎赤兔馬為孫權賜予馬忠。一日,馬忠上表:赤兔馬絕食數日,不久將亡。孫權大驚,急訪江東名士伯喜。此人仍伯樂之後,人言其精通馬語。


馬忠引伯喜回府,至槽間,但見赤兔馬伏於地,哀嘶不止。眾人不解,惟伯喜知之。伯喜遣散諸人,撫其背嘆道:「昔日曹操作〈龜雖壽〉,『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吾深知君念關將軍之恩義,欲從之於地下。然當日呂奉先白門樓殞命,亦未見君如此相依,為何今日這等輕生,豈不負君千里之志哉?」


赤兔馬哀嘶一聲,嘆道:「予嘗聞,『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今幸遇先生,吾可將肺腑之言相告。吾生於西涼,後為董卓所獲,此人飛揚跋扈,殺少帝,臥龍床,實為漢賊,吾深恨之。」


伯喜點頭,曰:「後聞李儒獻計,將君贈予呂布,呂布天下第一勇將,眾皆言,『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想來當不負君之志也。」


赤兔馬嘆曰:「公言差矣。呂布此人最是無信,為榮華而殺丁原,為美色,而刺董卓,投劉備而奪其徐州,結袁術而斬其婚使。『人無信不立』,與此等無誠信之人齊名,實為吾平生之大恥!後吾歸於曹操,其手下雖猛將如雲,卻無人可稱英雄。吾恐今生只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後曹操將吾贈予關將軍;吾曾於虎牢關前見其武勇,白門樓上見其恩義,仰慕已久。關將軍見吾亦大喜,拜謝曹操。操問何故如此,關將軍答曰:『吾知此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他日若知兄長下落,可一日而得見矣。』其人誠信如此。常言道:『鳥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品自高。』吾攻不以死相報乎?」


伯喜聞之,嘆曰:「人皆言關將軍乃誠信之士,今日所聞,果真如此。」


赤兔馬泣曰:「吾嘗聞不食周粟之伯夷、叔齊之高義。玉可碎而不可損其白,竹可破而不可毀其節。士為知己而死,人因誠信而存,吾安肯食吳粟而苟活於世間?」言罷,伏地而亡。


伯喜放聲痛哭,曰:「物猶如此,人何以堪?」後奏於孫權。權聞之亦泣:「吾不知雲長誠信如此,今此忠義之士為吾所害,吾何面目見天下蒼生?」


後孫權傳旨,將關羽父子並赤兔馬厚葬。


日期:  2003年5月27日   發言人:  王財貴    


我覺得這篇文章所動人的,不只是文筆,還有一種文化的內涵和生命的厚度.這是需要培養的,其實這也是容易培養的.不過需要有教育的智慧才行.如果掌管教育的人,心中沒有教育的理念,沒有生命的方向,他怎麼知道這些?他怎麼能給出這些?所以家長應該自求多福了."生活即教育",這句話是不錯的,因此,不可以不注重生活的環境.即應該給他文化的環境,如古典音樂,名畫等.因為不管你警覺不警覺,一切生活細節,均是在教育了.但"教育即生活",這句話便有問題了.我以為"教育"不只是為了"生活",應該是要"提昇生活".五十年來,我們國家的教育,尤其是文化品德的教育,便完全是只想要"即生活",教育跟著時代觀念走,跟著社會風俗走,教育已經不再是時代的良心,也不再是社會的清流.所以學校風氣漸漸污染,學生還沒出社會,比現實還現實,比江湖還江湖.文化教養沒有了,一個人乃至一個社會縱使有某些現實的成就,他也沒有生命的內涵,也沒有真正的幸福.不要再跟著任何政治意識型態走了,人人要自己站定腳跟,只認教材是不是經典,是不是有價值,不要再管什麼是古是今是那個族群那個門派.我們很高興的看到已有許多老師家長默默地在做讀經教育,我們誠心的期待下一代有真人才真君子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的頭像
慈悅書院 讀經班

詩詩動人 經經有味--高雄 慈悅書院 親子讀經班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