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26王財貴教授晉見總統發言稿

我們敬愛的馬總統:

        今天我陪著「第九屆全國經典總會考」的績優考生,和他們的家長,以及多年來推廣讀經有功的各界代表,一齊來總統府晉見您。回想三年前,我曾在台北市政府見過馬市長,現在馬市長變成馬總統了,我倍覺榮幸。

        這十多年來,我曾經陪讀經的孩子進總統府三次,不過這一次,孩子們特別興奮,因為大家都知道,馬總統小時候背過四書、古文、唐詩、還有至少一百篇英文的名人演說,您也是讀經長大的。這些讀經的孩子都希望長大後也能像您一樣,做一個有德有才有守有為的人,當然,最好能像您一樣當上總統,那時,他們也一定會在總統府接見讀經的孩子。

        您一定知道,我們所推廣的讀經教育,不是復古,不是封建,也不是一廂情願的死背書。而是一種經過深思熟慮,有理論、有實證的全面發展人性的教育。所以,接受讀經教育的孩子,不只讀中文,也讀外文,目的是要培養兼通中西文化的國際性人才。經過一年半載的讀經教育,不只語文能力明顯進步,也因為語文能力的提升,而帶動了其他所有的學習,所以讀經的孩子的學校功課,就不必 家長 老師操心,而可以養成自我學習的能力和興趣。又,讀經孩子所讀的書,都是聖賢的智慧,和文學的精華,所以,讀經的孩子,不只功課好,從小所種下的文化種子,將隨著他生命的成長而起薰陶的作用,愈長大,愈明顯。當前世界急需有學問又有教養的人才。──不只是為了世界的需要,一個人本來就應如此成長,所以我們從小給孩子中西兼備品學兼優的教育。

         大家都知道,當前的體制教育,問題層出不窮,導致社會人心敗壞,百姓憂心,政府明知教改失敗,卻一籌莫展。教育問題,成為國家施政的一大困擾。其實,我們的教育是在根本上出了問題,在枝枝節節上改造是無效的。根本的問題,歸根究底,只是「不合人性,缺乏文化內涵」兩句話。所以,要解決教育問題並不因難,只要「回歸人性,注重文化教養」兩件事。所有讀經的 家長和 老師,因為長期實地的操作與體會,都相信──如果能全民全面的實施兒童讀經教育,可以一舉從根源上有效地解決當前學校的一切教育問題,漸漸提升社會的文化品質。總統先生,您願意相信嗎?

        這一百年來,我國的教育理論,大體從西方引進,國內的教育學者,受的都是西方的思想,如果不放開心胸,是很難相信的。但作為一個全民的領導者,是否可以站在更高更遠的地方,不論中西,不論古今,依照人性來考量這件攸關國家前途的大事,至少聽聽全國數以百萬計的讀經 家長和 老師的心聲。他們的所作所感,是真實的,他們的要求是誠懇而單純的。

        今天,我用這個難得的機會,為天下的家長和孩子請命,斗膽提出幾點建言,希望總統先生作為教育政策的參考:

         第一:請加強早教育的研究和宣導:現代愈來愈多的報告顯示,人生受教育的時機是愈早愈好,尤其對胎兒教育、嬰兒教育的研究,漸漸成為先進國家的潮流。有人說:「那一個國家率先實施早期教育,那一個國家將來就要領導世界」。因為人生有某些基礎性的能力的學習關鍵期很早,這些基礎能力,是一生發展的重要依據,也可以說,把早期教育做好了,就等於保障了一輩子的能力。但台灣現在還沒有這種意識,將六歲以前的教育都叫做「學前教育」,交給家庭,而家長因為沒有早教育的觀念,六歲之前等於自生自滅,白白浪費了教育的大好時機。等到六歲進小學,就已經晚了,而且錯過時機,終身難以彌補。希望政府能加強對早教育的研究,並普及宣導,可以解決教育的一大半問題。

         第二:請由國家的教育機構在小學和幼稚園全面實施讀經教育:我們從民國八十三年開始在社會上推廣讀經教育,已經滿十五年了,因為它的易行性和高效性,口碑相傳,台灣已經隨時保持有一百萬兒童或多或少接受讀經教育。大陸有五千萬以上的孩子正在讀經,全世界各地都有華僑的孩子在讀經。但私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既難全面,也不能深入。教育是國家的大事,我們願意把這些成果全部奉獻給政府,讓政府接手去做,全國全面普遍地實施。如果一時不能信任民間的實踐成果,也可以由政府請學者專家選學校先做實驗,再決定是否全面實施。相信這不僅可以作為台灣教育改革的契機,也可以給全世界的教育提供新的典範。

         第三:請還給父母應有的教育權:政府和家長的本意都是要把孩子教好,但是,如果政府不能把孩子教好,希望政府可以尊重父母的教育權,放手讓父母自己選擇教育的方式。有些父母不信任學校的教育效能,他寧願把孩子帶回家自己教,即所謂的「在家自學」。不過,我們的教育體制對自學的申請做了層層的限制。天下父母,誰不愛自己的孩子?現在的家長的眼光和心智也已相當成熟,政府不必對父母的能力擔心太過,造成綁手綁腳的干擾。尤其在這多元化的時代,國家需要多種人才,也應開放多種管道,讓民間的教育力量發揮其培養特殊人才的功能。

        第四:請開放各級考試的資格和年齡的限制:進高中,進大學,進研究所,都要經過甄選或考試,是為了篩選人才。現在我國的各級考試都規定要有前一階段的學歷證件,甚至規定要到相當年齡才能報考。這個規定背後的思想是:只有學校才能給予教育,只有按制度走才能培養人才,這豈不是是相當封建而落伍的想法!因為原則上,人才可以從各種管道出來,而且既已設了甄選和考試的機制,則應該信任機制的功能,也就是:「沒本事,就考不上。」但是如果有本事而考得上,何必問他的本事是不是從學校體制出來?五年前,大陸已經取消了報考高中和大學的學歷和年齡的限制,只要是他們的國民,不論三歲或八十歲,不論有沒有上過學,不論有沒有畢業證書,也不需有「同等學歷證件」,只要交了報名費,就可以參加考試,考上了,有學校要收,就可以入學。我想,這才是國家養才之道,這也才是真正的公平。

         總統先生,前總統府資政 孫運璿 先生,晚年常向人提起他一生的遺憾,說:他當行政院長的時候,想先用十年把台灣的經濟建設起來,等經濟建設好了,下一步再做文化建設。但是,台灣經濟一好轉,他中風了,來不及做文化建設了。到了晚年,他才省悟到他的規劃錯了,原來文化建設是不需要費力,不需要花錢的,不需要等待的,在經濟建設的時候就可以同時做文化建設。只因為一念之差,造成他終身的悔恨,也造成國家的不幸。

         總統先生,文化建設是不能等的,而文化建設又是不費力不花錢的,只要有見識,有智慧,做一點觀念和政策的調整,就可以了。我是學教育的,我從十五歲進師專,後來讀師大、師大研究所,現在在教育大學教書,我今年六十歲,一生有四十五年都在教育界,我深知教育的重要,常反省教育的本質,看到當前教育的弊病的原由,我建構了一套簡易可行,深遠有效,而且有廣大的實踐證明的教育理論,只在一念之間,就可以讓國家的教育起死回生,讓孩子品學兼優,讓老師教學輕鬆,讓家長充滿希望,讓國民文化教養深厚,讓國家人才輩出。這就是「兒童讀經教育」。
 
         兒童讀經教育的落實,是經過漫長的歲月,經過許多人的辛勞付出,而有今天的風氣的。十年前,「文化總會台灣省分會」在台灣省政府的領導下,開辦了「全國經典總會考」,到去年,已經辦了第九屆了,成績斐然,有目共睹。但也就在去年,文化總會廢掉了「台灣省分會」,使這一極具意義的活動,沒有了領頭者。大家今天帶著滿懷希望,希望文化總會的馬會長為我們作主,將此一活動交由教育部或文化總會來主辦,使它可以繼續辦下去。相信身兼文化總會會長的馬總統是願意的,因為政治的總統是一時的,而文化的總統是永久的。

        馬總統,我們永遠敬愛您,支持您,您是我們永遠的總統!

        最後,我以一介書生,表示對總統的愛戴和對國家的忠誠,許下諾言:如果總統想要進一步了解讀經教育,我願隨時接受召見垂詢。謝謝總統。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