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的反對讀經,到送二孩子進文礼書院——子歆、子熙爸爸的故事

2016-09-13 林震邦 读经杂志 读经杂志
 

编者按


文礼书院第一位正式学员林子歆的父亲林震邦先生,在读经圈有“全球读经第一爸”之称。三个子女全部接受过全日制读经教育,两个孩子入学文礼书院,单就子女包本经典量来算,这“全球第一爸”的称号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但鲜为人知的是,這爸爸曾经反对读经长达八年的时间。本文为林爸爸分享他对读经教育由反对到支持的故事。

 

 

  我是文礼书院林子歆、林子熙的爸爸林震邦,子歆今年20岁,到文礼书院就读两年了(一年在北京,一年在温州)。子熙18岁,在文礼书院也就读一年了。家里会有两个孩子就读文礼书院,对我来讲是人生中最大的意外,因为这完全不是我对孩子原来教育的规划,但对太太而言,却是她一生最大的喜悦跟愿望。家里的孩子是接受体制内教育还是读经教育,这个问题让我跟太太间冲突了八年,但由于太太对读经教育的坚持及孩子接受读经教育后的正向成长,最终改变了我反对孩子全日读经脱离体制教育的看法,也感谢太太的一路坚持,让子歆子熙得以持续接受读经教育。

  
▲子琪、子歆、子熙读经之前和妈妈合影

 

业余读经,从安亲班到华山书院

 

  有关我家的读经故事,我想先从十年前的读经因缘谈起。我服务于台湾电力公司,太太是药剂师,家里孩子除了子歆、子熙外,还有大姊子琪。一开始我们家的小孩跟台湾一般的小孩一样在体制内受教育,那时候子琪就读小学六年级、子歆三年级、子熙一年级。学校就在我家旁边,孩子走路5分钟就可以到学校,因为我跟太太都上班工作,通常约下午6点才下班,但孩子下午4点就放学了,所以孩子放学后会先去安亲班(编者按:类似于大陆的补习班,但着重于小学生放学后有一个优良的环境,让父母亲可以安心工作,儿童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我跟太太下班后再去安亲班接孩子。太太因为很注重孩子的教育,所以都有用心了解孩子在学校及安亲班的课程内容,她认为这些美术、音乐、英文安亲班都是以营利为主,孩子换了很多家安亲班,她都不满意,最后换了一家崇儒读经安亲班,太太突然变得非常的满意。

  

  她从读经安亲班接小孩回家后,常常跟我提到在读经安亲班听到孩子的琅琅读书声,她好喜欢这种感觉,对于崇儒读经安亲班提供的那些《四书》《五经》的中国文化教材也非常喜欢,她甚至认为这些《四书》《五经》比学校的教材好。我因为上班一整天很累,对于太太的转变并没有特别在意,殊不知我的家庭即将面临重大的变化。

 


假日里子熙在华山书院儿童读经班

 

  太太对于孩子读经的喜欢可以说是与日俱增,她不断去了解读经教育相关的讯息及活动,常常去听王教授的演讲,孩子除了星期一至星期五在读经安亲班读经外,假日也到华山书院的儿童读经班读经,那时候在华山书院的儿童读经班是王教授亲自授课而且完全免费的。随着孩子跟太太越来越频繁的读经活动,我越来越反感。原来我们家平常日上班上课,周末假日全家到郊外踏青或到餐厅吃饭的快乐幸福生活模式,因为孩子读经都变了调。太太因为非常喜欢读经教育,觉得假日参加读经活动比休闲娱乐重要也有意义太多,一直陶醉在这样的生活模式中。我因为不懂读经教育也认为不需要懂读经教育,认为家里孩子只要跟一般孩子一样在体制内的学校上课就可以,读经教育是多余的,至少不是特别需要的,现在却因为读经教育剥夺了我们家庭所有休闲娱乐时间,我的不满情绪逐渐酝酿着。

 


未读经前子琪(右)、子歆(左)、子熙的跟别的孩子一样就读小学

 

爱与爱的对抗——一纸“离婚协议书”

 

  孩子接受读经教育后家里生活模式的变化,让我越来越不高兴,我认为原来快乐幸福的生活模式变得乏味,但虽然我越来越不高兴,太太却变得越来越喜悦,我甚至认为太太对读经教育到了痴迷的程度,就这样我忍了大概快半年,其实我不知道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大概半年后的一个晚上,我太太提早下班,煮了一桌好菜,很慎重地跟我说,家里的孩子从明天开始,不要去学校上课了,只全日读经就好了。我听完简直是晴天霹雳,非常火大,马上翻脸说:“你疯了吗?在台湾没有家庭这样的,孩子到学校上学,课余读经我还可以接受,不到学校上学全日读经我无法认同,孩子脱离体制以后没学历,未来就业有问题,你这愚蠢的想法会害死孩子的!”但太太很坚定的跟我说:“我是孩子的妈,你认为我会害自己的小孩吗?”因为我跟太太理念完全不同,当晚那一桌饭菜大家都没吃。

 


2008年子琪、子歆参加读经会考刊登于台湾的《联合报》

 

  隔天起来,太太拿出连夜用计算机打的“离婚协议书”,她说一定要孩子去读经,不同意就签字离婚,我心里想:太太难道是被王教授施了魔法吗?怎么会这么相信王教授?因为太太铁了心,真的是非常非常坚持,我实在没办法,只好让家里三个孩子到张丽华老师的大谦读经学园全日读经。但是我也跟太太谈了条件:你想让孩子读经,那是你的想法,假如孩子不喜欢,你就不能强迫孩子,要回到学校正常上学。我原来以为孩子整天读经,一定会觉得单调乏味而排斥,但没想到孩子竟然会适应大谦读经学园的全日读经教育,这超乎我的想象。就这样孩子正式开始接受全日读经教育。

  

  家里三个孩子在张丽华老师的大谦读经学园,以走读方式全日读经,学习上是非常稳定而有成效的,但是我的心里却因为孩子没像别的孩子般在学校上学而一直感到不安。孩子从大谦读经学园下课晚上回家后,我不准她们再读经,强迫她们一定要读体制内学校的课本,太太觉得这些学校的课本不用再读了,我们常因此发生冲突。因为我跟太太因为教育理念不同,家里气氛变得非常不好,也因为孩子没到学校上学,我必须承受邻居、亲朋好友异样的眼光及压力。就这样持续半年,有一天接到大女儿中学入学通知单,酝酿的冲突终于爆发了,我要求三个孩子不可以再全日读经,必须要回到体制内学校,太太还是非常坚持孩子要持续全日读经,太太又拿出离婚协议书要我签字。当时我实在不明白,各方面都正常的太太,怎么就让孩子去学校上课这件简单而应该的事情做不到,吵了好几天,最后协调结果:老大子琪回到体制内读中学,子歆跟子熙继续留在大谦读经学园全日读经。

 


2012年子歆在第十三届经典会考荣获第一名时致辞

 在大谦学园的全日读经

 

  大谦学园的读经教学很单纯简单,就是共读及个人反复滚读,大量读经的同时,每天要打武术、写毛笔,此外,孩子在学园还要扫地、扫厕所、清水沟。一开始我对读经学园的这些劳动服务无法接受:我努力工作不就是为了让孩子吃好一点、穿好一点,可以在明亮的教室吹冷气上课吗?怎么到读经学园还要扫地、扫厕所、清水沟?但这些日常打扫、应对进退是大谦学园对孩子的基本要求,孩子在大谦就是生活简单、大量读经。除了读经课程外,张丽华老师对孩子的日常生活习惯、品德、尊师重道的要求非常严格,小朋友如果上课规矩不好、不友爱同学、不尊重师长,就会被留在学校加强教导,直到小朋友知道自己的过错才能离开。

  

  子歆、子熙在大谦读经学园张丽华老师的教导下,中英文经典背诵量快速增加。子歆从2008年参加台湾第九届经典会考通过26段,进步到2012年第十三届经典会考通过55段第一名,当年还代表经典会考考生以中英文朗读致词;子熙也从2008年参加台湾第九届经典会考通过18段,进步到2013年第十四届经典会考通过44段。子歆、子熙除了在经典会考之经典背诵表现优异外,由于沐浴沉浸在经典中,日常生活举止表现也比同侪孩子好,思想成熟度也比同侪孩子高,子熙还是围棋6段的业余棋士。

 


子歆、子熙和爸妈与马英九先生的合影

 

太太的用心和坚持化解了我长久的不安

 

  就算是孩子在各方面表现都不错,我还是因为孩子脱离体制没有学历而一直感到不安,来自亲朋好友的异样眼光及压力也不少,而且随着孩子年纪越来越大,经过国中高中阶段后,孩子未来何去何从(当时文礼书院尚未成立),让我终日忧心忡忡。太太则对孩子未来没有学历,一点都不在乎,她心里认为经典教育是中国文化的精随,熟读经典后自然可以潜移默化,改变气质,孩子内在修养好,何患无以立。而且语文教育是一切教育之基础,语文程度好,未来学习各种学科将可以驾轻就熟。

  

  现在子歆到文礼书院就读两年了,子熙也到文礼书院一年了,我现在也为孩子的成长感到喜悦,也感谢王教授一路走来始终如一推广读经,也感谢太太对读经教育的一路坚持,子歆子熙才有福报持续接受读经教育。现在太太常跟我提起,她最大的遗憾是当年没有坚持让大女儿子琪继续读经,我总安慰她说,子琪在体制内上学,现在台湾师范大学毕业也蛮好的。有几次她还提及,要不是自己年纪太大,她真的很想生个读经宝宝呢!

 


子歆、子熙与王财贵教授、张丽华老师的合影

  

  回想当年,我对王教授的读经理念不了解,也没兴趣去了解,但基本上我觉得这些《四书》《五经》是不错的中国文化教材。若孩子在体制内上学,放学后读经,我是可以接受也是支持的,但当太太决定要让家里的孩子脱离体制,在读经学园全日读经,我是完全没有办法接受,因为现实面来看,脱离体制没有学历,我会担心孩子未来就业问题,我想一般人也会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太太则不一样,太太一开始就对读经教育及这些《四书》《五经》的中国文化教材有认同,她又不断的深入了解王教授的读经理念,也常去听王教授的演讲,渐渐的她对王教授的读经理念有高度的认同,她是很清楚为什么要让孩子脱离体制,也很坚定要让孩子脱离体制。要让孩子脱离体制前,她花很多时间引领我一同去了解王教授的读经理念及听王教授的演讲,我都因为没兴趣而排斥。当太太决意让孩子脱离体制时,因为理念认知不同,我跟太太间的冲突是很大的,但因为她的态度非常坚定,也因为她平常对孩子的用心及辛苦,让我的激烈反对稍微缓和。

 


林爸爸与王财贵教授合影

  

  若一定要检讨我为什么要反对孩子全日读经及什么因素转变了我的反对,现在回想起来,我反对孩子全日读经很自然的事,因为对王教授的读经理念不了解,对孩子未来没学历担忧,当然会反对。后来对孩子全日读经反对的转变也很自然的事,孩子接受读经教育后日常应对进退表现,及一日又一日的正向成长,一点一滴慢慢降低我的不安,从反对到支持的转变好像也是很自然发生。当然太太选择张丽华老师的大谦读经学园,是大量老实读经的好学园,也是关键因素。

  

  读经教育在我们家一开始是配菜不是主菜,孩子原来是业余读经,没想到经过11年竟然变成专门读经,子歆、子熙现在在文礼书院就读。我想跟各位读经家长分享的是,对于现行教育体制不认同的家长不少,对于读经教育很认同的家长也不少。但当你决定让孩子脱离体制后,来自家族亲朋好友的阻力会排山倒海而来,会怀疑你、会质疑你的决定,这种阻力往往都来自最亲近的人,而且这种阻力有时候是抵死不从,很困难排解的。例如在我们家,一开始太太非常赞成读经我不赞成,太太好不容易说服我,孩子的阿公阿嬷又坚决反对,质疑为什么不让家里的孩子去学校,甚至于告状到我太太的娘家。亲朋好友也会三不五时提醒你,孩子只读经不去学校,没有学历未来前途堪忧。每个家庭的读经因缘不一样,最后可以排除万难脱离体制的是少之又少,要衡量自己家族的情况,通常要改变家人由不认同读经到认同读经很困难,要以坚定的态度谨慎处理。

  

  最后,祝福所有读经的家庭在这条路上都能有幸福的未来。

  

本文刊载于2016年《读经》杂志第三期专题栏,更多读经相关故事,请参考《读经》杂志。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