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遍《論語》會白讀嗎——每個孩子都能成為鄒佳孝

 

20037月,鄒佳孝6歲時進入蒸籠古文培訓學校,受業於關東獅吼先生,現已幾乎一次課不落地堅持學習三年。三年來,別的同學每週聽一次古文講座 (每次兩個半小時),他每週聽兩次,總計共聽300餘講。7歲時,即可按照南宋朱熹的《論語集注》解釋《論語》章句,講述歷史典故,引經據典回答問題,常語出驚人,受到專家學者的喜愛和讚賞,同學、家長嘖嘖稱奇。


經先生嚴格考核,完成通過背誦《弟子規》《大學》《中庸》三遍,背完《論語》兩遍,《孟子》背一半,背完《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毛澤東詩詞37首,朱自清散文7篇,中學新課程標準要求必背的古典散文20,總計背誦量10萬字。另由先生指點、母親督導誦讀《論語》500遍,背誦多遍。現背誦《孟子》100字,三分鐘即可流利成誦,背300字,15分鐘成誦,基本達到“過目不忘”。其他蒸籠學子背誦古文100字用時610分鐘不等,而初入蒸籠的學生一般要1——3個小時才能背下來。

 

語文、數學打雙百,想不考第一都難

 

鄒佳孝學齡前隨母親鄢松女士走進蒸籠,同年9月上小學。超前學古文培養的背誦、理解能力,特別是養成了愛學習、會學習,讀書必精神投入、必專心致志的良好習慣,使從小頑皮淘氣的鄒佳孝此後學習成績始終在班裡排第一名,期中期末考試語文、數學常得滿分,只有一次去了0.5
小學三年級時,因嫌原來的學校課後作業太多影響學古文,經獅吼先生建議,轉到作業比較少的市豐滿區第三小學就讀,其後語文、數學還是總打“雙百”,新班裡原來保持第一名的學生只好屈居第二。去年冬天的期末考試,鄒佳孝數學打一百,語文卻意外的扣掉兩分,後來老師找到他解釋說,實屬誤判,你的語文成績還是100分!


鄒佳孝原來所在的小學沒開英語課,他也一天英語課外班沒上過,當他轉到從小學一年級就狠抓英語教學的新學校時,需要從ABC學起。而他的同學已在校內學習了兩年英語,更大多從五六歲時起,便在父母的殷切期盼中進入優質品牌的英語課外班,指望著在英語學習方面能超前一大步。可轉到新學校後,鄒佳孝第一次英語測驗成績就在班級名列前茅,以後始終保持前三名,是“班裡英語學得最好的學生之一”。前面的課落一大截兒,後面的課卻能學的很不錯。


鄒佳孝這小傢伙是怎麼搞的呢?一名對他“羡慕得要命”的同學回家跟自己的母親說,老師寫了一黑板英語單詞、片語,一個新來的同學鄒佳孝第一次見識這些洋話,嘴一動彈,叨咕叨咕就背下來了,可他背兩個小時還很費勁。


班主任王老師說,鄒佳孝最大的特點是記憶力特別好,背東西非常快,雖然平時十分淘氣,但不管上什麼課,注意力總是很集中,當堂課的知識當堂會,他還是班裡的發言大王,每次總能搶答成功。


蒸籠古文校長王月秋教授說,通過百家講壇式的講座使學生對讀經誦典發生濃厚興趣,以帶動吟詠背誦,使學生的記憶力得到扎扎實實的鍛煉,達到過目不忘、過耳不忘,又受到五千年古老文化哲思的薰陶濡染,思維能力、認識能力得到迅速開發,又有什麼科目——文科、理科、中文、外文會難倒他們嗎?


 2005年春,鄒佳孝的班主任領著女兒參加了蒸籠古文幼童讀經班。其實她本來就一直讓女兒在家背《論語》,令她犯愁的是,女兒總是逼一點,背一點。她說我最搞不懂鄒佳孝為什麼學的樂呵呵的,提起自己的古文學堂眉飛色舞。我要看看,這蒸籠裡裝的什麼藥。


半年後,鄒佳孝的多名同班同學,包括班裡原來考第一名的學生,以及曾經對兒童學經典很不理解的家長,紛紛走進蒸籠古文,直奔《論語》課堂。入學三個月後,據家長反映,孩子們的記憶力、理解力明顯提高,特別是背語文、英語課文快多了。

 

天天讀古文、聽講座,學英語、奧數拿不出時間

 

20055月,吉林市教育局下達減負令,限制小學生課後作業量時,鄒佳孝興沖沖地跑到母親面前說:“獅吼先生一定給教育局長送禮了,真好,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讀《論語》啦!”按照母親規定的學古文時間表, 鄒佳孝每天5時起床,讀《論語》前十篇,晚上放學寫完作業後,讀《論語》後十篇,然後聽蒸籠古文的課堂講授教學錄音,週六8時—1130分(原在週三晚,後改為週六上午,又改為週五晚)、周日830分—12時兩個時間到蒸籠學堂聽獅吼先生的國學講座。
學古文就是學語文,就是學做文,因而也就從中學到了做人。三年來的耳濡目染以及所得到的無比收穫,使中華國學經典在他們母子的心目中已佔據至高無上的地位,《論語》重如泰山,英語輕如鴻毛。在蒸籠古文講學堂,誰都知道鄒佳孝的那句口頭禪:“我現在把《論語》學好,以後學英語是小意思。”
不過,許多朋友都苦口婆心地勸他母親鄢松女士趕緊給孩子找個好點的課外班學學英語、奧數,否則可能“輸在起跑線上”。可是她挑了好幾個英語班、奧數班都跟兒子學古文的時間發生衝突,最後她毫不猶豫地選擇放棄。因為她看到古文課堂帶給孩子現在和未來的是語文、數學、英語考試成績的絕對超優,是真正管用的學習能力。


鄢松女士是一名下崗職工,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兩年來她給孩子保留的唯一的課外班就是蒸籠古文,這樣迫不及待地開發智力,如饑似渴地學習知識有著極強的功利目的——她要讓兒子成為他們家族文化大翻身的原生代,以絕對出眾的知識水準迎戰中考、高考,進一中、上北大,當專家,做教授,出人頭地。
兩年來,當許許多多孩子醉心于各種興趣班、奔走于各種補課班時,鄢松女士只讓兒子讀經典、聽講座。當她接到各種撲面而來的宣傳單,或聽到其他家長好心的介紹時,總是搖頭苦笑,無可奈何,她說,“學這些科目真的非常好,只可惜不是主科呀,我兒子還得學古文,騰不出時間”。她每天早晚跟孩子一塊讀經誦典,聽講座錄音,配合蒸籠古文的各項教學要求,毫不含糊。

 

讀《論語》三個月,過目不忘

 

我市許多中學教師認為,升入中學後,學生為了應試而需要學習的知識量會猛增,他們在小學階段在各種課外班、補課班、銜接班提前學的所有知識只不過是中學教學內容的一個小小的零頭,最終決定勝負的還是那種在短時間內可積累消化理解大量知識的能力。只有具備超強的學習能力,才能真正與中學的教學“銜接”,才能在激烈的應試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對此,教鄒佳孝三年古文的關東獅吼先生說,趁著年齡小,智力容易得到開發時,應該不失時機地全力提高孩子的記憶力和理解力水準。知識可以學一輩子,但智力過了兒童時期就很難改進。因為擔心上中學被落下,瘋狂地超前學習各種文化課,卻惟獨忽略了對培養學習能力和自身素質頗有奇效的經典教育顯然是很不明智的。試想,如果是烏龜的速度,考慮如何超前豈不是徒勞?再超前,也會被兔子攆上的,然後被遠遠地拋在後面。只有也把自己變成兔子,才有希望。

獅吼先生說,我們從不在乎學生先天的智力如何,只要家長願意接受科學的培訓方法,肯將孩子交給我們,做我們的實驗品,那麼學生的記憶力和理解力就會在較短的時間內獲得飛躍。


以下是鄒佳孝在先生指導下練就過目不忘硬功夫的全過程:


20037月入學後背誦《弟子規》《大學》《中庸》、唐詩宋詞,背誦量與一般同學無異。20047月,接受先生的建議,停止電腦、畫畫等所有正在學習的課外班,集中全部精力讀誦〈論語〉。兩個多月後,讀到40多遍時,通背《論語》,能過目不忘,一般的詩詞文章念幾遍就背下來。《論語》背完後,先生要求每天堅持誦讀一遍,讀的時候必先收拾得窗明几淨,姿勢端正,每個字都讀清楚,字正腔圓。
200410月寒假全天班期間,鄒佳孝想和古文班同學一起背誦《孟子》,被先生制止,告誡他先不要湊熱鬧,以後要你背的東西太多了,磨刀不誤砍柴功,專一持久、重複讀誦是開發智力的關鍵。於是鄒佳孝開始每天讀《論語》四遍,直到寒假全天班結束才恢復到每天讀一遍,逢雙休日再多讀兩遍。
據鄢松女士確切統計,在一年多的時間裡,鄒佳孝完成《論語》讀誦500遍。她說,鄒佳孝的智力本來很一般,只是我們下的工夫實在太大了,哪個孩子能像他那樣投入大量精力學古文,都會練就非凡的記憶力、理解力,特別是在學校裡的語文、數學、英語等學習成績也都會像他一樣優秀的。有人偏說經典教育沒用,是浪費時間,可我就不信,鄒佳孝這500遍《論語》會白讀!

 

《論語》講座聽兩周,理解力“大開竅”

 

20048月,蒸籠古文同時在週六、周日上午兩個教學班開始講授〈〈論語集注〉〉。獅吼先生當時多次示意大家,《論語集注》比較難,有時間最好兩個班都學(收一份學費),這樣可能產生意想不到的學習效果。鄒佳孝等五名同學同時報名聽兩個班,兩周後,對古文的理解能力大為提高。鄒佳孝從一個總是躲在教室最後一排牆角處的“小木偶”馬上變成發言“巨無霸”,對論語章句及其中典故常能給予恰當講解,甚至出語驚人,學古文的興趣和熱情空前高漲,並保持至今。每次聘請專家講學,他都能引經據典與之交流,得到專家們高度讚賞。


20059月,蒸籠古文在長城大廈重新開設〈〈論語〉〉講座時,鄒佳孝又一次報名學習。同時,我校聘請專家講授〈〈孫子兵法〉〉,教學十分生動精彩,轟動一時。鄒佳孝去聽了兩次,也感到十分喜歡,但卻被先生招呼回來。
獅吼先生對他說,你現在最重要的是打下一生學問的基礎,中華國學以〈〈論語〉〉為源頭,涵蓋最廣,意義最深,把〈〈論語〉〉課多聽幾遍,這其間要專心致志,將來才能一通百通,就是將來去研究〈孫子兵法〉〉,你也會是一流的學者。於是鄒佳孝退出〈〈孫子兵法〉〉課堂,專心於他的〈〈論語〉〉第三次聽講。

在總結兒童智力開發的經驗時,獅吼先生說,“跟一個老師,學一本書”。即抓住《論語》這本書,至誠反復讀誦,其間不閱雜書,就會以最快的速度開發記憶力,時間或三個月,或半年;跟住一個老師重複聽他講一本書——《論語》,其間不更另求學于別師,就會以最快的速度提高理解力,立竿見影,速獲奇效。而在保證智力得到很好開發的基礎上,再鼓勵學生去大量學習中華傳統文化優秀書籍,以豐富自己的學識,去拜訪所有的國學大師,以擴大自己的胸襟。
獅吼先生說,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兒童教育應該先側重開發其智力,後側重增長其知識、擴大其見識。要想開發智力、練出硬功,最好的辦法就是接受經典教育。而我蒸籠古文多年來掌握並實踐著一套獨特的開智教學法,也是行之有效,屢試不爽。

 

回想三年前,鄒佳孝剛剛進入蒸籠古文時,只是一個顯得有些自卑惶恐、手足無措的插班生,當時他所進入的教學班已經開班8個月。一切對他來說是陌生和令人望而生畏的,他聽不懂同學們在背什麼,在爭先恐後回答什麼,更不敢正視時而活潑、時而嚴肅的先生,連上洗手間都繞開先生走。一般的家長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會讓孩子在這裡浪費時間的,必定強烈要求找個新開的班才肯入學。

 

然而,由於家長的完全信任,得以按照蒸籠古文最高的教學理念進行培養的學子鄒佳孝,很快進入狀態,脫穎而出,現已成為蒸籠古文最出類拔萃的學子之一、蒸籠古文十二小哲人候選人,在我市眾多讀經童中,其國學童子功也應屬於上乘。

高考語文文言文考試,答對一多半

 

今年年初,蒸籠古文首次將全國統一高考語文卷文言文試題部分(2005年)印成卷子,以課前不通知、突然襲擊的方式,來考核43名在蒸籠學習13年的914歲學生(以1113歲年齡段為主)。這年的文言文占32分,根據2005年高考語文試題標準答案嚴格判卷,結果進入蒸籠一年半的14歲學子、初中二年級生董虹序以30分高中榜首,從未見識過高考題,還不太會審題的9歲學子、小學三年級生鄒佳孝倉促應戰,以18分名列第五。


在最能檢驗學生文言文閱讀能力的“文言文翻譯”試題上,鄒佳孝是幾名得滿分的學生之一,但他有兩道問答題卻乾脆空著,問他為何不答此題,他說沒看懂題的意思。

 

2006年全國統一高考(吉林區)語文文言文試題測試,滿分32, 鄒佳孝又得了18,與他同班的學子、小學五年級生鄭一儂(蒸籠學齡30個月)打29分中狀元。在48名考生中,有不少剛剛走進蒸籠的初中生、高中生,可惜他們只得了三四分。在蒸籠古文,學生的文言文閱讀理解能力不取決於年齡大小,而取決於入學時間長短。


讓小學生答高考文言文,在很多圈外的朋友看來也許是不可思議的。對此王月秋教授解釋說,他們有所不知,我們的孩子利用課餘時間學了三年的文言文,《四書》背了三部,聽國學講座200講,不要說參加高考的學生,就是大學中文系的教授有這個知識含量的也不多。即使蒸籠娃娃們文言文閱讀能力現在就超過高中生,也不足為奇。

最後王月秋教授說,蒸籠古文始創於一九九八年,前期學子大學畢業的有之,正在攻讀高中、初中的更有之,家長的回饋是古文沒白學,他們的孩子“越學越有後勁”,同學、老師管他們叫“小博士”“小作家”。我蒸籠古文創建八年來弘揚國學,教授文學,致力於提高學生學習和應試能力,走一條為未來培養專家學者的路沒有錯!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