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要做一個仰望星空的人:文禮書院家長代表

時間:2017-04-18 10:46 | 來源:文禮書院| 作者: 黃光華


        2017年4月10日,文禮書院丁酉春開學釋菜禮在竹裏文化廣場隆重舉辦,書院師生和讀經界同仁近600人參加了此次盛典。在開學禮中,來自江西的知名讀經家長黃光華先生作爲家長代表進行了發言,本文爲其原文:
 

黃光華先生
 
尊敬的王财貴先生、徐端師母,
尊敬的各位嘉賓、各位家長:

                 大家好!

       很高興來到書院參加開學典禮,并有幸作爲家長代表來做分享。作爲文禮書院的一名家長,一個讀經推廣者,其實内心是很慚愧的!爲什麽這樣說呢?有兩個原因:
 
       第一我不是一個合格的家長。雨林是最早一批進入文禮書院的學生,從2013年10月文禮書院正式成立,到現在三年半的時間,我這是第二次來書院。第一次是文禮書院從北京遷至泰順,我送雨林到書院,甚至連第二天舉辦的入駐儀式暨開學典禮也沒有參加,就倉促離開了。所以昨天蔡孟曹老師批評我,說:你總不來,今天終于來了。我很少參加書院的相關活動,平時在文禮書院的家長群裏也基本上是一個潛水員。記得有一次在家長群聊天時,我說我是最不負責任的一個家長,雨林從學堂到書院前後十多年的時間,我很少關注過學校的具體情況,比如學校的環境,學校的飲食等等。我覺得既然把雨林送到了學校,就無條件地相信學校。物質條件好一些差一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雨林是不是在認真學習,并學有所得。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其實有時候,适當的磨難,反而更能鍛煉人,更有利于人的成長。值得欣慰的是,在讀經的這條道路上,我和雨林父子二人,都心性堅定,始終如一,從沒有動搖過,一直堅持到現在。這也要感恩先生的引領,感恩各位師長的諄諄教誨!
 
       第二我不是一個合格的讀經推廣者。特别是在純讀經、大量讀經的宣導上,我是沒有盡力的。這些年來,全國各地湧現了很多辦學很有成效的學堂,也出現了非常多的宣導大家,比如程雲楓老師、吳小東老師、馮文舉老師、覃丁老師等等,都是鼎鼎大名的标杆。就是讀經相對落後的江西,也有楊醫妃老師、張靜老師、羅永祥老師、陳曉菲老師等後起之秀,無論是純讀經的宣導和還是辦學,都做得有聲有色,取得很好的成績。而我在這塊是做得非常差的。雖然雨林是最早進入文禮書院的學生,但這不是我的功勞,雨林不是從我的學堂出去的。我只是最近幾年才開始真正辦了一個小型的純讀經學堂,而且主要還是爲我女兒辦的。在這之前,有幾個想讀學堂的,我都把他們介紹到浙江的學堂去了。
 
       當然,我也一直努力地在做讀經的推廣,但我主要的對象是體制學校。因爲我覺得體制學校的學生非常可憐,每天學着那些沒有營養的教材,慢慢地消磨人生最寶貴的時間,最終變成了一個内心空虛,沒有君子之風的應試木偶。我想盡己所能去幫助他們,我有一個理想,就是希望能影響我們當地的體制學校開展讀經教育。我以讀經幼兒園爲基礎,勉爲其難地做着有限的讀經推廣。之所以說有限,是因爲從我們幼兒園出去的學生最終還是要進入體制小學。但不管怎樣,至少我們開始在播種,說不定哪一天,這些經典的種子就能在這些學生的心中生根發芽,能夠茁壯成長。所以我覺得這也是非常有意義的,所以我用了很多的時間在做這些事。

       十多年來,我曾多次向當地政府及教育部門提交建議書,希望能在體制學校的少年兒童中開展讀經教育。幾乎每隔二三年,我就要提交一次建議書,反正我就抱定了一個信念,不管你們接受不接受,認同不認同,我都要上書。只是每一次的上書都石沉大海,沒有絲毫反響,但我還是堅持着。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得到了一些部門和有識之士的支持,漸漸地在當地産生了一點影響。

       在我們當地有兩所大學,從2010年9月開始,每年都會在新生入學時開展文訓活動,組織幾千名大學生在軍訓期間誦讀《大學》,這個活動一直堅持到現在,平時還經常舉辦經典誦讀比賽。說起來這件事還要感恩先生的助力,2010年4月,先生到撫州考察文禮書院的選址,在撫州的湯顯祖大劇院舉辦了一場1500人的講座,當時講座的主辦方就是這兩所學校。我還擔任了當地一所職業學校國學研究中心的主任,幫助這個學校的六個幼師班開展讀經教育,後來這個學校有幾百名幼師在讀經典,使用的教材就是《學庸論語》。慢慢地,一些小學、幼兒園也在我們的影響下,開始了讀經教育。

       特别是在2015年,當地的一所小學請我爲他們學校制定教學規劃和培訓師資,開始在全校1800多名學生中開展有限的讀經教育,并專門在一年級設立了一個讀經實驗班,每天都有一節讀經課,由我擔任這個班的老師。由于效果還好,去年又在一年級設立了一個讀經實驗班。目前這兩個讀經實驗班有150多個學生,完全由我們負責,而且學校計劃讀經實驗班一直延續到六年級。
 
       去年,我們區教育局制訂了一個教師培訓計劃,打算用兩年的時間讓全區8000名教師都參加經典教育培訓,現在這個師資培訓已開展了十多期。去年年底,我向政府部門提交的建議書通過一位很有影響力的人大代表聯名,最後形成了提案提交到人大會議,我們市教育局第一次以政府公文的形式對我的建議書進行詳細回複。這幾年,我還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個公益組織,這個公益組織的服務對象主要是鄉村小學,我專門負責公益讀經這塊。現在有十來個鄉村小學在我們的幫助下,也在開始讀經典。去年年底,道中書院的老師和我們一起,爲十個鄉村小學進行了讀經宣導。今年上半年還準備再去十幾個鄉村小學進行讀經宣導。所以這麽多年來,我在學堂這塊做得不理想,但對于推動我們當地的讀經教育還是做出了一點貢獻。

       記得先生2014年在接受《羊城晚報》專訪時說過:讓讀經教育“重歸體制”,讓所有的孩子多多少少都能讀到一些經典,是他的最高理想。所以我覺得我的這種推廣方式也算是響應先生的号召,與學堂是殊途同歸,不算是不務正業。我也會繼續努力,去影響更多的學校來開展讀經教育。因爲經典是先賢智慧的結晶,是人性的結晶,讀經教育是一個造福社會,造福家庭,造福每個人的美好事業,我這輩子能夠選擇這條道路,内心充滿了自豪和喜悅!
 
       當然,推動體制學校有限讀經只是一個淺層面的讀經教育,是不得已而爲之。最有意義的還是以進書院爲目标的讀經學堂。因爲文禮書院培養的是中國未來的思想家,政治家,是傳承和複興中國文化的種子,将承擔起實現新儒家志業的責任。所以能進文禮書院的學生都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在這裏,我也要向書院所有學生的家長表示一種敬意!因爲我知道,每一個讀經家庭,特别是能夠走到文禮書院的家庭,背後一定都有豐富而曲折的故事。正是有大家的堅持,才能夠成就未來的文禮大業。所以我也相信,這些家長都是目光遠大,志向堅定的,值得後來者學習。
 
       但是由于種種原因,目前在全國的很多學堂裏,還有一些家長雖然把自己的孩子送進了學堂,但對讀經教育尚有諸多疑問和擔心,其中最大的疑問和擔心就是将來自己的孩子雖然讀了很多的經典,但卻沒有大學文憑,擔心将來走向社會,就業會受影響。其實這種疑問和擔心大可不必。
 
       一個人能否在這個社會上立足,主要還是要看自己有沒有能力,而不是文憑。
 
       國學大師陳寅恪,集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家、語言學家、作家于一身,與葉企孫、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爲清華大學百年歷史上四大哲人,與呂思勉、陳垣、錢穆并稱爲“史學四大家”,先後任職任教于清華大學、西南聯大、廣西大學、燕京大學、中山大學。
 
       還有國學大師錢穆,他是中國現代著名的歷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中央研究院院士,故宮博物院特聘研究員。被中國學術界尊之爲“一代宗師”,先後任教燕京大學、北京大學、北平師範大學、西南聯大等多家大學。1949年南赴香港,創辦新亞書院。
 
       他們有沒有學歷文憑呢?沒有!錢穆先生甚至連高中都沒讀完!他們有沒有讀書,有沒有成就呢?有!他們著作等身,是各個大學争相聘請的對象,對中國文化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所以說文憑不重要,能力才重要。特别是在現在這個大學泛濫成災,文憑急劇貶值的時代,自身的能力尤其重要。
 
       我自己也是一個沒有文憑的人,我連初中都沒讀完就離開了學校,但我卻在江西的兩個集團公司從事過多年的管理工作,擔任過廣告部、行政部經理、工會主席、團委書記、報紙主編、總裁秘書等各種職務,靠的就是我的能力。每件事情我都盡心盡力地去把它做好,所以同學們以後無論從事什麽工作,都要有責任心,有職業道德,不要想你能從這個地方得到什麽,而是你能爲他們做些什麽。我相信任何一個企業的負責人,都會喜歡這樣的員工。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說過,真正的教育就是三種能力的培養。哪三種能力呢?一是自我學習和終身學習的能力,二是與人相處的能力,三是面對逆境時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果一個人能夠具有這三種能力,我相信他無論從事什麽職業,都能夠做得很優秀。而體制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所欠缺的恰恰是這三種能力。
 
       其實你只要有自我學習和終身學習的能力,要拿到文憑也是很容易的。我後來就是在沒有一個老師指導,沒有一個同學陪伴的情況下,跳過初中畢業、高中畢業,通過自學考試,直接拿到了大學畢業證書。
 
       所以一個人能否在這個社會安身立命,所依靠的不是你在學校學了多少年,而是你讀了多少書。如果你沒有認真讀書,沒有讀真正有價值的書,哪怕你讀了本科讀碩士,讀了碩士讀博士,讀來讀去,最後你還是一個沒文化的人。
 
       我自己招聘員工的時候,經常會出三個題目來測試員工,但讓人遺憾的是,無論是中專文憑還是大學文憑的畢業生,測試的結果都不理想,能回答出這三個題目來的微乎其微,絕大多數的人甚至一個題目也回答不了。
 
       這三個題目是什麽呢?其實很簡單!
 
       第一個題目是:你知道四書五經是什麽嗎?
 
       第二個題目是:中國有五千年歷史,五千年文明,你能否把中國五千年歷史的簡單順序說清楚?第三個題目是:你能否背誦一篇古文,無論篇幅長短,字數多少?
 
       這三個題目是不是很簡單,但可悲的是絕大多數人一個都回答不出,甚至很多的小學校長、語文老師也回答不了。大家可以拿着這三個題目去問問在校的大學生,問問體制學校的語文老師,結果一定會讓你啼笑皆非,這就是在母語環境下學了十多年中文的最後收穫。
 
       大家還會覺得體制學校的文憑有意義嗎?我們還需要糾結有沒有文憑的問題嗎?
 
       如果家長能抛開執念,深入經典中去感悟聖賢的高遠情懷和遠大志向,并依理而行,依道而行,依良知而行,那麽困擾家長的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你才能知道,人的生命還可以這樣活着。而要進入到這種生命境界,首先要做的就是讀經典。
 
      《論語》裏面也說過: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所以我們無須擔心以後的文憑和生存問題,因爲未來能夠成爲國之棟梁的人才,必定出自學堂,出自書院!
 
        如果将來這個國家的大學不争相聘請文禮學子去任教,各個企業不優先聘用文禮學子,那麽不是文禮學子沒能力,而是這個社會、這個國家沒希望。
 
       當然真正的文禮學子,是不會汲汲于功名利祿的,都有志在聖賢,兼善天下的情懷,都有“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的高遠志向。因爲一個飽讀詩書,受聖賢智慧感召的讀書人,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超越了小我的人,是一個“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士。什麽是“士”?就是《論語》中說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爲己任”的士。真正的讀書人那怕身居陋室,也能以家國天下爲己任。
 
       現在有一種說法,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我覺得這種說法有點樂觀。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政府在大力倡導複興中國傳統文化,但社會大衆特别是一些政府官員不同程度存在着思維僵化、行動遲緩、抵觸不爲等現象。一方面是看起來轟轟烈烈的傳統文化熱,一方面是體制教育根深蒂固的反教育,要改變這種現狀是非常艱難的。
 
       但唯其如此,文禮書院的存在才更有意義,文禮學子才責任重大。因爲我們至少可以通過大家的努力,讓中國文化在二十一世紀重新煥發出它應有的神彩和榮光。
 
       我們生而不幸,生在這個文化沒落,道德淪喪的時代;我們生而有幸,能夠承擔起文化複興,道德重建的責任,一起來參與并創造一個偉大的時代。
 
       前總理溫家寶曾說過:一個民族要興旺發達,就不僅要有人腳踏實地,埋頭苦幹,更要有人遙望星空,堅守精神家園。這樣的民族才有希望,才能克服前進道路上的艱難險阻,才能有光明的未來。
 
       文禮學子就應該是遙望星空,堅守精神家園的人。文禮學子就應該是有理想,有悲憫情懷,有憂患意識,有誇父追日、精衛填海、女娲補天的精神的人,知其不可爲而爲之,雖千萬人吾往矣!這才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人!
 
       地球是我們人類生存的家園,但地球與太陽系相比,太陽系與銀河系相比,銀河系與整個宇宙相比,皆猶如滄海之一粟。人生在這個地球,更是極其渺小的,個體的生命也是非常短暫的。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但人的思想卻無遠弗屆,可以彌漫整個宇宙;中國文化生生不息,可以傳承千秋萬世。我想這也是先生要建千年書院,要培養會通東西、胸懷萬世的大人才的初衷!
 
      最後我希望所有的文禮學子都能做一個仰望星空的人,胸藏萬卷書,擔當天下事!因爲這才是真正的新儒家
 
      謝謝大家!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