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看到的讀經孩子與不讀經孩子

時間:2016-11-28 13:49 | 來源:在田讀經| 作者: 塵塵 


 下班。下了電梯,穿過一樓的過道,經過一連串的辦公室,聽力很差的我,居然捕捉到壓低嗓門的聲音。不用回頭,就在經過的幾秒鍾,我大緻知道了,有個媽媽對着電話那頭的孩子反複叮囑,把電飯煲插上電,馬上做作業。

同樣是媽媽,對這類叮囑太熟悉了,以致於走遠了,還能捕捉到媽媽不斷重複好好做作業的叮咛,都可以想象得到媽媽微蹙的眉頭和孩子在電話那頭敷衍的樣子。怎麽不熟悉呢?這樣的畫面,不久前我也在經歷。

接着想起前一陣,曾經與孩子同學的女孩,作業做到晚上11點半,還沒結束,女孩是學霸之一。也想起親戚朋友們爲孩子的就業發愁,常問我哪裏可以找到工作,臨時工也行。還想起,一個名校畢業的女孩,考什麽都行,做什麽都碰釘,凡考試她都是進前三一般穩居第一,但工作中常常碰釘,郁郁不歡。

我在想,這是我們想要的教育嗎?這是我們想要的教育結果嗎?

很明顯,這不是我想要的。


 
下午一位朋友來交流,我用一個打比方來形容自己的感受。我說,現在的體制教育,就像千軍萬馬在一條狹窄的山路自下而上攀登,有父母帶着孩子爬的,也有孩子一個人爬的,當然還有老師站在各個高處不斷地幫助拉孩子們一把。父母陪着的孩子一路得到鼓勵和幫助,爬得快一些,孩子一個人爬的,往往很難沖在前面。後面的人在不斷往上湧,而前面的人,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爬坡後,多數人已經疲倦,被人潮推動着被動前進。有些撐不住了,選擇靠邊停留不前放棄繼續攀登,有些被擠下了山崖,少數的幾個堅持走在前面,到達頂峰。而我,在被人群挾持着經過一個路口時,無意發現拐彎處别有洞天,決定帶孩子離開人潮放棄頂峰,去一探秘境。朋友點頭表示非常認同。

  

是的,就是這樣。相對于大家揮汗如雨埋頭苦趕,我更喜歡氣定神閑天機清徹。頂峰有什麽?我不知道。從那些從頂峰下來的孩子來看,似乎不是特别誘人。而這條路,鳥語花香,亦有道伴,卻無喧囂。三三兩兩,父母攜着幼子尋來,各居一處靜修内功。靜中念慮澄澈,閑中氣象從容,可見心之真體,識心之真機。徜徉在經典的世界,妙處無窮,初入此界,孩子們手舞之足蹈之,盡是會心處。

且不說我們剛摸入此路,尚無修爲,似可說說早早發現此境的人。這條路通向一座花園,據說,至少摘下12朵花的孩子,可與師父結緣。第一朵花叫《學庸論語》,第二朵花叫《孟子》,第三朵花叫《老莊》,還有《詩經》、《易經》、《唐詩》、《書禮春秋選》、《内經知要》等等,這是來自東方世界的花,至少得摘下8朵。

還得摘下4朵來自西方世界的花,有《莎翁十四行詩》、《小愛神》、《名著選》等等。孩子們得修下内功,降伏其心,具備靜定的能力,才能摘得。一般,父母意念堅定的孩子,一年内能摘得4朵至8朵,兩三年可摘得12朵或更多。師父會含笑看着孩子們,看他們一朵一朵摘着,告訴他們,心下隻想着花,就能摘到了。


 黃雨林同學

已入師門的大師兄,黃雨林,是個曾經在那條山路上領跑的大男孩。這個在當地重點高中重點班成績優異的男孩,有一天他爸爸告訴他,還有這樣一個美妙的世界,他扭頭就跑來摘花了。

已入師門的師兄,許瑞成,讀完一年級就來摘花了,悠哉遊哉,捧着一大堆花早拜入師門了。他說,他最喜歡建築。師父就給他領來一位國寶級的師父,梁思成的徒弟。


 林子歆(右)

已入師門的師姐,林子歆,她摘花八年,她的爸爸一直在旁邊叫着喊着:“别摘!别摘!”在這伴奏中,林子歆摘到了滿滿一花籃,最後,爸爸喊出了一句:“摘得太妙了!”這個師姐是從台灣一直摘到大陸來的。

已入師門的師兄,陳安東,他的眼神甯靜中帶着堅毅,他才14歲,他是自己催着媽媽帶他來摘花的。有一次,他摘着花,把腿給摔斷了,郎中接好後,發現接得不對,又重新把他的腿打斷,再接。他一聲也沒吭,躲在花叢中養病,不讓他媽媽發現。他說,那些花裏,都是聖賢的一言一行,都是天道,摘見道的花,自己就見道了,就像一束光亮,指引着他前行。


 範家鳴與母親(明明媽)

已入師門的師兄,范家鳴,會拉小提琴。跑去一心一意摘花了,摘了一年回去,老師說,哎呀,摘花不誤小提琴,倒是越拉越好了!這個長着大大耳朵的師兄,在師父的教導下,正在把花一朵一朵解開仔細看。不到一年,他就把四書、《詩經》、《易經》和洋花《小愛神和喜頌》、《莎翁十四行詩》等全解開看了,能全程聽外教英文講授什麽西洋音樂、數學,毫無問題,可以閱讀原版柏拉圖著作《理想國》,還學會了梵語,江湖人稱之爲“解經神童”。據說,類似神童,在這個叫文禮書院的地方,是普遍現象,不足爲奇。
 
剛入師門的師姐,徐鈞鴻,在江湖一直排名倒數5名内,初三畢業沒有考上高中。她媽媽人稱孟母,送她來摘花,有一陣她腰痛,爬不起來,孟母隔空傳話,趴着也得把花摘了。不到兩年,這個17歲的大個子姑娘,就摘到了12朵花,如願進入師門。她說,她每天時間不夠用,要學德文迎接德語老師來教數學和物理,還要學梵文,每天用英語對話,還要學習中醫、武術、古琴、吹蕭,她說,好忙啊!好快樂啊!


 古琴大師金蔚

古琴的老師叫金蔚,看過G20峰會西湖演出的江湖人士都知道,古琴首次與大提琴合作,奏出千古知音佳話《高山流水》。他說他本來沒有什麽人生志向,長大後吃鹹鴨蛋可以不吃白,隻吃黃就很滿足了。後來他的師父告訴他,大丈夫行事,要存千載之想。他就真的存了。他說這些摘了12朵花的孩子,與一般孩子特别不同,甚至不用講,一個眼神他們就能明白了。摘花是學任何才藝的基礎。也是成就任何學問的基礎。

剛入師門的趙子路、趙晨路姐妹,也是名噪一時。子路是從大學裏退學出來摘花的!相當于從頂峰溜出來摘花。同樣從頂峰溜出來摘花的還有今年剛從北京師範大學退學的肖子平,現在還在摘花中,已經摘了幾朵了。


 
高明的智慧,深厚的道德,優雅的性情,卓越的才華,這些字眼可以套用在摘得12朵花的所有師兄師姐身上。

看到這些師兄師姐功力大增,江湖有人不甘寂寞,跳出來大叫,這不是摘花摘出來的!這是我們歪門邪道派獨傳秘技造就的!

 

切!這些名利之争,誰看不出來呢!沒有靜下心摘花的過程,再多花式也沒用啊!純摘花是一門最高深的武功,縱然你小門小派創摘花若幹花式,也是被純摘花籠罩中的,離開純摘花心法,花式隻能是花式,成不了花啊!按這些人的推理,純摘花是連睡覺、呼吸、吃飯都沒有的才能稱得上純。沒天理啊!誰不知純摘花一字,在于心純,信心純,心法純,大象無形,在純的心法下,練得耳根盡徹,眼界俱空,采用什麽姿勢摘,是各得其所的呀!

入得師門的師兄師姐已經有50個了,在花園裏靜心摘花的還有很多,5歲的趙拱北和範多多居然把四書花都摘下了!眼看來年師門更振!不說了,趕緊摘花吧!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