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巍老師讀經教育心得——讀經爲了不辜負孩子的生命

時間:2016-04-10



謝巍老師讀經教育講座文字版

懷仁按:謝巍老師的女兒謝适憶,現年8歲,因爲謝老師夫婦對讀經理念了解得深入到位,早就爲她制定了在家讀經的計劃,從來沒有上過幼兒園和小學。六歲時,适憶即把除了《佛經選》之外的所有王财貴先生編訂的中文經典都讀完了一百遍,甚至英文經典中的三本,《仲夏夜之夢》和《英文聖經選》和《莎翁十四行詩》也讀完了100遍。适憶去年開始包本錄像,已經包了四本經典。适憶不僅中文出色,而且因爲紮實的英文讀經基礎,謝老師稍微給予精選英文材料的閱讀和音頻故事,現在适憶聽原版的柳林風聲和愛麗絲漫遊仙境這樣的英文已經完全沒有問題,而且她反複聽幾遍錄音,就可以背誦。英語頗有自然習得的味道。因爲長期讀經,小适憶定力驚人,而且記憶力也驚人,小小年紀,就有過目不忘和一目十行的功力。去年和今年,适憶的母親曹老師都陪适憶全程參加了了蘇州和泰順的梵文營,故适憶這一年也讀了不少梵文,比如梵文的《入菩薩行論》。在中文,英文,梵文讀經之外,适憶從小也大量聽聞其他語言經典,比如拉丁文,古希臘文,在多語讀經教育上,謝老師也有獨特的心得。

 2015年12月10日,上海謝巍老師通過網絡爲世界各地的朋友們做了一次震撼人心的講座,引起巨大反響。來自世界各地的四位讀經友人迅速爲我們整理此次講座文字視頻稿,并經過謝老師本人過目修訂,現分兩次發表。
 

充滿幸福與喜悅的讀經教育之路——謝巍老師讀經教育心得
時間:2015年12月10日
地點:國際讀經教育中心網絡平台
講座人:謝巍老師
錄入:秦雪(美國洛杉矶) 王徐慧(美國波士頓) 趙倩茹(德國漢堡) 張之璐(英國曼城)
修訂:謝巍老師
  
謝老師:大家好,懷仁老師好,非常感謝大家啊。我們天各一方,天涯共此時,也感謝懷仁老師的信任,有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帶孩子在家讀經的一些體會和心得,謝謝大家。
懷仁老師,是我先把我準備的資料先給大家看一下呢,還是我就先講?
 
懷仁老師:我先來問一個可能所有的朋友都想問的問題吧。因爲我們介紹謝老師是超級低調,所以大家确實是不太了解您。大家首先想知道您了解讀經的過程是怎樣?您爲孩子做怎樣的讀經教育的設計?那麽這樣一個曆程您是不是可以給大家簡述一下。
   
一、一場演講 震撼至今——從胎教開始的讀經教育
謝老師:好的,這個因緣,也比較奇特。在11年前,當時我和太太去峨眉山旅遊,太太在上面燒香時,我在下面轉悠,正好有一個書亭,看到一本書:《南懷瑾先生側記》。南師也是位德高望重的國學大師,我對他很尊重,就買下此書來看。回到家裏,發現書後面有一張光盤,叫《一場演講,百年震撼》。我看好以後,當場就被震撼,不僅當場震撼,震撼到現在。當時這個碟片是四海出版社出版的,我就打電話到北京訂了很多的讀經套餐,送給朋友們。後來自己有了孩子以後,我非常珍惜這樣一個教育孩子的機會。所以說從我太太懷孕開始,我們就開始每天讀一點經,做一定的讀經胎教。現在孩子是8歲半,應該在6歲多之前,已經讀過現在文禮書院列出的中文背誦經典書單裏的10本書,這些經典6歲多之前都讀過100遍,除了《佛經選》、《黃帝内經》應該确切講是《内經知要》、《傷寒論》沒有讀。去年開始包本錄像,目前爲止包了4本:《學庸論語》、《老子莊子選》、《詩詞歌曲選》和《孟子》。
 
孩子現正在讀《古文選》,估計年底能夠包本完成。英文方面,6歲多前讀過100遍的書,主要有三本:分别是《仲夏夜之夢》,《聖經選》和《莎翁十四行詩》。現在包本的情況:也是從去年開始,包本了《常語舉要》和《童子詩園》。現在正在讀《小愛神》和《喜頌》這一對姊妹篇,估計也是年底前能夠包本完成。
 
上述就孩子讀經的一些大緻情況,以及目前完成的量向大家做一個簡單的描述。
  

二、我爲什麽不送孩子去上體制學校
那麽,我爲什麽會選擇讓孩子在家讀經?而且一點都沒有動過要去學校這樣一個念頭?其實我本來也沒有想得很多,就覺得聽了教授的《一場演講》,以及教授之後在網絡上分享的一些演講的内容,覺得這很符合教育的道理,也是很正常的。就像我們每天身體要吃飯,心靈也要吃飯,一樣的道理。所以呢,我也沒太去琢磨這個事有什麽不對,會帶來什麽樣的問題,或者什麽樣的困惑。只是到了後來,碰到一點、一點自己 想到的問題,以及别人提的問題,也會引起我的思考。那麽今天我就自己對讀經教育的思考和大家分享一下,請大家幫我多做做參考。
 
首先,我自己的内心深處,本就對目前社會的一些世界觀,有兩個方面不是很認同:
第一個,現在由于大陸傳統文化的缺失,人都變得很自大,都沒有一股敬畏天和地的尊敬之心,恭敬心。我們古代,就從我們的國畫裏面就可以看到,我們國畫、山水畫,裏面有人物吧,可是我們人物在裏面的比例是很小的。也就是說,我們的國畫體現了我們古代的一種哲學思想,代表了一種智慧,天地人三者都是安其本分的。但是我們現在不僅智慧不夠,而且貪欲膨脹得很厲害,自以爲是,造成了很多現在社會的亂象。所以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面,我們的教育已經不是敬德修業的一個道場,而是一個追逐名利的工具。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後成爲這樣的一個人。否則會帶給她自身的不幸。這是其一。
 
其二,在我心目當中,女性是很美的,特别是我們中華傳統傳下來很多女性的美德都是值得我們現在女性學習的。而且女性在她各個時期都有她各個時期的美,有她的清純,有她的溫柔,有她的寬容,有她的慈祥,就比我們男性優點多得多。前兩天我還和我太太分享,說心裏話,女性身上的優點,所有的優點都是值得男性學習的;但是男性身上的優點未必都值得女性學習。女性的美是種大美,是包容性的,所以才能孕育萬物。 但是我們現在的教育,沒有這方面對女性美的培育思路,相當缺乏能培育女性陰柔之美的豐富土壤。所以,我不是很希望我的女兒以後變成現在教育下面非常中性的女性,而希望她以後既有懿德,又有柔美,就像位仙子。當然這只是做父親的一個期望、美好的願望,那我覺得這個願望是值得我去遵守、去呵護的。
 
所以鑒于這兩點,主要是這兩點,我就不太願意送孩子去現在體制内的學校。如果說現在體制内的學校是負一的話,我在家什麽都不教,有可能就是零,但我覺得零要比負一好,至少我能保護好孩子純淨的心靈,保證它不受污染。
  
三、讀經教育是最高明的教育
自從接觸了讀經教育以後,随着不斷地深入,不斷地實踐,我真心地覺得讀經教育真的是人性的教育,甚至可以說是最高明的教育。就從讀經的内容來講,如果用任何的詞來修飾、來形容經典,我覺得都有點多餘的。“經典“這兩個字本身就說明了問題。但是我還要啰嗦兩句:經典有可能就是太陽,光明了人類;經典也是月亮,讓人間祥和;經典也是天,讓人清明;經典也是地,讓人踏實。所以我覺得以這樣一個籠罩性的智慧來教我的孩子,不僅能夠長孩子的智慧,也能增長我們整個家庭的智慧,同時也解決了我剛才對現在體制内教育的兩大困惑。
 
剛才,我所提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人沒有自知之明,不安其本分。我們古代的經典裏就講到,君子應當守其本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不僅僅在我們中國文化裏有,在西方的古代哲學思想裏也是有的。英語裏面有個詞叫disaster (災難),前面的前綴是dis-,表示偏或者反的意思;後面的詞根是-aster,拉丁文裏面的意思是星座。這個構詞就告訴了我們:如果星座偏離了本該有的運行之道,帶來的将是災難,和我們中國古人的思想是一緻的。可想而知人間的智慧,最高的智慧都是相通的,所以我們古代的經典不存在所謂“封建”的問題。如果還認爲我們古代經典封建落後,有可能要問問自己,是不是在這方面了解還不夠多。
 
同時,我們古代經典又很養人,女性更應該讀。就拿我們那本《老子》來講,《老子》你也可以把它看做是一本哲學書,可以看做一本謀略書,我也可以把它看做一本體現女人美的書,體現女人陰柔美的一本書。它和女性是相通的,中國很多的藝術也都是從道家來的,比如琴棋書畫。所以一位女性能夠吸收道家之精髓,我想她的人生是美的,真正令人羨慕的。
 
上述是從經典内容的角度來闡述讀經的重要性。
 
四、反複讀 涵養氣質 培養定力 醞釀智慧

那麽從學習方法來說,教授講的還有一個——讀。這個讀,我個人認爲,是最好的語言學習方法。首先一點,反複地讀, 一遍,兩遍,十遍,二十遍,一直到一百遍。它會讀到你的潛意識裏面,從而成爲你生命的一部分,從而你潛意識不盡然地都會把經典表現出來,這就是人所謂的“氣質“,可以說是”高貴的氣質“。如果你動腦筋表現出來的美德或者有意表現出來的舉止,有可能還是不自然的,不是你的氣質。真正的氣質是下意識的。所以說一遍一遍這樣的讀是培養孩子高貴氣質很好的方法。讀的第二點好處,也就是它的量。讀一萬個字,讀十萬個字,甚至讀到五十萬個字,随着量不斷的增加,就把你孩子心中語言能力培養成一個大能量的,類似于太陽的物體。我們都知道,太陽系質量最大的是太陽,就是因爲它的質量大,所以能量也大,所以地球月亮都繞着它運行。當你的孩子心中有了語言,當然還有智慧的太陽以後,以後學東西他不是去夠的,而是去吸的。只要他能量足,其他的知識就被他吸進來。其實真正地學習不是去夠,是去吸的。所以我覺得,“讀”無論從它的遍數,還是它的字數,對人的靈性幫助是很大的。所以我覺得在這樣一個前提下面讓孩子坐在家裏面一直讀,一直的熏習,對她人生長遠能力的奠定,起到非常非常關鍵的作用。
 
1、十三歲以前,光“讀經”夠不夠?

上述是基于自己思考的兩點,第三點的話,,也是很多朋友提的問題(我也問過自己):光讀夠不夠,光讀經典夠不夠,是不是孩子還應該加進數學、自然科學等等其他的學科?因爲我們常規的思維是孩子要多學一點。我可以很明确地很負責地講自己真實的想 法:十三歲之前光讀經就夠了。爲什麽?就像孩子周歲之前,他只要喝母乳就夠了(如果母乳足的話);輔食你不必很着急地給他加進去。第一有可能他不需要,第二他的腸胃還沒有适應,母乳的營養足夠了。那麽好,我們的精神、我們的靈魂是不是也需要母乳呢?我們是不是精神母乳吸一年是不夠的,需要十三年?所以在這樣一個年齡階段,讓他光讀經就是在吸收精神的養分,吸收孔孟的智慧,吸收釋伽牟尼的智慧,吸收耶稣的智慧。這是人間最高的智慧,最有營養的文明、文化,足夠了。那麽光喝母乳是不是我們其他的東西就沒有了呢,光讀經其他學問就沒有了?我看也未必。很多人認爲我們讀經沒有學數學。有可能現在大家心目中,數學就是西方或希臘文明方面傳下來的數學才是數學。其實這只是數學當中的一個支派。我們中國古代的文明裏面也是有數學的,經典裏也是有數理的,就像《易經》,它就是一本包含了數理的智慧之書;我們的《内經知要》,我們的《傷寒論》,難道不是一門自然科學?它甚至還是醫學;梵文經典裏面也是有數理,也是有醫學的,而且相當的高深,只是我們很多人不了解而已。而且數學的學習思路和方法,我不知道國外怎麽樣,國外據我了解,北美是要比我們大陸在理念和思路方面好一點,但我們中國現在教的數學,錯把算術當數學。數學是一種思路,是一種思維方式,是一種美。但是在中國的學校裏面變成一種機械的運算。算術和數學是兩回事。這是我對光讀經是不是夠的一個看法。

 2、只是讀經,不接觸社會,行不行?
接下來,還有大家常問到的,在家裏讀經,誰都不接觸,不接觸社會,孩子與人交往想必肯定很弱,甚至有問題。對這個問題,我是這麽看的。與社會接觸,與人接觸,不僅僅限于一維空間,也就是不僅僅限于我當場坐在你面前,和你一對一的說話,并非只有這種方式才叫“接觸”。今天我們在這裏,大家互相的分享也是一種接觸,是一種高質量的接觸。今天孩子在家裏面讀經,孔子、孟子、釋迦摩尼佛、耶稣就是他的老師。子路、子夏就是他的同學。他沒有不接觸社會。他是在靠思維,以境界的方式,走入一個天國般的社交圈,從而接觸社會。我們在座的,包括我們曆史上有幾位見過孔子? 沒有。但是我們儒家的思想,儒家的文化傳承到現在,其他的文明也是一樣的。人與社會的接觸,很大一部分是靠思維的,讀史、讀經,這是更高質量的接觸。所以這樣的孩子心智方面不存在任何問題。事實證明,我女兒的确沒什麽出色,但是她出去交往,也沒什麽大的問題。有的時候還是因爲她就在家裏面,比較單純一點,朋友還不少,都願意和她以心交心,都是願意和她做朋友,她也蠻開心的。所以我覺得讀經的孩子沒有不接觸社會,甚至是接觸更廣、更高的社會。現在的孩子,如果放到所謂有形的社會上,我想低質量的交往應該要大于高質量的交往。甚至一維空間地接觸社會,都是當下的,你可以說是跟得上潮流的,我也可以說此社會還沒有經過人類文明的提煉,可能是膚淺庸俗的。所以大家所認爲的社會,我覺得接觸不接觸也無妨。這就是我對孩子接觸社會的一個理解。
 
3、真關心孩子,應該關心他生命的出路
還有一個,有的家長會問,孩子光讀經,走這條路那麽多年,那以後的出路怎麽辦?他以後的就業情況怎麽辦?我記得有一次我在一個讀經QQ群裏面看到一位媽媽的回答,非常可愛,而且言簡意赅,清新明了。她說:我就不信,我的孩子,從小讀經,長大以後滿腹經綸,腹有詩書氣質華,身體蹦棒,難道就找不到一份工作嗎?我覺得她這樣的回答真是爽快。那麽,這還僅僅限于一種生活出路的讨論。一個人的生活出路其實在他生命當中所占比例并不大,甚至只是表現形式。真正的出路是孩子的生命出路。現在我們很多人都沒考慮過您的孩子以後生命的出路在哪裏:您的孩子以後是否會了解什麽是幸福的生活,什麽叫做友誼,什麽叫做幸福的家庭,怎麽才能夠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才是我們要認真考慮的。讀經的孩子以後是有高智慧的,他以後找一份工作我認爲根本不難,他甚至可以領導那些有領導力,有才能的人,他可能成爲領導中的領導。他和讀經圈的同學、校友,以後不是在互相介紹一份工作,有可能共同在探讨如何開創一份事業。我們不要先把孩子給看扁了,看小了。記得美國詩人朗費羅一句詩:一個人的生命如果沒有靈魂,從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就在出殡的行列裏,奏着沉悶的鼓聲,邁向墳墓。所以您的孩子的生活出路,第一你不用太擔心,第二也不是很重要。真正高境界的父母、老師是關心孩子的生命出路。
 
這是我大緻對讀經的一些理解。當然也有很多其他方面的觀點,由于時間的關系,我略微簡短的挑一些我認識還是有一定深度的來分享一下。如果待會大家還有探讨的地方,可以通過提問的方式。
  
五、家中十一台音頻的由來:對生命奧秘的敬意
接下來第二大部分,我就講一下操作面上的一些經驗和心得。雖然讀經教育形式上比較簡單,但過程當中的确也有各種各樣的心态問題。我今天選了三個,有可能大家碰到過,可能重視度不夠,而我恰恰認爲是非常重要的一些操作方面思路,想提供給大家。
 
在探讨操作面之前,有個前提需說明:我帶孩子讀經,在家裏讀經,絲毫沒有堅持的感覺,也就是說我不痛苦,我非常快樂,所以我會不斷地鑽研有什麽更好的方法讓讀經教育得到更好的發揮。爲什麽快樂?這個大家能想象得出。在這個當中我的智慧不斷得到增長,同時在孩子身上領會到了生命的奧妙,真的是每天都有驚喜,每天都有開心、快樂的時候,這是操作面最重要的前提。
 
談談領略到生命奧妙這一點,從讀經教育實施以後,王教授說過一句話:孩子是不用專心學習的,他可以一心多用,非常正确。我舉兩個例子:孩子四歲多時,我太太帶她讀中文,女兒在讀《易經》,我太太在旁邊讀《詩經》。我女兒《易經》一本書自己讀了背出來以後,同時把我太太讀的《詩經》大部分的章節也全部給背出來,她一點都沒讀過就是靠聽;我帶她英文讀經的時候,有一次我旁邊放了一個音頻,是法語的《最後一課》,當然不是很長。我本想讓她有個語言的感覺而已,想不到一個禮拜以後,英文的和法文的全部背出來。這就讓我感到,哦,真的是這樣。那時我就覺得,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住這樣一個生命的奧妙。所以我家裏面一點點,一點點發展到現在有11個音頻同時在放(胎教和幼兒時才三個音頻),聲音種類有可能要達到18種。爲什麽?有的時候上午放的和下午放的是不一樣的。那麽大家有可能問,那麽多,吵不吵?孩子聽得清楚,聽不清楚?首先要講個心态問題。什麽心态問題?就是我認爲這些都是經典。都是世間最好的老師來教我的女兒,我對他們絲毫沒有消極心态,全是恭敬心。我覺得這是福分,這是我們全家的福分。能夠請到這麽多的聖人:中文-孔子、孟子;梵文-釋伽牟尼;英文-耶稣;意大利文-彼得拉克,還有其他的種種的經典語言。我家裏放的有中文、英文、梵文、古希臘文、拉丁文、德文、法文、意大利文,還有意大利的歌劇,以及西方音樂和東方音樂。這是我的心态,那麽實際操作當中,我是不是煩呢?我真的一點都不煩。不是說聲音多一定會讓人煩的,兩者不存在一定的聯系。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聲音多嗎?也很多,非但不煩,讓人享受。所以說這些聲音放出來,而且朗誦的都很平和,聽了心定,非常舒服。從女兒的表現來看,她也絲毫沒覺煩。對孩子來說,世間的聲音很多,很可能還不止這些。她耳朵裏有可能不止這十幾種,甚至還有十種,只是我們大人的耳朵沒她靈。當然在播放錄音的合理度上面,我也是做了一定的經驗總結的。也就是說,靠近一點的稍微放的輕一點。有一定距離的,略微響一點。還考慮到一點:孩子的耳朵比我們的靈。據我知道,有些家長在家裏面也放了不少的,但他們聲音放得太響。太響背後的思路是什麽?因爲家長覺得只有自己聽得清楚,孩子才能聽得清楚,他怕孩子聽不到。其實不用開那麽響,只要你覺得隐隐約約的程度, 孩子就能聽得清楚。事實證明,的确如此。所以在家裏面放音頻時候,略微注意它的音量的高低。不要太響,孩子肯定聽得到。即使聽不到,也沒有關系。爲什麽?聲音傳到耳朵裏面,實質是一種波,它只要振動,就能傳到你的耳朵。所以我還鼓勵大家在晚上睡覺放音頻,哪怕開了最低音量,你一點都聽不到都沒關系,對孩子都是有幫助的。這不是我想象出來的,有事實證明。我給不少讀經家長推薦夜間聽經典,有些的确沒反饋,有些反饋:此法的确有效。這就是我家11個音頻的由來:對生命奧妙的敬意。
  
六、潤物細無聲——充分的預聽與涵養式的溫經學習
第二個,在教學當中,我主張是一種“潤物細無聲,随風潛入夜”的風格。大家都第一次接觸讀經教學、讀經教育,經驗方面有待積累,我一開始也是比較急的,拿捏火候不準。後來經驗足了,我就得出一個思路:到某一個步驟的時候,如果不順暢,不要太糾結,死盯着這個步驟,要想一下前面的步驟做得是不是夠充分。打個比方來說,孩子背書背不出,不用急,不用急着快點背,要想一下他前面讀的遍數夠多了嗎;他如果讀得不好,想一下事先給他預聽的夠了沒;預聽的不夠,想一下自己開音頻用心了沒。你只要把那個源頭做好,後面就能水到渠成,也不存在太多在教學上訓斥孩子。如果第二個步驟到第三個步驟,讓孩子學得很累的,要很用力去夠的,說明了要不就是教學當中缺了點什麽,要不就是第二個步驟做得不足,最好的學習是了無痕迹的學習, 孩子在不知不覺中進步,譬如開始背,甚至第一遍背,已經幾乎沒需要糾錯的地方了。後半句,随風潛入夜,那是這種風格的效果了;同時我還帶有另一層含義,晚上最好把音頻放着,讓孩子在睡眠中吸收我們的經典。不會影響睡眠,我自己體會深的有兩次經曆。有一次,我晚上和女兒一起睡,放的是法語聖經(還有其他經典),就在我的床頭那側, 法語我一點都聽不懂, 就放在那裏,第二天醒過來,心情非常地舒服, 而且内心感覺到非常柔軟, 心裏就在琢磨:到底是聖經, 真的不一樣; 還有一次, 就前兩天, 我放的是《孟子》,也是在床邊,早上起來,也就像心靈得到過按摩一樣。我就在想,人睡覺,身體需要休息,沒準那些經典的聲音會讓心靈得到更好的休息。這是我對晚上放經典的一些看法。還有,這些音頻播放目的是什麽呢,主要是因爲外語,比如古希臘文,英文,梵文,孩子如果在學習的時候有大量的聽,更重要的是學習之前大量的預聽, 她發音才會有信心;那麽中文還放在那裏, 起到什麽作用呢?中文我一般不作爲預聽, 是作爲她包本背以後的複習。包本背了不等于經就讀好了,是需要溫經的,一是經典常讀常新,二也避免她遺忘,但是我的心态不是怕她遺忘,覺得怕她遺忘會造成我心裏比較緊張, 我設法轉變了觀念:包本後的孩子, 經典在她心中就像一份工藝品, 就像紫砂壺, 很美, 但是新壺難免有點工火氣,我們喝茶養壺, 就是用茶水不斷地泡淋,把它的工火氣給泡掉, 同時也把壺的潤澤度養出來。我覺得包本以後随意聽經的方式,就是能起到類似養壺的作用, “泡茶人”心很定的。
 
記得有一次, 我和女兒在下棋, 一個音響播古琴, 另一個詩詞歌曲選, 恰好到元曲, 聽了真舒服, 确有“閑敲棋子落燈花“之雅趣。 所以, 如有老師或家長擔心孩子包本之後的遺忘,又怕時間不夠複習的話,我建議此“養壺”之法,省下來的時間可以讀其他新的經典. 這是對"潤物細無聲,随風潛入夜"第二層理解。
 
七、關于嚴格:相信人性
教學第三個我認爲蠻重要的方面, 就是大家都經常說的理念:嚴師出高徒。是的,不錯,但是要看你所教的孩子現在是屬于什麽年齡,如果他是十三歲以上或者習性是有點重了,那麽老師或家長在自我要求嚴格的前提下,加大對他的嚴格,是要嚴格的, 就像"身似菩提樹, 心亦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 莫使惹塵埃"。但是十三歲以下、尤其6歲以下的孩子, 或者心性還是很純的孩子, 我認爲他"本來無一物,何處得塵埃?", 有時候讀書的坐相和說話的那個樣子不是他有意和你搗蛋, 乃天性使然, 大了以後就沒了,所以對待一個天真的讀經孩子, 不用特别嚴格要求坐有坐相, 讀有讀相, 稍微提示一下我覺得就可以了。要相信他, 不會落成以後學習的不良習慣, 這是對人性不夠有信心;何況太要求孩子專注學習, 可能是有點在障礙他, 障礙了老天給孩子的自然學習力。所以你的孩子在玩的時候不要太擔心,他聽經和讀經的作用也是差不多的, 特别是六歲以前。這就是對“嚴師出高徒”我自己的一些看法,十三歲以上的,對孩子學生嚴格高一點,對十三歲以下的,特别是六歲以下的,習性還比較單純的孩子,更多的是老師自我的要求嚴格,她在默默地模仿你,你的樣子做好了,他自身就不會壞,到了十三歲你說不定也不用對他嚴格了, 因爲他從小看到的是一位自律的家長或一位自律的老師, 這是我在操作面的第三個經驗。
  
八、外語讀經心得
今天還有一個主題,就是外語學習, 這方面我在這可能是班門弄斧了,海外的家長不僅會兩門語言:母語和外語,在歐洲的更是多語環境, 您甚至精通幾國語言, 應該是我向您學習,再說我自己的英文水平也很一般。只是我自己帶孩子讀英文,有責任把它教好,常常聊以自慰的一句話就是:世界冠軍的教練未必是世界冠軍,劉翔的師父不一定跑得過劉翔, 所以我也不知天高地厚地在英文讀經以及英文語言能力習得領域的摸索。首先,我的初心是出于一個理想,或者說一種責任心,爲我們讀經孩子創出一條:既符合語言習得規律、又契合讀經習慣的英語學習方法, 希望我所研究出來的方法是自然的,純正的,美的, 就像一個生态健康的地球,接下來要繞着孩子心中那些經典的太陽來運行的(後按:教授幾年前在“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上留言(大緻意思):希望讀經界有人擔當起“英語語言能力習得的探索”,在孩子讀經之餘,英語(作爲外語)能“真正”得到提高;探索者并有心量把成果貢獻出來,不計名利,只願天涯另一邊,一位素昧平生的知己,體會到此法之妙處,秉燭夜讀都會拍案叫絕。這些話對我觸動很大,就暗暗下定決心)通過這幾年慢慢地摸索, 現在有了一點思路, 有了點初步效果。今天我向大家彙報一下,也是請各位家長幫我把把關。首先, 學外語, 大家都會想到單詞量, 語法(或句型), 單詞量我承認是關鍵, 而且是關鍵中的關鍵;語法重要不重要,這個仁者見仁, 智者見智, 據我自身的學習經驗, 語法的重要性要看從什麽角度來講, 何況語法沒有絕對正确的,大家是否注意到現在語法書越編越厚了。今天我不展開對語法重要性的探讨, 我就想講,語法即使最重要, 也不用教, 重要的東西不等于要教,。爲什麽? 如果孩子對一句話裏面的單詞都知道的話, 即使對前後次序有一點不習慣, 她憑常識就知道這句話的意思, 不需要語法幫助,就像我們沒學過唐詩宋詞的語法,但不影響理解,想必這點大家應該是同意的, 大家也都是在外語環境下有自己的親身體驗, 想必未通過學習語法來習得外語的。因此,如果語法在一個人吸收語言過程當中,所占重要性不存在的話, 那麽我們思路就開闊多了, 不會因爲兼顧語法難度和詞彙量難度的均衡度,而障礙了孩子單詞量的積累;因爲很多外語讀物, 單詞量少,語法必然也簡單;語法簡單,單詞量也少, 以此結構比例來教孩子是不合理的。孩子雖小,但外語單詞量的積累可以遠遠超過我們現在的固有觀念, 但語法孩子未必能說出個道道來, 随着語言整體輸入的積累, 語法是可以自己在不知不覺當中通順的, 就像我的孩子,英文裏面的主格、賓格、第三人稱單數, 現在包括動名詞, 介詞後面動詞加ing, 都是自然會, 從來沒教過她。所以說如果我們這個方法可行的話,以後學法文,學德文,學拉丁文,學梵文, 大家對語法的學習是不是會有一個新的思考。回到單詞量, 單詞量很重要, 但是單詞量的積累是有很有講究的,不是說一個中文對一個英文這樣簡單地對應背就叫增加單詞量,爲什麽,第一,語言最小的單位是句子,不是單詞, 英語單詞用中文解釋非但不準确的,還有母語幹擾,只有句對句解釋才能做到基本準确;第二,從符合人性的角度來講, 孩子記句子比記單詞更容易, 因爲句子是有畫面的,是有情景的, 我親身試過, 有的時候我讓孩子記幾個單詞,她反複地記,都記不住,但是一個句子她讀幾遍就記住了。好, 碰到這樣的矛盾, 又要增加單詞量, 又不能單獨來解釋, 而要用句子, 這個矛盾該如何解決呢? 我琢磨出一個思路:誦讀句子來帶動詞彙積累。有一本書, 是我們國内英文界非常有名的老師--楊自伍先生編的《英語誦讀菁華》, 分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卷, 裏面選的百分之九十都是經典文章,對于小學初中生來講, 是很童氣十足的文章, 有的是《童子詩園》裏來的, 有的是《鵝媽媽》童謠裏來的, 并有很多都是國外英語母語國家孩子學的詩歌, 它左邊是英文,右邊是中文。那麽好,小學卷和 初中卷大多都是詩歌,一行英文與一行中文解釋平行對應, 我就讓女兒看着英文, 跟着音頻, 當讀經一樣讀,(略停頓)讀過英文經典的孩子就是不一樣, 像這種 短的詩篇,她讀二十多遍就可以背出來了;讀過中文經典的孩子就是不一樣,旁邊的中文意思,她是用眼睛瞟的,過目不忘。所以說整個句子的意思她就記住了,她是把一句話當一個單詞來看待的,。誠然,她其中單詞細分就不認識, 對吧, 但是她一本書讀下來,我就讓她整本讀下來的, 第一篇讀到最後一篇, 我印象當中小學卷初中卷大概各是一百多課吧, 小學卷讀下來,:1. 那些在英語裏面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彙她就掌握了, 這點大家應該同意的, 比如說I, you, me, do, make, go等,我一點都沒有教過她, 因爲出現的頻率高,她自己會對應出來的, 對不對? 正如教授所言:人的心靈是活的; 2. 次頻率的單詞她一下子分别不出來, 那麽接下來二三十遍, 我就把次頻率單詞下面給她注好中文,也不解釋, 繼續讓她整本書連讀,;就像海邊拾貝殼的小女孩,漸漸地她都明白了這些單詞, 六十遍左右,兩本書下來(後按:讀經之餘,每天一小時,曆時一年),基本的、常用的單詞, 甚至一些比較優美的文學詞彙她都這樣“半母語思維”似的掌握了,。其間, 我沒有教過她一點東西, 沒語法, 也沒有教過她中文翻譯在前後次序上和原文有可能不一樣, 一切随意, 有的時候她會跟我說:爸爸, 第一句中文解釋 其實是對着英文原文第二句的。兩本書讀好以後,基本上就先讓她自己聽原著簡寫本(後按:推薦英國著名出版社:USBORNE 專注青少年讀物,以英語母語國家的孩子爲對象,即使簡寫本,語言也相當地道),語言的難度比原來的小學卷和初中卷略微高一點,以生詞量的比例來講的話,聽得懂的詞彙有可能占七成,不懂的生詞有可能占到三成, 我的目的就是讓她以原有的百分之七十去化掉那百分之三十的生詞,這樣化出來的英文單詞是自然的、地道的,而不是通過中文解釋得來的;現在已過渡到了原版有聲讀物。所以, 她聽的多了, 有的時候讓她翻譯這個詞的意思, 她翻不出來, 說:“我也不知道, 但我懂,我會用”(後按:以此引申到讀經,孩子未必完全是不懂地在讀,可能他們意會了不少,只是不能言傳而已;我們大人也扪心自問一下:心裏明白了一句經典,一定能解釋得很清楚嗎?)。的确, 她現在的一些英文表達,有點小地道了。自己内化生詞的現象表明:孩子是學習語言的天生樂觀者,我們大人碰到一些生詞都會很糾結, 哪怕一頁 當中只有兩三個生詞,都會放在心上;但孩子不是的,她會注重到她所認識的單詞, 她找到她認識的, 就非常開心。記得海倫·凱勒在她的自傳裏講過:孩子剛學會閱讀時, 并非在閱讀, 而是在找她認識的詞兒, 有的時候哪怕一頁當中只有一個字她認識, 都會開心得不得了, 這就是孩子, 天生所具有的一種樂觀主義學習精神。我順便補充一下前面遺漏的一點, 也是十分關鍵的:我在英文次頻率單詞下面注中文解釋, 要好過一個英文單詞對應一個中文解釋, 好在哪裏? 它是有英文背景下的注解, 是在盡量不破壞英文語境的情況下注的, 所以它大前提還是以英文思維在學習單詞的,不像我們現在體制内學校裏的一個中文對一個英文這樣學下來;首先,用中文來解釋英文只是權宜之計, 學習英語單詞真正之法:是要在你有了一定詞彙量後,學會查英英詞典, 只有本國語言來解釋本國語言才是最準确的, 所以英語學到後來都是要用英英詞典,從而避免母語的幹擾, 避免中文腔的英語。我家女兒後來就以這樣三七或者二八生熟比例來化生詞,不斷地聽不斷地聽,難度不斷增加,不斷地靠自己化, 我就負責提供資料,并做好她的DJ。有的周末我在家裏教其他學生英語, 她也會坐在旁邊,但是太小,也不會專心聽,基本上單詞講解她也不會關心,都是靠自己去化;而且家裏面沒有人跟她講英語,就是放英語故事給她聽。我認爲, 語言環境不是一定要有人交流才叫有外語語言環境,父母有的時候,的确,我們也是這樣,被孩子習慣的語言所帶掉的。她說什麽,我們就以此語言和她溝通。就像我們家裏面,我是上海人,但是我女兒不大說上海話的,因爲我太太一直跟她說的是國語,教訓她的時候會用上海話。我現在一直盯着她說上海話,她上海話現在好一點了。所以語言環境關鍵不是你有沒有機會開口,而是你有沒有聽到别人怎麽說,聽多了自然會說,就像“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一樣的道理。
 
九、海外華裔家庭如何創造中文小環境
所以海外的家長,您如要提高孩子中文語言能力的,其實有可能更簡單,您不用擔心他的基本詞彙量,我們這裏是因爲沒有英文環境,您母語是中文,雖然有的家庭以往可能沒有特别注意創造中文環境,但孩子一些基本詞彙量至少還是有的;如果沒有的話,您覺得我的方法邏輯上還是合理的話,不妨可以做個參考;積累了一定詞彙量以後,你就放一個mp3在他旁邊,讓他不斷地聽中文故事。還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孩子會來問你,這個是什麽意思,因爲中文是您母語,所以最好用中文回答,這樣更有助孩子中文思維;這方面您要比我更有優勢,英文畢竟非我母語。中文故事題材質量好智慧高的想必很多的,比如說我們的成語故事,我們的《上下五千年》,我們的德育故事,等等,《西遊記》啊,四大名著當中還有兩部孩子是比較喜歡的:《三國演義》和《水浒傳》,您都可以讓孩子聽。只要您注意難度一點點地遞增。海外家長不妨試一下,這樣一個“生詞内化”的學習思維,效果還是不錯的。(後按:這個方法體現到孩子身上,形式的确很簡單,類似讀經,就是“讀和聽”,咋一看沒啥新鮮,更談不上令人拍案叫絕;但細細體味背後的邏輯,它突破了各種頗費周折、甚至無效的學習方法,避免了語法的障礙,避免了中式英語的後遺症,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外語環境的欠缺,并高效能地自然習得地道的英語,我常戲稱此法是“讀經的迷你版”)這些是我對外語學習方面的觀念闡述。
 
今天我和大家分享部分基本告一段落。我想再回過去,回到前提,第一,我是不太願意用女兒來作爲例子的,這種心情作爲家長都能理解。我的初心是希望天下所有的孩子都能讀到經,讀到人間最美的東西。我的女兒資質其實很一般,虧得教授這麽高明的讀書方法,她才算走上了一條正确的學習道路;第二點,很重要的,我所講的,包括語言方面的一些探索,本是爲了讓孩子更好地讀經,而不是讓她通過讀經來服務于英文語言能力的提高,否則就本末倒置了。我覺得如果一個國度,一種語言不具備文明,就算現在很流行,我覺得也沒必要花大力氣去學。所以我今天讓孩子英語能力的提高是爲了以後她能更好地理解以英語爲語言的文化經典,并不是讓她語言能力強了,就膚淺地沾沾自喜,用教授的話來說“嬌其妻妾”。我想懷仁老師也是此初衷。她的女兒小春子,是我女兒學習的榜樣。我的一些學習英文的思路也是看懷仁老師的博客學來的,并結合了教授讀經心法。教授也希望海外的孩子提高語言能力,從而能夠傳承中國的文化,經典的文化。海外的家庭,海外的孩子如果能夠接觸到經典,讀到中國那麽多的經典,其實說心裏話,以後他們的作爲會是很大的。爲什麽這麽說?就單從語言的翻譯來講:我們很多國内外經典的翻譯,真的是有很大的提高的空間。當然不否認,翻譯界爲我們的文明傳承所作出的貢獻,但是不得不認識到提升空間。我的水平有限,但是接觸經典以後,譬如中文版的《仲夏夜之夢》,名氣響的翻譯不少,但真正翻得好的,的确還需要後來人(後按:真希望将來讀經的孩子能用文言文來翻譯國外經典)。好的,啰嗦了這麽長時間,前半部分我的分享就告一段落。
 
謝老師:我今天帶了一些資料,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懷仁老師,我現在可以操作嗎?
 
懷仁:可以,您可以在電腦上操作,我們可以看到。謝謝您剛才的分享。很多朋友在微信上,還有包括在網課平台上都發出很感慨,非常感謝您精彩的分享。
 
謝老師:謝謝!
 
懷仁:網上的朋友可以開始寫問題了,當然也要看謝老師給大家演示。
 
謝老師:好的。我今天帶來的有錄像和照片。錄像有可能因爲時間關系,短的,幾分鍾的我放一下,長的我就放個頭和放個尾。
這是我女兒。
 
懷仁:她那麽小的時候,真可愛!想問一下,适憶是從幾歲開始正式這樣坐下來讀經的?
 
謝老師:坐下來是吧?她其實自己能坐下來的話是三歲左右。不是說一定大人要求的,她自己坐下來是三歲左右就能坐下讀書了。
 
懷仁:這是她三歲多的視頻嗎?
 
謝老師:這是她三歲半的時候。
 
懷仁:真的!好可愛!好珍貴,這些視頻。
 
謝老師:她其實三歲前《論語》也就基本上背下來了。後來折騰了一下,去看了其他一些私塾,狀态一下子就有點反複。現在三歲半讓她重新再讀。
 
懷仁:所以之前您還是花了些時間去找了一些私塾,最後還是覺得在家裏homeschooling最好,最适合您的孩子。
 
謝老師:因爲當時私塾選擇面不是那麽廣,不像現在這麽多,我們上海幾乎找不到的。
 
懷仁:沒錯,幾年前确實是這樣。
 
謝老師:是的
 
謝老師:這是今年六月份包本《孟子》的一個節選,因爲太長了,選一點出來的。
 
懷仁:她包本一直都是這樣跪坐着包本的嗎?
 
謝老師:對的。
 
懷仁:那她跪坐的功夫也很了得啊!
 
謝老師:也累的,時間長了她有時候也要起來動一下的,——基本上兩個小時她能跪。
 
懷仁:那就很有功夫了,不錯。大家看視頻也能看得出來,适憶就像謝老師說的是這麽一個可愛的女孩子,清純啊,可愛啊,聰慧啊!真的像您所講的,培養得太好了。
 
謝老師:好,這是孟子的包本視頻節選。接下來是英文的《常語舉要》。
(适憶背誦英文《常語舉要》)
 
懷仁:适憶她中文是包本了四本,英文現在有兩三本?
 
謝老師:她英文是包了《童子詩園》和《常語舉要》。
 
懷仁:《小愛神》和《喜頌》在背,是吧?
 
謝老師:是的,《莎翁十四行》和《仲夏夜之夢》以前都讀過100遍的,不過她發音不是很好,我對她的發音還不是很滿意。
 
懷仁:您不用擔心,一定會非常好的。現在已經很好了,她有那麽好的基礎。
 
謝老師:好的,再跟大家分享一下照片。這是她在四歲的時候我們去北京的白羊溝.....
 
懷仁:您四年前就去過白羊溝了?原來您是白羊溝的元老了,您對讀經了解得這麽早,當時還去白羊溝,是專門去上師資培訓吧?類似這樣的讀經培訓。
 
謝老師:不是的,當初的時候正好就想去感受一下,當時讀經的氛圍不像現在,有那麽多的講座,那麽多的私塾。我們上海的私塾我記得當初比較聽得到的是孟母堂。
 
懷仁:确實是這樣,這幾年發展得比較快。
 
謝老師:對的,我感覺也需要“黨的領導,組織的關懷”嘛(笑),那我帶太太和女兒就去北京了。
 
懷仁:那适憶平時是在家安心讀經,像這些重要的讀經重地她都已經去過了,她真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永遠爲經典的聲音所環繞
謝老師:這是她在看英文的原版書。這裏我順便講一下,和大家溝通一下,雖然她能夠閱讀一些書,但是我覺得對她的閱讀量我還是控制的,中文的話我就幾乎能不閱讀就不閱讀,英文的話是因爲語言環境的關系稍微閱讀點就閱讀點,也不鼓勵她閱讀。兩個原因,最重要的:她這樣的年齡閱讀的書不可能很深的,有可能只是淺的,我覺得意義不是很大,而且會對心神方面有擾亂,對讀經不利。最重要的是讀經,以後大了看深的書機會多得是,有質量的書夠她看的。這是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是孩子的眼睛。正好那天她在翻,我太太就好玩,就讓她拍了一張,這本好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我也忘了。這是拍她在小區裏面,大家注意她背了一個包,這個包裏面就裝了一個播放器,有的時候放的是經典,有的時候就是放的英文的故事,
 
懷仁:移動裝置,永遠爲經典的聲音所環繞,這麽幸福的孩子。
 
謝老師:這是今天早上爲了講課,我把家裏所有的音頻都拿出來了。
 
懷仁:大家可以拍照留念啊。
 
謝老師:在這裏一共是10個,最大的一個是讀經寶寶播放器,旁邊的是電腦,放的是梵文,同時屏保就是用的西方油畫,大家可以看到上面就是油畫,西方油畫就是屏保,就一直翻着,跟美術讀經一樣的道理。這個電腦前面的播放器是放在廚房裏面的,專門放法語音樂劇《小王子》以及意大利歌劇,意大利歌劇是春永老師拷給我太太的,很好聽,很優雅的歌劇,然後過來那個白色的就是愛讀經讀經機。現在她讀中文的《古文選》就是放的這個,平時她吃早飯的時候我就放《詩詞歌賦選》,她包本過的。就像養壺一樣讓她有意無意地複習; 正中央的讀經寶寶讀經機一共有四個播放器,最大的一個放的是古琴,因爲是音響的關系,比較好聽,另外三個分别放的是古希臘文的《聖經》,拉丁文的《聖經》和德文的《聖經》,有的時候上下午會變的,德文下午就變爲法文。其他的三個是她的英文故事和意大利故事,我現在在摸索讓她讀意大利文,我覺得彼得拉克(文藝複興的代表人物)的《歌集》相當美,喬叟都是跟他學的,所以我接下來可能會讓她背彼得拉克的十四行詩,所以現在一直讓她在預聽。
 
懷仁:了不起,讀經機廠家見到這個都肯定很高興。
 
謝老師:還有一個音頻電腦,拍的時候她正在讀英文經典,所以沒有拿過來。我們家裏一共有11台音頻,供大家參考。這張照片是上海的外文書店。 這張照片是今年去文禮書院,和另外一位可愛的小姑娘果果。
 
懷仁:有很多海外的父母都知道王玥老師,我們海外第一個包本背下《學庸論語》的媽媽。王老師的女兒果果也是在家自學,每天也讀經7個小時。
 
謝老師:是的,果果真的很好的,這是兩個孩子和王教授在一起,果果既可愛,又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也是聽聽就能背出來的孩子。他們家裏也是幾個音頻放在那裏,她讀的英文,因爲她在德國上過國際學校,英文基礎非常好,很多地方聽聽就背出來了。我說聽聽就背出來的孩子都是真正讀經的好種子,千萬不要辜負。好的,我的分享就這些了。懷仁老師,接下來您看吧。

每日讀經十小時 從容笃定
懷仁:好的,大家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問很多問題了,我先找最重要的問題,也是最通常的問題:您孩子每天的作息安排。當然她三到六歲,還有她現在六到八歲的每天的安排也可能不一樣,想讓您講一下您的homeschooling的每天作息安排。
 
謝老師:好的,三到六歲肯定和現在有點不一樣的,作息時間主要拿主意的以我太太爲主,因爲她大學學的是中醫。雖然現在體制下的中醫不地道,但是還是有點這方面感覺的,基本上晚上是九點前睡覺,早上是六點左右起來,那麽三到六歲的時候會稍微寬松點,稍微會讓她睡到自然醒。現在差不多習慣了,甚至我要求晚上七點半就要洗漱,上床你可以聽英文故事,燈光接觸是越少越好,因爲我是深度近視眼,我女兒也有點,我對她的眼睛也是比較擔心的,這個是作息大緻的時間表。那麽我太太還有個說法,也不知道對不對:冬天可以早點睡,晚點起,那麽午覺就可以不用睡了,可以出去曬曬太陽;夏天可以晚睡點,早上也要早點起來,中午可以睡個午覺,夏天睡午覺對恢複體力幫助挺大的,冬天有可能不需要。我們家基本上是按照這樣操作的。 早上起來我們現在這樣安排:我太太先帶她讀梵文,讀完以後吃早飯,早飯以後就讀英文,讀到11點半到12點左右,下午1點半到2點左右開始讀中文,這陣子的量是比較大的,大概加起來要讀十個小時,原因是現在中文特别多, 正好在讀《古文選》,《古文選》的音頻有六個小時,她就跟着音頻讀,基本連續六個小時,她也不覺得很煩,反而覺得這是一天的功課,好孩子是要完成的,現在習慣的确蠻不錯的。她不會自欺,沒讀好就挺誠實的,她覺得做事就得老老實實,“沒讀完就是沒讀完,讀完了才心安”,這是女兒曾經吐露過的心聲。所以此階段她的讀經時間差不多是十個小時。我認爲,一般來講,在家讀經的話,孩子純讀時間六七個小時夠了,已經很不錯了,現在她十個小時是因爲跟着音頻讀,音頻的語速比較慢,如果是純讀的話,那中文就不要六個小時,我現在有意識地讓她跟着音頻讀,就是要讓她心态平和,不要太趕,背誦的時候就像在讀書一樣,不要加猛火,莫抱有要背的急躁心态,而且我希望女孩子以後講話不要像我這樣,很急的,最好是能夠很笃定的樣子,所以我希望她跟着音頻讀。
 
懷仁:好,他們可能想問的是比如說孩子讀經時間上午怎麽安排,下午怎麽安排,大概每節課有多少時間,休息多少時間……
 
謝老師:呵呵,我們現在一般不休息的,怎麽說,這不休息是什麽概念,就是上午讀梵文,45分鍾到一個小時,正好一節課,接下來吃飯,随後讀英文那個3個小時,基本不休息的,就是說她要上廁所我會讓她去,有時候稍微喝點水,就這些事情,其餘時間就在 那讀。那麽會不會大家感覺慘無人道,讀書這麽壓抑孩子,其實也未必。因爲我剛剛說過的,對脾性、學習習慣比較好的孩子,我對她的坐相,對她是不是所謂 的認真,我還是從相信的角度,抱着一種積極的态度。所以整個氣氛是相當輕松的,她不會覺得很累,她覺得每次我都是信任她的,所以她就覺得要對得起爸爸那份信任。 英文她幾乎也是跟着音頻讀;中文方面,我對我太太說,你休息休息,中文就讓她自己讀,所以她拿着音頻從這間房間跑到那間,那個剛才小的音頻就帶着身邊的,甚至中午一點多,冬天到了曬太陽的時候她音頻都帶着,她一點半就跟着讀了,讀到晚上七點多,就這樣。當中吃個晚飯。所以現在她90%的情況下都是自己管自己,自己讀,那麽我要做的就是相信她,而且孩子是值得你相信的,這樣就會變成良性循環了。
 
懷仁:對,适憶的确是看起來就是個心性平和的孩子,跟這是有關系的,真的是了不起。

讀經中不必過于焦急
懷仁:再看一下我們網課的問題面闆,我現在給您讀一下,有位日本的朋友說,爲您驕傲,您講得太好了,她說她自己的問題是在家裏讀的時候孩子做不到指讀,沙發上爬上爬下的,折紙工,甚至過家家,也不是每句都跟讀,我一直要把她叫回來,導緻原定的讀書時間會延長,時不時還會有母女的沖突,我問自己值不值得,這不會破壞親情嗎?女兒快六歲了,希望她通過讀經認識漢字和加強腦力是我讀經的初衷,不知您是否能解答這個問題?
 
謝老師:好的,謝謝那位朋友的信任。首先您的孩子非常的正常,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是個正常的讀經孩子,我女兒以前也是這樣,現在有時是還這樣,所以首先說是沒有問題的;第二個,讀經界裏也有這樣的孩子,上課有一句沒一句的,甚至打瞌睡,但最後背的效果并不差,這樣的孩子不少,他是靠那種不用專心的方法在吸收語言的,再說剛才那位家長的孩子六歲都不到,更是處于具備此能力的年齡,您不用擔心的,很正常的,就不用管她,只管自己讀。我剛剛講過“嚴師出高徒”的概念是因人而異的,只要您心靜下來讀就可以了,而且孩子都是上進的,會慢慢效仿您的好習慣。關于認字,不用急。讀經時(就純粹的業務讨論),我認爲“讀100遍都是指讀100遍”是不現實的,不太可能做到這一點,也沒必要這麽絕對。他認字怎麽認,有可能他就指個幾遍,然後時不時地瞟上一眼,就這樣一點點認字,我是這麽操作下來的,這是其一;其二,太早認字未必一定有好處,不用急的,就像我們莊子裏有關“混沌”的故事,一個人有智慧的時候有可能是他最混沌的時候,如果他的七竅都給你鑿開了,這個混沌就沒有了,他就沒有智慧了,所以他認字早和晚沒有絕對的對與錯,甚至我現在重新再來過的話,有可能讓我的女兒認字再晚點,爲什麽?太早認字就要看書,把眼睛都要看壞了,而且看書對讀經有影響,所以您放寬心,您女兒很好,很活絡,跑上跑下,我就喜歡這樣的孩子。
 
王老師的讀經教育理論,是心法
懷仁:以我聽下來的這個感受,我覺得謝老師是一個我見過的,聽過的可以講是對讀經理念絕對依教奉行的典型,雖然不敢說是最依教奉行的,但也差不多是了。不過很多朋友在聽王老師的理念時,或者是聽讀經理念的時候,都會有一種疑惑,會認爲是不是王老師太絕對了,但是謝老師在您的實踐過程中您對王老師的讀經理念的感受是怎麽樣呢?

謝老師:我不知道大家說教授的話太絕對指的是什麽?但是對于教授講的東西,大家心裏面要有個譜,教授講的是心法,教育和教學包括心法和方法,教授着重心法,心法只有錯誤和正确之分,如要說絕對,真理都是絕對的。教授傳授的心法,透着智慧之光,撥雲見日;但具體到每個孩子和每個家長,你讓教授把每種情況都給你講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今天有人教會了你心法,接下來的方法是你自己去琢磨的,在正确心法下面自己去琢磨方法,自己琢磨出來的才是你最适合的方法,既要對自己的方法有信心,也要客觀,所謂客觀就是你的方法未必放之四海而皆準,别人也有别人的方法,你也要尊重别人,這樣我們讀經界就融洽了,就不絕對了,這樣才會互相的幫助,取長補短,這是我對“讀經理念是否太絕對”的看法。


讀經教育是貴族教育 體制教育是掃盲教育

懷仁:再來一個問題,還是一位日本的華人媽媽,她說,非常感謝您能與我們分享您家庭讀經的經驗,現在您的女兒主要在家讀經,有沒有考慮什麽時候回歸體制?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除了讀經教育以外,對于動手能力的教育有沒有什麽考慮?有兩個問題,一個是有沒有考慮回歸體制,一個是動手能力的教育。
 
謝老師:好的,謝謝。首先體制可以明确的說,我不會讓孩子回歸體制的。她現在是在家讀經,到了十三歲上初中的年紀我不會讓她去考初中,高中我也不會讓她去讀,現在的大學我也不會讓她去,國外的大學也不要去,我就想讓她進文禮書院。我曾經有一個很調皮的心理,讓女兒十三歲時去考雅思,但目的不是要通過雅思來申請國外大學,就想讓體制裏的人看一下,我們讀經孩子的英語一點不比他們差,甚至好得多,十三歲就能考雅思,這個我從來沒有和她說過,那麽今天講了就講了。但是後來我也改變了主意,不是說讀經孩子能力不行,考不到雅思這個水平,而是我覺得考雅思所要讀的,要準備的那些文章對孩子也是一種輕度污染,高度不夠,沒必要,包括現在的托福,更不要說現在國内高考的英語了,簡直是不能看的,我不想因此壞了女兒英文的品味。像春永老師選那麽好的文章,給她從小熏習滋養 ,如果被糟蹋了,真是可惜,所以我一點也沒有想讓她去體制内,這是我對第一個問題的理解,建立在理性思考上的,并非沖動,并非特地要标新立異,體制内沒有教會孩子如何敬德修業,沒有讓孩子志在聖賢。
 
有的時候我想,女兒在十三歲讀好經以後,我會給她說什麽樣的話,我在家裏有模拟過(懷仁笑着說:謝老師,能請您現在模拟一下嗎?)我想說:女兒,爸爸沒什麽,陪你讀經的這段時間,爸爸很開心,不存在什麽付出,我也得到提高,和你相處的日子也很快樂,你去文禮書院,爸爸就送你四個字:志 — 在— 聖 — 賢!(懷仁說:好感動)模拟好的時候,說實話我眼淚都流出來 了。(懷仁說,我眼淚都流出來了,真的很感動)爲自己的内心而感動,覺得做了件還算是正确的事情。能夠兢兢業業地按照教授的讀經理念實行,我覺得自己更多的是一種珍惜,惜福,不是我有什麽其他方面的特點,皆因我惜福,覺得這是我莫大的福分,我是要好好地思量,好好地操作;我至今還覺得自己操做面尚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也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把我們的讀經事業做得更好,更完美,更符合人性!我想這也是教授所希望的。另外我剛剛講過,體制内和讀經教育不是0和1的關系,而是負一(-1)和正一(+1),沒有可比性,如果沒讀經我都不願意把孩子送到體制内去,老是用讀經和體制内比我覺得真的是小看讀經了。我有時候覺得一般人的思維真是别扭,怎麽老是拿讀經教育和體制教育比,根本沒法比,不在一個層次的。一個是真正的貴族教育,高貴的教育,是中世紀騎士精神的教育,中國現在的體制内的教育是以前掃盲思維下的教育,不是真正的精英教育,沒有任何的可比性,這是體制内我孩子不會去的原因。

不刻意培養動手能力,十三歲前不注重具體才藝學習
第二動手能力,我沒有刻意想過要培養動手能力,當然我會給她一些東西玩玩,最多這樣,我覺得動手能力是不用刻意培養的,培養也培養不出來。簡而易之,就是她的活動能力,讀經孩子的活動能力我覺得真的是不差的: 例如我女兒,不知是特别,還是讀經的原因,我和太太的身體素質都不是運動型的,但女兒的運動能力應該算不錯的,怎麽講,小時候在下面玩時,同齡人一般跑步跑不過她,她速度快,而且耐力好,追她的人都跑不動了,她還在傻乎乎地跑。我也一直搞不懂什麽原因,自己也是爆發力不強的人;她也爬樹,一般的女孩子現在都不會爬樹,她就可以噌噌噌順樹而上,我看到過小春子的照片,她也喜歡爬樹,這都是讀經的孩子。我和我太太也總結過,爲什麽讀經的孩子,平時沒有什麽刻意的鍛煉,卻擅跑能攀的,後來我太太說,有可能孩子讀書不全靠嗓子,也借力腹式呼吸的,所以她長期的腹式呼吸運動,以中醫來講是一種養生,也是一種鍛煉,這樣的解釋我不知道權威不權威,對不對,但覺得蠻好,好像講得通,姑且就相信她了。所以說女兒在家裏讀書,不會要求她嗓門拉得很大大的,順其自然的,小孩子自己會調節的,覺得自己在自然地讀就可以了,甚至她包本的時候聲音會扯得很大,我就勸她不要:書是讀給自己聽的,不是讀給别人聽的,一定要注意。就這樣的一個思維,動手能力我沒有培養過,但她自己還是可以的。

那麽具體到動手能力,我談談看法 現在的家長都很注重才藝,但是我覺得孩子在十三歲以前,最重要的不是會彈什麽,會拉什麽,而是她聽到了什麽,看到了什麽,來促進腦神經的發達,從而起到熏陶的效果。如果從小只是在練指法,練一種技能的話, 對她的音樂素養,或其他才藝的素養,意義是不大的,她只是不斷重複一種操作而已;即時她鋼琴彈出來了,可能也是匠氣十足,缺乏底蘊。 懷仁老師學生時代也踢過足球,我是一個非常地道的足球迷,并因爲教學的緣故,很關心其他足球強國是如何培養苗子的:一般他們在孩子十二歲以前不會教他們一闆一眼怎麽踢,會讓他們到球場(還有直播或錄像)看球星怎麽踢,讓他們模仿球星,在訓練和比賽中,感悟各種模仿來的動作和意識,不在乎輸赢,只在意盡情發揮,和我們讀經是差不多的;而且世界很多著名的足球 俱樂部訓練時,隊員都帶着耳機,這點我們國内都不了解,聽的都是古典音樂,所以那些真正的百年俱樂部踢出來的已不是足球了,而是靈氣,是藝術,令人陶醉、享受。中國孩子從小踢球,都要被糾正動作,這個動作要做到位,那個動作要标準,長大了踢得一點靈氣都沒有了,所以中國足球隊一直成爲國民的诟病,這就是我對動手能力的看法。
 
懷仁:好,謝謝謝老師。我正好也補充一下,因爲您剛剛也談到了那個雅思,就有點像我們現在的海外華人的孩子有可能爲了中文的證明,大概十幾歲的時候去考一個叫HSK的考試,就是漢語水平考試,甚至有人說,既然你們說讀經這麽好,你們學堂的中文學習的效果那麽好,那麽你們也不妨考一個嘛,證明一下你們的實力。我當然也不好意思明着反對,但是心裏就是說,那種考試對孩子就是一種污染,那種考題是不可以學的,這是和您後來放棄準備讓孩子參加雅思這種考試的意思是一樣的。準備這個影響孩子讀經的品味,或者影響孩子的讀經狀态都是不值得的。(謝老師說,對的,不值得)  

外語讀經操作面的問題不是問題,關鍵是思路
懷仁:好,我接着念問題,大家都很感動,剛才您分享您要送孩子去文禮書院您打算送給她的話,很多朋友說他們都忍不住流淚了,确實非常感人。下面有位朋友說,他對于多國語言學習,父母也不會這種語言,也不是周圍的生活語言,就像您說的意大利語,我想他指的大概是這種情況,或者是拉丁語,她說靠聽,靠跟讀就可以了?比如法語,聽了多久以後可以開始跟讀?聽和讀的内容要保持一緻嗎?是相對具體的問題了。請謝老師解答一下。
 
謝老師:好的。常規的來講,如果法語對您孩子是一門新的語言,那肯定事先要聽一段時間的,聽的基本就是你要讀的東西,最好就是經典。我做得比較保險,新語言一般讓女兒預聽半年,在她平時讀中文或英文的時候,意大利文就在旁邊放半年,彼得拉克的詩當背景,半年以後再讓她開口跟讀。當然這只是經典的聽讀能力,并非詞彙量方面的語言能力。那麽我是準備怎樣教她意大利的語言能力呢,就是把彼特拉克的詩集意大利文左邊打一行,英文解釋右邊對應,英文翻譯來自一個權威網站,不過最好能請春永教授幫忙把把關。就是這樣一句意大利文,一句英文翻譯,先句子對句子,讓她把最常見單詞自己琢磨出來,接下來模糊之處再來想辦法;反正現在網上資源很豐富,意大利文對英文的字典網上有不少,都可以查的。那麽此經典讀好以後,同時也積累了一定的詞彙,可能就能聽懂一點意大利語故事了,比如說《匹諾曹》,一點點一點點讓她積累意大利語的詞彙,和剛才講的英語學習方法類似,我是這麽個思路。意大利語自己一點都不懂,對于意大利語生詞怎麽注,如何查字典,可能說說容易,但我覺得這不是很重要,操作面總歸有方法解決的。打個比方說,就請一個學習意大利語專業的大學生,也不用他做什麽,就幫忙把這個意大利文對應的英文解釋,寫在下面就可以,那我想能做到這一點的人應該是很多的(後按:就不知彼得拉克的作品與當代意語的差别有多大,否則現代意語專業的人可能也不行)。這只是我其中的一個設想而已,操作面的問題我認爲不是問題,自己懂不懂意語不是關鍵,關鍵是思路(後按:就像王教授不是英文專業的,卻領導了我們英文讀經)。剛才講到英語自己摸索的一套方法,也是有兩個考慮:我們讀經界的堂主或老師他們本身不是英文專業的,操作方面或許有些條件限制,我能不能把他們的困難減到最低,以後讀經界不一定要很懂英語才能教英語, 這是一個出發點;第二個出發點,如果此法可行的話,我女兒以後學二外三外都可以效仿,只是注釋不用中文而用英語,因爲西方語系較接近,比中文注釋相對更準确些。
 
問題:孩子有時候讀聲音很小,聽不清楚、速度很快、經常會出錯,需不需要打斷? 
謝老師:首先孩子讀經中的問題要抓住源頭,讀錯是不是聽得遍數不夠,或者孩子跟讀時,是家長讀錯了造成孩子的錯誤。
  
我操作下來比較切實可行的起步方法是:讓孩子跟着音頻讀,确保輸入沒有問題。而且“寶寶讀經機”朗誦優雅。跟着音頻讀,孩子語速自然會降下來;孩子讀得快可能跟家長語速有關系,而且一般人情緒容易波動,花精力讀了十句,孩子才跟兩句,家長氣場可能就有變化,孩子會感覺到的。剛開始時,我建議家長和孩子一起跟着音頻讀,讀書的性情很重要,我女兒一開始就是讀得太急,這是我失敗的教訓,我的教訓很多,希望大家汲取。這是有關源頭輸入的問題。
 
但我沒覺得孩子讀書快一定是缺點,熟了以後自然快。他讀得準确不準确和你聽沒聽得清沒有關系:一個人讀得快你聽不懂,不過他心裏明白就可以,就像和尚念經,沒有多少人能聽清。比如我們身邊的例子:果果,書讀熟後語速就很快,一到包本她定定心心坐在那裏,吐字清晰,像個穩重的小淑女,非常美。
 
(後按:當時忘了回答有關糾錯的問題,現補充。最好的糾錯就是盡量不讓錯誤産生,聽得充分,自然讀得正确,讀得充分,自然背得正确。具體來說,讀了100遍,試背時,正确率95%以下的,就繼續讀;95%以上的,糾錯也莫有痕迹感,建議不要打斷,事後甚至不必告訴孩子哪個字錯了,而是把那整個段落再反複讀,直至正确,一來避免了孩子怕再錯的緊張心理,二來孩子可能慢慢懂得了,要以厚實的态度來糾正自己的錯誤,這樣才有更好的效果。)

外出遊戲的問題、跟讀的問題
問題:您的孩子不想出去玩嗎? 
謝老師:喜歡玩的,肯定沒有自閉症,喜歡跟果果(王玥老師的女兒)在一起,常問果果什麽時候來啊?我們住在上海,基本上每周碰面。冬天中午我讓她去曬太陽,她一點半兩點之前,放着英文的故事,一邊玩一邊聽。到了一點半,她會問我時間的,就打開古文選音頻,邊玩邊跟讀,讀兩三小時,眼睛望望遠,再玩玩,再讀三個小時,因爲古文選是六個小時。我們常帶她下去玩,她也喜歡踏踏青、望望遠。
  
女兒的确也長大了,如果有好看的書,她也不願下樓,覺得書更好看。這段時間我給她買的手工書,做羅馬角鬥場、希臘神廟、埃及金子塔模型的手工。她做手工時不太願意下去,甯願邊做手工邊讀經典,但我一般是要求她下去走走。
 
問題:讀經機怎樣跟讀?
謝老師:中文的話,讀經機的間隔完全可以跟上去。英文有點不一樣,視階段而定:小時候放一句就按暫停,孩子跟讀一句;現在英文讀多了,就和中文一樣操作,不暫停了,如果音頻語速較快,就使用電腦上一個軟件,可以調慢到70%或80%(後按:莫太慢,一是不自然,二是低估了孩子的能力),這樣她可以跟得上。
  
我個人不是很喜歡跟讀版,從語言角度看,段落被中斷,難免有碎片化的感覺。紹南版跟讀音頻我也操作過,有些斷點值得商榷(後按:我教過的英文讀經孩子,包括很自覺的,大都不喜歡跟讀版,覺得不順暢)。操作的話,即使家長英文不熟,也可以根據标點按暫停鍵(後按:長句開始跟時,孩子難免只會蹦出一兩個詞,沒關系的,繼續以鼓勵的眼神,放下一句,遍數多了,自然會好起來),也可以下載軟件放慢速度。

讀經與閱讀
問題:您女兒小的時候看繪本嗎?現在看同齡小孩的小說嗎?
謝老師:沒有怎麽看過或特意準備過繪本,中文沒有什麽,英文更沒有了。家裏本來就有《三國演義》、《水浒》、《西遊記》的連環畫,她有時在看。我沒有系統地讓她看繪本。爲什麽呢?我覺得現在繪本制作的精美度和以前不能比,不要說是民國時期的,就是和七八十年代的也差很多(後按:我對繪本了解不多,有點自說自話,不好意思),也不需要通過繪本幫女兒認字,因爲讀經她認了很多字;英文就更不用,中文是象形文字,英文是拼音文字,如果聽得懂,音節熟了,再加上讀經,認字難度相對更小,只是家裏有一些我認爲不錯的青少年英文原版讀物。
 
問題:能否再看看讀經音頻組合的那張照片?
關于讀經機的個數:我見過一個家長還厲害,每間房間都有四五個播放器,他有兩孩子,老二就是讀經寶寶,所以他非常珍惜讀經教育。
  
有寶寶讀經機、愛讀經的播放器,一共是11個。左邊下面墊的袋子就是背的包。
  
問題:看圖像,家裏平常生活在席上,不太坐桌椅是嗎?
謝老師:是的。一來比沙發組合更益于健康,二來席上有時放兩墊子,孩子可以翻翻跟鬥,活動一下。
 
問題:書架上的書都是什麽内容?
謝老師:主要是中文讀經書,最早的是華山書院的正體字,紹南,四海的我家都有。還有英文的。
  
總體來說,在家裏能不讓孩子閱讀就盡量不閱讀。
 
懷仁:我非常同意您的觀點,我們在德國因爲沒有中文環境,最初給孩子在讀經之外加中文閱讀也是出于營造中文小環境的想法。春子七歲可以讀原版西遊記,八九歲就看了很多很多中文書。然而現在我覺得我還是小看了孩子,這些普通白話文真的不用多讀,雖然也不用刻意禁止,但真的不用鼓勵多讀,因爲讀經的孩子完全可以直接讀最好最經典的文言文。雖然我的那篇文章《小春子的三語閱讀書目》廣爲流傳,但那是在特定的情況下,我還是低估了讀經兒童的能力。現在我真的知道孩子能力是很強的,那些白話文的書籍多讀一本少讀一本其實是無所謂的,而讀經的時間非常寶貴的。所以我現在也不太談閱讀,還是讓孩子多讀經吧。
 
不必一味被動地适應社會 而是去影響社會
問題:孩子交往的範圍局限在讀經圈,适應社會的能力?對孩子未來發展的想法。
 
謝老師:首先,可能不存在所謂的“社會“,世上發生的事我們未必都要知道。今天我不問何爲主流,只問何爲道理。總是想跟上主流還是犯糊塗的,還是弱者心态。教授的讀經理念現在看來不是主流,但是它有道理我就跟它走。社會對我、對每個人來說可能只是一個詞。你不可能完全了解這個社會的,也沒有這必要。我們所謂的社會交往其實就是圈子,就像讀經圈。我要我的女兒以後進入對生命進行探索、對智慧進行吸收的圈子。所以我們沒必要去适應社會,我們要找到我們的圈子。您可能認爲這是對一般人的要求,沒錯;但作爲生命的強者,我認爲更沒必要去适應社會了,而是去影響社會。
 
有個周末跟我學英語的孩子非常不錯。他自己從小喜歡曆史,自己讀四書五經。這次考大學他選中文系,他媽媽說中文系找不到工作。他說學好不怕沒飯吃,關鍵怕學不好。他高考以後稍微出去玩一下,就回來在家裏讀經典,立志學習蘇東坡,研究蘇東坡是怎麽自學的。他假期來看我,送我一套“漢書”。他說蘇東坡一生抄寫過三遍漢書,我背出四書五經以後,我至少要抄一遍漢書。
 
我問他你爲什麽假期不去勤工儉學,社會鍛煉。他說現在打工無非去肯德基麥當勞之類出賣勞力,對人生沒什麽幫助,從補貼家用上講錢也不多,但是浪費很多時間,我甯願在家讀四書五經、外國經典,抄寫漢書,提高自己的眼界與胸懷。不是去适應社會,而是在更高的高度上了解社會、影響社會。這就是一個18歲從小讀經孩子的見地和舉動。我說給很多家長聽,他們都感歎不已。而且他家沒有一個知識分子,他媽媽小學畢業,爸爸因病幾年前去世,家裏不是書香門第。他就是靠自己讀聖賢書有這樣的覺悟。這是我教過的孩子裏最喜歡的孩子之一,還有一位就是潘正遙。
   
懷仁:潘正遙從小讀經,現留學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我們海外讀經曾經發表他的文章。

陪伴孩子高貴的心靈 走上智慧的朝聖之路

懷仁感言:對謝老師一家的毅力深感欽佩,給了我們強大的精神動力,非常感謝。
 
謝謝分享,請問謝老師最後是否有給大家的寄語?

謝老師結語:首先謝謝大家,我内心希望不僅是我女兒,而是天下孩子特别是華夏兒女都能讀到經典。我們的祖國母親遭受過很多苦難,現在是生病了。但是她曾經養育過我們祖祖代代,我們不能因爲母親生病就不管她了。作爲華夏兒女要繼承祖國文化。我們未必要像其他國家科技立國,中國完全可以更高層次,智慧立國,我們有這樣的财富和資本。我們完全可以以華夏文化的血脈屹立于世界。自己見識淺,說句可能錯的話,也請懷仁老師指正,要從英文經典裏挑出一本能完美綜合哲學、智慧、語言高度的,可以和《論語》、《孟子》相比的,我個人覺得真的是沒有。所以說中國的文化是世界的文化,是值得我們繼承的。有可能我們在開創相當于意大利中世紀晚期的文藝複興,這是老天給我們這代人一個很好的機遇。在教授的指導下,操作面也不是很難,家長以及老師明白道理以後只須默默護道,伴随着孩子高貴的心靈,向着我們祖國文明,走上朝聖之路;你我作爲家長也因此而高貴,就像中世紀的騎士護送着高貴的王子與公主走上朝聖之路,這就是我的心聲,希望我們共同努力,把祖國文明吸收好、發揚好。

懷仁補充:我們是不是在其他文明中能找得到與孔孟之學一樣高度的智慧?在我們對所有其他文明沒有完全了解之前,也許我們也不能絕對地下結論就沒有。但是至少以我的了解,中國文明絕不下于任何其他偉大的古代文明。或許有些人認爲佛家更高,有些人認爲西方更高,但作爲母語是中文的中國人,通過中文經典來學習吸收天地精華的學問是最方便的,最容易到位的。我們本國的文明不學,一定要先學習其他文明也是不合理的,不順當的。而且我們學好了中華文明之後應該更有能力了解其他的文明。

感謝謝老師的講座,一句話,很震撼。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