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話的孩子才有理性(假民主之害甚于猛虎)

 
 

       文/吳小東(北京千人行書院)

       受現代民主觀念影響的父母,往往不敢理直氣壯地管教孩子,怕這樣做不夠“民主”。然而随着年齡的增長,孩子越來越不服管教,乖張暴戾,無法無天,如埋在家裏的一顆“定時炸彈”,令父母們煩惱不堪。

       究竟要不要給孩子“民主”?

       其實,“民主”作爲現代社會一項重要價值,雖然有其不容忽視的意義,但并非放之四海而皆準,并不能濫用。從本質上講,從來沒有絕對的民主,認爲世上存在一個“絕對民主”的國家或群體,是非常幼稚的想法。此外,民主有其适用的對象和範圍,一般适用于素質、地位相差不多的成人之間。還有,“民主”主要是一個權利概念,與利益相關,不能簡單套用到親情倫理等方面。就父母與孩子來說,父母與孩子在年齡、地位、文化程度、社會經驗等等方面本來就是極不對等的,父母與孩子之間,也不是利益關系,而屬于親情倫理。所以,父母教育孩子,不宜過于強調“民主”。過于強調“民主”,其實是放棄了做父母的責任,結果反而害了孩子。

       必須注意的是,在今天,傳統的嚴格管教型的家庭已經越來越少,“民主”的家庭越來越多,一種似是而非的“假民主”在家庭教育中大行其道。因“民主”而被耽誤、被障礙的孩子,遠遠多于因嚴格管教而産生心理問題的孩子。如果說過于嚴格的管教會給孩子身心留下陰影,那麽過于“民主”的不管不問、放縱姑息,則讓孩子根本不能成長!作爲一個教育者,近年來已經遇到太多這樣的有“民主”教育背景的“問題”孩子,還有他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家庭。然而孩子已經長大,習氣已經養成,軟硬不吃,如“虎兕出于柙”,面對一籌莫展的父母,再高明的教育者也無力回天,隻能扼腕歎息而已。“假民主”之害,甚于猛虎矣!

       父母之所以不敢大膽地管教孩子,主要是怕防礙孩子的自由,壓抑孩子的個性。其實,這都是很片面膚淺的觀念。正常地管教孩子,不但不會防礙他的自由,壓抑他的個性,反而是保護孩子自由,培養孩子個性的必由之路。

       什麽叫個性?就是一個人能按自己的理性來行動,不盲從他人。但孩子之所以是孩子,就因爲他還是一個感性的存在,沒有理性。讓孩子聽從大人的話,實際上是讓孩子感性混沌的生命逐漸服從理性的過程。在“聽話”的過程中,孩子逐漸體會到什麽是理性,從不自覺走向自覺,從蒙昧走向清明。如果我們不敢要求孩子“聽話”,實際上是取消了孩子感受理性的機會。而理性不能建立,人也就無所謂成長。

       一個孩子小時侯不聽大人的話,長大了也不會聽從自己的“話”——他心靈真正的要求,良知的聲音。他隻是順着自己脾氣、欲望而盲目地行動。我們經常能看到這樣的孩子,他并非完全不懂道理,不知是非,但他就是不依理而行。他不隻是不聽大人的話,其實他也不聽他自己的“話”, 總是陷于無法調和的矛盾之中。因爲他根本沒有養成按理性行動的習慣,控制不了自己。他的人格是分裂的,身心備受煎熬,嚴重者其實就是精神病。這樣的孩子一生颠倒錯亂,痛苦不堪,又有何“個性”“自由”可言?

       每個人都有兩個“自己”,由脾氣、欲望控制的盲目的自己和來自天命之性的清明、超越的自己。按先儒的話說,前者是“氣質之性”,後者是“天命之性”。氣質之性不一定不好,但它需要教育、修治才能轉化爲德性。一個人成長的過程,就是不斷修治氣質之性使之合于天命之性的過程,也就是不斷調伏習氣欲望使之順從清明的良知的過程。這個過程進行得好,人就成長得好,心智成熟,謂之有理性;進行得不好,人就沒有成長,心智不成熟,謂之沒理性。《學記》:“教也者,長善而救其失者也”。長善者,長養其善性——天命之性也;救其失者,救治其氣質之偏也。不長養其善性,任其氣質之偏肆意發展,還做什麽父母呢?

       所以,今天的父母們,不要再濫用“民主”了,不要借“民主”而偷懶,也不要怕自己“不民主”或怕别人說你“不民主”而不敢管教孩子。父母管教孩子乃天經地義,是父母神聖的職責,不可推卸的責任。管教孩子要大大方方,坦坦蕩蕩,該怎麽做就怎麽做。當一個孩子拒不服從父母管教時,我們應該區分他是真有委屈呢,還是任性使氣無理取鬧?是正常的生理需要,還是欲望的過分膨脹?如果是前者,我們要找出原因,盡量滿足;如果是後者,應該堅持原則,稍示顔色。要知道,這時孩子表現的并不是他真實的自己,大人對他的管教,正是對他真實自我的保護。如其不然,孩子脾氣将日益粗暴,欲望日益膨脹,最終淹沒他清明的天性,變成毫無理性之人。當孩子已經長大還毫無理性,那就非常之可怕,本應充滿天倫之樂的家庭,就要變成人人飽受折磨的“地獄”了!如今有多少這樣的孩子,多少這樣的家庭!見之令人心痛。豈孩子天性如此哉?豈父母本意如此哉?皆“假民主”之過也!(又題爲《“假民主”之害甚于猛虎》)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