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將書寫一段怎樣的歷史

時間:2014-08-01 19:03 | 來源:王财貴讀經教育推廣中心| 作者: 原創
 

 

對於自小在熱烈火辣的山城長大的我來說,對江南的印象更多是想象。江南的婉約含蓄,浪漫清逸惹得無數文人墨客駐足。江南,是青石小路上撐著油紙傘的姑娘走過的地方,是平靜湖面上蕩著一葉扁舟的漁夫高歌的地方,是才子佳人會聚在木式茶樓裏吟詩作對的地方……

同屬江南的徽州卻沒法滿足這樣的幻想。從巍峨的黃山,到綿長的徽杭古道,再從雅緻的胡適故里,到古樸的孔靈村落,對徽州的了解在一步步加深。然而,我的思緒,卻久久蕩漾在“浧坡别墅”帶給我感官與精神上的雙重沖擊中,難以抽離。旅途中千篇一律水墨畫一般的色調——典型的“徽派建築”,已然讓雙眼審美疲勞,以至于“江南第一家”的牌坊映入眼簾時也興趣索然,粉牆黛瓦,木刻石雕,不過如此,心下嗤之以鼻,如此普通竟也敢稱“江南第一家”,而“莊園”更是談不上。可是,轉過一道又一道的屏風,一個又一個嶄新的天地相繼向我展開,一次又一次顛覆著我先入爲主的“不屑一顧”,每一處雕刻,每一件擺設,每一種設計都有其獨特而深厚的文化内涵,承載着幾千年的歷史背景,這樣厚重的含義,讓我在反觀自身時,慚愧得不敢正視自己的生命,竟然如此輕薄脆弱,連腳跟都立不穩,如何負載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我們除了長著一副東方面孔,操著一口中國話外,再無更爲充分的東西來證明自己是一個中國人。在這樣一個5000多平方米的住宅裏,沒有一件物品的存在是多餘的,處處流露著祖先的智慧,哪怕隻是一粒塵埃,也蘊藏著幾千年的文化,試想,在這裏,找不到一絲庸俗的毫無意義的物品,其族人無心向學都難。此刻的我們除了舉起手中的相機咔擦拍下這些景物的本身外,再沒有更好的方式來記錄這一段旅程。

歷史無言,我們這些噪雜而又渺小的生命,與之相形見絀,自覺擡不起頭來。其實,最美好的東西都是免費的,而流芳百世、亘古彌新的恰恰是人人與生俱來的。分分秒秒都在更新的科技是進步的,而人心,是永恒不變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隻是我們在飛速發展的世界裏忘記了恒定不變,忘記了自己來到這個世間那一刻的完整與純粹。在偉大的古聖先賢面前,我們是那麼可憐,我們自覺悲哀,但,隻有悲哀是不夠的,要在“無選擇中看到選擇,在不自由中得到自由”。聖者當然不會嘲笑我們這些卑微的生命,他站在最光明的地方,告訴我們:“子服堯舜之服,誦堯舜之言,行堯舜之行,便是堯舜了”。聖人隻是平常,聖人只是純一無僞,我們覺得遙不可及隻是因爲現在的我們不夠平常。“我欲仁,斯仁至矣”,回歸到最原初的心靈,那個置身于天地之間的自己,清明的自己,又如同太陽般耀眼。

在周遭環境中無法帶給我們幾千年的歷史感時,别忘了,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一個沒有亡天下的國度,我們近百年來所失去的,原封不動保存在古聖先賢遺留下來的經典之中。不要考慮現世是否艱難,我們“非不能也,是不爲也”,《論語》告訴我們“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爲者亦若是”。

此時此刻的我們,將怎樣爲我們的子孫後代書寫這段曆史?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事在人爲,人人只是“盡心”而已。
 

文/黃山營輔導員 王歡歡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