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與大學生心靈成長》主講人:王財貴教授
時間:2012513
地點:北京師範大學敬文講堂
錄文者:煙臺海陽李傑
修訂:王財貴 2012523日-527

徐勇教授,各位教授,各位年輕的朋友:大家晚上好!(掌聲)

謝謝徐教授的引言,這個引言也很觸動我的心靈,因為隔了十一年,我又到這個地方來,其實我已經忘了當年的情景了。聽說我們這個演講廳也重新裝璜過,現在顯得很莊嚴、豪華。

剛才介紹過,十一年前的這一場演講,確實是很轟動。這個題目就很轟動。因為錄出來以後,有一位馮哲先生,就把這個演講題目叫做《一場演講 百年震憾》。據說看過這個演講的人,在還沒看之前,對這個題目頗有意見,說怎麼可能一場演講,可以有百年震憾。但看過以後,大部分人都是同意的。不過,今天晚上,我們的演講,才真的是“一場演講,百年震憾”。為什麼?因為以前那場演講是2001年所講的,而今年是2012年。2012年的一百年前,就是1912年。中華民族文化的衰敗,徹底的衰敗,就是從1912年國民黨手裡開始的。──我指出這一點也有一個用意,固然這也是實話,但是其中包含了一個用意,因為今天我這個演講題目,這不是我定的,叫做《傳統文化與大學生心靈成長》。據跟我聯絡的同學說,這個題目是經過多次的改動,為什麼呢?因為原來他們不知道用什麼題目,報上去之後,不被同意,屢次修改,因為據說現在是所謂的敏感時期,我又是敏感人物。我之所以為敏感,不是我自己患了敏感症,而是別人對我有一些敏感。這個敏感主要來源是因為我來自臺灣。我聽說這樣之後,我就覺得百感交集。因為我來自臺灣,而又敏感,我認為這是好事,為什麼?因為據說二十幾年來,我們這裡就發起了一項策略,叫做“對臺灣統戰”。那我呢,沒有人對我“統戰”。沒有人對我“統”,我就來了;沒有人對我“戰”,我就和諧了。所以,應該非常歡迎我才對。今天我能在這裡演講,我要表態一下,所以我強調說中華民族的文化是從1912年國民黨手裡開始敗壞的,或許可以讓大家高興一下。(眾笑,掌聲)不過,大家如果知道我講話背後的意思,你也不可乙太高興。

這一百年是中國苦難的一百年。這個苦難,不止是我們現實上可以看到的苦難。最大的苦難是,我們張開眼睛,打開耳朵,所看不到,聽不到的,那一層深度的苦難。而我今天的演講呢,就是要解決這個苦難,所以今天的演講,是“演講一場,震憾百年”(掌聲)!為什麼可以這樣說呢?因為很感謝這個題目,這個題目定來定去,定成這個樣子,讓我可以有很好的發揮,因為這個題目定成這個樣子,是定得不清不楚(眾笑)。這個“不清不楚”的意思,不是我們不知道它的意思,而是這個意思太籠統、寬泛,對一個很籠統、很寬泛的題目,正適合一個演講者發揮,所以我就可以左右逢源、上下其手、翻雲覆雨。總之,這個題目一定出來,就可以隨我怎麼講,就怎麼講。為什麼呢?因為這個題目確實包含廣大。

我要講之前,需要先把這個題目解釋一下。很可能當我把題目解釋了以後,我的演講時間就到了。當我還沒進入主題的時候,已經要結束演講了。要不信,大家等著瞧!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我很想再來我們北師大,再講!(掌聲)因為北師大是一個對於中國命運有深遠影響力的學校。其實我們國家只要把北師大辦好了,中國就有救了!(掌聲) 這一句話的另外一邊就是,北師大如果沒有辦好,中國就要滅亡!北師大的同學,加油!為什麼說這麼嚴重呢?我們今天的題目就要講這個問題。我說先解釋題目,這個題目分成幾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叫做文化傳統,第二個部分叫做大學生,第三個部分,叫做心靈成長。如果還要附帶一個部分,叫做 “與”。我分四個部分來解釋這個題目。

首先,什麼叫做文化傳統?一般人認為這還要講嗎?是的,還要講一講,要不然今天這個演講就沒有什麼可講了。因為大家表面下都懂啊,這個題目誰不懂呢?所以我們要把這個題目解析得更清楚,才能顯出我們今天演講的意義來。我們首先就講什麼叫做“文化傳統”。這四個字又可以分成兩個詞語,一個叫做“文化”,一個叫做“傳統”。什麼叫做“文化”?“文化”這個詞語是一個簡稱,它的全稱是“人文教化”,而“人文教化”這個詞語的來源很早,早在《易經》的《賁卦》的《彖傳》。《易經》裡有一個卦叫做《賁卦》,“山火賁”,下卦是離卦,上卦是艮卦。離卦的象徵是火,艮卦的象徵是山,下離上艮,下火上山,就成了“山下有火”之象。從“山下有火”的象徵裡,古人看出一種意義,《彖傳》說,“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賁卦,有剛有柔,他的爻有剛有柔,就是有陰爻有陽爻,最主要的是指,下卦是離卦,是陰卦,柔卦;上卦是艮卦,是陽卦,剛卦。所以從六爻的變化來講,有剛柔的交錯。從兩個卦體來講,它也是剛柔結合。有剛有柔,就是有陰有陽,陰陽造化萬物。所以說“剛柔交錯,天文也”,陰陽的和合,搭配而化生萬物,萬物各有它的特質,有它的表現,這叫做“天文”。“天文”的意思可以用現代話說,是自然的表現,天地萬物都有他自然的表現。而其中呢再提出人,是“文明以止,人文也”。本來,所謂“文”,只有天文,而天“文”的表現非常的明顯,或者被人所感受到,叫做“明”,所以“文明”。“以止”,“止於至善”的“止”,文明於是就留存下來,或者文明就安住下來。安住在哪裡呢?當然安住在人的心靈當中。天地的文明安住在人心中,或者說人也是天地的萬物之一,人也有它從自然而來的文明,也安住在他心中。

安住在他心中是不是就只是停留在心中呢?不然,他也會有表現。所以既然萬物有表現,人也有表現。萬物的表現可能只是本能的表現,外在的表現,而人的表現呢?這個人文呢?他就有更深一層的意義。所以“文明以止”就表現的人的“文”。你看,“天文”是萬物的表現,另外還特別提出個“人文”,這兩個詞相對,可見人文的價值,人文的重要性可以跟天地萬物的存在並列。所以在這裡,人文就不是指人的外在的本能的表現,而是有一種深刻的不同於其他萬物的表現的那一面,這叫 “文明以止,人文也”。那麼人有些什麼表現會有這麼樣的高度價值,有這麼深刻,這麼值得我們去注意呢?彖傳接著說“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假如我們去考察天文,我們就可以考察出四季的變化,乃至萬物的變化。但是我們如果“觀乎人文”,我們如果去考察人文呢?就可以“化成天下”。為什麼人文可以化成天下,因為這裡是講人的深度的心靈,也可以說人的本質性,也可以說人的內核價值的表現,它可以產生“化”的作用,為什麼可以產生“化”的作用?因為人性是一樣的,所以,真正人文的表現,真正從人的心靈本質生髮出來的表現,必定能夠感動他人。這個感動會是在時間中感動,會是在空間中感動。在空間中感動,就是不論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會受到感動;在時間中感動,就是不論間隔多久,都可以永恆地感動下去,這種感動,叫做“化”。 叫做“化成天下”。天下是一個空間觀念,同時也可以是時間觀念。所以,他可以以一個人的表現,而能夠讓其他人也跟著變化,這個變化不是他用他自己的表現來領導,來宰製,乃是別人受他表現的感動,他能夠跟這個表現互相契合、感通,而自己也表現了自己。所以古人表現了他的心靈,我們現代人也表現了我們的心靈。東方人表現了他的心靈,西方人表現了他的心靈。中國古人說,千古之上有聖人出焉,其心同也,其理同也;千古之下有聖人出焉,其心同也,其理同也;乃至於東海有有聖人出焉,其心同也,其理同也;西海有聖人出焉,其心同也,其理同也;南海,北海有聖人出焉,其心亦莫不同也,其理亦莫不同也。這樣,才足以說:“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而這個“化成”,會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只要天不變,地不變,道也不變,人性是永遠不變的,只要人性不變,它就可以傳承。這個傳承就成為一個統緒,叫做“傳統”。所以如果不是人文,就沒有傳統,縱使有一時的影響,它不能夠成為永恆的傳統。縱使對少部分人有影響,它不能夠對全人類都產生影響。所以,所謂傳統的最高標準,從主體說,他根源於人性的深處;從它的作用說,他感通於所有的人類,乃至於上達天德,所謂“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這樣子才足以成為文化的傳統。

我們現在知道,全世界各民族都可以說有他的文化傳統,只要可以稱得上文化傳統的,我們可以進一步說,他們的智慧是有相當的成熟度的,他們的傳統是還可以傳下去的,乃至於可以日漸擴充,也就是可以成為一個大教。我們現在看世界的每一個大教,其中,必定有它深度的智慧,如果沒有智慧,縱使再用極高的權力去推動,他都將在時空中煙消雲散。唯有從人性出發,這個“文明以止”的“人文”,他才可能成為傳統,而且永續不斷。縱使有人用很暴力的方式,發動整個民族,想要斬斷一個可以成為傳統──而且已經成為傳統,必將流傳千古的的這個傳統──想要斬斷它,終將斬不斷。只要天不變,地不變,人性不變,道就不變,傳統永垂不朽!(掌聲)

每一個民族或許有他們文化的特色,也就是有他們各自的傳統,我們可以去考察,各個民族的文化傳統,“同”呢?“不同”呢?很多人都立刻反應,當然“不同”,要不然怎麼會說有各個民族的傳統呢?這是第一個看法。第二個看法,我們也可以說,它們“同”,怎麼“同”呢?從人性的根源這裡反省,它們都是從人性出發的,所以它們“同”。既然“同”,為什麼還會有不一樣的表現呢?因為它們表現得還不夠完整。為什麼表現不夠完整呢?因為它們的根據不夠深刻。凡是根據人性而不夠深刻的,必定表現得不夠完整。雖然不夠深刻,不夠完整,它畢竟已經相當深刻,所以相當完整,於是它就可以有相當的影響力,而產生相當大的傳統。

但是,當人類不同的傳統相遇的時候,請問,你怎麼看待這些不同的傳統?首先會說他不一樣,難道只是不一樣嗎?可以不可以進一步說他可以一樣?雖然暫時不一樣,但是最終是可以一樣的?為什麼?因為只要人能夠回歸到“文明以止”這個人類的心靈清明的狀態,他必定能夠對於不一樣的文化傳統做出公正的反省,而這個公正的反省,或許你會發現,各個傳統各有所長。當各有所長的兩個傳統在我們面前,請問我們怎麼辦?那不是很簡單嗎?各取其長嘛!進一步,我們有沒有發現傳統,它們除了平列的不同之外,可以不可以有高下的不同。如果那不同是高下兩個層次的不同,你怎麼辦呢?當然你要用高層涵蓋低層,或者是用高層提升低層。而不是以高層來壓迫低層,甚至來消滅低層。當各方面的長處都歸你所有,當上下層的表現都一一貫穿的時候,終究到最後,人類應當只有一種文化,只有一個傳統,這是人類必須走的路。而這一百年來,是人類的大時代,因為東、西兩大文化在這一百年見面了,就擺在我們眼前。西方人是來不及注意這個問題,所謂來不及,西方文化這一百年正當令,西方人驕傲得很,他們不會注意這個問題。而中國人本來是很容易去思考這個問題的,但是近一百年來的中國人愚昧得很,所以也沒有去注意這個問題。結果一百年之後,我們現在還要來講這個問題。什麼問題?──在這個大時代裡,我們要用什麼心態來面對人類的文化傳統。

有些人聽我說,人類應該只有一個文化,只有一個傳統,心裡就很恐懼。這不是定於一尊嗎?我們現在不是要多元化嗎?自“五四”以來所要打倒的就是就是我這種心態,定於一尊。各位,我想請問你,你的心態是一元的呢?還是多元的?你是採取一元化的心態,還是二元化的心態來為學做人?我承認,我是一元主義者。有些人就跟我抬杠,你不合現代精神,你這封建,你這愚腐,你這復古,你這什麼東西,罵我。我說好,你別罵我,我們先來談一談。請問你主張什麼?他說他主張多元論。我問他說,你主張多元論,你支持不支持一元論?他說當然不支持一元論,多元怎麼又支持一元?我反對一元論。那請你問我,我是一元論的,你問我我支持不支持多元。我雖然是一元論,但我支持多元,請問,誰比較多元?(掌聲)這叫做深度的思考,一般人往往容易走向平面的思考。中國從五四運動以來,我們的年輕人被教導得幾乎只能做平面的思考。當你只能夠做平面的思考的時候,你可以說我各取其長,平面思考也可以有這個結果啊。但是平面的思考很容易走向“五四”那種極端激進的態度。剛才吃過飯,我跟徐教授還有趙教授等幾個人在一塊談天,趙教授就提到相關的問題,我在這裡順便也可以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個問題。他說他看我的演講,看我對“五四”好象有意見。我說,不是有意見而已,我反對“五四”!不是反對而已,我是強烈地反對!一個人怎麼可以這樣激烈呢?我說你如果聽我演講,我確實言詞非常激昂慷慨。但是你如果平常跟我相處,你會發現我是個溫文儒雅的人。因為在這個嚴肅的場合,面對這多麼多好學的朋友,我們一定要說真誠的話。“五四”運動那些人,我稱他們為愚昧,膚淺,無聊,變態!為什麼用這些這麼惡毒的詞語來說他們呢?本來我不想這樣說的,因為這些詞語是他們常用的,他們說話的特色是尖酸、刻薄。剛才我說我自己溫文儒雅,怎麼可以學他們的語氣詛咒他們呢?因為我痛心!我為中華民族而痛心!本來中華民族這一百年不應該這樣發展的,是他們引導我們整個民族這樣發展。怎麼發展呢?我們不談別的,他們是文化人,口口聲聲文化改造,我們就談近百年中華民放文化的發展:

東西文化相見了,這是千古以來的盛事。因為以前交通沒有這麼方便,各自發展自己的心靈,有自己的文化表現,有自己的人文傳統。相見了以後,“五四”時代這一批知識份子,也相當有學問,相當有眼光,他們告訴我們第一句話,“西方文化是有價值的”。各位,這一句話你承認嗎?你一定要承認。然後接下去,“凡是有價值的文化,我們應該努力學習”。了不起!“學而時習之”,“見賢思齊焉”,孔門之徒也,我非常地讚歎。第三句話他們說,“但是中國文化跟西方文化是不同的”,這一句話也是真理。第四句話說,“凡是不同的文化,一定是冰炭不容,你死我活”。所以回歸到第一句話,“西方文化是有價值的文化,我們應該學習西方文化”。於是,就產生一個結論,“既然我們要學習西方文化,就一定要打倒中國文化,你非打倒中國文化,你就不能學習西方文化”。這個結論用四個字表現出來,叫做“全盤西化”。大家都聽過“全盤西化”這四個字,但是很少人能知道這四個字怎麼推演出來的。他們有愛國心,他們愛國心切,但是,心靈非常的膚淺、愚昧,居然推出這樣的結論。當時也有有識之士就問胡適之說,你們怎麼可以主張讓中國的文化全盤西化?胡適之一聽,也感覺到好象不大對勁,馬上出來解釋,他說我的“全盤西化”的意思是“全盤世界化”。了不起!國際化,地球村,在一九一九年的時候,胡適之就這樣說了,不是了不起嗎?現在我們也動不動就說我們要國際化,包括臺灣的學者都是這樣講。我請問諸位,什麼叫做“全盤世界化”?什麼叫做“國際化”?我們真的“世界化”了嗎?我們真的“國際化”了嗎?你拿出地球儀來看,其中有一個地方叫做中國,請問中國算不算國際的一份子,你什麼叫國際化?你沒有自己怎麼國際化?所以這是欺人之談,我們就被他們欺騙了將近一百年。當然啦,我們北師大的同學都是仁人志士,大家不會被他們所騙。不過你是不是真的不會被他們所騙,自己心裡要反省反省。

光一點就可以作為評判,你有沒有被他們所騙?我問你,請問你讀過幾本中國書?什麼叫中國書?不是我讀過於丹的《論語心得》就叫做中國書。這本書非常好,了不起,對中華文化復興有莫大的貢獻,我非常敬佩你們的于丹老師。讀這種書也很好,開券有益。但是,我所說的中國書,是能夠代表中國的文化傳統的這些書,尤其是這些文化精華的書,說白了,就是經、史、子、集。請問,讀過幾本?現在的大學生,依照我所知道的,至少在臺灣,所謂中國文化沒有被暴力所摧殘的情況下,臺灣的大學生也不能讀經史子集。不是有讀幾本沒讀幾本而已啊,是連讀都不能讀,連讀書的能力都沒有。整個中國十幾億人口,幾乎都不能讀中國書,請問,你如何世界化?所以,我們對於所謂的文化傳統,先不講那麼高的境界,說:全世界的文化將歸於一個傳統,就是從人性出發,包含廣大,無限深遠,總體的一個文化表現,這叫做將來的世界文化傳統。我們先從眼前的現實說,剛才說西方人來不及去凝聚,去鑄造,去創作這種文化傳統,這個責任在中國人身上,為什麼?因為老實說來,西方人的文化是比較容易瞭解的,比較容易吸收的。至少西方人的書都寫得非常明白,你跟著他一步一步去走你就走到他的位置了。而中國人,中國的文化傳統,中國的智慧,是不容易瞭解的,因為他不是理解的問題,他是屬於領悟的問題。尤其中國的書,寫得是糊裡糊塗的,你讀起來是雲裡霧裡的,連中國人都讀成這個樣子了,西方人還能夠讀中國的書嗎?能夠瞭解中國的文化嗎?能夠瞭解中國的智慧嗎?尤其歷史的原因造成,西方人看不起中國,而中國人崇拜西方人,所以,當今我們對於文化傳統,所應該立下一個心願是,我們中國人自己要繼承自己的文化傳統,再來就是,我們要面對西方傳統,我們要好好吸收他們的傳統。要凝聚,要重鑄新的人類文化傳統,這是中國人的天職,不可以靠其他的民族。

那麼我們不是很努力的學習西方了嗎?不是也“全盤西化”了嗎?我們已經在各種課程中,各個教育機構中一直努力地學習西方文化,難道我們沒有學好嗎?各位,我們學好了嗎?我認為並沒有學好。為什麼我們沒有學好呢?難道西方文化有那麼難學嗎?剛才說過西方文化是很容易學的,你一步一步跟著走就學到了。那為什麼我們學不到呢?這個跟北師大是有關係的,是北師大的罪過啊!因為我們的教育啊,並沒有養成一個中國人去吸收西方文化的正確的心態,心態不對,你就沒有能力。近一百年來,我們用什麼心態去吸收西方文化呢,我們大概專注在他的成就的表面,那些枝微末節的模仿,我們很少去想他是怎麼成就的,甚至用教育的手段,去妨礙國民吸收消化西方學問的能力。我舉個例子說,大家都知道西方的學問,科學與民主──“五四”時代講對了──而民主其實也是科學的應用,所以西方文化的基本學問在科學,而科學的基本的學問在數學,數學的背後是邏輯。邏輯不能自我表現,靠數學表現,所以在科學教育中,數學是很重要的一門功課。如果一個民族數學沒有學好,他就很難出科學家,整個國民科學競爭就不夠。那我們怎麼教數學的?西方是按照人類學數學的規則去教他們的國民學數學,所以他們數學學得相當好,至少是按照了數學的教學規做數學的教學,已經盡其可能地把數學學好了。那我們中國不是要“全盤西化”嗎?教育不是都要學西方嗎?而且數學這麼明白的學問,你只要抄就好了。我們連抄都沒有抄好,所以我們的數學教育一直落後於西方。這一點大家一定會奇怪,我們的數學教育怎麼會落後呢?我們每一次的中學生啊,甚至小學生啊,去比賽,奧數都拿第一名啊,我們怎麼會輸給他們?各位,數學教育的成功,是要讓國民具備思考的能力,思考的興趣,至於他有沒有思考出結果,這不是我們教育的主要目的。所以西方人怎麼教數學?他按照人類學數學的規則,這也是一種文化表現啊,也是“文明以止”啊。人有他的學數學的本性,從學數學的本性開出數學的課程,讓人類在數學和思考的能力上有所成就,而成為一個傳統,因為每一個人都具備有邏輯的基本能力,他就可能會有數學的能力,所以數學不是誰強迫你要學的,而是本來人性應該開發出來的能力。西方人的數學科學,也是一種文化傳統,我們既然口口聲聲喊著要學西方,不是先要把數學科學學好來嗎?而我們是怎麼學數學的?

人類在學數學這個功課上他是有歷程的,什麼歷程?德國人表現得最好!我有一次去德國,聽華僑們說他們的孩子在德國上小學,一年級到四年級,是沒有數學課本的,這句話很震憾我。為什麼沒有數學課本,因為一年級到四年級,他的思考力還太簡陋,他的思考力還沒有發達起來嘛,你幹嘛讓他學思考的學問呢?遊戲就好了嘛。那他們五六年級的數學呢,就是我們小學一二年級的數學嘛。所以,所有華僑孩子在德國學校,都是數學高手。其實,在國內,所有中國的學生,比起全世界的科學先進國家,都是數學高手。不過,可憐的是:經過了一百年,乃至於再給你三百年、五百年,你的科學還是落於人後,這種數學高手有意義嗎?所以各位,光數學這一點,我們的教育就沒有學好,光數學這一點,我們就不可能好好地吸收西方的文化,就不可能產生科學人才。要怎麼讓我們國民的數學能力好起來,讓我們國家可以出科學人才,解決錢學森之問呢?很簡單,小學的數學一律廢止!初中開始學“2+2=4”,二三十年之後,中國一定成為科學國家,必定大出科學家。(掌聲)

你看,數學是有關於我們人類的思考的,人類的思考是在我們頭腦裡面,據說是一些訊息的交換,然後呢,得出一個答案,所以我們人類為什麼懂得數學,這是不可思議的事,而他就懂了,而這個懂呢不懂呢,跟每一個人內在的心靈能力,或者說他的頭腦能力,是有絕對關係的。現在一個班級五十個孩子,這五十個孩子,有的是老師還沒教他就會了,有的是老師教一下他也會了,有的是老師教了他還是不會。但是,這五十個孩子既然是在同一班,他就要學一樣的數學,不是這一班而已,是全校,全國,只要你是這個年紀,你在這個年級,你要學同樣的數學。各位,這合理嗎?大家都知道不合理,那我們這樣教數學教幾年了?教一百年了,我們還要這樣子教育下去嗎?所以各位,我不知道你考上北師大,可能你的數學考得分數不錯,我不知道你現在,現在如果你不是數學系,你還在算數學嗎?你還記得sincosin嗎?(眾笑)數學的教學法很簡單,它是屬於理解的學問,所以我們要按照理解力的發展來教,理解的發展人人不同,而隨著年齡都有他的發展,所以數學的教法一定由淺到深,它是一個結構型的學問,前面這步懂了,後面那步才能夠繼續。每一個人,每一個當下,他的立足點是不一樣的,所以數學是不可以一個班級教的。而且數學的懂一定要懂到心裡面去。懂到心裡面去,是誰來判斷呢?是他自己來判斷,不是老師來判斷,所以每一個人要做自己的數學,因此,數學是要給每一個人自己學的,不可以由老師教的。所以,我提議,我們以後禁止老師教我們的孩子數學,我們的科學才能夠救起來。要不然,我們的科學永遠落後。落後的結果,就是仿冒、偽劣,這一定的。這是不能夠用法律就解決的問題,這是人類心靈的問題,你對於思考沒有敬意,你對於思考沒有自覺性,那就只好抄近路,只會跟著西方人走。我們學生的思考,或者是被逼迫的,不會的題目,非要做出來不可;或者是被擔誤了,你雖然會思考,不准你思考。能夠考上北師大的同學,可能大部分人在小學的時候,你的思考是被擔誤了。也就是當你三年級的時候,你已經會算四年級五年級的數學了,但是老師就不准你算。你如果是這樣長大的,我告訴你,你將來出去做老師的時候,你就不要再幹這種勾當了。所以我說,中華民族之衰敗跟復興,關鍵就在我們北師大。就是這個意思。(掌聲)

我姑且舉這個例子。這也是文化的表現哪,這也是一個傳統啊,這也是從心靈出來啊,他跟中國文化的傳統或許不一樣,但是你要學習啊。你出於什麼樣的理由來學習?不是有人教給你功課,有人要考試,你才來學習,而是你自己心靈本來就是這樣需要的,因為“文明以止,人文也”。你假如小學、中學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需要,現在你是大學生了,尤其你是經過反省以後,你將來怎麼樣面對那些還不知道自己需要不需要的下一代,你要好好的帶領他,以免我們的罪過一代一代地重複。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整個國家要不一樣了。這個不一樣,就是因為我們有不一樣的北師大了。以後我們的教育場面就不一樣。因為這些北師大聽過我演講出去的學生,數學課,免了;數學課本,丟了!(眾笑,掌聲)

 跟數學分庭抗禮的另外一科也很重要了,就是語文。各位剛才不是說嘛?請問你能讀經史子集嗎?不能。不能讀經史子集,我給他一個判斷,就是他的中國語文程度不及格。你不要認為你中考、高考的國文都考得很高分,這不算,這是假的,因為這是整個國家普遍語文程度低落的結果。每一個人要捫心自問,你的語文程度到達哪裡,連自己祖先的書都不能讀,你還敢說你有語文能力嗎?而你為什麼沒有語文能力,是你笨嗎?是你不用功嗎?不然,又是教育造成的,為什麼?因為我們不按照語文教育的規律來教我們的孩子語文。

什麼叫語文教育的規律?我們看一個孩子怎麼學講話的。一個孩子在有人講話的場合,他從零歲到到三歲,就會講他所聽到的那一種話。如果他的環境有兩三種的不同的語言,他就會講兩三種語言。文字的閱讀也是一樣。假如你教我們孩子讀白話文,讀到十三歲,這個人一輩子將很難有機會能夠養成讀經史子集的能力。但是假如你用的教材是經史子集,到十三歲,這一輩子,一定可以讀經史子集,而且越讀能力越強,他讀文言文的能力就象讀白話文一樣。就象美國孩子講英語,中國孩子講漢語一樣。所以,在人類語文發展的關鍵期裡──十三歲之內──你有什麼環境,你給他什麼教材,他就有什麼能力。現在我們的語文教育專家都說,一個孩子怎麼可能讀這些所謂的文言文,乃至於我提倡讀經,怎麼可以讀這麼艱深的語文呢?我說為什麼不能讀?就好象有人問,你怎麼可以教我們兩歲的孩子講英語呢?我說為什麼不能教我們兩歲的孩子講英語呢?

在好多好多年前,有一次我帶孩子上街,孩子是小學四五年級,他正在補習兒童英語。在街上,對面來了一個美國人,他也帶著一個小孩,那個小孩大概是幼稚園的三四歲的年紀,我孩子看著迎面來的那孩子,擦身一過,還轉過頭去看,他很驚訝地跟我說,“爸爸,那個小女孩好厲害喲,那麼小就會講英語耶。”(眾笑)

我們現在如果翻開歷史人物的傳記,比如說我去四川,曾經去過杜甫草堂,杜甫草堂有圖畫介紹杜甫的生平。第一幅,就說杜甫在十一歲的時候,作了一篇所謂的《鸚鵡賦》,詩詞歌賦的賦,那文體是駢體的韻文——作賦來歌頌鸚鵡。我們推斷杜甫在十一歲的時候,不僅能夠讀文言文,他還能夠作文言文。現在我們如果帶著一個初中生上街,杜甫的爸爸帶著杜甫迎面走來,杜甫正在跟他爸爸背誦他的《鸚鵡賦》。我們這個初中孩子說,“老爸,那個杜甫好厲害呃,他十一歲就會作賦呃。”(眾笑)是杜甫比你聰明嗎?比你用功嗎?告訴你,不然!古時候所有中國讀書人,都是如此!不是古人杜甫、李白、韓愈、柳宗元是如此,就是近代人也都如此。近代到什麼時代?近代到1912年以前。1912年以後的中國人就不能如此。為什麼?因為我們廢掉了經典的教育,進一步廢掉了文言文的教育。為什麼廢掉它?因為五四時代的名流們說:孩子不懂。請問杜甫小時候懂嗎?當然不懂。胡適之小時候懂嗎?當然不懂。但是,他們的記憶力好,他們能夠誦讀,一個孩子誦讀之後,他就能夠把資料儲存,叫做記憶。儲存以後,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生命如果是活的,他就能夠醞釀,醞釀久了就隨著我們理解力的發達而成熟,到了我們需要用的時候,他就拿出來。所以,李白滿肚子所儲藏的都是學問的精華,叫做滿腹經綸。等到他長大了,遇到人生有感慨的時候,尤其喝了酒,心情更加豪放,所以酒一鬥,詩百篇。現在我們的年輕人,滿肚子都是草包,你酒兩鬥看看,詩也沒有一首!(眾笑)

所以各位,要救我們國家,救我們中華民族,一定要把小學語文課本全部廢掉。“全部廢掉”的意思就是小學語文課本退出校園,我們老師不必用這麼多的心血來教小學語文課本。那小學課本是不是一無所用?有,當然有一點好處。什麼好處?每本小學課本看三遍就可以了。用多久時間把小學課本看三遍?用一個小時。所以每一本小學課本看一個小時就可以丟掉了。這就可以救我們中華民族,為什麼?因為他可以看第二本小學課本,第三本小學課本……所以我建議我們的教育部,每天要發一部新的語文課本。(眾笑)六年以來,他可以讀最少兩千本語文課本。語文是一切學習的基礎,語文的程度提升了,所有的功課就容易了,可以自己學了,學生輕鬆了,老師也輕鬆了。讀完兩千本語文課本的孩子,他到初中、高中的表現就不一樣,到了大學那更不一樣了。如果一天給他讀三本書,那麼六年就可以讀多少?他讀了將近一萬本書,那就愈加不一樣了。這只是語文課本哪,這只是白話文所記錄的,合乎一個孩子的理解能力的書籍呀,假如一本語文課本一個小時就讀完,而他還有剩下的時間,做什麼呢?他還要往高深的路上走,往高深的路上走不是現在就走上去,但現在要預備他往高深的路上去走的能力,奠定他的基礎,一輩子的基礎,一輩子的語文基礎。語文當中就有文化,一輩子的文化基礎。文化當中假如是高度的著作,其中就有人類的智慧。所以奠定語文基礎就是奠定文化的基礎,奠定智慧的基礎。這樣子,我們所謂的文化才可以繼承下來。可以繼承下來,我們才可以傳下去,這叫做文化的傳承。要不然中華文化將在我們這一代斷絕。我們將對不起我們祖先,我們將對不起人性。──以上說的是所謂的“文化傳統”。

接下去講“大學生”。什麼叫做大學生?這還用說嗎,大學生就是來上大學的學生嘛。那什麼叫大學?大學就是university,就是幾個學院合成的一個學校嘛?那有人說不是,大學是年紀比較大的人來上的學校。其實,我們或許可以有比較帶文化內涵的一個說法,什麼叫大學?依照中國古人對大學的解釋,大學者,大人之學也,那麼什麼叫大人之學?朱熹在《大學》這本書的序言這樣說,“人生八歲,則自王公以下,以及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學” ,八歲入的學校叫小學,“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禦書數之文”,就是教他生活的規範,以及學問的基本能力,這是所謂的基礎教育。“及其十有五歲”,到了十五歲的時候,“則自天子之元子、眾子,以及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以及庶人之俊秀者,皆入大學,而教之以誠意、正心、修己、治人之道”。這裡,朱熹講得很清楚,大學之所以為大,有兩個意義,第一個是年齡為大,比如說,八歲叫小學,十五歲以上就是大學;第二點,教育的內容有所不同,有的是一般的日常生活以及一般的基礎知識,有的是有關於他心性修養以及治國平天下的學問。所謂心性修養,就是內聖;所謂治國平天下,就是外王。總之,是教之以“內聖外王”之學,這叫大學。這是中國人對大學的本義。我們現在的大學呢?我們說現在的知識非常的豐富,我們分科非常的精密,我們雖然是一個大學生,但是我要學專業的知識。所以,現在的大學,我們可以稱他為高級職業訓練所,是用來做職業訓練的,我們哪管得到什麼內聖外王之道!各位,我們可以想一個問題,一個有內聖外王之道的人,難道他就沒有專業的知識嗎?他就不可以學專業知識嗎?我們再反頭過來說,我們現在有專業知識,我們同時也可以有內聖外王之道,是嗎?請問,有內聖外王之道的人比較容易有專業知識,還是有專業知識的人比較容易有內聖外王之道?這就是一個教育制度在設計的時候,他原初的洞見,他原來就應該有高遠的見識,他原來就要知到教育的結果是什麼。假如整個教育制度在設計的時候沒有往這裡思考,必定造成教育的失敗。各位,你已經是大學生了,至少你的年齡已經是成人了,每一個成人都要為自己而負責了,你不可以再怪罪國家、社會、家庭、環境。聽說林肯當美國總統的時候,有一次,他們缺了一個部長,有人推薦某某人可以做部長。林肯說,不行。為什麼?他長得不好看。推薦的人就說:林肯先生,你不是一個很明理的人嗎?你為什麼以貌取人呢?林肯說:四十五歲以下的相貌是父母生的,四十五歲以上的相貌是他自己生的。他已經四十五歲以上了,他還長得這麼難看,不用!各位,我很羡慕你還年輕,你都還有藉口,像我就不可以有藉口了。大家如果認為我長得難看,那我真的是對不起我自己。不過很多人都說我長得還蠻好看的。(眾笑,掌聲)

自己生自己?這叫“變化氣質”!什麼叫氣質?氣者,陰陽二氣;質者,形體。由陰陽二氣造化萬物而成就的各種不同的形體,叫做氣質。所以氣質一詞翻譯成白話,就是“天生的秉賦”。這個氣質也可以從外表上說,也可以從內在的心靈上說。從外表上說你的長相如何,這就是你的氣質;從內心說,說你的心靈,清明還是沉濁,這也是氣質。每一個人的氣質不一樣,所以,氣質是一種很不公平的,但又是先天不得己的一個決定。天下任何的存在,不論無生物,動物,或是植物,他們只能依照他的氣質,有怎樣的氣質,就有怎樣的命運。我們人類也是萬物之一,往往有這樣的氣質,我們也有這樣子的命運。但是我曾經在《曾國藩全集》裡,曾國藩的日記當中,發現了一條記錄。他說,他看古《麻衣相法》──一種比較原始的版本的麻衣道士所傳的給人相命的方法, 相法中說,人的相貌是可變的,譬如人的面相是可變的,手相是可變的,而“唯骨相最難變”。摸骨相法聽說是最准的,因為要變化骨相很難,也就是說你天生的命運,就永遠留存在你的骨相當中。這好象是宿命論了對不對?但是這本書接下去說一句,“唯讀書可以變化骨相”,你看連骨相都可以變化了,你的手相當然可以變化,你的臉相當然可以變化,所以不但你長得怎麼樣你要自己負責,你的命運也要自己負責!(掌聲)這就是古人所說的“腹有詩書氣自華”, 誠於中,形於外,和順積中,英華就發外。現在的大學生依照年齡看是十八歲以上,在法律上十八歲已經成熟。在心理年齡看,十八歲也應該成熟了。因為孔子十五歲就已經成熟,什麼叫成熟?自己能夠掌握自己人生的方向,就叫做心靈成熟。“吾十又五而至於學”,孔子十五歲就志於學,這個“志於學”的“志”一定,他就三十而立,立在哪裡?立在“學”這條路上。四十而不惑,什麼不惑?他的學已經學到不惑的地步,“五十而知天命”,這個學上通天德,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他對於人間的一切的變化都能夠以他的學通達之,到七十而從心所欲,不愈矩,不過就是十五歲所立之志的完全示現。孔子十五歲時所定的“學”,原來是自己生命的真實,乃至於是天地宇宙的真實,所以到完全示現時,動靜語默,不管他動,他靜,他講話,他沉默,都與天地若合符節,這叫作“從心所欲,不愈矩”。他怎麼能到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地步呢?就從十五歲就定的方向了。所以孔子的心靈十五歲就算成熟了,你已經十八歲了,也應該成熟成熟了。

所以大學生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就是要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這個前提就是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而你怎麼決定你的人生方向?自己了悟自己的人生態度,你的人生態度是什麼?你的人生方向在哪裡?其實用一句很簡單的話說,你到底這一輩子要做什麼呢?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如果這兩個問題沒有想通,你愧對大學生這三個字,你是不成熟的,還是非常幼稚、天真的一個孩子,當然我們不是說我們就要老成,我們就要世故。不是如此。是從我們心靈中,發現我們人應該有的所以為人的本質,而努力地去實現他,這就是大學生的本義啊,古人的話叫內聖外王之道,因為把天地所有的學問都歸納在這兩方面,要麼就內聖,要麼就外王。

我們所有的專業知識都放在外王這個層次當中,因為外王的思路太多了,每一種思路都可以成就專門的學問。但是,他為什麼要有專門的學問呢?這個專門的學問對人生有什麼意義呢?乃至於對天地宇宙有什麼意義呢?假如你不這樣思考,你只是拿你的專業知識來混口飯吃,你是對不起這門學問的,也白白浪費你的生命的整體性,你就變成一個混飯吃的酒囊飯袋,叫做行屍走肉!到最後,與草木同朽!

其實,我們只要求大學生以上的人這樣來過他的生活。大學生以下我們不好要求。因為大學生就是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他受過長久的教育,他自己已經到了青春時代的末期,他自己應該曾經反省過自己的生命,在反省你的生命的時候,你有沒有象孟子所說的,把握你的“平旦之氣”。你在早上剛起來很清明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要過怎麼樣的生活?自己的生命要達到什麼樣的價值?如果沒有這個價值感,請問,我們的路往哪裡去?這個價值感不可以由外在條件來衡量。聽說有很多中國大學生,尤其在北京有三所非常有名的學校,一所他們學生很俊俏,一所他的學生很老成,一所他們的學生很貧窮。那麼,俊俏的學生跟老成的學生,有很多人從入學乃至還沒入學的時候,就打算到外國去,乃至於一輩子就留在國外,只有貧窮的這個大學的學生,孟子老早就說過了,“貧賤不能移”。(眾笑)各位,你是不是只好呆在國內呢?你這不是很無奈嗎?我勸你,假如你以後還留在國內,你不要用無奈的心留在國內。人要問你,為什麼你不出國?我就是不出國,是我決定的──這才了不起!那假如我們問他們,你為什麼出國,他如果敢跟我說,我就是要出國,我決定的,這也了不起。我們再問,你為什麼決定?那不出國的人說,“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道本就在天下,道在外國,也在中國,尤其在這個時代,我不需要到外國,我就可以瞭解外國,我就可以吸收他的精華,為我所用,所以我不需要出國。”而出國的人說,“人類的心靈有各種不同的表現,我要到那個地方,把他們那個表現的精華,帶回我們的國家,然後讓他的文化跟我們的文化融合在一起,創造一種更新的文化,來流傳給我們的下一代,來影響全世界。”了不起!都了不起!這叫“自我決定”啊,你憑什麼能夠自我決定?你要先了悟你為什麼學習?為什麼學習?因為你的人性,而人性的內涵有多少?你怎麼去完成你最大量的學習?開發你最大量的生命的精彩?假如你有自己的決定,你出國不出國都是一樣的,都是值得敬佩的。甚至你將來做什麼職務,都是一樣的,都是值得敬佩的。你所遇到的環境是富有的呢?貧窮的呢?是順利的呢?還是不順利的呢?都是值得敬佩的,你都是在誠誠懇懇地做人做你自己,你也都在那裡得到人生的意義。《中庸》所謂的,“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你處在富貴的境遇裡,就在富貴中行你的道,你若素貧賤呢?在貧賤的環境中,就在貧賤中也可以行你的道,如果素夷狄,到夷狄的地方去,譬如你到美國這種夷狄的地方,你也在美國行你的道──不是行美國的道,是行你的道,但是你的道不見得就違反美國的道,因為你行的是人之道。如果不幸處在患難的時候呢,你也在患難中行你的道。所以不管是富貴、貧賤、夷狄、患難,都是你生命表現的場所。假如你都以這樣真實的生命去面對你的人生,意義是等同的。這就是孟子所說的,“禹、稷、顏回,異地則皆然”。禹跟稷,禹是天子,稷是大臣,他們真的是治國平天下的聖王、賢臣。而顏回呢?“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孟子說禹稷顏回,異地,把他換個位置,“則皆然”,都一樣都做那該做的事。讓顏回去登上禹稷的地位,他也治國平天下,這是孔子跟我們保證的。孔子曾經對顏回說,“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如果天下用我們兩個,我們都能夠行道於天下,如果不用呢?我們都能夠把道收藏於自己的生命當中,安份守己。當今天下,只有我跟你有這種本事。論語這一章後來被《三國演義》所本,寫出一段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的故事。曹操說,“當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爾”。所以顏回他雖然居陋巷,但是,他的心量他的能耐是可以治國平天下的。而禹、稷呢?是在高位,當他的環境變成陋巷的時候,禹、稷也可以“人不堪其憂,禹、稷不改其樂”。

如果你有這種“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的心胸,有這樣的雅量,就可以有永遠的幸福,因為沒有任何一種環境可以打敗你。所以,《中庸》再加一句,“是故,君子無入而不自得”,在任何一個地方都非常地自得,什麼叫自得?不是子孤芳自賞沾沾自喜的那個自得,而是自得自己心性之光明、磊落,充實、飽滿。(掌聲)
 
這種光明磊落、充實飽滿的一種自得的人生態度,不是事到臨頭臨時抱佛腳可以有的,是從你覺醒的那一天,你就要志於這個“學”,這個“學”包括為人之學以及你的為學之學,總之是你的整個生命內涵的全體開發。你志於這個學,你的志一定,你的心就定下來了,所謂“知止而後有定”,“知止”那個“止”,就是“止於至善”的“止”。我們用剛才的話來說,全副生命的開發的這個總體目的作為你的人生的目的,你就知道這個止,一切依良知而行,一切依理而行,於是你的心就定下來了,“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有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叫做安身立命。

不要說等到將來你安身立命,可以在你的生命中產生效果,就是在現在,你在這個學校,你在這個系,你在這個班級,你住在這一個寢室裡面,你也應該有你的安身立命之道。所以,道無處不在,當下即是,每一個當下都是你行道的時機,每一個地方都是你行道的場所。一個人如果沒有這種對自我生命的擔當,他就不足以成為一個大學生。這是我對大學生的定義,也是對大學生期待。這不關乎你讀什麼科系,不關乎你是學人文科呢,還是學理工科;也不關乎你長得美呢長得醜;也不關乎你的家庭環境是富有還是貧窮,你以前過的生活是什麼樣的生活,你已經養成什麼習慣,都不可以推脫掉你的責任,你就是當下為自己負責,這叫作存在主義者所說的“存在”,要不然你就不存在。

以上說了大學生的意義。還有一個辭,叫做“心靈成長”,這就比較難說,為什麼?假如大學生沒有心靈了,他怎麼有心靈成長?所以這裡要先說大學生有心靈,那一個人怎麼會沒有心靈呢,只要是人不是就有心靈嗎?不然。莊子曾經說,“哀莫大於心死”,一個人生命還沒死,心可能就已經死了,這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心既然可以死,可見你的心靈不一定能夠成長,心靈已經死了怎麼能夠成長呢?所以,我們第一步說,每一個人都有心靈,尤其在這個青春期,心靈是最活潑的。但是呢,這個心靈要能夠有成長的可能,心靈往哪裡成長呢?它要往自己的路上成長,心靈有自己的路,心靈的路跟物質的路是不一樣的,心靈的路在哪裡呢?就是剛才所說的,“文明以止,人文也”。你要對於什麼叫做人的本性,人的內在的需求,人的原初的運化,從哪一個地方立下腳跟,這個願望是有方向性的,這個方向也就是說你如何一步一步地走下去,而達到你所期待的一個人生的境界。當然,你要先有這個境界的洞見——就是你還沒有達到,你就看准了那個境界——於是你就定下你的方向,這樣你才可以一步一步升高,這叫做成長。所以,心靈不一定能夠成長,心靈要先自我覺醒。而這個自我覺醒要能夠儘量地清澈,明白,你才有路可以走,你才可以步步地成長,要不然你就癱在一個地方,甚至是日漸沉淪,沒有成長的希望。那麼剛才所說的,既然你知道什麼叫文化傳統,你又是一個大學生,就保障了你的心靈一定能夠步步成長。而這樣說起來很空泛,“那我怎麼步步成長”?今天我想要推薦給大家,這個步步成長的確實的方法。
我們現在說的是心靈的成長,而心靈的成長,包括了所謂內聖外王之道,內聖就是自己的德性,對於自己的仁義、禮智之德,能夠逆回來,能夠體貼而能夠自我證實,你是有這個本性的,你是願意完成這個本性的,這叫內聖。那什麼叫外王呢?這個本性不只是只在自己的心裡面,被你所自我欣賞,這個本性它自然的就會往外放,他就會想要實踐出來,而這個實踐是無窮無盡的實現,就是所謂的外王。外王是以內聖為基礎,所以我們如果要追求文化傳統,如果要完成我們大學生的自己的使命,我們就應該先往內聖而求。往內聖而求,就是自己先要有這樣的體貼,這樣子的智慧的開展,而這種體貼跟智慧的開展,最好是由自己常常捫心自問,所謂“吾日三省吾身”。但是往往一個人不能夠有如此的清明,所以有一種方法可以幫助我們的清明,就是我們用清明的人的心靈來呼喚我們自己的心靈,來提醒我們的心靈.什麼叫做以心靈喚醒心靈。剛才不是說嘛,“千古之上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那我們現在就是“千古之下有聖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所以,我們用千古之上的聖賢的心靈來啟發我們的心靈。而千古之上的聖賢的心靈在哪裡呢?聖賢已經不在人間了,但是聖賢的心靈他還留存在人間,有他的影子,他的影子留存下來了。在哪裡呢?在所有的文獻記錄當中。這些文獻記錄,因為它是出於人類的本性,所以它必然流傳千古,永垂不朽,這一種書,我們叫做“經”,叫做經典。

每一個民族都有他最深度的智慧表現,成為這個民族的傳統文化的核心,成為這個民族的寶藏,叫做這個民族的“經”。每一個大教都有它核心的教導,這種教導稱為這種教的經。甚至每一門學問都有他最重要的著作,就是這一門學問所謂的經典之作。音樂有音樂的經典之作,美術有美術的經典之作。這是從藝術作品上說的經典之作。而每門學問,譬如政治學、經濟學、法律學、教育學等,都有一些先行者,他們曾經對這門學問有深度的思考,甚至從人性中發出來的一種智慧,放在這個學問當中,在這門學問中起著高度的指引作用。這種指引是永恆的,後學者都要通過它,接受它的指導,這一種書就是該門學問的經典之作。所以,所謂經典,是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文化傳統,任何一門學問都有的著作。現在,我們把它收到一個最核心的地方,就是所謂“文化智慧”的經典之作。而我們先從自己的文化經典之作說起。

尤其是中華民族是一個了不起的民族,他真的有經典之作,因為有些民族是沒有高度的文化智慧的成就的,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經典的流傳。我們中華民族應該感謝我們的祖先,我們有許多的文化經典流傳下來。我們說“許多”其實也不很多,我們說“許多”是比較廣泛地說,凡是非常精深的著作都可以稱為經典。但是,如果我們狹義地說,要能夠表現高度的人類智慧才叫做經典之作的話,那一個民族的經典之作也只有那幾部。我們假如想要借重它們來開發我們的心靈,來指引我們人生的方向,我們就應該直接面對這些經典,接受它的呼喚。這個呼喚不是它來拉著我們前進,不是我們被它牽著鼻子走,而是藉他的心靈來喚醒我們的心靈。所以,到最後,還是我自己心靈的自我覺醒。這種直面經典接受呼喚的方法,我稱為“讀經教育”。

本來,讀經教育應該在十三歲之前就要完成,就是在一個孩子還不知道難不難的時候,就把人間最難的學問全部教給他。──我用難不難可能會引起大家的誤會,我們應該這樣說──一個孩子還不知道價值不價值,光明不光明,豐富不豐富的時候,我們就把人間最高的,光明、豐富的價值記錄放在他生命當中,讓他一輩子去醞釀,去成熟。這樣做,是不是在強迫一個孩子?你說一個孩子還沒有長大,你怎麼可以用一些你自己認為好的作品,來影響他一輩子呢?我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們從最原初說起,說什麼叫做文化,什麼叫做傳統。現在我們只是把文化傳統中的精華,這些文化傳統的精華,當然是出於人性的,就是出於人類的原初的心,每個人的原初的心都是本自如此的。所以,如果真的是經典之作,就不會宰製一個人,我們尊重它學習它,就不叫定於一尊,因為最後也只有這一尊,這一尊就是剛才所說的一元,這是超越的一元,這個超越的一元是不反對任何的低層次的多元的表現的,乃至於一元跟多元總合起來,成就一個完滿的人類學問。所以,我們只是把這種沒有特色偏見的,而只是最高指導原則的人生智慧教給他。

怎麼把人生最高的智慧教給一個孩子呢?只要他把經典的文句念熟了,乃至於滾瓜爛熟,放在一個孩子的生命裡面,經典就可以陪他一輩子──這一輩子就有聖賢來做他的老師,做他的朋友。現在,你已經錯過十三歲了,用我的話來講,就是已經沒救了,但是,中國古人有一句話說,“死馬可以當活馬醫”,(笑聲)你不自己去醫一下,你也永遠沒有機會。你說,那我現在錯過了,我還要花多少時間我才能夠補救呢?不要問這個問題,為什麼?因為你做了就有效,你不做你就永遠沒有機會。孟子曾經舉過一個例子,他說,就好像“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苟為不蓄終身不得”。一個人患了七年的病,去看醫生,醫生說你這個病很重,要針灸,用什麼來灸?用艾草。艾草是越陳越有力道。象你這樣七年的重病,要用三年的舊艾草才能夠治好。病人說:我哪裡去拿三年的艾草呢?醫生說那你就從現在開始存嘛,三年之後你不是有三年的舊艾草嘛?我說我病得這麼重了還要叫我存三年?我哪等得到啊?醫生說:你如果不去存,你這一輩子都沒得救了。(掌聲)

所以,各位,“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你就從今天開始存。我就設計出一個存艾草的簡便方法,介紹給各位。你如果能夠聽得進去是你的福氣,你如果聽不進去呢,十年二十年之後,你必定後悔莫及。所以凡是聽過我演講的人,他都留下深刻的印象,要麼他都聽進去,滿心歡喜,要麼他就沒聽進去,他就一輩子坎坷不安。活該!(眾笑,掌聲)所以,聽我的演講你只有一條路走,就是聽我的話。其實不是聽我的話,是聽你自己的話,你看看是不是應該這樣做,你就從功利的角度你也會這樣做。何況我們剛剛說過不可以從功利來看待你的人生,你的人生沒有這麼樣的卑賤,你是高貴的生命,你要依照一個高度的價值,乃至依照天地所給你的本性來過你的人生,而這個方法正可以開發你的本性。這個方法非常簡單,我稱為“論語一百”。什麼叫“論語”?剛才說中國有許多智慧之書流傳下來,成為中華文化的智慧傳統,而這些所謂的經典之作,又有經典中的經典。我們要先從民族最高明的書讀起,以更有效地提升自己。因為高明的書讀會了,其他次等的書,就容易了。所以,讀書要從最高明的讀起──當然,這是讀文化智慧之書的辦法。

讀數學,你不能從最高明的讀起,你要從最低度的讀起,兩種學問要兩種不同的態度。現在我們的教育,小學生所有的功課都是非常低度的開始,這是錯誤的教育理念所造成的錯誤的現象,這一百年來,我們國家的教育從教育哲學就開始錯誤,所以這個國家教育的失敗,不是做做一般的教改所能挽救的。教改的首要觀念是:要分清人生有兩種學問。有些是要從低度的讀起,有些反而是要從高度的讀起。數學科學要從低度的讀起,語文和藝術鑒賞則要從高度的讀起。讀經,當然要從最高度的讀起,而《論語》,就是中華民族經典中的經典,所以,我建議一個中國人,要提升自己的語文能力,要領會民族文化的精髓,要安頓自己的身心性命,最好從《論語》讀起。那怎麼讀呢?很簡單,把《論語》書拿來,我建議,不要用選本,要用全本,因為你已經是大學生了,你還讀選本,如果被別人知道,會笑話你的。這個全本《論語》只不過是一萬三千七百多個字,堂堂中華民族最偉大的書,只不過是一萬多字,你就讀它全本吧。那怎麼開始呢?很簡單,翻開第一頁,從第一個字開始讀。第一個字叫“論”,第二個字叫“語”;讀完第一行,讀第二行,叫做“學而第一”;讀完“學而第一”,再讀第三行,叫做“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這樣讀下去。第一章讀完了,讀第二章,第二章讀完了,讀第三章,你說好了,我知道了。其實你還不知道,我還要交待一句:第一頁讀完了,務必翻開第二頁。總之,從現在開始,立一個偉大的志願,就是要把《論語》從頭讀到尾,要讀它至少一遍。讀一遍要多久呢?依照一個很謙卑的人說,我都沒有什麼古文的能力了,大概要讀一個半小時。我就問你,你能不能挪出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把《論語》讀一遍?作為一個中華民族之子孫,對於中華民族最偉大的作品,如果你連一遍都沒有讀過,將來到閻羅王那邊會很難交待!(掌聲)

讀一遍就夠了嗎?是的,讀一遍其實也就夠了。其實《論語》不需要讀一遍,《論語》號稱四百九十八章,哪裡需要讀四百九十八章?只要讀一章也就夠了。哪一章?說實話,哪一章都可以!你就讀第一章吧,“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讀這一章就夠了。讀這一章真的夠嗎?不止是讀一章夠了,你讀一句話也就夠了,你讀“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這一句話就夠了。真的夠了嗎?那真的夠了。“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啊,你知道嗎?這還不夠嗎?(掌聲)

孔子號稱為聖人,他只不過有兩種能耐,一種叫做學而不厭,一種叫做誨人不倦。“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不是學而不厭嗎?那學而不厭的人不就是能夠誨人不倦嗎?一個學而厭的人他能夠當我們北師大的好教授嗎?一個北師大的學生學而厭,他能夠將來去當一個好老師嗎?因為所有內聖必定開為外王,當然學而時習之就夠了。所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兩句,不要,一句就夠了,只要“學而時習之”就夠了,為什麼?因為“學而時習之”一定會 “悅”嘛,孔子說“不亦說乎”,只是要你自己承認會“悅”嘛,你為什麼還要讀“不亦悅乎”啊?(掌聲)那“學而時習之”五個字,也不要那麼多字呀,“學”一個字就好了,你如果好“學”,你不會“時習之”嗎?所以《論語》不要讀那麼多,把一萬三千多字都讀完;不要,讀一章就好;一章不要,讀一句就好;不要,讀一個字就好。你看,讀《論語》多簡單!

各位,這叫做智慧的學問哪!通體是智慧啊,整部書都是智慧啊,智慧就象地下水,你從哪裡挖一個井下去,挖到相當深度,都會有地下水冒出來,而且全部的地下水就從那裡冒出來,多麼方便,多麼簡單!(掌聲)但是這種方法,讀一章,讀一個字的方法,一般人不能隨便用,(眾笑)就好象學佛的人不可以隨便去學禪宗,你沒有那個才華,你學禪宗恐怕學成野狐禪妄談禪啊,比不學還差,將來有你受不完的報應。所以沒有高度的智慧不可以用高度的法門。讀《論語》讀一個字,你就真的能夠通徹整個《論語》的地下水嗎?能夠把孔子的生命,引到自己生命上來,讓你也變成一個聖賢的心靈嗎?如果不行,我奉勸你還是做做苦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麼做?讀一遍,在你的書的後面寫一個“一”,然後咬緊牙根,再讀它第二遍,寫一個豎,第三遍寫一個一橫,第四遍寫一個一豎,第五遍寫一個一橫,五遍剛好寫一個“正”字。五遍就夠了嗎?我看還不很夠,我建議讀它一百遍,多久可以讀它一百遍呢?我們剛才說讀第一遍一個半小時,其實你讀到二三十遍的時候就很順利,一個小時就可以讀完。讀到五六十遍的時候,四十分鐘可以讀完;讀到七八十遍的時候,三十分鐘可以讀完。總平均,一遍一個小時,你用一百個小時把《論語》讀一百遍,《論語》就跟著你一、輩、子。(掌聲)

任何的讀書方法都沒有這麼高度的效果,我請問各位,你人生已經花掉多少個一百個小時?你留下什麼?所以這一百個小時是很值得的,叫費力少而受功多,真是教育的經濟學啊。讀它一百遍,但是,我要再特別吩咐一下,你才可以真的讀一百遍,就是你讀《論語》的時候千萬不可以看注解。你說《論語》這麼深怎麼可以不看注解呢?我告訴你,《論語》很難沒有錯,但是呢,注解比原文更難。你不是怕難嗎?你看注解就讀不完了,有多少人讀一句《論語》就看一句注解,他讀完了嗎?他可能連半部論語都讀不完,讀兩頁就不讀了,因為難嘛。這種人有成就嗎?沒有!這叫好高鶩遠!

所以各位,中華民族的教育洋化以來,我們都這樣教導我們的學生,說:你讀一句就要懂一句,這樣子的教學法到現在一百年,沒有培養出一個語文大師。因為你教學方法錯了嘛。所以現在你不要認為你的程度不夠。為什麼?你只管去讀他就好了,不要你瞭解。還有,你不認識的字怎麼辦?不認識的字沒有關係,有邊就讀邊,沒邊就讀中間。你如果問這樣讀讀錯了怎麼辦?我告訴你不可能錯,為什麼?什麼叫錯?你自己都不知道錯,只有別人才知道錯嘛,在這個時代裡,別人程度跟你都差不多,他怎麼知道你錯?所以不會錯,你不要怕。你就怕人笑嘛。你不要怕,他不會笑你的,他不敢笑你,他也不知道要笑你。你如果又說,總是臥虎藏龍啊,我身邊如果有一個懂的人,他說我讀錯了,我怎麼辦?我告訴你,最好!你真有福氣!以後你遇到不會的字就去問他,請問,這個字怎麼讀?兩三天后他看到你來了,趕快跑走。(眾笑)所以,讀書是很有趣的。你就這樣讀吧。你說,讀書不是要學以致用嗎?我連一句都不懂有什麼用?我說:你怎麼可以這樣講話呢?我就問你,你到底讀了沒有?你說我沒有讀啊。沒有讀你怎麼知道你懂不懂?你這不是睜眼說了瞎話嗎?我們中華民族一百年來就被胡適之騙了。胡適之責問中國人說,經典那麼難,你懂嗎?你不懂怎麼敢去讀?經典那麼難,你自己都不懂,你怎麼敢教你的孩子讀?於是他的結論是:我們現在不配讀經。結果,一百年來中國人真的不讀經了。結果呢,經典還是那麼難,我們還是不懂。所以,胡適之的推論是錯誤的。他說,因為你不懂,所以就不可以讀。我想反頭過來跟他說,因為我不懂,所以我更要讀,看看以後會不會懂,如果我不懂就不讀,我就只好永遠不懂。(掌聲)

你不要認為胡適之真的很笨,他居然下了不懂經所以不能讀經的結論。我告訴你,胡適之聰明得很,他的用意就是要讓中國人忘了自己的文化,要讓中國人忘記自己的文化的方法,就是讓中國人不懂祖先的經典。用什麼方法可以讓你不懂經典呢?非常簡單,叫你不要去讀。叫你不要去讀,有人還是要去讀啊,他又設計另外一套方法,讓你連讀都不會讀!怎麼連讀都不會讀?從小,六歲開始進學校就只教你白話文,讀到十三歲,在人的一生中語文學習的敏感期,硬是不給你學古人的文章,你這一輩子就不能讀經了。不能讀經有什麼效果?不能讀經,中華文化從此斷絕,胡適之的心願就達成了!

所以各位,不要再被欺騙了。胡適之引用古人的詩句說,“雙眼自將秋水洗”,就是你的兩個眼睛要用秋水來洗。什麼叫“秋水”,照字面的意思,秋水就是秋天的水。因為夏天常下暴雨,河裡、湖裡的水是污濁的,到了秋天的,所謂水落石出,水就清了,所以秋水就是清水。“雙眼自將秋水洗”,我們這雙眼要自己用清水洗一洗。後來我看《莊子》有一篇叫做《秋水》,“秋水時至,百川貫河,徑流之大,兩岸涯渚之間不辨牛馬”,就是秋天到了,發了大水,所有的小川的水都貫到大河裡面去,大河一下漲了,兩岸之間,從這裡看過去,是牛是馬,分辨不清楚,河面少說也有一兩公里。這叫秋水。我一時不明白想,秋天怎麼還有暴雨呢?怎麼秋水時至呢?哦,原來莊子是春秋時代人,用的是周曆。夏、商、周三代的曆法是不一樣的,夏曆是建寅,商曆是建醜,周曆是建子。所以,夏曆是以現在的一月為一月,商曆是以現在的十二月初為一月,周曆呢,是以現在的十一月為一月。所以周曆是以十一、十二、一月為春;二、三、四,為夏;五、六、七為秋,因此才會有“秋水時至”。這秋水就是大水,“雙眼自將秋水洗”,是說我們這雙眼睛要自己用很多水來洗。不論秋水是指清淨的水,還是指很多的水,都是為了要把我們的雙眼洗得清明銳利。這樣才能“一生不受古人欺”,一輩子不會受古人的欺騙。這種為學態度,我們現在稱之為獨立思考的精神,這種精神,我們應該好好學習才對。現在我們為了報答胡適之的教導,我們接受胡適之對我們的警告之後,我們應該這樣說:“雙眼自將秋水洗,一生不受胡適欺”。(掌聲)

所以你就讀經吧。你不要煩惱你讀不懂,我告訴你,讀第一遍時,你就很懂,懂得很深,懂到心靈裡面去,乃至於讀、讀、讀、讀,有些時候,忽然間,若有所悟,天眼開啟,天光頓發,滿心喜悅,不知從何而來,這叫做“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郭沫若同志曾說,“古人是好讀書,不求甚解,現在人是,不讀書,好求甚解”。怪了!你還不能甚解的時候,為什麼要求甚解呢?尤其讀智慧的書,更不可以求甚解,因為它根本沒有所謂甚解擺在那裡讓你去求。你讀智慧的書,應該去琢磨,去體貼,去領悟,你不要去苦苦思索它到底講的什麼意思。你只要多讀,自然有自己的體會。你是要從一個若有若無的心情當中,無為而不為,在那個情境中,恍然你與經典融合在一起,這才是開啟智慧的消息。等到你讀完一百遍之後,你如果想要成為一個專家,你再去求瞭解,這個時候,你瞭解的過程就變成是非常愉快的事。因為,你讀了一百遍了,對整部書的文句都很熟悉了,你已經是半個專家的身份了,大部分的意思你早就自己瞭解了,一看到古人的注解,果然跟你想的一樣時,便會有古人先得我心的驚喜,而那些原來自己不懂或有誤解的文句,等到讀了古人的注,便會有茅塞頓開,有日進千里的充實感。所以,這時讀注解,是令人喜悅的。

何況,所有真正高明的書,它其中主要的旨意,都會反復出現的。乃至於我們說《論語》的每一章都是同一個意思的重複出現。而最高明旨意,往往是用最淺近的語言來表達,所以,你不要煩惱經典那麼難,你不瞭解。“巧言令色鮮矣仁”,誰不瞭解呢?所謂“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誰不瞭解呢?所謂“君子喻于義,小人喻於利”,有什麼不瞭解呢?所謂“我欲仁,斯仁至矣”,有什麼不能瞭解的呢?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話。而這些重要的話都跟我們讀白話差不多。所以,文言本來離白話不遠,是這一百年來,我們自己把自己嚇住了。從今起,不要再被欺騙了,你就自己勇敢地去讀看看,讀它一百遍吧!

我怕你的意志力不夠,為了保障你讀一百遍,請你立志開始讀論語時,去找兩個見證人,你說我今天開始要把《論語》讀一百遍,我每讀十遍,請你幫我在兩個“正”字下簽名。我告訴你,你可能無心中做了一件功德,因為他們雖然沒有聽我演講,只聽你說要讀論語,他們兩個也說,我也要開始讀,那你們三個人就互相見證簽名,但是不要互相欺騙。(眾笑)

最後,還要再交待一下。當你讀完《論語》一百遍以後,你若是女生,你想要交男朋友,你一定要問他,你有沒有讀過《論語》一百遍?讀過了,還有機會;沒讀過,免談。(笑聲,掌聲)男生要交女朋友也是如此。因為,你讀一百遍的目的就是你要做一個君子。而一個女君子的理想物件是男君子,一個男君子的理想物件是女君子。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難養就是難以相處,男孩子請你注意了,你交女朋友,千萬不能交那個“難養的女子”。那你說,孔子怎麼這麼輕視女子?我告訴你,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女子已經是被孔子說是“難養”了,而孔子還說了一種小人啊,小人當然是指男子了,而照孔子看,所有的男子都是小人!所以,當今天下,所有的女子、男子都很難養。為什麼?“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嘛。你近之呢,他就拽起來;你遠之呢,他就一哭二鬧三上吊。這一種人,你敢跟他在一起嗎?那什麼人才不會這樣難養,而變成“好養”呢?如果讀了論語一百,從此以後,女生不再是女子,男生不再是小人,不論是男是女,每個人自己非常的安定,有君子之德,光明磊落,己欲立,還想要立人,己欲達,還想要達人。所以,他是你可靠的,但是你不必靠他,你也是他的可靠,但他也不必靠你,兩個人都不必靠對方,而都是對方的可靠,這兩個人建立起來的家庭,豈不就是幸福之杯滿溢了嗎?(掌聲)

你有了君子之德,有了內聖外王的嚮往,難道你的功課不會自我負責嗎?你的功課一定是進步了。教授一定是喜歡教這種學生的,所以教授不再痛苦了。 現在當教授的人是很痛苦的,因為學生都不好學了。如果學生能自覺了,能自己負責了,全校的師生不就生活在一個幸福的氛圍之下了嗎?而我們北師大的校園幸福了,就是全中華民族幸福的保障啊。(掌聲)

所以傳統文化沒有別的,不是因為那傳統是我們祖先的,所以我們要來復興傳統文化。譬如有人說我在提倡讀經,我說不是,我是要追求教育的本質。有人說,那你是教育專家?我說不是,我們的教育是應該以繼承文化為我們的職志。那你是想要復興文化,你是大漢少文主義者?我說不是,我是要追求人性的本質,維護人性的光輝。如果我們的傳統文化是發自人性的本質,藏有人性的光輝,只要你是人,你就應盡為人的職責,你就無所謂一定要去復興他,也無所謂一定要去打倒他,你只是要盡你的本份!更進一步,你不要說我心靈應該成長,為什麼應該成長?我成長了讓人看得起,不是!你也不要說我現在是個大學生了,我要有所表現,我要努力用功努力表現來報答誰,或者要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或者要報答老師的教導之恩,或者為了愛國,或者為了愛人類,都不是!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你只是為你自己,盡你的本份!這是你心靈自己的本分!它本來就應如此如此成長,否則,就對不起自己!所以,“傳統文化”,“大學生”跟“心靈成長”三位一體,三個詞語本來就是一個意思。所以我最初看到這個題目,就覺得很奇怪,這算個什麼題目?真的不知從何說起,所以只好在演講前先把這個題目解釋一番,現在我把題目解釋完了,以下要進入主題──(掌聲)

大家鼓掌的意思就是說,時間已經到了,拜託你,不要再講了。(先生笑,眾笑)其實我告訴你,我已經把我的意思都講完了。(掌聲)剩下來,當然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這些事,就要交給你自己了。我的責任已經盡了,剩下就是你的責任。希望我沒有讓你失望,請你也不要讓我失望。(掌聲)

好,再講一句,我知道時間到了。但我要調查一下,現在立志要把《論語》讀它一百遍的,請舉手!(笑聲,六百人中約有五百人舉手。),嚇,北師大的同學真有志氣,也可見我們今天的演講成功,謝謝各位!(掌聲)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