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校長李嗣涔:加速氣功及特異功能研究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綜合報導
 
台大校長李嗣涔六月下旬將卸任,然後交棒給醫學院院長楊泮池接任新校長,當了八年台大校長的李嗣涔17日表示,卸任後回電機系教書,也將加速進行氣功及特異功能理論方面的研究,很快就會有成果。他卸任後要做喜歡做的事,講喜歡說的話。

人體特異功能是否存在,至今科學界尚未有明確的答案。但錢學森晚年對人體特異功能深信不疑;中國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通過實驗確信人體特異現象是真實的;愛因斯坦晚年走入了宗教;而牛頓在臨終前,面對仰慕他智慧和稱頌他偉大科學成就的人,謙虛地說:「 我的工作和神的偉大創造相比,我只是一個在海邊拾取小石和貝殼的小孩子。真理浩瀚如海洋,遠非我們所能盡窺」。

李嗣涔1987年投入研究「手指識字」等特異功能,擔任台大校長後對特異功能研究非常低調。他說,卸任後將加速進行理論方面的研究,很快就有成果。

「手指識字」實驗 特異功能存在

2006年6月16日李嗣涔於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演講「人體身心靈科學」。他引用古籍與實驗說明鍛鍊身心的氣功是一種具有古代智慧的整體論的科學觀。李嗣涔說「氣」貫穿於中國文化中,儒家思想認為天地之間有正氣,人是一個容器,我們有生命是因為有正氣進入身體。晉朝葛洪的《抱朴子》說,人在氣中,氣在人中,自天地至萬物都需要它。善行氣者,可身體健康,抵抗疾病。然而現代人對老祖宗傳下來的文化卻不再熟悉。

1996年起李嗣涔在台大電機系招收兒童進行手指識字的訓練,每年舉辦為期4天「手指識字訓練班」,訓練過程中,學童們首先必須打坐,去除心中雜念,穩定情緒,再接受8小時的訓練課程。李嗣涔表示,迄今已有173位學童完成全程4天的訓練,共有41位具「手指識字」能力。

1999年8月26日,某學者突發奇想寫了「佛」字,小朋友在平時測試看到的字都是靜態的畫面,但看到「佛」字卻經歷並非字體而是屏幕上閃閃發光,「發光人像在對我笑」的影像。

經過多次實驗後,說明異象不是來自大腦幻覺,也證實信息場(靈界)的存在。 李嗣涔認為「佛」、「菩薩」、「耶穌」等人物與故事可能並非虛構,很可能已認識到物質世界以外的更高智慧,因此來教導信徒往更高層次提昇。

2002年李嗣涔在台灣舉辦的第一屆國際整體醫學研討大會上發表「手指識字」能力,他當時在會上說,手指識字能力是一種可以被訓練且普遍存在的特異功能,只是隨著年齡增長,超感官知覺功能會逐漸消失,大約14歲以後,就喪失這項先天具來的潛能。

證實靈界的存在-李嗣涔教授主講

對於宇宙 科學家仍瞭解太少

2006年8月15日第九屆吳健雄科學營在台灣南投森林遊樂區登場,約140位海內外的高中及大學生參加,這些學生都是對科學具興趣的資優學生。李嗣涔以「科學的疆界」為題暢談他過去所做的有關「手指識字」特異功能。他也不諱言「主流科學家」排擠「框架外的科學」,這很不幸 。

李嗣涔說,宇宙中僅有4%正常物質(如原子、分子及各種場),另外95%的宇宙物質或能量,現在的科學都不能理解。他認為,對於宇宙,科學家仍是「以管窺天」,瞭解太少。他說,小學時期是人生的菁華年紀,潛能比較容易被開發。過了14歲,要學習「手指識字」這樣的特異能力,就愈來愈不容易。

錢學森提倡「人體科學」研究

中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被譽為「科學泰斗」,是國際上享有崇高威望的科學家,他不僅在空氣動力學、航空工程、控制理論等科技領域成果卓著,晚年時,在研究人體特異功能方面也傾注了大量的心血。

八十年代中期,中國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功熱潮,錢學森認為練功可以開發人體智能,對個人健康有好處,對國家四化建設也有好處。 他提出的「人體科學」理論,以及他對高層決策的影響力,給當時氣功在中國的興起,帶來相對寬鬆的環境,而且對中醫和傳統武術的復甦,也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他對推動中國人體科學做出的貢獻不可磨滅。

江澤民揭批法輪功 錢學森以沉默表態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動用國家機器不惜一切代價消滅法輪功,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等政策,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江澤民鑒於錢學森的威望,曾數次登門請求錢學森對鎮壓法輪功表態,但錢學森沒有對中共的政治運動給予配合,因為氣功確實讓他看到了揭示自然和宇宙奧秘的線索,從此錢學森所倡導人體科學的思想被中共徹底封殺。

方勵之確信特異功能真實存在

中國著名民運人士,天體物理學家、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原副校長方勵之也在特異功能方面進行了研究,旅美人士林浩(化名)是85級中國科技大學的學生,他回憶說,方校長曾找了幾個有特異功能的小孩做實驗,發現隔牆看物和遙視功能是存在的,曾表示特異功能是真的,但是由於無法科學解釋和重複這些實驗,自己也沒有公開發表過任何言論。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一位學生在網上留貼,他確信人體有特異功能是源自於方勵之校長的實驗,他說:「(特異功能)的直接實驗人是方勵之校長和錢臨照老先生……是八十年代的事,當時方校長和錢老聽說一小孩有特異功能,能隔牆讀字,就親自去找來這小孩做實驗,由錢老寫了幾個字疊好放到一牆之隔的隔壁,那小孩鎖在另一屋裡大人陪同,過了若干分鐘後,那小孩說好了,並把他所『看』到的字寫出來,與錢老事先寫的字是一模一樣。在這之前應當說我是從來不相信任何特異功能的事,然而考慮到這件事的實驗人員是兩大科學家直接驗證,這確實是讓我震驚了……。」

雖然科學不能解釋特異功能,李嗣涔說,他始終對這領域有很濃厚的興趣,對於外界如何看待特異功能,他相信歷史會有定位。

-------------------------------------------------------------------------------------------------------

 

 

man-a.gif (9586 bytes)誠心正意摸索「怪力亂神」
 
--我研究超能力的十二年歷程

李嗣涔(台大電機系教授)

 

  十二年來,我一步步從「身」走向「心」,從「心」走向「靈」,回頭來看,每一步都有深意,缺了其中任一環節,都無法證悟最後深層的真實世界……。


  我與內人合著的新書終於出版了,裡面記錄了我們這十二年來,逐步揭開人體身心靈三個層次現象的歷程與證悟。一九八八年從練氣功的養「身」與保健開始,到一九九二年轉向研究特異功能,發現這是練「心」的功夫,最後一九九九年在小朋友手指識字辨認宗教關鍵字的實驗中,讓我們證實了信息場,也就是俗稱為「靈界」的存在。一路走來,真令人難以置信。

當時只要有人質疑「氣」的研究,便說是國科會支持的
  十二年前,在國科會主委陳履安先生的號召下,一頭栽進了氣功的研究。在當時社會的大環境下,氣功是屬於「怪力亂神」的領域,由國科會來主導「迷信」是一件不太妥當的事情,因此我們參與的研究人員想了一個新名字「生物能場」來取代氣功,結果阻力大為減少。


  我自己加入研究團隊時並沒有接觸過氣功或傳統中醫,也不大相信真有其事,沒想到當我開始研究氣功,並且親身練習氣功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掌握到訣竅,因而產生了「氣集丹田」及「氣走任脈」之現象,讓我恍然大悟到「氣」是存在每個人體內的一種功能狀態。


  當時陳主委為了避免我們的計畫被不懂的審查者刁難,特別在國科會生物處創立了一個「生物能場」學門,由我擔任召集人。那個時候,凡是有人質疑「氣」的研究,我們就回答說這是國科會支持的,大家可以堵住對方的嘴巴,顯然國科會的招牌是有效的。不過研究的成果卻不被一般學者認同。記得一九九四年經過六年氣功的研究,我已在國內雜誌上發表了幾篇重要有關氣功本質的論文,想去申請「傑出人才獎」,沒想到在校內第一關的評審就過不了,據了解是評審不能接受「氣功」這種現象。從此以後,我就再也不用氣功相關論文去申請任何獎勵,直到現在。

  但是在社會上的反應卻是剛好相反,我在台大電機系任教的身份,比較具有公信力,加上我的實驗結果所顯示的現象,讓人在聽過我的演講後能夠相信氣功不但存在,且分為至少兩種狀態即「共振態」及「入定態」,「共振態」是人體宏觀共振現象,可以藉由快速的思想而激發。「入定態」是較高階段的功能態,可以藉由「放空」或「入靜」而達成。一九九五年台大醫院兩位醫師分別以氣功治病的論文在世界上相關領域最好的學術雜誌上發表,加上練氣功可以健身已普遍為社會大眾所實踐且接受,反對氣功的言論才漸銷聲匿跡。

任何研究此道者,都要面對「作弊」、「變魔術」的指控
  一九九二年有鑑於練氣會產生一些特異現象,中國大陸也發現眾多超感官知覺及念力等特異功能,引發我的好奇心,因此決定轉向特異功能的研究,也引發了新一層巨大的壓力,直到去年為止。特異功能現象如心電感應、透視力、預知未來、念力等均無法由現代的物理學或生理學來解釋。
  即使歐美各國的超心理學界研究這些現象超過一百一十年,但仍不為主流科學界所接受,理由很簡單就是無法用現代科學解釋,承認這些現象無異於承認自己之無知。因此任何一個從事特異功能的研究者都面對「作弊」、「變魔術」的指控。而的確有些高功能人也被抓到過作弊,因此即使他不作弊而做出之結果也不被承認。


  我自己多年來和功能人合作研究非常小心,對特異功能的出現與否及出現的快慢有深入的了解。功能人是人,有情緒有生理上的變化,因此他們不像一個儀器,一插上電就能正常運作。必須運用同理心讓他培養好情緒,不緊張,生理正常才能慢慢進入功能態做出實驗,因此常常陪著他們一等就是幾個小時或幾天才能完成一項成功的實驗。


  樣本的準備也很重要,要功能人熟悉的樣式才能在較短的時間做出。不了解這些特質的科學家,或採敵對態度的實驗者,引起了功能人的反感與情緒,實驗就很難在短時間完成,這更加深了懷疑者的不信,引起很多的論戰。


  我自己在這八年中遭到學術界各方的抨擊,有人投書、有人寫書來修理我、有人私下表達不以為然,認為我做偽科學,助長社會迷信的風氣,對社會有不良影響。不過這些人都是理論派,不做實驗,不了解科學最基本的規範是「先有調查才有發言權」,不了解「實驗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雖造成一些困擾,但我不以為意。事實上也有不少科學家看過我們的數據,能夠支持我們的結論,讓我們頗覺安慰。

宗教裡的靈通經驗竟然是真的
  一九九九年物理學會十多位教授親自參加了我的手指識字實驗,也證實了手指識字確實存在。台大物理系的一位教授以宗教上的神聖字如「佛」、「菩薩」、「耶穌」等字彙來測試,讓小朋友在大腦屏幕上看到了異象;有亮光、亮人出現,亮人還跑來跑去向小朋友打招呼,有笑聲、寺廟、十字架出現,與平常字完全不同。我們由大量數據發現,這個現象證實了宇宙間有「信息場」的存在,神聖字是聯接信息場的鑰匙。這表示宗教裡的靈通經驗竟然是真的,我自己深受震撼,參與的物理學者也深受震撼,原來「舉頭三尺有神明」,真是難以置信。

  十二年來,我一步步從「身」走向「心」,走向「靈」,回頭來看,每一步都有深意,缺了中間的任何一個環節,都無法證悟最後深層的真實世界。檢討起來,其中最大的動力來自人類最原始的好奇心,想要了解未知的世界。
  十二年來我們不懼任何打壓,一路走來,我自己是深度的滿足,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這個領域,共同來探索這個神祕的信息場世界。

原載於 2000 年 7月13日《中國時報》「浮世繪」版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