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人文』?

作家梁曉聲用了6堂課的時間講這兩個字的含義。

梁曉聲講了一個故事:

一次在法國,他跟兩個老作家一同坐車到郊區。那天刮著風,
不時有雨滴飄落。前面有一輛旅行車,車上坐著兩個漂亮的法國女孩,不停地從後窗看他們的車。前車車輪碾起的塵土撲向他們的車窗,加上雨滴,車窗被弄得很髒。他們的車想超過,但路很窄。他問司機:『能超嗎?』

司機說:『在這樣的路上超車是不禮貌的。』

正說著,前面的車停了下來,下來一位先生,
先對後車的司機說了點什麼,然後讓自己的車靠邊,讓他們先過。

梁曉聲問司機:『他剛才跟你說什麼了?』

司機轉述了那位先生的話:『一路上,我們的車始終在前面,
這不公平!車上還有我的兩個女兒,我不能讓她們感覺這是理所當然的。』

梁曉聲說,這句話讓他羞愧了好幾天。


這讓我想起澳大利亞的侄兒經過的另一個故事:

周未,
侄兒隨著在澳大利亞土生土長的華人去雪梨周邊海域捕撈魚蝦。每撒下一網,總有收穫,可是每次網拉上來後,那華人總要挑揀一番,將其中的大部分蝦蟹扔回大海。

我侄兒不解:『好不容易打上來,為啥扔回去?』

那華人平靜答道:『在澳大利亞,每個出海捕撈魚蝦的公民都知道,
只有符合國家規定尺寸的魚蝦才可以捕撈。』

我侄兒道:『遠在公海,誰也管不著你。』

那華人淡淡一笑:『呆久了你就會知道,在澳大利亞,
不是什麼都要別人來提醒、督促的。』

兩則故事,大致告訴了我們什麼是『人文』。


『人文』就是一種植根於內心的素養,以承認約束為前提的自由,
一種能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的善良。

它關乎公平、正義;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就在人和人的關係中。

想想我們有多少時候,不需要別人提醒,就知道檢點自己的行為,
就能夠自覺地遵紀守法、恪守做人的本分,盡可能為別人著想,幫助他人?

言及此,我想起了那句名言:『文化可以立國』。
我想為了國家更發達、社會更和諧,為了我們更自在、更快樂;補經濟課、科技課、法律意識課---都沒錯,但我們現在最需要補上的是文化這一課 ── 『人文』。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