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
我高中時是流氓,所有的課全是腦袋空白,很多時候是翻牆跑出學校,有一次全校國文課本抽背,好像是抽到每班的45號,集中去體育館跟國文評審背
恰好我們班的國文老師是評審之一,我當時拜託一個好學生去頂替我,但現場那老師指出"他不是駱以軍"


還好老師人很好,沒有往上提將我記過,但要我限時去背給她聽,我記得我像猴子東撓西抓,非常痛苦,但總算是背完了,我也不記得當時背的是好像柳宗元的一篇文字。


大學時我沉迷於小說,可以說是在陽明山上苦讀,但我讀的大部分是二十世紀歐洲 美國 拉美 日本各種外國小說家的翻譯,當然也讀了譬如魯迅 張愛玲 沈從文 老舍 這些小說家也讀了當時大陸的莫言 阿城 王安憶 韓少功這些作家。當時系上的文字學 詞曲選我都是作弊。說來我應該是對於中學教材廢除文言文,這是最不干己的,
對於這些古典文學,我應是在之外漂流的野獸。


但朋友問我意見,我心裡覺得非常悲傷,如果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們能在對文學啟蒙, 張開感受性時,如果能讀到紅樓夢 讀到蘇東坡 讀讀聊齋異誌 讀讀儒林外史
讀讀史記 唐傳奇那是多美的東西啊!我是這幾年,某種內心的匱乏,在網路電子版讀了儒林外史 金瓶梅 陶庵夢憶,都是整個大開內在對敘事的想像,我不知道這件事是誰在做決定,我這陣因病,不太看新聞,但這件事是哪些人在決定呢?

我充滿??????????????????
這個匱乏和切除,那些孩子並不知道這件事的發動有點沒考慮長久的影響吧
那些好的古典文學裡有許多的文學思辨
正是和當時的封建不自由對抗 在探索人性自由魂的光輝
我只是替未來的孩子
莫名其妙滅了某一時期接觸這些寶,感到可惜
當然你可能到四十五十


自己覺得需要 感到匱缺
如我 可以自己找書從頭讀
譬如你或想讀 易經 或想讀李時珍的本草綱目
或是到龍山寺 保安宮 城隍廟抽籤
你想看明白 體會那些籤詩
這都要有基本的文言文入手吧
或譬如我後來迷上汝窯
想讀讀宋代人怎麼說汝窯的美
我迷上石頭
讀了清代人的<觀石錄>
那麼美 而讓自詡文字魔神的我自嘆弗如
這不該是削去法吧?

譬如說 袁宏道這一段〈雨後遊六橋記〉
他老兄可是痛恨反對那些復古派的
"寒食後雨,余曰:「此雨為西湖洗紅,當急與桃花作別,勿滯也。」午霽,偕諸友,至第三橋。落花積地寸餘,遊人少,翻以為快。忽騎者白紈而過,光晃衣,鮮麗倍常,諸友白其內者皆去表。少倦,臥地上飲,以面受花,多者浮,少者歌,以為樂。 "


多美,多適合貼臉書和哥們分享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