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是如今我所能思考到的最完美的教育模式

海外读经友人问:今天看到在谦订阅号上转了王教授一段话“我当然知道纯读经并不是完美的,但在今日染污的世界中在文化断层的时代裡,别有一番精神,别有一番意义,不可因其类于顽固而小覻也。自纯读经而出的人才,三五十年之后,百年之后必见之矣。”纯读经不完美的说法我是第一次听到,请教在哪里可以找到先生关于完美教育的论述?

王財貴教授 答:天下或許可能有“完美”的道理,但很難有“完美”的事件。教學法是屬於“術”的事,只能說效應比較好,或比較不好。所謂比較好或不好,意味對於“道”的實現是否直捷了當。


今如以教育論,若教育可定義為“開發人性的工程”,則讀經教育,尤其是兒童讀經教育,是我所能發現較好的,即較能直捷了當地體現教育之道的教法。所以我們推尊之,聲稱“讀經是教育的唯一之道”而有“讀經萬能”的論斷。

而讀經,尤其在兒童或初學階段的讀經,如果採取老實大量純讀經的方式是比較能直捷了當地把讀經教育做得較簡易而有效,簡易則可推廣,有效則可少走彎路,則可少浪費生命。所以我雖然說“純讀經並不是最完美的”,但其潛台詞是說“讀經是如今我所能思考到的最完美的讀經模式”。

當然在這些論點上,如果有人自認為已經用心去考察多種教育理論或讀經教育模式了,他認為還有比純讀經的模式更能達成“讀經教育”,甚至更能達成“教育”的目的,那我也希望他隨其所自決而自抉之,我不會強辯,更不可能強求也。

我以為為學做人,只要每個人都誠意地去面對問題,誠意地多方觀察,誠意地多方思索,其所得者必有相當道理,也就是必已離道不遠,怎麼做都於人有益,於世有益。即使與自己所見所行有所不同,也應相讚嘆,也應相支持,待得時日久了,或自己長進了,或許可以把整個問題見得更透澈,到那時,如覺得自己所見所行依然是最高明的,則請他持續下去;但到那時,如忽然覺得別人是比較高明的,則請勿憚改可也。

杜甫詩云:“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此意最好。吾於讀經界每引此兩句為共勉,不知朋友們能切身體會多少,能操持表現多少?此吾甚深之憂也。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