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視生命教育…冷酷殺人 莫名被殺

2015-05-23 01:35:39 聯合報 呂健吉/華梵大學哲學系主任(新北市)

   

在鄭捷殺人事件周年之際,竟又驚傳國二生遭集體凌虐致死案件,之前更有小六生莫名被殺,不禁令人感嘆這些殺人犯到底怎麼了?何以他們會如此輕忽他人的生命呢?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但這些冷酷殺人事件不也令人懷疑,台灣最醜陋的風景也是人。而且這些令人不堪的地方卻也常隱藏在那美麗的外表之下。

隔壁鄰家看似和藹可親的大哥哥,怎會是兇手呢?坐在鄰桌打電玩的大姐姐又怎為一件小事就群體凌虐呢?

人心難測,可是也不至於如此醜陋不堪,把人最凶殘的動物性展露無遺,甚者更為殘暴。台灣人怎麼了?鄭捷事件一周年,並沒有讓社會大眾更珍惜彼此的生命,相互關懷、同理彼此困境與苦處。反而看到愈來愈多的算計與攻訐,各自站在自己立場,去盤算如何對自己最有利,只要覺得自己有一點損失就想盡各種辦法與手段去要回自己的利益,而且當下就想要討回來,不想任何等待,沒有耐心與理性去看待這些情事。

日昨正好口試二位碩士生論文,其一題目是從意義治療探究青少年生死教育,到底我們社會如何看待生死呢?如何教導青少年尊重彼此生命呢?對他人和自己的生死是那麼不在乎嗎?另一題目是從關懷倫理學看兒童發展,在整個教育過程中,我們是否從小就教導小孩去關懷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呢?

雖然說,這些殺人事件只是個案,但細看這些殺人者的心態,不會令社會大眾心寒嗎?隨機殺人、賭氣殺人、情緒殺人、信仰殺人,這些殺人者的心態已非往昔情殺或仇殺可理解,也愈加可怕,到底我會不會莫名的就成為被殺對象。

難道無能防範嗎?只用這些人是不定時炸彈就可一語帶過嗎?相關單位能否就這些殺人犯,找出其共同心理特徵,了解其心理困境為何?是否還有一絲絲人性可覓,以此來做為解救之道?

網路霸凌、語言攻訐,名嘴、政治人物和媒體,提供了社會最不好的示範。人心最美的關懷、尊重、同理,早已消失殆盡,找得回來嗎?我相信透過教育尚有可為,只是主政者可曾用心看待此問題,若不把生命教育視為考試升學主義的陪襯者,直接把生命教育、關懷倫理納入主要課程中,或許就不會讓生命消逝如此快速,也不會再如此輕忽他人和自己的生命。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