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璜智諫魏文侯和李克薦相

2012-06-02 作者:张 弘   
 
 

翟璜是戰國時期魏文候的名臣,曾向魏文侯推薦李克(又作李悝),樂羊,西門豹,吳起和屈侯鮒等人,使魏國人才濟濟,躋身當時的強國。翟璜不僅知人善任,而且還能言善辯,知錯能改。所以魏文候晚年曾感慨道:“成寡人之志者,翟璜也!”

資治通鑒記載了這麼一段故事:魏文侯與幾位士大夫宴飲,席間他問大家:“我是一個什麼樣的君主?”大家贊仁稱智,都說的是讚揚之語。輪到任座發言時,任座說:“您是一位不賢明的君主。攻取了中山不封給弟弟,卻封給兒子,以此知道你不賢明。”文侯發怒,準備處罰任座,任座嚇得跑了出去。接下來魏文侯又問翟璜,翟璜說:“您是賢明的君主。”魏文侯問為什麼。 翟璜回答:“我聽說過,賢明的君主,他的臣子說話就直率。剛才任座的話很直率,因此可知您很賢明。”文侯聽了很高興,急忙叫翟璜把任座追回來,拜為上卿。

資治通鑒里還記載了翟璜的另外一則故事。魏文侯想從翟璜和魏成兩人中選一人任相國,但不能決斷。就問大夫李克:“先生曾經對我說過:‘家貧思良妻,國亂思良相。’現在我想從魏成和翟璜兩人中選一個人做國相,你看他們倆誰更合適?”

李克搖搖頭,說:“常言道:下屬不參與尊長的事,外人不過問親戚的事。我在朝廷外面任職,不敢過問朝庭的事。”

魏文侯說:“請先生不必謙讓。”

李克想了一下,說道:“主公不能決斷,是沒有仔細觀察的緣故。要想知道一個人的品質和能力,只需從五個方面觀察就可以了:居視其所親,富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為,貧視其所不取(平時看他所親近的,富貴時看他把錢用在什麼地方,顯赫時看他所推薦的人,困窘時看他所不做的,貧賤時看他不索取的。)。有了這樣的觀察,何必一定要聽我的意見呢?”

魏斯聽了就對李克說:“先生回去休息吧,我已經確定國相的人選了。”

李克在回家的路上,正好遇上翟璜。翟璜連忙攔住他,問:“聽說主公徵求先生對國相人選的意見,到底選中了誰?”

“魏成。”李克說。

“甚麼?”翟璜立刻變了臉色,憤憤不平的說:“鎮守河西的吳起是我推薦的,有了他,秦兵便不敢東犯。主公擔心鄴縣難以治理,我就推薦了西門豹。主公要征伐中山苦於無將,我又推薦了樂羊。攻克中山以後,沒有得力的人選鎮守,也是我推薦了先生。國君的公子沒有老師,我推薦了屈侯鮒。 這些都是先生知道的,我哪一點比不上魏成?”

李克微微一笑,反問道:“足下當初向主公推薦我,難道是為了結黨營私,謀求高官厚祿嗎?”翟璜一時語塞。

“主公今天問我誰做國相合適,我只不過照實說了一點意見。我之所以知道主公肯定會選擇魏成,是因為魏成每年的俸祿有十分之九用在外面,為魏國廣招人才,只有十分之一留給家裏用。所以主公才得到了卜子夏、田子方、段乾木這樣的英才。這三個人都被主公尊為老師。而足下推薦的五位,主公只是把他們當成臣屬。僅此一點,足下怎麼能和魏成相比呢?”

李克的一番話說的翟璜滿面羞愧。他再三向李克道歉,說:“我是個粗鄙的人,剛才的話失禮了。我情願終生拜先生為師。”

這兩則故事說明翟璜和文侯,李克等人心胸之坦蕩,而且他們的關係也非同一般。最近看到東周列國連續劇魏文侯一節,把魏文侯,李克等刻畫成工於心計,善耍權謀的人,把翟璜刻畫成剛愎自用,殘暴不仁之人,毫無根據;劇中編造翟璜死於魏文侯的借刀殺人之計更加離譜。那只是現代人把中國現代官場上的現象強移到了古人的身上。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