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互動】校園思想家

2018/11/25 06:00:00 聯合報 古家榕

 

王小妹上學後,每日歸家就是說書。各樣班級佚事聽久了,覺得她的校園生活頗有些諸子百家的意味。

身為副班長,王小妹的主要工作是支援班長和風紀股長。這天放學,她義憤填膺地表示:「早上我負責管秩序。可是大家太吵了,我只好一直記叉,有個人被我畫了快十五個叉欸!」我半勸慰半開導她:「維護秩序固然重要,但妳記那麼多,被記的人會難過吧?」可惜她仍堅持:「這樣他們才會乖啊!」此等嚴刑峻罰、刻薄少恩,堪稱為法家。

上周生活課,老師準備了光影活動。王小妹玩得不亦樂乎,連返家途中都在我傘下跳進跳出。臨睡前,聽她興高采烈講解什麼手影、紙影、踩影子遊戲,還不忘補充:「我們學了一首歌喔,叫〈我的影子跟著我〉!」乍聽此名,背上寒毛瞬間不爭氣地豎起,心想好好的教學曲,硬是有了陰陽家的詭譎感,兒歌命名到這地步應該算空前絕後了。

昨天送女兒上學,遇見蜜蜂。王小妹猛地記起,前幾日教室也飛進一隻蜜蜂。我問她:「那妳有緊張嗎?」她聳聳肩說:「不會啊,我還跟旁邊的男生聊天。他說蜜蜂是來上課的吧?我跟他講怎麼可能,蜜蜂才不會聽課呢!」我饒富興味地追問:「後來呢?」女兒笑道:「後來,那男生就敲敲腦袋說:『拜託,我們到底是在亂說什麼啊?』」真可惜,子非蜂,安知蜂之樂。這孩子原本有機會成為莊周2.0的。

午後檢查女兒作業時,發現她造了一句:「只要我長大,就能幫媽媽更多的忙。」心底頓時像滾進了顆檸檬糖,有些酸澀,更多的是溫馨與甜蜜。放下語文簿,望向正丟三落四收著書包的王小妹,我想,她的本質還是挺儒家的吧。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