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所有關心我的人—— 一位公務員對讀經教育的感想

 
 
  在已近不惑之年,從當今幸福指數最高的職業----公務員序列辭職出來,背井離鄉,重新從事一項並非自己專業的事業,在很多人看來确實匪夷所思。我雖然一直以來都是默默堅持走自己的路,沒有做深入細緻的講解,并不是不願意去讓關心我的朋友們去真正了解,隻是這確實需要一些人生的智慧和膽識,但是随着這幾次跟着孟老師在各地推廣,發現其實很多人并不是在麻木的安樂死狀态,比如這次在成都四天的培訓,成都市語文教研組的教研員帶了近二十名老師參加培訓,在單獨交流的時候,他們就發自肺腑的表達了自己對教育的反思,我覺得這真了不起,他們都是體制學校的骨幹老師,都能在固蔽已久的思維中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忽然讓我有了信心,我也應該盡自己的誠意,把我從事的這個事業給大家交代清楚,不然真對不起那些關心我的人。

 
  從單位辭職出來,我來到了鹿鳴學堂。鹿鳴學堂是徹底踐行王财貴教授的“兒童讀經”教育理論。王教授在2001年受南懷瑾先生之邀在大陸推行“兒童讀經”教育,在北師大做了一場震撼百年的演講,頓時整個大陸風行草偃,私塾、學堂遍地開花。我是在2010年通過“論語一百”夏令營接觸的這個教育,當時我形容我的感覺,就像一個失明多年的人被植入晶狀體重新恢複了視覺,難以用語言形容那種欣喜。當時我還在下派村支書的期間,就在山村推廣,效果之好,解除了我一切對于這個教育的疑惑,然後在向納溪區做推廣的時候,很榮幸的邀請到讀經教育的專家孟丹梅老師,納溪人民也很榮幸有一位真正關注民生的父母官--熊書記,立刻在納溪區打開了局面,所有學校将讀經納入體制教學。在和孟老師的接觸中,我徹底被她心懷天下的儒者風範所感召,鹿鳴學堂的發展也進入一個關鍵時期,如教授所說,讀經是天下人的事,王教授、孟老師還有很多真正關心中華民族國運的儒者,都是在用生命和時間賽跑,提挈這中華民族日漸沉堕的文化慧命,于是我做了人生的最重要的選擇,要成爲他們那樣的對祖先和人類更重要的是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人,我個人的能量可能微不足道,但是積沙成塔,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在推廣讀經教育的大潮中有很多可歌可泣的先行者,都是值得我敬重的榜樣。
 
  說到這裏,大家可能對我的想法感覺有點飄渺了,什麽樣的教育會關乎人類的未來,會關乎中華民族文化的慧命?我是不是在公務員時間太長了,習慣了用假大空的方式做報告?
 
  其實大家聽完我下面的陳述忽然有興趣關注自己生命的成長,一定要看看王教授在北師大的演講《一場演講,百年震撼》(http://www.hkkzxt.org/lnzl/yysp/2010/0420/141.html),孟丹梅老師在安師大的演講《暢通文化慧命,教育回歸人性》(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Y0MTMxODY4.html),我的陳述是寫給在現實中關心我的人,前提是對這個讀經教育一無所知,我通過我的視角來談談我的理解,也歡迎推廣讀經教育的同仁批評指正。
 
  中國目前的教育確實出了問題,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要不然也不會頻繁的教改,要不然也不會五花八門的教育理論漫天飛,大家各執一詞争論不休,今天虎媽狼爸,明天華德福、蒙特梭利,他們都呈現了自己的價值,但是都泛濫了自己的價值,以片面的術概括教育的道,現實的問題如果隻在現實中解決,那你的煩惱和困惑如影随形,就像你種的花草樹木,如果葉子枯萎,花朵凋零,你就隻去治理生病的花、葉,那你隻能按葫蘆起瓢。人在現實中有各種因緣,各種表現,是不是每個人都适合這樣的教育?是不是每個人都要制定一種教育方法?
 
  其實,中國文化最高的智慧就是大道至簡,天下難事,必作于易。教育應該怎麽做?該怎麽教,就怎麽教。就這八個字這麽簡單,很多人聽到這裏,樂了,傻子都知道,還用你說?
 
  那我們看看現在的教育符合這八個字嗎?你知道數學這樣的認知類學科和語文這樣的人文類學科各有什麽特色嗎?那數學該怎麽教?語文該怎麽教?你知道人在13歲以前和以後生理和心理的成長發育有什麽區别嗎?記憶力最好的時候該怎麽教?理解力最好的時候該怎麽教?教育不是你投入時間、精力和财物投入越多回報越大的,方向不對,努力白費。而人類的現實表現可能五花八門,但是人性是普遍的,人性就是隻要是人就普遍具有的特性,真正的教育就要開發這個特性,才是教育的唯一之道。


 
  (兒童讀經教育就是在孩子記憶力最好的時期給他最有價值的内容去熏習,具體的教育的方法可以看王教授和孟老師的視頻,都是透徹的講解,王教授講超越的理,孟老師因爲真修實證,而且有超拔的生命實感和現實沖擊力,建議先看孟老師的演講,由淺入深)。
 
  在這裏,我要說清楚的有以下幾點
 
  第一,讀經教育不是國學教育,也不完全是品性教育。
  而是一套完全獨立的教育體系,這個教育的目的是盡其可能的開發你的人性。從現實層面講,讓你的大腦充分建體,讓你有深度的學習能力和終身自學的興趣。有了這樣的基礎能力,你就有适應一切環境的能力,你就會幹一行,愛一行,專一行,精一行。這是我最近痛徹心扉的反思,受了十多年的教育,現在一看有點高深學問的書就頭疼,看不了幾頁就犯困,這是腦力疲乏的表現,而且沒有學習的主動性,比如以前在工作中要用到數據庫之類的管理軟件,總是希望計算機中心去解決,從來沒想過自己去研究,這說明心靈怠惰,想想我們自己是不是都有這樣的症狀呢?我們耽誤了自己,還要耽誤下一代嗎?;從超越的層面講,培養你淑世濟民的人生價值取向,面對現實能夠做理性的方向性的思考和決斷。各位,大家可以認真的反思自己的人生,有沒有想過這一生怎樣過才有價值?這是關乎生命的學問,而我們一直以來的教育都是偏重知識,知識跟生命是沒有必然關系的,它隻能讓你的現實生命過得更舒适、便利,但是人生的幸福圓滿是一種你切實對自己生命品質的感受。我們仔細想想什麽讓我們覺得幸福?是開寶馬住豪宅嗎?請問皇上身邊的後宮三千天天住豪宅她幸福嗎?我們其實一直弄混了一個問題,人們能從别人的尊敬和愛中得到無上的滿足,所以拼命的掙錢,争取更高的社會地位,以爲有錢有地位了别人就尊敬你,愛戴你了?但是,你想想,你尊敬文強、徐明,愛戴劉志軍、薄熙來嗎?多讀讀中國的經典,了解中國的曆史,了解範仲淹、文天祥、王陽明,你就知道,誰才是你真正景仰和愛戴的人,他們爲什麽會永遠活在人的心裏,這才是一個廣大高明的人格,生命的學問是我們嚴重缺失的一課,人生普遍失去方向,在麻木和困惑中,活的不坦蕩,不踏實,這其實是現實社會最令人擔憂的現象。
 
  第二,關于中國儒家經典的意義。
 
  近百年來受體制教育培養的一代代人,對中國儒家的感情是很複雜的,在意識形態的強行灌輸下,人早已失去了自主的理性的思考和判斷。從早期打到孔家店,到文革批孔揚秦,後來改革開放以經濟建設爲中心,儒家的溫良恭儉讓的特性在競争的社會顯得孱弱不堪,今天在重提弘揚傳統文化,似乎在困頓和混亂的現實找到了一點傳統文化的價值,但是誰來指明正确的價值性呢?中國幾千年沿襲的是以儒家爲道統來傳承和發揚,在當今世界創造了一的活着的古文明的奇迹,但是今天的中國人也隻能聽人講講儒家的價值,因爲這些文言寫成的經典沒人讀得懂,但是讀不懂你就不讀嗎?不讀,你永遠不懂,你就永遠隻能聽别人的描述,受制于别人的思想,所以現在的所謂知識分子膽子越來越大,他們知道你不懂,完全可以信口開河,說儒家是爲統治階級服務的也好,說儒家是一群遠離勞苦大衆的知識分子無事袖手談心性,站着說話不腰疼的也好,詩人趙翼形容的很貼實,矮子看戲随人道好,難道我們要生生世世做文化的侏儒嗎?(儒家的核心義理當今隻有新儒家諸賢能闡發透徹,建議看牟宗三先生及弟子著述)儒家太平實了,他隻描述一個恒常的道理,恒常的道理就是基于人性,隻要是人,只要人類的歷史還在演進,它就是指導你人生方向的準則。你不懂的後果就是做違背常理常道的事,老子說不知常,妄作,兇。比如孔夫子教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不給自己的孩子吃毒奶粉,地溝油,你爲什麽要讓這些東西流通于世?孔夫子教導“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你就甘願做唯利是圖的小人?我們讀經教育,孩子從小要不求甚解讀儒家的經典,就是要讓這些人類最高深的智慧永遠的融入他的血液,成爲他一生的思想體系和學問基礎,成爲把人類引向光明和理性的文化的使者。
 
  第三,讀經教育與科學知識的關系。
 
  在西方科技、民主昌明的今天,西方文化一時成爲強勢文化,但是東西文化代表人類的兩種理性,我們不能用時間的橫截面來比較文化的優劣。東方的生命的學問是把握人生的方向,西方的科技昌明是現實的功用。我們可以見賢思齊的用開放的心态學習西方有價值的地方。讀經教育培養的基礎能力----深度學習能力和自主學習的興趣正好可以成就有志于科學研究的人才,而西方的科技最有價值的不是現實成就,而是其精密嚴謹、利益衆生的科學精神。這和儒家利用厚生、開物成務的思想是完全吻合的,而且思辨理性的思考産生的認知類學科隻要用對了教育方法是很簡單的,用錯了不但是事倍功半,而且可能是越做越錯。君不見,當今的中國人爲了超越西方科技,加大難度學數學,全民主流學科學,培養了多少科學家?斬殺了多少活潑樂學的心靈?昔日的奧數冠軍今安在?有誰在做科學研發?13億中國人,用世界上最艱苦的努力在追趕西方的科技,可是今天是什麽現狀?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中國圓珠筆的産量世界第一,但是油墨和圓珠筆芯的知識産權都在别人手裏,這難道是百年我們追趕西方想要的結果嗎?
 
  暫時想寫到這裏,鹿鳴的家長年度家長會和家長、師資高端培訓會就要召開了,想想還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來到鹿鳴,參與到讀經教學的實踐與推廣,每天都覺得充實和有價值,這也是我熱愛讀經事業,熱愛鹿鳴這個每天積極向上的志業團隊的原因。
 
  從鹿鳴的教育體系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真正的教育理想的格局,鹿鳴培養的學生,不是說語文好或者數學好,而是有深度的學習能力,和在現實社會有使命有承擔,有理性思考的人。它一定是家庭教育與社會教育的完整結合,我也由衷敬佩鹿鳴的家長,他們的人生智慧指引他們對教育做理性的思考和選擇,而且他們能夠抽出時間一起學習、成長,也給孩子們做了一個最好的表率。
 
  另一個就是一線師資隊伍的精進,這真是一群用生命做教育的人,雖然他們本身都不是師範專業,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個行業,但是他們基于對人性的把握,基于對教育最根源的思考,基于自己對文化義理的透徹了解而把教育當成是一種人生的擔當,每每看到他們在陪孩子們成長的過程工作時間和強度都很大,但都能以苦爲樂,讓人贊歎!
  所有的一切,都離不開王财貴教授在十多年前布施的那一場法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今天面對所有的困頓的現實,我反而内心無比的清明,冬天已經來臨,春天還會遠嗎?

    全站熱搜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