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讀波西米亞的不朽傳說
 
【聯合報╱焦元溥】

雖然我最喜歡巴黎和台北,論及最美的城市,我還是會選布拉格。

1999年我初訪捷克,即被此城之美所震懾。那是建築藝術的迪士尼:樓宇教堂精巧可愛不說,那鐘樓屋簷排列之奇彷彿剪碎了字典往天一撒,繽紛落下就成一首首典雅小令。當夜幕降臨,籠罩在街燈中的城市和打著光的城堡山互相對望,黃澄澄金亮亮,美輪美奐成為舉世稱頌的「黃金布拉格」,行腳中永遠保證的美好。

只是雖有美麗首都與怡然家園,想要出人頭地,捷克著實費了一番功夫。這是強國旁邊的小國,十九世紀在奧地利統治下更處處受限。作曲大師德沃札克(Antonín Dvoák,1841-1904)家境不佳,小時候仍被父母送到說德語的城市生活,要孩子儘快學會「上流語文」才是正道。但這位作曲家從來沒有忘記家鄉,更努力捍衛民族尊嚴。面對勢力龐大的奧國樂譜商輕忽他的要求,以德文的Anton而非捷克文的Ant.來代表Antonín的縮寫,即使當年仍為才冒出頭的小牌,德沃札克就已嚴正抗議:「不要開我們捷克人的玩笑,也不要為我覺得可憐!我要求的只是一個小願望,如果你無法實現它,我有權將之視為你的無理。」在功成名就後,這位隨和樸實,喜歡大自然、火車頭與養鴿子的作曲家仍然堅持,其所有出版的樂譜,封面都必須加上捷克文印行,展現對故鄉永不磨滅的認同與支持。

畢竟,無論強鄰如何,捷克獨到的風土文化之美,永遠無法被取代。德沃札克後來到美國任教,寫了鼎鼎大名的《新世界》,返回故鄉後卻不再寫交響曲,反倒以捷克民間傳說寫下四首管弦樂敘事詩,以及淒美動人的水精靈歌劇《露莎卡》。他的前輩史麥塔納(Bedich Smetana,1824-1884)更是愛國志士,早早就知道要以音樂激勵人心,寫作捷克語歌劇和交響詩召喚民族精神。他參與革命、創辦學校,最後更譜出《我的祖國》以六個樂章展現家園的風土人情與村野鄉談。其中〈莫爾道河〉旋律感人至極,膾炙人口的程度已是捷克第二國歌:「莫爾道河……兩條主要源流,其一溫和急促,另一冷靜平緩,匯流後穿過森林,看到巍峨風景……當樂曲回到莫爾道河主題,河水流入洶湧的聖約翰急流,進入布拉格時豁然開朗,經過雄偉壯觀的高堡,最後緩緩流進易北河。」此曲之美,鐵石心聽了都會為之動容,但真正讓它真誠感人的,仍是作曲家對國族堅定不移的信念。

在德沃札克之後,波西米亞這塊土地又孕育出楊納捷克(Leo Janáek,1854-1928)這樣的奇才,盡一生之力將音樂和語韻文法結合,譜出自成章法的絕妙音樂。他的歌劇題材廣泛,從百年不老魔女到未婚懷孕少女全有精采描寫。洋溢奇思妙想的《小交響曲》規模龐大不說,還被村上春樹寫進小說《1Q84》當成串連全局的主題曲——不得不說,那還真是大作家的聰明選擇。「我們捷克有悠久歷史和豐富文化,國家更是美麗,我們只是因為被鎖入鐵幕,所以現在沒錢。但賺錢不難,有文化和美麗卻不容易。只要我們努力工作,三十年後捷克會和德國奧國一樣好!」當年在布拉格自助旅行,唱片行老闆對我慷慨陳詞,言談間滿是對自己國家民族的信心。無論是山水風光還是音樂文化,捷克蘊藏著太多故事,等待有緣人真情以對。只要你願意親近,這塊土地永遠不會讓你失望,總能一次次打動你的心!

●「跟著焦元溥遊藝古典音樂──波西米亞音樂故事:東歐樂章」,8堂講座加3場精選音樂會,12月4日起每周四晚間展開,可洽:02-2765-2000

【2014/11/14 聯合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的頭像
慈悅書院 讀經班

詩詩動人 經經有味--高雄 慈悅書院 親子讀經班

慈悅書院 讀經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